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学长~给我嘛~我想

更新时间:2021-11-25 12:35:08


     允儿对于女主角的执念真的远超常人呢,至少同少女们相比就是如此。

    不过她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更大的名气,话说到了她现在的地步,名气上也没有什么太大进步的空间了,能维持住现有人气就好。

    允儿只是想要一个认可呢!

    作为少女们这里最先出去尝试演戏的人,允儿一直觉得自己背负着这种责任的。

    她要证明少女们在任何一个行业中都是最好的那个!

    这种心气可能也是少女们能一路走到今天的原因之一吧,她们每个人都很是珍惜组合的名誉呢。

    而具体到允儿这里,她在这方面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她自己施加的。

    话说每个女团几乎都会集中资源主推那么一位的,电视剧、综艺等等,只要公司、组合能有的,都会给与对方。

    至于目的自然是指望着这位大红后能反哺组合,也算是现如今较为成熟的培养方式吧。

    不过效果嘛就要因人而异了,首先不一定能把这一位捧红,毕竟这里面还是很需要运气的。

    而哪怕这位真的红了,对于组合的回馈力度也要具体分析,很可能这位就直接单飞了呢,整个组合的计划鸡飞蛋打。

    在少女们这里,允儿就是当初被主推的那一位,而且还是在当时比较压抑的氛围下。

    可以说那个时候的允儿真的是带着少女们全部的希望呢,当然也承担着数倍的压力。

    那时允儿的人气还没有那么高,队内金泰妍、帕尼的人气都相当不错。

    所以对于允儿占据这么好的资源,粉丝们那里是有怨言的,甚至诬蔑她要一个人逃离组合呢。

    说实话这种舆论对于当时的允儿来说饱受伤害,她是真的伤心啊,她明明没有那种心思呢。

    去同粉丝们争论是没有结果的,还是用事实、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内心好了。

    那时的允儿就很想要成为最好的演员,然后利用自己的名气把大家从谷底拉出来,哪怕再辛苦她也不会放弃大伙呢。

    如果一切按照允儿的想法来进行的话,那这举动确实很是感人呢,也能狠狠的打那帮人的脸!

    不过现实就有那么点魔幻了,允儿仅仅是小有名气的时候,少女们就直接大红了呢,根本就没有给她当英雄的机会啊!

    允儿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没有把这想法表露出来,否则真的会丢人到想退出组合呢。

    按理说到了这一步后她的压力就应该消散了嘛,但允儿这里却留下了深深的执念,她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

    而还有什么比一个影后的奖项更能说明问题吗?

    只是拍摄的作品越多,允儿越感觉为难,作为现役偶像的她想要获得影后的桂冠真的是太难了,那帮人对她就有偏见呢!

    就在允儿犹豫着是不是要接一些偏现实类作品时,李梦龙出现了,而且是携着大导演的威名出现的。

    允儿真的把李梦龙当成了演艺生涯的一束光啊!

    于是乎就有了允儿经年累月要求参与李梦龙作品的举动了,她事实上也算是获得了成功,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点体现的很是明显。

    但还不够呢,也不知道是李梦龙在糊弄她还是上面有人对她观感不好,总之允儿依旧没有捞到什么有份量的奖项,哪怕是提名都没有呢。

    好在允儿也不算是伤心,她对于电视剧的奖项也没有那么看中的,非要说含金量的话,那一定还要看电影啊。

    所以允儿就把目光放在了这部作品上,以她个人的审美和专业素养而言,这部电影的获奖几率还是很大的。

    不过一部电影的奖项也有许多的,具体到女主角上,这部电影还是有它天然的缺点在,那就是戏份较为分散呢。

    作为一部群像戏,可以说这部电影里没有绝对的女主角,也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女主角。

    如此一来就需要演员们个人的发挥了,在剧本足够精彩的基础上,如果表演能超过平均发挥,那就有了先天的优势嘛。

    这时就不要讲什么姐妹情义了,再说允儿都把这些话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们,她们信不信或者具体怎么努力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不过允儿真的不怕呢,以她的经验和灵性,这女主角能被这帮女人抢走?她这么多年的演员岂不是白做了。

    想到这些后,允儿顿时就安心了不少,这帮网友什么都不晓得,就知道说大话呢,讨厌!

