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夏景行捏着下巴,做出一脸沉思的样子。

    他多少能猜到盖茨的一些想法,别看对方左一个油管不能独立生存,右一个大家一起注资把油管养着,归根结底,对方就是想把对油管这高达6亿多美元的投资解套。

    与其砸下几十亿、上百亿美元去探索油管那充满风险的独立生存之路,不如换成脸书的上市公司股票。

    脸书现在财务状况良好,其实已经具备了上市条件,只是恰巧碰上了次贷危机,延缓了上市步伐。

    “怎么样?”

    盖茨压低了一点声音:“如果担心交易审查和批准放行的问题,我可以帮忙做一些工作。”

    夏景行轻笑,他其实并不是很担心盖茨所说的这个问题。

    油管要不要再重新回归脸书的怀抱,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反正他现在也只是一个闲散股东,企业的控制权已经不在他手上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油管能回归脸书体系,其实还是拓宽了脸书的护城河,等到油管彻底盈利以后,不仅不会成为包袱,还能大幅提高脸书的市值。

    这样的话,他作为持股比例较高的股东,从资本层面来说,可以直接受益。

    当初之所以选择拆分油管,一是在规避侵权风险,二是在给脸书减负,创造上市契机。

    “这个问题需要跟克里斯汀娜、小犬还有其他股东商议一下,听取一下他们的意见。”

    盖茨微微一笑,“当然,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不过,你是两家公司的最大股东,你的意见很关键。”

    夏景行有点头疼,看样子盖茨是要自己今天非表个态不行了。

    “原则上我是同意的,不过现在谈这个还为时尚早。

    一则脸书还没有上市,二则也不知道油管接下来是个什么发展情况。”

    盖茨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有你这句话就行了,不然油管接下来的投资,我都有些不敢参与了。”

    夏景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没接话。

    他知道,盖茨这番话应该是认真的,对方怂了,有点不敢陪自己玩了。

    他现在倒是有独立养油管的能力,但是他不想拿自己的钱养。

    一则他在油管的持股已经够高了,将来退出麻烦;

    二来嘛,油管估值已经很高了,投资回报率有限,如果募集一只新的Pe基金去投资油管的话,还可以考虑考虑。

    盖茨点到为止,没再往下说了,他知道戴伦是个聪明人,应该懂自己的意思。

    …………

    …………

    远景资本、克莱瑞资本、保尔森基金纷纷召开了答谢LP的派对,PY交易了一波。

    很快,这些掌握美国上层资源的LP就显示出自身的能量了。

    市面上诋毁、声讨华尔街大空头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即使私下还有一些讨论的声音,也局限于小范围之内,顶多骂几句“狗娘养的保尔森”,无关痛痒。

    保尔森为了挽回自己的公众形象,带头向一个名为“可靠贷款中心”的研究机构捐了一笔巨款1500万美元,用于为那些没有能力支付房贷的家庭提供法律援助。

    此举多多少少挽救了一点保尔森糟糕的公众形象,不过也有很多人觉得假惺惺,赚了37亿美元,结果就捐了1500万美元,给他妈打官司可能都不止花了这个数。

    克莱瑞资本紧随保尔森之后也给某关注流浪者的社会组织捐了1000万美元,用彼得·泰尔的话说,不好去抢保尔森对冲基金第一人的风头。

    捐了这么点钱,彼得·泰尔都不好意思去找夏景行承担一半金额。

    不过夏景行还是入乡随俗捐了500万美元,相比盈利只是九牛一毛。

    事件渐渐平息下去了,人们对大部分空头的记忆都会被时间冲淡,但是保尔森估计悬了,谁让他赚最多呢。

    此外,任期跨越6届美国大统领的著名犹太裔经济学家、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宣布加盟保尔森基金,成为这家公司的经济顾问,吸引了无数目光,再次引得大众对保尔森基金议论纷纷。

    因为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是这老头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催生了楼市泡沫,而保尔森基金恰巧是这场楼市泡沫的最大获利者。

    同时,这个老头去年担任顾问的上一家对冲基金太平洋基金,去年也通过做空次贷衍生赚的盆满钵满。

    不管美国民众如何骂,反正格老头已经开开心心的上任了,受访时还称保尔森基金是全世界领先的对冲基金,对保尔森个人也多有赞赏。

    …………

    …………

    “雷曼兄弟,60.05美元均价,卖空250万股。”

    “贝尔斯登,74.44美元均价,卖空50万股。”

