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转眼间,黄昏已至,晚霞烧红了半边天的云彩,宛若一朵朵艳红的牡丹在争奇斗艳,在美得让人心醉。

    粮店的职工们可没心思欣赏这份美的,他们只知道是下班时间到了,得赶紧回家恰饭。

    小倪姑娘今天也没跟楚主任回去,深情地吻了汉子几口就踩着心爱的小车车回家了。

    姑娘家里最近在准备嫁妆,她得回家帮忙去。

    楚恒站在门口看着渐行渐远的爱人,想到自己就要转入那座名为婚姻的坟墓了,不由得喜上眉梢。

    能不高兴吗?

    他这坟地可是精挑细选的,前有桃源溪谷,后有雄伟高山,可谓是一块背山面水的绝佳风水宝地!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早晚都会有这一遭,现在有块这么好的坟地摆着,干嘛不赶紧占上?

    难道等以后无地可选的时候睡烂泥塘?

    痴线啊!

    ……

    翌日。

    楚主任早上去单位冒个头就明目张胆的翘班了。

    他先去了旁边的副食商店,找到了经理季宁涛,托他给弄了四百斤散装小烧,并约定了明日来取,便骑上车赶往郝山龙家。

    嗯,死鱼眼现在已经没资格跟楚主任对话了。

    楚恒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地方。

    当郝山龙知道他已经买齐了药材时,并没有多诧异,人家一天之内就给他家解决了工作跟房子的问题,买点药材还不轻轻松松?

    不过老头也有点酸,想他为了凑齐药材泡酒,又是送礼又是请客的,不由得一阵叹气。

    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拿点东西,你去雇个板车,把外面这些工具都带上。”老头指了指摆在家门口的一大堆炮制药材的工具,转身就回了屋。

    楚恒瞥了眼门口那一堆药刀、药研船、药锅之类的工具,心里暗暗估摸了下,便出门去找板车。

    出了大杂院,他就直奔城中心而去,最后在一百货商店门口停下。

    商店门口的角落里,聚了不少板爷,哆哆嗦嗦的在寒风中那吹吹侃侃,苦中作乐。

    楚恒骑车过去,选了个人高马大的板爷,商定给六毛钱,不光要送东西,还得帮着搬搬抬抬,然后就一路胡侃着往郝山龙家走。

    他们到地方时,老爷子早以穿戴整齐,正背着手站在门口等候。

    紧接着楚恒二人就在老头的指挥下,将各种工具搬上车,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才出发。

    主要是有些工具金贵怕磕碰,不得不小心对待,是以就费了点时间。

    “早知道这么费事,我都不接您这活了。”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板爷有点不大乐意了,对于他来说时间可就是金钱,这趟活看着是多赚两毛,可浪费的这些时间都够他在拉一趟活的了。

    这眼瞧着半上午了,可真是活多的时候呢。

    狗大户也没想到会这么久,不过这也没多大事,不就是差钱嘛,咱给加点不就完了。

    咱啥都缺,就是不缺钱!

    “实在不好意思师傅,我也没想到耽误这么久,我在给您加两毛,您看这样行不?”楚恒豪爽的对板爷道。

    “哟,那可真是太谢谢您了。”板爷顿时眉开眼笑,不在逼逼叨了,嘴一歪就换了话题,说起了四九城的新鲜事。

    坐在楚恒后座上的郝山龙暗自点点头,觉得自己已经窥一斑见全豹,认为眼前这货的人性不错,是个敦厚的好后生。

    他这眼力可照张一眼差远了……

    三人一路说说聊聊,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楚恒家大杂院。

    正卸东西的时候,二大爷家的老二刘光天跟老三刘光福结伴出来,俩人见状赶紧小跑上前帮忙:“我帮您,楚主任。”

    他们老子可说了,今后对楚主任得尊敬,还要尽量搞好关系。

    这种事楚恒没理由拒绝,笑呵呵招呼道:“谢谢,谢谢,光天今儿没上班啊?”