    允儿的情绪自然影响不到网友们,大家讨论的很是开心。

    尽管知道的内幕不多,但架不住就是个猜嘛,根据网上的小道消息,各种的推测这部电影的相关。

    以允儿这么多年应对类似消息的经验来看,公司一定是插手了呢,否则话题怎么可能一直维持的这么好?

    任由网友们发挥的话,现在说不定在讨论什么呢,只有公司下场引导后才会有这种效果的。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当然也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允儿直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而后就是在公司里一通的闲逛呢,最终发现了几位疯狂敲键盘的同事,凑过去才发现,其中有那么一位似乎还是之前同允儿高强度对线过的。

    怪不得总觉得对面那人知道的内幕很多,原来都是自己人啊,这人是不认识她林允儿的账号吗?

    好在允儿没有问出如此白目的问题,人家既然是专门负责这些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她。

    说不定对方都准备随时把允儿的账号顶下线呢,至于说同她的对线也算是有意的吧,至于效果已经展现了出来。

    也就是对方勉强算是为了她们好,否则允儿说不定就要同对方线下真人p了呢,这机会也很是难得啊!

    “允儿怎么过来了?你快点去继续发帖啊!”发现允儿后,那帮人非但没有被抓住痛脚的自觉,反而还催促起了她。

    这让允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貌似她才是受害者吧,她要质问这帮人才是呢!

    不过对方那理直气壮的模样终归让允儿败下阵来,无理取闹那也只是针对李梦龙的嘛,对待普通人时还是要讲道理的。

    既然如此允儿干脆就不说话了呢,她不配合总没问题吧,就不信这帮人还能绑着她回帖吗?

    只是想象中对方气急败坏的场面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察觉到允儿的意图后,这帮人立刻转向了电脑。

    当允儿再看过去后,似乎他们又登录上了不少的账号,其中有几个名字还让她有那么些熟悉。

    毕竟是人家的专业,不可能因为允儿的不配合,对方就直接休息了,那样一来公司花钱养着他们做什么?

    这下允儿就彻底没有办法了,只能默默的对着那些单纯的粉丝们说一声抱歉了。

    只是突然从高强度的工作中脱离出来,允儿还有那么点不适应呢,要不要找点什么事情做,否则一直在这里傻傻的等李梦龙两人回来吗?她又不是什么望夫石!

    “允儿快点过来,你在这里真的是太好了!”

    就在允儿犹豫的空当,竟然有人叫住了她,而且上来就拖着她向楼下走去。

    也就是认识对方呢,否则允儿都要喊人了,大白天就拉拉扯扯的,不知道什么叫做羞耻吗?

    好在对方及时向允儿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是杂志那边人提前到了。

    因为全程都是徐贤在同对面联系,公司这里真的一问三不知啊,这该如何接待?

    而这时允儿冒了出来,因为她就是来做这个的,大家自然而然的认为她知晓其中的内情呢,那让她来负责沟通就很是完美了嘛。

    结果就是一头雾水的允儿被带到了对方面前,双方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气氛一时间还有那么点尴尬呢。

    “那个你们吃饭了吗?公司的炸鸡很好吃的,要不然我请你们吃点?”允儿终会还是要主动一些的,毕竟对方是客人嘛。

    只是对方明显有点急,其实从对方赶来这时间就能看得出呢,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我们也知道时间太急了,不过我们这里真的有特殊情况,所以不能现在就开始采访吗?”对面很是客气的询问道。

    这种态度放在一本杂志社身上,其实已经算是相当低的姿态了,允儿都有些受宠若惊呢。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能配合的话自然是好的,至少她这里是没有任何问题呢。

    但这里也只有她自己啊,偏偏她还不是这一期的主角!

    所以允儿自己有时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对方问的也是徐贤和李梦龙呢,只是她怎么替这两个人做决定?

    “你们没有看新闻吗?她们两个正在外面采风呢,可能还要过些时间才能回来,要不然我们还是去吃炸鸡好了!”允儿依旧不遗余力的推销着炸鸡,这样多多少少能让她安心一些嘛。

    只是那帮人翻出手机看了看后,又提出了另一种可能:“你知道她们具体在哪里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跟过去不?”

