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砰!一杯满溢的白酒放在了吴楚之面前,放酒杯的手很好看,很是白皙娇嫩。

    “不好意思,酒量太小,酒精过敏,吃了头孢,您看哪个理由,您觉得听着舒服,您用哪个。”

    吴楚之头也不抬,和碗里的牛仔骨较着劲,整桌菜也就这玩意儿最贵。

    来人被气笑了,也不废话,直接动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一句地道的西蜀话出了口,“吴楚之啊吴楚之,几天不见,你耍涨了啊?跟我在这儿装模作样啊?”

    吴楚之顺着女子的手劲儿转头一看,吓得赶紧筷子一扔,连忙赔着笑,“大师姐!我错了!我错了!”

    来人叫刘蒙蒙,吴楚之老班刘建军的爱女,三年前从锦城四中考进燕大中文系。

    大一大二寒暑假时,她没少到锦城七中帮刘建军代课捞实习经历,自然和刘建军的爱徒吴楚之打过多次交道。

    “喝不喝?”刘蒙蒙斜睨着他,一双丹凤眼自带上扬眼线的妆效,流转着阴柔而有距离的美感。

    “喝!大师姐让喝,就算是里面是耗子药也得喝!”吴楚之连忙拿起杯子向嘴里送去,不过随即却被刘蒙蒙拦了下来。

    她把吴楚之的酒杯夺了下来,瞪了他一眼,“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上了大学就不学好了?秦小莞不在,没人管得了你是吧?”

    吴楚之有点无奈了,让喝是你,不让喝也是你。

    师姐,你这是朝我这儿撒气啊……

    再说了,莞莞才不会这么泼辣!

    你这样嫁不出去的!

    “到了燕大,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师姐了?嗯?”刘蒙蒙继续提着他的耳朵,周围的熟人们看得会心偷笑着。

    如果说这个大厅里面在座的,还有谁还能制得住吴楚之,那真的也就只有面前这刘蒙蒙一人了。

    以前吴楚之见了刘蒙蒙都是绕着走的。

    吴楚之闻言暗自翻了个白眼,我躲你还来不及……

    算了,惹不起,谁叫当年自己年少无知、鬼迷心窍,撩开过别人裙子呢。

    吴楚之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学生。

    高一暑假补课时,他见大了没两岁的刘蒙蒙在讲台上装老成装威严装冰山,很是看不顺眼。

    年轻老师就要有年轻老师的样子嘛,成天马着脸的干甚?

    于是吴楚之趁着课间她答疑时,在讲台边状似无意的跌倒,趁机用脚撩开了她的裙子,想吓唬吓唬她。

    没想到刘蒙蒙一点都没被吓住,反而转身骑在吴楚之身上就是一顿暴揍。

    吴楚之又不敢还手,只能白挨,鼻子都被揍出血了。

    刘蒙蒙没少用‘这件事我要告诉我爸’当做把柄来威胁他。

    因为她发现,只要管住吴楚之,也就管住了整个班,于是用的愈加熟练。

    “蒙蒙姐,给点面子,这么多人啊!”吴楚之不敢挣脱,压低了声音,赶紧求饶着。

    “豁!你还知道面子啊?”嘴里说着不饶人的话,刘蒙蒙还是放下了手。

    其实俩人的关系一直很好。

    “蒙蒙姐,你跑这里来什么,准备对我们这些新生下手了啊?”

    在刘蒙蒙面前,吴楚之一贯的顽皮,立刻嬉皮笑脸起来。

    前世今生,他在刘蒙蒙面前最是轻松。

    哪怕前世四十岁了,碰见刘蒙蒙依然会不自觉的皮上几句,不出意外的迎来一阵暴打。

    不是亲姐,胜似亲姐。

    刘蒙蒙闻言,并指为掌,直接在他手臂上便是重重一拍,“我劝你说人话!”

    吴楚之讪讪的笑了一声,“来找我的?”

