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该来的,总是还会来的。


    中英联合调查组,到底还是到了眉苗。

    太快了。

    快的毛人凤都还没有离开。

    现在,毛人凤想置身事外都不行了。

    好歹大家都是军统的,没看到也就算了,既然看到了,直接开溜也实在说不过去。

    英方调查组长格里菲上校,一个老派的英国军官。

    到了现在,他还夹着单边眼镜。

    身子站得笔直,一派大英帝国军官天下无敌的做派。

    中方调查组组长是周之再上校。

    一看到穿着笔挺少将军服的孟绍原,周之再心里想笑。

    正式军衔和职务军衔是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

    200师里,自己这个参谋长绝对是他这个团附的长官。

    可团附的官衔居然比师参谋长要大。

    这不是荒谬吗?

    周之再也是童心大起,居然对着孟绍原一个敬礼:

    “长官好!”

    这是打自己的脸啊。

    就算是孟绍原这么厚的脸皮,也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嘴里含糊的说了一句:“参谋长好。”

    要是没有外人,周之再真的要笑出声来了。

    看你将来还怎么面对我。

    理论上,孟绍原的军衔比格里菲上校都高,所以,这位傲慢的英国军官,也很勉强的敬了一个礼。

    换在过去,堂堂的大英帝国军官,怎么可能向一个中国人敬礼?

    总算,格里菲上校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孟绍原专门准备了一间房间,作为调查组的办公室。

    里面杂物横陈,到处都是灰尘。

    地上,还有污水流过。

    这让制服笔挺,重视自己仪表,远超重视战场上胜负的格里菲上校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天啊,这里难道是人待的地方吗?

    “很抱歉,眉苗的环境太艰苦了。”孟绍原叹息一声:“再加上我们刚刚遭到了日军的袭击,损失很大,正在努力恢复中,就这里,我也是尽力了。”

    周之再当然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小算盘,不过,对于日军偷袭眉苗之事他还是非常重视的:“怎么回事,日军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眉苗?部队伤亡大不大?”

    “之前缅奸的带路下,日军偷袭了咱们在同古的机场,眼下也是一样。”

    孟绍原正想继续说下去,格里菲上校已经不耐烦的咳嗽了一声:“我建议,联合调查组现在立刻开始工作。”

    “好的。”周之再也暂时放过了这个话题。

    格里菲上校的副官仔细帮长官擦干净了凳子,上校这才很勉强的坐下:“根据我们接到的指控,自从中国军队到达眉苗之后,军纪涣散,不服从安排,多次和当地英军发生冲突,并多次打伤了英国军官和士兵。亚历山大司令官先生,要求中方必须对此事做出合理解释!否则,我们不得不将向贵国政府和委员长先生提出严重抗议!”

    “上校,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可以回答你!”

    孟绍原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中国远征军200师血战同古,奉命修整先遣营到达眉苗之后,做为盟军,英军不但不给予我们相应的帮助,反而处处刁难。甚至,还发生了企图抢夺卡车的事件。

    我先遣营将士,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才进行了有限度的自卫。同时,我们也造成了人员受伤。在此事件发生后,我和英军当地驻军最高指挥官班森中校进行了交流,双方都约束了自己的士兵,我不认为这还有继续调查的必要!”

    “不,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格里菲上校板着脸说道:“我们是这里的主人,你们只是客人,我没有听说过客人在主人的家里,可以这么随便,而且,还发生了一名中国远征军公然向英国军官吐唾沫的事件,还拔枪威胁,这对于一名英国军官来说,这是最严重的侮辱。我要求立刻逮捕该名中国军官,进行审讯,归还英国军官正义。”

    “正义,你是说正义吗?”孟绍原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你们是这里的主人吗?可我认为,这里的主人是缅甸人才对。缅甸人喜欢英国人吗?我不这么认为,否则,当日军进入后,不会有那么多的缅甸人来协助他们。”

    他注意到格里菲上校的脸色开始变了,可他继续说道:“当然,这种事情咱们没有必要争论,可是关于中英军官对峙的这件事,我已经调查得非常清楚了,是英国军官有错在先。关于这点,我已经写好了书面报告,一会可以给两位过目。

    再让我们说说侮辱这件事。格里菲上校,周上校,借着中英成立联合调查组之机,有个严重情况,我必须向你们详细阐述。”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了?