    “花旗银行,49.06美元均价,卖空500万股。”

    “美林证券,49.45美元均价,卖空100万股。”

    “美国银行,38.5美元均价,卖空800万股。”

    “aIg集团,57.91美元均价,卖空250万股。”

    “JP摩根,45.72美元均价,卖空300万股。”

    “摩根士丹利,47.39美元均价,卖空400万股。”

    “富国银行,28.21美元均价,卖空400万股。”

    “美联银行,37.65美元均价,卖空50万股。”

    ……

    看着桌子上打印出来的这纸件,贝兰克梵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

    “还真是狠啊!美国四大投行、五大银行,外加一个全世界最大的保险集团aIg,全部一网打尽。”

    坐在贝兰克梵对面的高盛副总裁法布里斯·托尔雷摊摊手,“显然大家都误会保尔森了,毫无疑问这家伙才是最大的空头。”

    贝兰克梵点点头,“他对次贷风暴之后的经济情况看法很悲观,笃定金融股是重灾区。

    我只是没想到,他这么狠,连老朋友摩根士丹利都没放过。”

    说到这,贝兰克梵似笑非笑的看了面前的嫡系下属一眼,“你觉得他做空高盛没有?”

    法布里斯整个人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我们这边做空了摩根士丹利,摩根士丹利那边做空了我们?”

    贝兰克梵微微一笑,没说话,表现的十分淡定。

    但年轻一些,只有29岁的法布里斯表现就不一样了,他极为愤怒的说道:“他怎么能这样?这是把我们当作傻子了吗?”

    贝兰克梵轻轻摆手,“不必如此,做空本来就是市场行为,要是时机成熟,我都想设计一些高盛的看跌期权卖出去了。”

    法布里斯瞠目结舌,这都是些什么骚操作?

    贝兰克梵哈哈大笑,“你还年轻,很多事不懂,我很欣赏戴伦常挂在嘴边的一句中国名言,叫“顺势而为”。”

    老头先用中说了这个成语,然后又用英语解释了一遍。

    法布里斯整个人还懵着的,贝兰克梵便已经开始赶人了,“去,给我们的大客户撮合点对手盘。

    没有足够的交易量,我们的vIP客户都不敢大规模卖空,怕把股价击穿。”

    法布里斯点点头,起身出去了。

    贝兰克梵则拿着手上的件,心中感慨不已,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另外一边,麦晋珩也拿到了同样的一份件报表。

    内容大体是与贝兰克梵手中的件一致的,最大的不同就是摩根士丹利那一栏变成了高盛。

    “高盛,198.87美元均价,卖空100万股。”

    看到这,麦晋珩轻笑不已,都不傻,全美金融巨头都整整齐齐在这里,又怎么会缺席他们摩根士丹利。

    只不过只能装聋作哑,毕竟生意还得做下去。  gd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伙计们,再加把劲儿,辛苦这最后一个月时间,游艇派对正在向你们招手,泳装美女正在向你们飞吻……”

    华尔街45号大厦的开放式办公区内,上百名员工全都站起身,目不转睛的望着拿着个大喇叭,站在椅子上唾沫横飞的做着战前动员的eD大佬威廉·刘。

    看着台下一双双渴望的眼神,刘海也是心潮澎湃,豪气顿生。

    大声说道:“一百万、一千万、一亿美元甚至更多的奖金就摆在我们的眼前,谁有本事谁就去取走。

    公司如今已经跻身全球十大对冲基金,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把桥水从王座上拉下来,取而代之,成为华尔街新的传奇。

    而你们将作为公司的一份子,与公司一起见证这辉煌时刻的来临!”

    分析师侯小强在台下听的是热血沸腾,他加入远景资本比较晚,立夏一号基金发奖金没赶上,做空次债的奖金也没赶上。

    这第三次机会,说什么也要抓住。

    看着身旁的同事一个个腰包鼓鼓,买豪车豪宅像买大白菜一样轻松,说不羡慕那是假的。

    不就是高强度加班嘛?干就是了!华尔街人谁还没有每周工作100小时以上的觉悟。

    加入公司较早的老员工反应就没侯小强这么热烈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接近,或者说是已经达到财务自由的标准了。

    听到加班,都不由感到一阵心累。

    “等这波行动结束以后,两只做空基金会提前进行清算,所有的奖金全额进行发放!”

    听到这,刚刚还心累的员工一下又觉得自己不累了!