    “嗯!待会吃完了说,我先填饱肚子。”刘蒙蒙找服务员拿来一副餐具,没有一点儿客气。

    吴楚之只好给这位大师姐布着菜,“多吃点,至少把你们女生交的50元吃回来。”

    刘蒙蒙眯着眼转头对他假笑一声,“不好意思,我是学姐,不用给钱的。”

    学姐牙齿很白!

    学姐心也够黑!

    学姐长得还不赖!

    所以学长们也过来打着招呼。

    就连政务院未来之星也过来想敬一杯酒,毕竟刘建军起飞速度很快。

    “滚!”刘蒙蒙嘴里不停,但是口齿清晰。

    这些人打着什么主意,她心里一清二楚。

    特别是这个之星,研二了,在学校里换了两位数的女朋友。

    心里有事,刘蒙蒙的动作并不慢,很快就填饱了肚子。

    接过吴楚之小意递上的纸巾,她优雅的擦了擦嘴后扔在桌上便起了身,“跟我走!”

    吴楚之自是乐意从命的,他在这里早就全身不自在了,学长装x的水平有待提高。

    和同学打过招呼后,他亦步亦趋的跟着大师姐出了门。

    学长们见状也无可奈何,其实内心深处他们也巴不得这俩人赶紧走。

    这两位的存在,影响了他们装x。

    “去湖边坐坐?”刘蒙蒙说的是疑问句,吴楚之看到的是肯定句。

    因为刘蒙蒙压根儿脚步就没停留,直接往未名湖的方向走去,吴楚之只好拔腿跟上去。

    一边走,吴楚之一边暗自叹气,显然大师姐是有心事啊。

    这都从湖的西南岸走到了东北岸,都还没找地方坐下来。

    得……大师姐的脚步并不慢,权当今晚在快走运动吧。

    刘蒙蒙在前面埋着头走着,脚步很快,不过显然她在思量着什么,一路上和吴楚之没有任何交谈。

    不远处运动场传来的踢球声打断了刘蒙蒙的思绪,她讶然了,“到了你怎么都不吱一声?”

    “吱!”吴楚之应了一声,把刘蒙蒙逗笑了。

    她笑骂了两句,找了个长椅,随意的坐了下来。

    刘蒙蒙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坐啊?还要我请你不成?”

    等吴楚之坐下后,她开了口,“听我爸说,你搞了一个公司,搞的还不错?”

    在刘蒙蒙面前,吴楚之可以尽情的嘚瑟,“那是,相当的不错!”

    刘蒙蒙哑然失笑,动手敲了敲他的头,“说给师姐听听。”

    吴楚之也没隐瞒,把自己这两个多月的事情,当做故事讲了起来。

    他看得出来,师姐的心情很不好,刻意把故事编的曲折离奇,惊心动魄。

    “呵……那杨诩见你虎躯一震,散发出一阵王八之气出来,于是纳头就拜,奉上了最新的芯片给你用?”

    刘蒙蒙越听越不对劲,直接动了手,在吴楚之胳膊上狠狠的来了一下。

    “这话你就留着骗秦小莞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吧!”

    刘蒙蒙越想越好笑,还虎躯一震,直笑了起来。

    吴楚之揉了揉胳膊,有点疼,“就是略带夸张了点嘛,文学修饰手法。”

    而后他继续编着,不,继续讲着,语气正经了不少。

    听完后,刘蒙蒙(ˉ▽ ̄~)切的先表示着不屑,随即站起来,又重重的拍了拍吴楚之的背。

    她背着手,围着吴楚之转了一圈,又坐了下来,“干的不错嘛!小师弟,师姐这辈子,你养了!”

    吴楚之闻言一愣,立刻状似欢欣,“没问题啊!早就想叫老师一句咱爸了!不过你得叫莞莞一句姐姐哦!”

    刘蒙蒙斜睨了他一眼,路灯下两颗小虎牙闪着光,“呵呵……男人!我倒是敢叫,不过她敢应吗?”