    周之再不动声色:“请说吧。”

    孟绍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中国远征军200师先遣营一连二排文书杨遂,日前忽然失踪。而很快,我们在英军的军营里发现了他。”

    “什么?”

    格里菲上校和周之再同时脱口而出。

    “你们没有听错,在英军的军营里。”孟绍原脸上似乎现出了愤怒:“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杨遂,已经死了。”

    “死了?”周之再完全没想过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怎么死的?”

    “自杀!并且在他的自杀的地方,发现了他的遗书,他控诉了英国人绑架他,企图让他做奸细,污蔑我先遣营,破坏我军火仓库,使我无法在眉苗立足的阴谋。”孟绍原慨然说道:“但是,杨遂宁死不从,宁可自杀,也坚决不让英国人的阴谋得逞!”

    “一派胡言!”格里菲上校忘记了自己是个绅士,大声咆哮起来:“你们怎么可能在英军的军营里出现?这简直太荒唐了。”

    “我们为什么会在英军的英军里出现?这就要去问班森中校了。”孟绍原讥讽地说道:“在日军对眉苗发起突袭后,我请求班森中校的增援,但很可惜的是,我始终没有等到。

    当我们千辛万苦打退了日军,我想到了英军,我担心他们也遭到了突刺,立刻带人增援,只是让我怎么也都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盟友英军居然已经跑了!”

    “那不是逃跑,那是战术性的撤退!”

    “哦,扔下盟友的战术?”
gC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这个联合调查组,说穿了,其实就是眉苗英军打的小报告引起的。”

    毛人凤随即说道:“眉苗英军指挥官班森中校,之前一直汇报,说眉苗的中国军队极度不遵守纪律,不尊重英军,发生了多次斗殴事件,甚至还发生了对英国军官吐唾沫的事件,严重破坏了盟军间的合作。

    尤其是设立在眉苗的协调处,明显偏袒中方军人,丝毫不顾及英军感受。为此,在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的要求下,中英两方面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开赴眉苗调查此事。正巧又发生了日军偷袭眉苗事件,双方约定为了顾及盟军友谊,就以此事件为借口。”

    原来如此。

    孟绍原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件事,居然会成立了联合调查组,而且还成立的如此迅速。

    其实早有准备。

    这次,真的有麻烦了。

    协调处是假的,自己知道,戴笠知道,委员长也知道。

    问题是,大多数的人不知道。

    这件事,恐怕会闹得不可收场了。

    孟绍原硬着头皮问道:“联合调查组都由谁组成的?”

    “英方,是英军司令部的格里菲上校。中方,是咱们200师的参谋长周之再。”

    我靠!

    孟绍原的冷汗都下来了:“那我得赶紧把军装换了。”

    “别啊。”毛人凤立刻阻止道:“绍原,我想,关于协调处的情况,班森中校肯定已经全盘汇报过了,你从少将一下变成中校,那不就明摆着说自己是假的?你这硬着头皮也得继续装下去啊。再说了,你这少将也是正经军统局任命的啊。”

    孟绍原无语了。

    自己在200师的时候,那是断然不敢以少将身份自居的。

    现在倒好,要在周之再的面前穿这么一身?

    “而且,我看事情也没你想得那么严重。”毛人凤低声说道;“你想,联合调查组的英方组长,是英军总司令部派出来的,本来按照对等协议,咱们也该从司令部派出一个。可你再仔细想想,为什么只把师一级单位的参谋长派来了?”

    孟绍原立刻就明白了:“这是上面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或者说,上面压根对这个联合调查组就不重视?”