    金融公司很少一次性发完奖金,一般都是根据基金存续期业绩分作几年来发放。

    如果基金后期业绩变脸,就扣留奖金,等到业绩好转才发放;

    如果好转不了,把之前基金赚的钱都赔了,甚至会要求员工退还部分奖金。

    一来嘛,用业绩来捆绑奖金,达到激励员工的效果,保证基金运作的每个阶段,员工都有充足动力;

    二来,让员工始终保持饥饿感,直到基金清算为止,因为员工太富有了容易产生倦怠心理。

    刘海扫了几眼,把所有员工的反应尽收眼底。

    新员工表现还好,参与了立夏一号基金运营的那种老员工兴致缺缺的样子,让刘海心中很是不满。

    两只做空基金还没结束了,还需要继续狩猎,这就特么胀得走不动道了,还打个锤子猎。

    他原本建议夏景行:即使两只做空基金清算了,也不要把奖金全部发放。

    但夏景行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用夏景行的话说:大批失业的金融民工已经在路上了,远景资本好心收留其中的一批人,绝对可以给公司带来一种新风气。

    觉得赚够钱的人,要走便走,一个不留。

    刘海原本还觉得挺可惜的,但今天一看,等到获得更辉煌的成功后,还真的得大换血。

    …………

    …………

    晚间,纽约长岛一处庄园别墅内,灯火通明,宾客端着酒杯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交谈,每个人脸上都挂满了笑容。

    就在前几分钟,华尔街的年轻大鳄戴伦·夏向他们公布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是,他们投入的钱,在扣留超额收益分成及管理费后,还有近5倍的回报率。

    第二个好消息是,回报率还远远没有停止增长,今年还有机会再往上涨一涨。

    不过,戴伦·夏说自己最近遇到了点小麻烦,投资动作有点放缓,需要他们各大家族帮点小忙。

    看在美元的份上,这点小忙他们还是愿意帮的。

    至于戴伦·夏是不是美国人?搬空美国?这些问题,没人会在乎。

    在他们眼里,戴伦·夏无疑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

    盖茨与夏景行并肩站在一起,望着周边笑脸盈盈的宾客,开口道:“戴伦,非常感谢,瀑布投资向你们投资的那5亿美元,都快变成25亿美元了。

    金融的魅力实在太强大了,弄得我都不想卖软件了。”

    夏景行暼了盖茨一眼,心中暗笑。

    上次因为安卓的事情,他和盖茨还闹了一些不愉快。

    结果,在收到一份基金业绩披露文件和派对邀请函后,盖茨屁颠屁颠从西雅图赶来了纽约,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盖茨先生,你太客气了,要是没有你注资的5亿美元,也没有远景资本此刻的辉煌。”

    盖茨笑了笑,随即问道:“最近还有募资需求吗?我刚好又从微软套现了一笔股票,正在寻找好的投资渠道。

    想来想去,发现全世界都没有比你这更好的去处了。”

    夏景行微笑,他没有看不起盖茨的意思,追涨杀跌是人性。

    “不如投资给油管?这家公司最近很缺钱,你知道的,暗光纤计划需要大量的投资。”

    盖茨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滞,油管那个坑有多深,他也是现在才知道。

    什么一年营收平衡、两年盈利、三年上市,全特么糊弄投资者的。

    他的财务大管家拉尔森告诉他:要等到油管的商业模式跑通,至少需要砸几十亿美元,甚至上百亿美元进去。

    即便这样,油管也有可能无法实现盈利。

    瀑布投资经过反复的评估和验证,确认这项投资有点糟糕,资本效率不高。

    盖茨注视着夏景行的眼睛,“戴伦,你给我说句实话,你觉得油管有机会独立上市吗?”

    夏景行郑重其事的点头:“有!”

    “那需要投入多少钱?”盖茨继续追问。

    夏景行想了想,觉得也不能把盖茨当傻子糊弄,半真半假的说道:“可能需要投资几十亿美元。”

    盖茨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始终觉得油管无法单独生存。”

    夏景行微微皱眉,微软还没对油管死心?

    盖茨笑着摆摆手,“你误会了,不是微软收购油管。”

    眼神直直的看着夏景行,盖茨继续道:“是脸书!”

    夏景行摇了摇头,“已经拆分出来了,这不现实,而且脸书现在的财务情况才有所好转,如果收购了油管,等于背上了一个大包袱。”

    “先把脸书送上市,然后增发股票收购油管。”

    盖茨淡笑道:“这期间,我们可以共同注资把油管养着,然后通过并购实现退出。”  gd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