    “我师父今儿歇班,我也就跟着歇一天。”刘光天搬起一个药碾子,好奇问道:“您这是要干嘛啊?我记着这个好像是研药的吧。”

    “帮朋友泡点药酒。”楚恒不愿多说,抹身就去抬药锅子去了。

    人多力量大,没一会的功夫,几人就把东西搬进了屋里,本来还挺宽敞的房子,顿时就满满当当。

    “抽烟,抽烟。”楚恒拿出大前门,挨个分了一根。

    板爷见烟好,就没舍得抽,塞进自己烟盒就告辞离开了,准备回去跟老哥几个装逼用。

    刘光天哥俩也没抽过这么好的烟,忙不迭的就给点上了,一个劲的在那说香。

    具体有多香他们也说不出来,反正香就对了。

    郝山龙一边抽着烟,一边扫视着屋里情况,末了走到大灶前瞧了瞧,吧嗒了几口烟对楚恒说道:“这个锅用得上,不过还得在外头搭个土灶,炒药得用。”

    “成,我这就去找砖头。”楚恒弹了下烟灰,转头就要去外面踅摸砖头去。

    刘光天见状连忙主动请缨:“我去吧,我知道一地,有不少砖头,离咱这还不远。”

    “那你就受点累,回头哥请你喝酒。”楚恒笑道。

    “用不着,用不着,帮您忙是应当应分的。”刘光天乐颠颠的带着弟弟走了,虽然嘴上说不要,但心里都开始惦记晚上这顿酒了。

    等一根烟抽完,郝山龙跟楚恒也开始忙活起来。

    先拾掇了下工具,然后就准备分拣药材。

    见到那两大袋子中药,老头顿时就皱起眉,道:“太多了,就厨房那四个坛子,撑死能做出来四百斤酒,你这个一千斤都富富有余,剩下的药材你得找个地方存好,别放坏了。”

    楚恒笑着应道:“知道了。”

    老头也没再多说,打开袋子分门别类的将一味味药材摆出来。

    没过多久,刘家哥俩搬来了砖头,也不知他俩在哪弄的独轮车,满满登登拉了一整车回来,还很聪明的弄了些黄泥。

    “楚主任,您看土灶搭哪?”刘光天屁颠颠的跑进屋,俨然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楚恒也没跟他客气,当即就道:“窗户跟底下就成,屋里暖壶有开水,用那个和泥。”

    “得嘞。”刘光天小跑进了里屋,不一会就提着一壶开水出来了。

    郝老头也跟着出去,指挥他们该如何搭灶台。8P8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啪啪啪!

    “我跟你说,这忙可不能白帮啊,你必须的请顿老莫!”卢友一边伏在柜台上逼逼叨,一边瞧着楚恒的单子在算盘噼里啪啦的拨弄着,过了好一会才道:“一共一百一十三块五毛二,零头我就做主给你免了。”

    “够意思。”楚恒连忙掏钱,嘴里还应道:“诶,晚上叫上魏杰他们,咱上老莫撮一顿。”

    真要能一顿饭就把这人情给还了,他还乐不得的呢。

    卢友其实就是玩闹,没真想让他请客,一顿老莫几十块钱呢,这点小忙可不值这个价,他见楚恒还当真了,好笑的摆摆手:“跟你闹着玩呢,咱兄弟用不着这样。”

    楚恒数好钱交给他,笑着道:“我可没闹啊,说真的呢,晚上六点半,咱老莫见。”

    “不去,不去,我没工夫。”他可不敢答应,这要是让人知道海王找他办点事,他崩人一顿老莫,他还在不在圈子里混了?

    脊梁骨都得让人给怼碎喽。

    “你去抽根烟,我给你拿药去,东西有点多,得一会呢。”卢友说着就去了后院库房。

    “你这人,请客都不吃。”楚恒无奈摇摇头,抹身去了铺子外头,点了根烟叼在嘴上,溜溜达达的上了街。

    五六分钟后,他又重新回到了药铺,不过手里却多了条大前门。

    欠人情是欠人情,咱不能让人白帮忙不是?

    楚主任办事必须有里有面!

    回铺子里等了一会,卢友便扛着一个大麻袋出来了,他“砰”的一下把东西放在地上,笑着拍拍麻袋:“都在这里呢。”

    “不能让你白忙活,这烟你先拿着,改天咱一块喝点,回见了,炮爷。”楚恒把烟拍在柜台上,扛起麻袋就往出走。

    “这不行,你赶紧拿回去。”卢友连忙拿起烟追过去往回塞,这给一盒两盒的还成,一条大前门三块五呢,都够他半拉月伙食费了,他哪能收啊。

    “给你就拿着,你这人怎么娘们唧唧的呢?”楚恒白了他一眼,把烟又给丢了回去,旋即将麻袋挂在大梁上,蹬上车就跑了。

    卢友苦笑着站在原地:“这家伙可真成。”