    秦小莞还真不敢应,她没这个脾气。

    “还咱爸,要不要我现在打个电话,你先叫一声熟悉熟悉?”刘蒙蒙裤兜里掏出手机,朝他晃了晃。

    吴楚之语塞,惹不起……

    看着他那呆样,刘蒙蒙噗嗤一声,“不逗你了,说正经的,师姐这辈子可能只能靠你养了。”

    吴楚之恢复了正行,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了?有谁惹到我们头上了?”

    刘蒙蒙撇了撇嘴,“没人惹,是你师姐运气太差了。”

    她双手撑在椅子上,开始低声讲述起来。

    原来刘蒙蒙进入燕大中文系后,因为成绩优秀,又是理科背景,大二时被学校选入了汉字信息处理技术学科项目组。

    这个学科项目组由王选教授负责,实际上是中文系与计算机系的一次交叉试验。

    吴楚之知道,这个王选教授的头衔很多:

    两院院士,

    计算机文字信息处理专家,

    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创始人,

    当代华国印刷业革命的先行者,

    被称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

    被誉为“有市场眼光的科学家”,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官方评价为现代毕昇(毕昇,活字印刷术发明者)。

    不过,对于吴楚之而言,记得最牢的是,王选是燕大方振的创始人,他是真正开创了华国产学研、技工贸道路的第一人。

    吴楚之记得王选院士去世的很早,06年春走的。

    可惜了,如果他身体健康,哪有后面燕大系二十年纷争的事。

    “都说你们元培试验班是交叉学科的试验品,其实我们这个组的几个人才是最初的试验品……不过我们是失败品……”刘蒙蒙语带落寞。

    吴楚之有点惊讶,“这个学科项目组不是很好吗?至少在中文处理领域,你们可是垄断者啊。”

    王选带领的燕大队伍针对市场需要,使得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占领99的国内报业市场以及80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

    在这方面,其实是将垄断做到了极致,吴楚之不明白刘蒙蒙发什么愁。

    这本来是刘蒙蒙绝佳的机遇,为此老师得知消息后还高兴得大醉过一次。

    刘蒙蒙苦笑一声,“是很好啊,未来前途无量、前程似锦。不过可惜的是,和我们这一届的本科生没什么关系了。

    王院士查出了癌症,不能继续带我们了。整个学科项目组被方振科技接收,只要项目组的博士生。

    而我们这几个大四的本来是保送王院士的硕士研究生,现在也没法保研了。”

    吴楚之一怔,官方当时对王选院士的病情披露的并不详细。

    他没想到在01年王选院士就确诊了,“学校不管你们吗?”

    刘蒙蒙叹了一口气,“学校说爱莫能助,其他导师的名额早就被占完了。”

    汉语言文学,几乎没有考研的名额,名额全是保研的。

    “学校说可以换专业考研,专业任意选,给我们降分的优惠。可是现在只剩下3个月了,我哪有可能考得上?”

    这是吴楚之生平第一次见到,飒爽了一辈子的刘蒙蒙脸上挂起了泪珠。

    吴楚之忍住爆粗口的**,“那你现在怎么办?推免外校?你这个专业外校也没法啊。”

    这个专业出国都没法出,总不可能跑到漂亮国去学中文吧。

    而且吴楚之清楚的记得,前世刘蒙蒙也是在本校读的研究生啊。

    不过当年他没关注具体情况,俩人也是吴楚之到了燕京好几年后偶遇才重逢的。

    刘蒙蒙用手背擦了擦脸,“我爸让我考公务员。”

    吴楚之挑了挑眉头,老师这个打算放在普通人身上是正确的,中文系的一大出路就是机关单位。

    将来无非是去社科或者党校读研来提升学历。

    这倒是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子。

    不过……老师一贯看人很准,唯独没有看清自己的女儿,或者说老师不愿意看清。

    刘蒙蒙这样的性子,呆机关单位?

    杀了她,她都做不到啊。

    “你会去考?”

    刘蒙蒙惊诧的望着他,“会啊!”