    对方的言语似乎又迫切了几分,尽管允儿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还能怎么办,她真的不好再拒绝了。

    作为明星的她们很是注意维护同媒体的关系,毕观众是不可能直接了解一个艺人的,都是要通过媒体嘛。

    观众形象好的艺人不一定私下也如此,但他们一定同媒体的关系很是不错。

    允儿自然也深谙这一点,所以又叫上了位公司的同事后,直接杀向了李梦龙那边。

    至于说杂志社这帮人的目的,车上的时候也被允儿问了出来呢,原来他们是看中了之前网上的那些照片,准确说是李梦龙手里的照片。

    要知道杂志这边除了采访之外,还是要拍照作为杂志封面和内页的,这些照片不比文章本身更轻松的。

    甚至可以说照片更为重要一些,毕竟许多普通人会因为照片而购买杂志,而反过来的话就困难了不少。

    而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拍出一组足够吸引人的照片,无疑算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了,至少这帮人没有太大的把握。

    偏偏此时网友们送来了助攻呢,他们拍摄的那些照片真的已经足够惊艳了,关键是还炒热了话题。

    如果能把李梦龙手里照片拿过来,这天然就会让杂志多卖上不少的。

    至于说质量的问题也不必担心,李梦龙作为一名专业的导演,审美还是没得说的。

    这些人几乎可以肯定,李梦龙手里的照片绝对能拿来直接用呢。

    所以也不怪这帮人想到这一点后就要立刻冲过来,李梦龙算是替他们节省了许多的时间啊。

    允儿听到这些后又忍不住撇嘴了呢,李梦龙这个混蛋都没有带着她呢,她会不会捞不到出镜的机会啊?

    那样一来她真的要骂人了,特意爬起来就是为了来给李梦龙送西装吗?她林允儿是两人的小丫鬟吗?

    好在哪怕李梦龙想不到这一点,徐贤还是足够细心的,她要照顾到这位欧尼的情绪呢。

    在得知杂志的这帮人正在赶来的路上后,徐贤就直接找到了李梦龙:“pp,咱们还有几个拍摄的地点啊?”

    “这是倒数第二个, ww. 累了吗?再坚持坚持呀,一会请你吃饭!”李梦龙相当不走心的说道。

    对于李梦龙所谓的请客,徐贤是一点都不期待的,毕竟请客也是她出钱嘛,尽管她不大在乎这一点。

    “不要这么快嘛,大家也都很累的,休息一会呗?”

    面对徐贤的建议,李梦龙好奇的转过了头,这不是小丫头的性格啊,工作的时候她可不会提前撤退的。

    李梦龙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不过看在周围人的眼里,就变成了他用沉默回应徐贤,这是什么意思已经不需多言。

    周围的那几位看着气氛不大对,立刻上前劝说着:“小贤你先去休息一会吧,剩下的我来替你。”

    “导演你也喝口水,我们也是关心你嘛。”

    “你也受累了,快点坐下来,我给您揉揉肩……”4f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黄老不是心外科……”姜主任有些失神,问了半句话。

    “哈哈哈。”周从文哈哈一笑,并不解释,一路往前走一路说道,“从前有个社会大哥,半夜喝多了和人大家,被一刀从额头砍到下巴。”

    韩处长愈发觉得周从文这人有趣,不想说新术式的事儿,话题转换的很是顺畅。

    “类似的情况我们也经常遇到,现在的治安还算好的,前些年是真乱。”韩处长凑趣说道。

    “那天我出急诊,看这么重的伤,直接打电话吧,把耳鼻喉、口外、眼科、神经外科都叫下来。”

    一道刀伤,四个科室,医生觉得正常,但要是在普通人看来绝对想不到。

    “看完后大家都觉得要缝,其实这就是废话,我是想让患者知道情况比较严重,让几个科室自己协调谁先谁后的破事。”周从文道,“然后口外科就开始缝合。”

    韩处长饶有兴致的听着。

    “口外,耳鼻喉,眼科正好有事,就由神经外科缝头皮发际线以上的部分。”

    “等我这面忙完,没看见眼科医生,但患者眼角的伤口已经缝上了。”周从文道,“然后我很生气。”

    “神外缝的?不应该啊。”韩处长沉吟。

    “嗯,患者觉得太墨迹,就是一道刀伤而已,换不同的科室缝。他那面已经电话摇了几十号人,准备杀回去复仇,等不及,于是神外的医生就给缝了。”

    “患者怎么样,没出大事吧。”韩处长问道。

    “出了。”周从文道,“我当时看见情况不对,连费用都没收,先写了一个知情同意书。神外的医生刚值班没多久,不知道轻重,但我总不能不知道。患者着急瞎弄,他一个专业的医生也着急瞎弄,乱弹琴。”

    韩处微微颔首。

    他对刚上班两年的周从文嘴里说出这种话表示有些诧异。

    不过周从文早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韩处长并没有说话。

    这是什么?