    楚恒离开红星大药房后,骑了没多远就找地方收起了麻袋,然后就奔着同仁堂去了。

    七拐八拐的蹬了二十多分钟,他便到了地方。

    同仁堂可是全国中药行业著名的老字号。创建于清康熙八年,自1723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有300多年的古老历史。

    后世天价的安宫牛黄丸就是这产的,不过他可没打算存那玩意儿,太多了不好卖,少了又不值当,自己留一些备着就成了。

    楚恒是头一回来同仁堂,高高的门头,古香古色的建筑,还没进屋就有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

    屋子里很大,客人也不少,他找了好一会才见到汤平柳。

    瘦巴巴一个人,脑袋奇大,看着就像是刚发芽的豆芽菜似的,特别招乐。

    当汤平柳见到楚恒递上来的单子时,脸色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他瞥了眼身边那货,也不说话,探出手抓住他的手腕,给他号起了脉。

    “诶,干嘛啊你!”楚恒一头雾水。

    “你这肾也不虚啊,买这老些个壮阳的干嘛?”汤平柳也很诧异。

    楚恒白了他一眼,半真半假的胡扯道:“我说是我自己用了嘛?是我家一个长辈,要用这些东西配药酒。”

    汤平柳咋舌:“那这也太多了啊,你这是要给牛配种还是怎么着?”

    “丫管配啥呢,你就说能不能弄到。”楚恒没好气的道。

    汤平柳打趣道:“我这倒是有,不过这玩意儿可一个比一个冲,你家那长辈别吃坏了!”

    楚恒没工夫跟他闲扯,催促道:“这个你甭操心,麻溜算算多少钱,完了给我拿药去。”

    “那你等会。”汤平柳抹身找来算盘,算了半晌后给他报了个价:“三百四十一块二。”

    狗大户掏兜数钱,一气呵成:“拿着。”

    “得嘞,我去去就来。”汤平柳拿着钱就晃悠着大脑袋离开了。

    不一会的功夫,他就将楚恒需要的那些药材取了过来,装在一个布袋子里,并不放心的嘱咐道:“这些个玩意儿可不能多吃啊,不然真容易出事。”

    “都说了泡酒,泡酒的!”

    楚恒把准备好的一条烟丢过去,便拎着东西出了门。

    他并没回粮店,拐个弯就奔着土产门市去了,在那花了二十块钱买了四个能装一百斤酒的大坛子,然后又四毛钱雇了个板爷,俩人一同回了家。

    等到地方后,雇的这板爷还热情的帮他把坛子给抬进家里面了。

    “太谢谢您了师傅,不是什么好烟,您收着吧。”楚主任自然不能占人民群众便宜,回赠了板爷一盒勇士烟。

    “您这也忒客气了。”板爷眉开眼笑的接着,临走还帮他把坛子上裹得稻草给带出去了。

    楚恒站一旁张张嘴,很想说他打算留着稻草引火,不过想想又算了,咱别白瞎了人一份热心不是?

    回头在单位多弄点报纸也成。

    送走了板爷,他又挪动了下几个坛子,靠着墙挨排摆好,本来他家外屋看着还挺大,可这几个坛子进来后,霎时间就变得狭小了很多。

    楚恒掐着腰在屋里转了一圈,心里想弄套院子的想法更加迫切了。

    住大杂院太不方便,地方小不说,还没有隐私,干啥都不方便。

    他早前就托孙大姨跟那爷帮着找房子了,可到现在都还一直没信,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再没消息的话,过几个月他自己都能弄到房子……

    楚恒又拾掇了下屋子,便骑车回了单位。

    刚一进办公室,倪映红就对他道:“你走没多大会,有个糖厂的副厂长来找你,叫方玉春,问他也不说是什么事,就说改天再来。”

    “方玉春?”楚恒想了想,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人,以为又是一个找他帮忙走后门的,便没有多理会,接过贤惠的小倪姑娘刚给泡的茶水,滋溜溜的喝了起来。

    “楚恒,你这几天忙什么呢?”姑娘这两天经常都见不到汉子人影,一直都很好奇,今天终于忍不住发问。

    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楚恒大大方方的就告诉了她:“我找人买了个壮阳酒的方子,这两天就跑这事呢。”

    “你还用壮阳?!”姑娘顿时惊悚,小脸煞白煞白的,心颤肝也颤。

    你想恁死谁咋地?!8P8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