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在获知何薇要去和搞游戏的那帮人搞联名广告后,苏远山很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然后亲自给中游国际的刘翔打了电话,让他与何薇详谈。

    并且苏远山也认可,既然机会难得,那就要不计代价,奋力一搏靠这次彻底“打败”intel,苏远山是没做那个梦的历史上AMD由按摩店变成农企的时候,不也苟延残喘,差点连香火都断了,但苟到最后不也反戈一击么?

    这些老搞处理器的,生命力比所有人的想象都要顽强和漫长。

    苏远山要的是在X86中杀出一条血路,让YX处理器真正站在与CAI这三家等同的地位,并加大双核64位的优势苏远山太懂intel了,如果你敢不在多核的宣传和推广上下死功夫,intel就敢把单核能力推到巅峰,然后全世界都跟着他的节奏起舞。

    然后就是一核有难,七核围观……

    什么多核优化麻烦全是借口,支持和宣传不到位、单核就能用才是最本质的原因。

    ……

    九月二十号,苏远山与李逸男搭乘飞机前往霓国,花了一周的时间,与NTT签下了双方在LTE系统中的多个合作方案,双方承诺,会在明年3GPP的技术大会共同推出LTE计划中的多个技术。

    这些技术包括OFDM(正交频分复用技术),MIMO(多进多出,多信道多天线系统),智能天线,多用户检测等。

    在苏远山访问霓国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好玩的事西门子也跑过来,抱着他们那套因为实在没有竞争力而被国际电信委员会排除在外的TD-CDMA标准,想要与霓国人合作,当然,不是说让他们用到3G上,而是在此技术上升级,共同推出LTE-TDD标准。

    对于此,苏远山不做任何评论没有了国内当冤大头,西门子还真是死性不改。

    有一说一,混合组网确实是很不错的方案,但要让远芯在拥有成熟的FDD技术情况下,再去接盘LTE-TDD……就有点那啥了。

    同理,在和远芯合作,搭上了吃技术饭快车的NTT,让他再当冤大头去搞TD技术,那不是把人当傻子糊弄么?

    访问完NTT,拿下合作以及一批设备订单后,苏远山并没有马上回到返回国内,而是如他几年前那样依次拜访了半导体行业的各个企业大佬,表示无论国际形势怎么变幻,远芯与大家的友谊长存。“有钱一起赚”的方针绝不动摇。

    以至于,当他回到国内的时候,已经是十月四号,刚好错过国庆。

    而第二天,也正好是远芯一年一度的秋季发布会的日子。

    *

    *

    远芯的新品发布会,在过去影响力不是很大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各类展会的现场发布。而且这个习惯保留至今。

    现在远芯已经形成了每年两次发布的惯例,一次是五月世界电子产品消费展,沪市进行,一次是十月,在省城科技新城会展中心进行。

    除了这两次,其他时候,其他地区,譬如拉斯维加斯的电脑展,柏林的电子产品展等等,远芯虽然都要赶,但远不如前些年那么热情,恨不得陈静和苏远山亲自带队过去……现在一般也就那点成熟一点的产品,或者不重要的新品过去,带队的也是各个二级乃至三级部门的负责人。

    需要特别提一点的是,随着板卡企业逐渐朝着大陆和HK转移,随着新竹工业园的“没落”……岛上的TB电脑展,人气和影响力也大不如前。

    以至于,远芯都懒得把0.13微米的傲龙1G新品处理器拿到七月份的TB电脑展上去亮相……至于拿了什么产品……

    ……

    “这样说吧,反正就是很敷衍。”

    段勇平翘着脚,坐在苏远山办公室内,手里拿着一份稿子在圈圈点点。

    在聊到TB电脑展时,段勇平说自己也搞不清楚下面部门拿了啥……

    “呵呵,那就不参加了嘛。”苏远山倒也很不在意,反正随着德远崛起,不断挤压台积电和联电的生存省空间,又随着板卡企业陆续转移,岛上的半导体……基本上已经是风烛残年了。

