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小家伙,你就不怕他实力突破封印后,对你起了歹心?要知道,你那份残图可是从他手中抢过来的,”随着海波东的离去,并不算宽敞的大厅中,只留下了萧炎一人,就在萧炎无聊随意翻看这海波东所刻画的地图时,药老再度从纳戒中飘然而出,提醒道。Jh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这点萧炎自然明白,若非自己的实力让得那老家伙忌惮,当初很可能会将自己击杀在此,如今,萧炎并不惧怕海波东,哪怕后者恢复到巅峰状态,别忘了。萧炎可是拥有四种异火,把他惹急了,大不来再弄个异火融合,连飞天蛟那种级别的魔兽都会被炸的重伤,何况是海波东,还做美杜莎女王,萧炎还会忌惮一些,就算有药老的帮助,他也不敢说能够击败美杜莎女王,能够拼的两败俱伤已经很不错了。
  “他要是真的想死的话,我不介意送他一程。”闻言,萧炎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冷笑道。
  药老也清楚,萧炎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格,上次那四种异火融合,连他都难以抵御。何况是海波东,好在,萧炎施展佛怒火莲后,还有药老这个后手,能够带他安然离去,至于海波东,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两说。
  “随你吧,”看着自信满满的萧炎,药老也识趣的不在这个话题多说什么,再度回到纳戒之中,大厅顿时恢复一片寂静。
  过不多久,海波东走了出来,相比起以前,那看似风烛残年的模样,如今的却是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这就是斗皇级别?”萧炎也不由暗自砸舌,单单是这份气势,足以让斗灵级别失去战斗力,有些玩味的看着海波东,依旧是那般从容自若,开玩笑?连飞天蛟那堪比斗宗级别的恐怖威压萧炎都尝试过,小小的斗皇威压何足挂齿,再说,海波东不过是二星斗皇而已,当然,这是他刚刚突破封印的原因,实力自然不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此时,海波东眉头也是微皱了起来,眼瞳之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萧炎的这份如若未闻般的态度,让得他不得不重视起来,对方实力仅仅是斗师而已,反而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海波东很想抢回萧炎手中的那份残图,后者如此重视那份残图,
  “难道他是装的?”海波东眉头紧锁,散发出来的气势愈发浓厚,周围的空气以一个恐怖的速度下降,眨眼睛,大厅中的卷轴都是附上了一丝丝寒冰。
  两道目光交织,都是彼此释放出许些莫名的意味,淡淡的寒意缭绕在半空,气氛忽然间变得略微有些紧绷了起来。
  海波东目光泛着许些凌厉,紧紧的盯着下方的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的寒气萦绕着,随着实力的回复,海波东那被压抑了几十年的情绪,终于是再度缓缓的舒缓而出,当年的冰皇,冷漠而霸道,从没有谁敢从他的手中强行取走什么东西,而萧炎,却是打破了他的禁忌。
  以前因为封印以及看不透萧炎实力的缘故,所以海波东并未表现出任何一点敌意,不过如今封印破解,当年那叱咤风云的冰皇,却是终于再度完全归来,突如其来暴涨的实力,也让得海波东心中忽然悄悄的开始冒出了想要将残图完全夺回来的念头。
  虽然海波东并不知道这些残图究竟有着什么作用,不过他却依然能够知晓,这些残图所隐藏的秘密,绝对不会小…毕竟当年这些残图,可是连美杜莎女王那种级别的强者,都是被吸引得不远万里追杀了过来啊。Jh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海波东周身萦绕着冰冷的寒气,眼睛盯着那满脸平静的萧炎,少年这幅沉默并且有些显得高深莫测的态势,终于是让得自信心高度膨胀的海波东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虚眯成一条细小的缝隙,海波东回想起几个月前与萧炎的那场大战,脸庞微微变得凝重了起来。而当脑海中闪过当日少年所操控地奇异淡金火焰之后,一股寒意,忽然毫无预兆的从海波东心中浮现了出来,当初在与那淡金火焰的接触下,海波东对它的恐怖,了解颇深。
  随着海波东心中寒意的升探而起,他的身体也是轻微的打了一个哆嗦,脸庞上的冷意。也逐渐消融,一抹看似柔和地笑容,被挂上了那略微僵硬的苍老面庞上。
  在经过来回的沉思之后,海波东那因为实力暴涨而过度澎湃的自信心,终于是在理智的压迫下,逐渐的消退了下去,他模糊的计算了一下,海波东略微有些心悸的发现。即使现在地他已经逐渐回复了以往的实力,不过却依然是有些看不透少年的真实实力……
  感应着萧炎的气息,虽然明明只是斗师强度,不过曾经与他交过手的海波东却是知道,谁若是真地把面前的少年当做是一名斗师来对付的话。恐怕将会到得血一般的教训…
  “暂时还不宜与之为敌。”
  心中闪过一道念头,海波东那苍老地脸庞之上,涌上点点柔和的笑意,对着萧炎貌似和善的笑着点了点头。周身所萦绕的寒气,也是缓缓的收敛入体。
  眸子略微噙着许些戏谑的望着半空上那在经过一番沉思后,忽然主动收起了凌厉气势,并且开始表达出善意的海波东,萧炎把玩着手指上的纳戒,玩味地笑道:“海老先生,我还以为您如今回复了实力,打算出而反而对小子出手了呢…刚才您的那副模样。可实在是有些让人害怕啊。”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的哪里话,老夫怎会忘记你对我的所助?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我海波东可做不来。”连忙摆了摆手,海波东缓缓落下地来,对着萧炎解释的笑道:“实在抱歉,刚才由于忽然回复了实力,所以一时间难以掌控气势。让得小兄弟受惊了。”
  萧炎笑了笑。坐在椅子上,修长的手掌轻拍了拍袖袍。略带着许些惋惜的轻笑道:“真是有些可惜了,小子本来也打算想领教一下曾经叱咤加玛帝国地冰皇地真实实力,现在看来,似乎是没有这种机会了啊,可惜了…”
  闻言,海波东眼角不可察觉的轻微挑了挑,尖锐地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炎那不似说笑的面孔,片刻后,笑了一声,快速的移开了目光,同时在心中暗自庆幸了一声,看这家伙的表现,似乎对于恢复了实力之后的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忌惮啊…还好先前没有撕破脸皮,不然这打起来,谁胜谁败,还真是不好说啊……而且,得罪一名能够炼制六品丹药的炼药师,明显是一件极为不智的事情,若是他有着当场将之击杀的本事,那倒还好说,可若是一旦让得对方跑了,那么日后,自己的麻烦,恐怕将会接连不断,对于高阶炼药师的号召力,见多识广的海波东,比萧炎都要更清楚这种级别的炼药师的恐怖。
  “呵呵,萧炎小兄弟说的那里话,我这把老骨头,可没有你们这些年轻人那般的活力。”海波东干笑着摆着手道。Jh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