    不过转瞬便是一笑,“总得给我爸一个交代嘛。考研和公务员,我都会去考,考不考得上,就看天意了。

    之前我想的是,考上了就老老实实的压住性子去待着,万一考不上就到华亭或者鹏城那边去,找家报业或者媒体公司上班。”

    吴楚之听懂了,“现在是万一考不上,就来我公司里面上班?”

    他想说有自己在,还考个屁啊!前世刘蒙蒙读完研究生还是进了报业待了几年出来,去的新媒体,混的并不怎么样。

    刘蒙蒙摇了摇头,笑眼盈盈,“现在是肯定考不上了!”

    吴楚之听后,把手伸到她面前,“老板的手臂有点酸……”

    嗯……老板的手臂有点痛。

    “请问老板还有哪儿有点酸?”刘蒙蒙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坏笑着。

    吴楚之赶紧摇了摇手,“没有了,身体倍儿棒,吃饭倍儿香。”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给师姐留个可以摸鱼的位置。考完公务员考试后,我就来找你。”

    刘蒙蒙起身,拍了拍屁股,歪着头望着他。

    “感谢师姐来帮我!我正好缺个笔杆子来搞宣传。”吴楚之站起身来,向她伸出了手。

    他早就想捏捏师姐的小手了,来个大统领握手杀。

    刘蒙蒙也伸出了手,不过是快速的一击。

    pia!

    握手变成了击掌。

    “师姐的便宜你都敢占咩?哼哼!胆肥了啊?还真是有钱能壮怂人胆啊!”他的心思也早就被刘蒙蒙看透了。

    “我先走了!回去复习了,不然你老师那关过不了。”刘蒙蒙笑的有点无奈。

    吴楚之一愣,“一起走啊,我送你回去。”

    刘蒙蒙扮着鬼脸,“别!我怕别人误会!”

    吴楚之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至于吗?莞莞又不在这,而且就算她在这儿,她也不会说啥的。”

    刘蒙蒙朝他身后呶了呶嘴,“至于啊,秦莞不在,还有其他人嘛。看不出来啊,小师弟桃花运很盛嘛。”

    吴楚之转头一看,不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孩,正捧着一本书,朝着这边鬼鬼祟祟的探着头。

    红衣女孩见吴楚之发现了自己,连忙缩回头正襟坐好,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

    “同班同学……同一个导师,同门小师妹……”吴楚之说的有点心虚。

    “嗯!我信了!”刘蒙蒙笑的很诡异,自己又不是瞎子。

    吴楚之尴尬的叹了一口气,“唉……有点乱,我现在也理不清。”

    “说来听听?我给你理理?”刘蒙蒙好奇心上来了,又坐回了椅子。

    吴楚之见状简单的说起了和萧玥珈的牵扯,以及自己犹豫之处。

    对刘蒙蒙,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也无需隐瞒。

    “不就是想双收嘛,呵呵……男人!”

    刘蒙蒙走了,不过却是朝着萧玥珈的方向走了过去。

    萧玥珈见状连忙把书抬高,挡住了脸,哪知来人直接在她面前站定不动,凑过去好奇的打量着她。

    刘蒙蒙一脸正经的伸出了手,“你好,认识一下。刘蒙蒙,吴楚之的未婚妻!”

    刘蒙蒙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一般劈中了萧玥珈。

    她手里的书也拿不稳了,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刘蒙蒙见状,会心一笑,俯身下去捡起了地上的书,拍了拍递了过去。

    萧玥珈傻傻的接住书,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刘蒙蒙,“我……”

    她话也说不出来了,眼睛里鼓起了泪包,一脸委屈的看着不远处的吴楚之。

    刘蒙蒙叹了一口气,重新伸出了手,“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吴楚之的师姐,刘蒙蒙,别乱想,他是我弟弟。”

    萧玥珈顿时羞红了脸,哭笑不得,这个师姐也太……

    不过她还是连忙站了起来,双手接住刘蒙蒙的手,大大方方的说,“姐姐好!我叫萧玥珈,吴楚之的……同学。”

    刘蒙蒙朝她眨了眨眼,摩挲着她的小手,笑的意味深长,“嗯!同学!我信了!呵呵……”

    她没有继续为难萧玥珈,见到样子了也就行了,再逗下去,师弟会发飙的,“刚刚我们在谈事情,现在谈完了,把他还给你。”

    一双手被刘蒙蒙摸着,萧玥珈感到很是不适,又不敢收回手,无助的望着吴楚之。

    吴楚之没好气的走了过来,伸手夺回了萧玥珈的手,“师姐,好走不送!”