    这就是天生的上级医生气质。

    “社会大哥不耐烦的签字,表明是自己要求的,和医生没关系,就急匆匆的跑去打架。”

    “后来没过几天,据说他又回来了。”周从文道:“神外的医生不知深浅,把患者的泪囊缝上,继发了泪囊炎,随后继发角膜炎,再往后是角膜溃疡。”

    “失明了么?”韩处长追问道。

    失明和不失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至少在医务处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

    韩处是懂行的,周从文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对他另眼相看,上一世两人的关系特别好。

    “没有,但差一点。”周从文道,“不同科室的事儿就要不同科室来做,是这样吧,姜主任。”

    “……”姜主任一怔。

    周从文说了半天,举了一个例子,没想到却是打自己的脸,他有瘾么?

    “谁说的。”韩处长道,“一般来讲新技术刚到临床,归属都不明确。我举个例子吧,比如说脊柱的手术,姜主任你觉得应该是哪个科室做?”

    “骨科。”

    “国外是神经外科和骨科一家一半,谁也没抢过谁。”周从文道,“平分秋色。但国内骨科已经开始下手了,天坛的大佬没什么动静,估计以后国内是骨科做脊柱手术了。”

    “就是这样,介入手术么,心外做是最合适不过的。”韩处长有意讨好周从文,毫不犹豫且昧着良心的说道,“循环科出多少事,就说做完支架手术后最严重的并发症心脏破裂,还不是要心外上台。”

    周从文微微一笑,这个猥琐的胖子说话还是那么招人喜欢。

    “循环只能请会诊,但心外只要判断明确,可以直接上台。”

    姜主任并不认为这是对的,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以直接退休了。

    每一个位置的血管都有专科负责,自己这个血管科主任吃什么?

    在姜主任来看,冠状动脉也是血管,也应该自己做手术。

    屁股不一样,想的事情自然也不一样。

    姜主任对现在自己只能做大隐静脉曲张、双下肢动脉闭塞之类的术式表达了极度的不满。

    “周教授,黄老循环介入手术的水平怎么样?”韩处问道,他觉得自己说话有瑕疵,随即补充道,“我不是对黄老不尊重,就是这项手术出现的比较晚,黄老的年纪是个很大的问题。”

    “国内第一?差不多吧,不过还是应该谦虚一点,加个疑问的语气。”周从文略有疑问的说道。

    “……”

    “……”

    韩处和姜主任无语。

    一个快八十岁的糟老头子,心外、普胸手术说是国内第一,他们也认可,估计徒子徒孙没人抢这个天下第一的名头。

    心脏介入手术竟然也是国内第一?!

    “老板年纪大了,走的不是经验流。”周从文淡淡讲述道,“是意识流。”

    “意识流?”

    “解剖结构没人能比老板更熟悉,他每天闭目养神,脑海里琢磨的都是相关的手术。一理通,百理通。虽然老板心脏介入手术绝对手术数量不是全国第一,但技法上来讲说一句第一不过分。”

    似乎应该在加上不算自己,周从文心里想到。

    不过上一世自己遇到老板的时候,他的介入手术的确是全国第一,那时候自己的科技树还没开介入手术呢。

    这么说,不算是商业吹嘘。

    “!!!”韩处面露惊讶,“黄老还真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周从文补充了一句。

    他丝毫不在意烈士、暮年之类的词汇来形容老板,这都是客观规律,说的再好听,谁又能长生不死?谁又能真的不朽。

    几人也没远走,来到附近的一家饭店,文渊文教授前后张罗,毕竟这事儿是他的锅。今天按照道理,必须要把韩处伺候满意了才行。

    只是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文渊小心翼翼的,更多的时候在意的是周从文的表情与满意度。

    众人落座,文渊象征性的把菜单双手交给韩处长,但就像是想象中一样,韩处长笑笑,又把菜单递给周从文。4f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