    “没错,我猜就是这个意思。”毛人凤点点头说道:“咱们在同古,可是被英国人卖惨了,上下官兵都有意见,尤其是杜长官,更是把英国人恨得咬牙切齿的,差点把200师葬送在了同古。

    你的‘大名’,包括杜长官在内的很多人都听说过,你在同古闹得无法无天,他们一个个心知肚明,他们不好和英国人撕破脸,但你可以啊。他们乐得看见。

    还有,一旦平满纳打响,眉苗势必成为指挥中心,这里到底是中国人说了算,还是英国人说了算啊?我看上面是有打算的。”

    成啊。

    毛人凤这个人,老奸巨猾,官场上的那点心思他拿捏得准准的。

    恐怕,不只是戴笠和委员长吧?

    杜聿明这些人,其实都知道协调处是假的。

    但没有人揭穿。

    因为,他们得有人去对付英国人。

    而自己,就是那个不二人选。

    司令部只派了一个师参谋长来,这是在那暗示自己:

    这是200师内部的事情,从盟军内部间的纠纷,直接降了一个级别。

    “如果换一个人,那就是一个字,拖。”毛人凤胸有成竹说道:“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最后不了了之。可这事既然发生在你的身上,我想,以你孟处长的脾气,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了结吧?”

    “没错,毛主任,还真给你猜对了。”孟绍原笑了笑:“我的想法,就是要借着这次机会把这事给彻底的解决了!”

    “成啊,你看着办,反正你的办法总是特别的多。”毛人凤倒也没有怎么太在意:“可就一条,适可而止,适可而止。”

    毛人凤也是一片好心。

    倒也不是他对孟绍原特别的好,关键是孟绍原在戴笠心目中的地位,他毛人凤那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你想,这家伙在眉苗闹出那么大的事,戴笠还亲自去委员长那里保他。

    那是何等的面子啊。

    委员长的态度也是奇怪。

    估计现在,委员长已经知道这个西贝货在眉苗的无法无天了吧?

    可到现在居然一点动静也都没有。

    这个可就耐人寻味了啊。

    “成了,这里的事我也差不多明白了。”毛人凤看了一下时间:“给我安排一个地方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回去。”

    “别急啊,毛主任。”孟绍原换成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你好不容易来一趟眉苗,哪有那么快就走了?多住两天,就说一直在仔细彻查此事。我好好的陪陪你。”

    “我可没有你那样的闲情逸致。”毛人凤一声叹息:“我得赶紧回去,家里一堆的事呢。再说了,你心里那把算盘,我清楚。你啊,这是想把我留在眉苗,一起对付联合调查组是不是?我可不想卷到这件事里去。”

    “你这人,太奸猾。”孟绍原笑着说道:“成,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留你。眉苗呢,是个穷地方,特产是纸伞,可这咱也拿不出手啊。还好,缅甸出珠宝和玉器,我帮你准备一下,回去带给夫人把玩。”

    毛人凤微微一笑。

    孟绍原的脾气,那自己是再了解不过的了,据说他在上海小气得很,但对待总部的同僚那却是出手阔绰。

    逢年过节,当初他远在上海,可是礼品,那是一定会托邱家送到的。

    军统局总部上上下下,谁没得到过他的好处?

    既然到了缅甸,那就断无空手而归的道理。

    “成,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毛人凤也没怎么推辞。

    “来人,送毛主任。”

    孟绍原把毛人凤送了出去,把李之峰又叫了进来:“咱们弄到的那些珠宝玉器,全部给毛人凤带回去。”

    “长官,那可是你为你夫人们准备的礼物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毛人凤今天很是帮了我大忙,再说了和此人搞好关系不吃亏。”

    孟绍原在那沉吟着,过了一会才说道:

    “还有件事,你尽快帮我去做了,而且要挑选几个精明可靠的人。曹瑞成,这个人心思很细腻,办事情不太会出现什么差错的。”gC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