    望着俩人牵着的手,刘蒙蒙笑了笑,“小气鬼!”

    说罢,径直转身离去。4e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军训后的第二天,大一新生们的学习生活就回到了正轨上,开始了正式上课的日子。

    第一节便是一堂大课,大学英语。

    他们寝室的所有人,都完全低估了燕大的内卷程度。

    当他们提前十分钟来到教室时,除了墙角还有连着的座位,其他区域只剩下寥寥几个不挨着的空位。

    为了保障听课的舒适,四人只好分散开来,吴楚之则一个人成功的躲在了墙角里。

    全程英语沉浸式教学,这对于一些出身农村、乡镇、小城市的同学来说,真的太不友好了。

    毕竟这是世纪初,磁带+复读机大行其道的年代,就连很多大城市里的学生们普遍英语听说水平都不高。

    授课老师也是充分考虑到这个因素,开课前特意说了,在最初的两个月教学中,她会把语速放的很慢,给大家适应时间。

    这可要了吴楚之的命了,本来就是强打着精神来听课,好歹第一节课嘛。

    现在在老师催眠般的语速下,他安心的呼呼大睡着。

    窗外晨光不耀,窗内书声琅琅。

    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听着课,吴楚之也在认真的睡着觉。

    他现在享受到了以前班上学渣的快乐,趴在课桌上晒着秋日的暖阳,两个字,舒坦。

    不过没等他舒坦多久,就感觉被人戳了戳。

    迷迷糊糊间,吴楚之眯着眼抬头,确认着老师的走位。

    中小学时见多了后排卧龙凤雏的骚操作,该有的技能也自然有。

    嗯……显然大学老师没有高中老师那么多管闲事,爱听听,爱睡睡。

    虽说是燕大,但这种大课有睡觉的一点也不稀奇。

    甚至就连某些专业课睡觉的也不是没有,因为保不准下面睡着的是个类似‘韦神’的大牛。

    大神认真起来听课,老师压力会很大的,毕竟讲错了,被大神指出来很没面子的。

    吴楚之鼻子轻嗅一下后,埋下头去继续睡着。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萧玥珈坐过来了。

    他闻出来了她的味道,祖马龙的红玫瑰香水,有点闷,而且并不适合她。

    这种肆意热烈张扬的味道,野性十足,估计是用了她小姑的。

    嗯……下次送她一瓶清新调的。

    萧玥珈见状不依不饶,推着他的胳膊摇晃着,压低了声音,“诶!你醒醒啊!上课啊!”

    吴楚之无奈的侧头望着她,“你好好学啊,以后公司里英语就靠你和小姜了。”

    说罢又把头埋了起来。

    萧玥珈有点无奈了,仔细想想,好像也对,上课对他而言真是没什么必要。

    能来坐着,已经很给老师面子了。

    不过这样可怎么办啊……

    她还期待着他能够多陪自己上几节课呢,给大学生活留点回忆呢。

    不甘心的萧玥珈凑到他耳边,“没过学校英语水平考试,拿不了学位证的!”

    燕大和华清一样,世纪初的规矩,拿学位证必须通过本校的英语水平测试。

    难度嘛……比六级难上一点。

    吴楚之头也不抬,无赖的说“学位证?那是你爸的事。”

    萧玥珈气急想要动手,手指在他腰间比划了几下又忍住了。

    瞥见他肩上的一根掉发,她心中一软,转过头来,专心的听课记笔记。

    吴楚之也就是昨晚和叶小米聊短信聊晚了,耽误了看文件和报表的时间。

    等他回复完所有的邮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

    早上起来跑步时都觉得浑身不得劲儿,就是睡少了。

    课间休息时的喧闹传入了耳中,吴楚之有点无奈。

    毕竟是教室里,做什么都没有在床上那么舒服。

    萧玥珈见下课了,揽着他的肩膀,俯下臻首,凑到他耳边。

    她想问他,要不要给他带瓶水,不过下一刻便呆住了。

    看过《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恋爱》这部电影的都知道,当两人脸贴近到一拳半的距离时,一不小心就会亲上。

    所以当吴楚之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气息靠近脸庞时,下意识的侧过了头。

    就像是一个果冻在脸上滑过,而后便是一阵温润从唇边传来。

    品了品,熟悉的橘子味。

    萧玥珈瞪大了双眼,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吴楚之彻底醒了,恶人先告状,“你又偷吻我!”

    萧玥珈气急,使劲的捶了他几下后正要开口说什么。

    旁边一道女声传来,“小月牙儿……你们继续,我们先走了。”

    慕瑶三女站在旁边,小手捂着嘴,很是尴尬,她们是来叫萧玥珈上洗手间的。

    她们目睹了全程经过,眼里见到的便是萧玥珈偷吻着吴楚之。

    “等等我!”萧玥珈从书包里拿出一包手帕纸,连忙追了上去。

    她要澄清误会,只是巧合啊!

    偷吻你妹啊!

    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所以注定萧玥珈的解释是徒劳的。

    就算她说的是真的,慕瑶三女都会自动归为是假的。

    这样的情节才更有趣嘛。

    萧玥珈气的洗手间也不去了,跺跺脚直接去了小卖部买水。

    刚刚她被吴楚之干涸的唇瓣给挂了一下。

    她知道,他对北方的气候并不适应。

    回到座位上,她没好气的把手里的鲜橙多惯在吴楚之怀里,“喝完!”

    吴楚之拿着饮料,有点感动,“这是对我今天初吻的补偿吗?”

    萧玥珈羞红了脸,一把抢过了鲜橙多,打开径直喝了起来。

    顿顿顿!

    瓶子空了,她秀气的打了一个嗝。

    哼!渴死你!

    吴楚之看的一阵好笑,熟练的从她包里偷偷顺出了保温杯,仰头便是一大口下去。

    “别喝!”萧玥珈急了,她保温杯里泡的是女儿家补气血的人参当归。

    他一个大男人,本来就因为天气上火,喝了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

    水一入口,吴楚之便感觉到了不对劲,还未等他合上嘴,一个片状物便进了嘴里。

    吴楚之艰难的咽下口中的水,把口中的片状物取出摊在手里仔细观察着。

    坏了,是人参……

    看粗细,是上好的老参,至少20年起步,保不齐是30年以上的。

    拿过杯子仔细看了看杯底,还有好几片……

    他嘴角抽了抽,大概明白了,皱起眉头,语气有点严厉“谁让你吃这个的?”

    萧玥珈见状,老老实实的说,“我不是有点痛经吗,论坛上说用人参当归泡水喝可以治疗,我就回家拿了点家里的人参。”

    吴楚之敲了敲她的头,“以后不舒服听医生的,少在网上看病!还有,就算你要喝这个,去药店买一般的人参就行了!

    我估计你家里的人参应该是那种二三十年的老参,你爸妈会心疼死。”

    萧玥珈捂着脑袋,委委屈屈的说,“我拿的家里最小的一根……”

    得……和秦莞一样的大气……

    大户人家的闺女儿都是这么豪气!

    看着手掌里的人参片,吴楚之左右为难。

    扔掉属实太浪费,放回杯子里也不合适,叹了一口气,心一横扔嘴里嚼了。

    吞下去后,吴楚之一阵没好气的,“中午回去把杯子里的这几片,拿你们寝室分了,一人一片,可以泡一天。补多了,没好处的。”

    萧玥珈嘟起小嘴,“我都泡过了,怎么好意思分嘛。”

    吴楚之想想也是,无奈之下只得把她杯子里多的几片捞了出来,包在纸里让她扔掉,一阵心疼。

    败家娘们!

    ……

    相比起元培班的其他寝室连中午食堂一起吃饭都约不上,1203寝室就幸福多了。

    四个人专业方向相近,自然不会出现其他寝室那种四个人涵盖数学ABCD的悲催情况。

    他们都是数学C,一个课堂上课。

    萧玥珈和慕瑶更幸福,她俩是坚定走法学路线,根本不用选数学。

    吴楚之第一堂数学课点了名后就从后门溜了,这个科目对他毫无意义。

    而且他要去参加今天上午公司的面试,因为苏博和龚明希望他能到场替他们压压阵。

    龚明是以前压根儿就没接触过招聘,苏博倒是久经沙场了。

    不过对于吴楚之采用的无领导群面,他也是自己面试时才接触过一次。

    其实无论他是否有把握掌控全场,他都会邀请吴楚之来压阵的,毕竟这是职场的规则。

    大领导就在身边,怎么都得邀请,至于大领导去不去,就是大领导自己的事儿了。

    吴楚之坐在会议室一边观察着候选人的表现,见苏博能够控制局面,他也就悄悄的离了场。

    毕竟燕京这边的中后台,其实大多只是岗,而非部门。

    如财务、人力、风控、稽核等都是由锦城进行直接管理。

    人员素质的要求上,并不需要太高,这样可以降低不少的人力成本。

    所以吴楚之坐在这里,其实没有多大的必要,也就只是展现一下存在感。

    毕竟用人的不是他,而是下面的部门经理。

    吴楚之是没有直接指挥到第一线的习惯的。

    他钱给的足够到位,部门经理自然要有部门经理的责、权、利。

    通过这样方式构架组织,吴楚之从一开始,就杜绝了燕京子公司成为独立王国的可能性。

    中后台只有综合部吴楚之在燕京是设了部门。

    不过与锦城的综合部不同,燕京的综合部事务更杂,甚至在前期还兼了一部分法务的工作。

    这个部门直接向吴楚之汇报,由他亲自管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萧玥珈和叶小米的碰面。

    不是叶小米容不下萧玥珈,而是一旦萧玥珈得知情场上还有叶小米的存在,必定会炸掉的。

    而这一炸,必定是起连锁反应,导致全盘崩溃的。

    这娘们可不是善人呐,她一定会拖着秦莞一起下水的。

    好在叶小米还有一层楚天舒养女的身份,这让他周转腾挪的空间大了不少。

    不过迟早会炸,因为他和叶小米迟早是要孩子的。

    到时候‘孩子父亲是谁’这个问题是得摆在桌面上来说的,这可没法遮掩过去。

    吴楚之现在一想到这事,脑袋瓜子都疼,但说放弃萧玥珈,他又舍不得。

    现在也只能见招拆招,且苟着了。

    ……

    回到学校,见时间差不多该吃饭了,吴楚之发了短信给吴思明他们,自己直接到二楼点菜。

    点了五个菜一个汤,没法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胃口都挺不错的。

    四人抢着菜吃就是香,比一个人吃饭有意思多了。

    其实再点两个他们都吃得下,不过吃完都得撑着。

    菜上桌的时候,人也齐了,也没人客气,直接开始干饭。

    吴楚之在学校的时候,三人就来二楼蹭小炒;他不在的时候,三人就吃楼下的大锅菜。

    也没客气的必要,毕竟帮课堂点到,写作业什么的都是他们三个人的活。

    一道男声传来,“诶!吴楚之!终于找到你了。”

    吴楚之茫然的抬头一看,乐了,是自己高中的同学,李果。

    文理科分班前的同班同学,俩人关系一直还不错,李果是保送的数学系。

    抽开板凳让李果坐下一起吃饭,李果摆了摆手,指了指不远处,“我们也是一个寝室来打牙祭的。

    对了,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找你,你小子不落寝室的啊?”

    吴楚之笑了笑,“在忙其他的事。找我啥事?”

    李果撇了撇嘴,“切……对我还保密啊?知道你在搞公司,我听严恒说了。

    对了,今晚学长们组织了老乡会,就差你没通知到,你可得来啊。

    就在燕园宾馆的中餐厅,6点整准时开始。”

    吴楚之笑着答应了,还是去坐坐吧。

    虽然他知道老乡会都是什么德性。

    无非就是学长带头忆往昔感叹今朝装逼,学弟傻乎乎绿叶衬托,学妹膜拜被学长勾搭……

    学姐?学姐几乎是不会来的。

    这都算好的,毕竟是谈感情而已。

    还有社团招新给人头费,学生会带路收好处……

    都说大学是一个小社会,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学里不仅仅有社会上阳光的一面,也有社会上阴暗的一面。

    套路太多了,老乡会这种酒肉组织就介于光暗之间。

    ……

    下午五点五十,吴楚之走进了燕园宾馆的中餐厅。

    进门先交费,男生100元,女生50元。

    收费的学长解释说因为男生要喝酒,女生吃的少,干脆就女生就半价。

    吴楚之笑了笑,比起前世蜀大搞的老乡会来,格局上差远了,蜀大当年是女生免单。

    不过考虑到两所学校的平均颜值差距后,吴楚之不得不说,收半价也有一定的道理。

    不是每个学妹都值得免单的,而燕大的学妹值得免单的太少,所以学长们也要考虑成本问题。

    这样收费,似乎也更合理一点。

    “吴哥!这边!”锦城七中这届考到燕大的并不少,四十来个新生加上二十来个学长们,坐了七桌。

    这样的规模在整个大厅里不到二十桌的总量里,也算的上一枝独秀。

    而吴楚之的到来,让学长们的神色有点不太自然。

    望着一路与人不停打招呼的吴楚之,学长们也只能相视苦笑一下。

    毕竟这小子从初中开始便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习惯了。

    除了成绩上某些科目能胜过他,其余的……通通被吊打……

    整个大厅在座的很多人对于吴楚之而言都不算陌生人,他担任锦城七中学生会主席两年的时间里,和其他学校也有不少的交道。

    短短的几十米,吴楚之走了七八分钟,好不容易才走到锦城七中这边。

    推辞了前两届学长的邀约,吴楚之挨着李果坐了下来,这桌基本都是老熟人。

    几人热闹的分享着进了大学后的心得体会,幸好有两三个女生,不然话题三两下就得扯到漂亮姑娘身上。

    不过吴楚之还是没逃掉,被八卦和萧玥珈的关系。

    同门师兄妹,自然,这一点吴楚之咬的很死。

    只要死不承认,别人也拿他没办法。

    看着桌上顶天300元的饭菜水平,吴楚之撇了撇嘴,老乡坑老乡,也真下得去手。

    说好六点正开始的聚会,到了六点一刻都没有开始的意思,毕竟需要装X的学长有点多,陆陆续续的到来。

    “不好意思啊,学弟学妹们,我被邹院士拉着做项目,才结束……烦死了!”

    “我老板让我写某SCI论文的获奖感言……烦死了!”

    “刚刚箭桥的电话面试……烦死了!”

    似乎学长们对于孙悟空的那句口头禅都很喜欢。

    ……

    而新生们自然开始了仰望传奇,满眼的星星让学长们很是受用。

    好容易等最后一个“赶政务院办公厅文件”的学长到来后,已经是六点四十,这才开了席。

    政务院未来之星的学长提杯欢迎老乡们的到来,很有领导的派头。

    众人附和着,吴楚之也不例外,X还是不能被一个人装完了。

    学长让能喝酒的喝酒,不能喝的就喝饮料,吴楚之很自觉的端起了饮料杯。

    来之前萧玥珈就打过招呼的,让他这种场合能不喝就不喝,没必要作践自己身体。

    吴楚之深以为然。

    主要是他饿了,第一个放下了饮料杯子,开始埋头大吃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很快人们便打开了话匣子。

    新生们忙着请教着疑惑,学长们忙着试探勾搭,吴楚之专心的填着肚子。

    一个女生坐到了他的身边。4e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