    嗯,或者说,它们的半导体在崛起之初,就被大陆这个抢跑者后来居上了。

    “但明天很关键啊,山总。”段勇平抖着手里的文稿,一脸苦笑:“要不你来,我本来就不擅长搞这种台前的事……被你赶鸭子上架发布了几次,也没治好我的演讲综合征……你说如果是发布手机这种我熟悉的还好,但这次……我们唯独没手机。”

    “不怕,老段,我现在更是两眼一抓瞎呢。别推辞了,咱们说好的国内就你负责。”

    苏远山知道段勇平为什么这次想撂挑子,因为工艺的关系,远芯真正的智能手机,Yidoo4,目前正处于难产之中。

    如果说,硬要发布,当然也行,但拿不出量产机型,就只能当用来提升逼格的概念机……

    是,Yidoo品牌推出的时候就是以概念机的名义面世,但这么些年过去后,Yidoo已经成功地从“概念机”转变成了“高端机”。产量也水涨船高,并带动了市场上其他手机厂商也积极进入了大触碰屏幕时代。

    这就意味着,既然Yidoo4是承载着历史使命的、改变人类对手机操作和想象力的真·智能手机,那么它就必须要考虑到接下来的市场销售情况。

    远芯这次,不打算在Yidoo4上面赚太多硬件毛利,因此定价对于前代来说,是保持不变,甚至还有略有保留的。

    远芯打算,直接一步到位,把它推到5299软妹币的价位。至于利润,则全靠从供应侧砍下来。

    这就意味着,它的火爆,是完全可以预料的。

    当然,作为越来越重要的秋季发布会,远芯不拿出点重头戏不能服众不说,更是有悖于远芯一贯的口号,因此今年的发布会的产品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自然就是重头戏,0.13微米主频1G和1.1的Along64位双核处理器得益于制程的提高,远芯的处理器终于也进入了G时代,并且是双核G时代这无疑会给目前疯狂追求性能的处理器市场带来一记强心针。

    第二件,则是全新的Xbook笔记本。搭载的处理器依旧是0.13微米,同样进入了G时代的RISC-YX系列处理器。

    第三件,则是这次发布会的重头戏,无人机。

    在苏远山不停的催促下,马孟起终于搞定了农业无人机的全套系统,并正式通过了各种场景下的测试虽然很早就已经开始跑渠道了,但正式亮相这还是第一次。

    而除了农用和商用之外,这次还会一并展示个人发烧用途的小型无人机。就是可以随时随地进行航拍的那种……

    这三件产品,没有哪一样和手机有关。而远芯的秋季发布会,又几乎是Yidoo手机的专场。特别是在今年春季发布会上,远芯的Vidoo功能型手机已经用上了大屏幕意思就是留给Yidoo的创新和创意空间不够了的情况下,更是增加了人们对这次秋季发布会的关注。

    如果不能满足这些多半是媒体的观众朋友,那么可想而知,公关部估计是要骂人的。

    “……”段勇平无语了半天,这才道:“还是做个预案吧,万一现场反应不行,总得要个人来救救场。”

    “……别啊老段,你们不是画的有饼么?”苏远山也一阵无语。

    为了留够悬念,也为了不辜负观众的期待,在考虑许久,光是会议就开了七八场后,手机事业部最终决定,还是得提前放一点风声出来。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远芯在新手机上憋大招是,确实也在憋大招,但如果一点动静都没有,难免会让人对远芯有点“失望”。

    因此,段勇平的方案是,在发布会的最后,以BZW“顺便提一句”的形式,与观众互动一下,放一部简短的影片。

    影片内容,自然是已经完成了设计,甚至已经完成了原型机的Vidoo4。

    但要怎么展示,展示到什么程度,这就是个技术活了……再三衡量之后,段勇平决定发出黑白剪影,只需要体现出Vidoo4漂亮的结构就行。

    细节什么的,一点也不给,反正全看背影,其他的你就去猜去。

    但这么搞,也有个问题,极有可能镇不住场子……所以段勇平认为,换个伶牙俐齿一点的苏远山上台挺不错。

    “……好吧,反正到时候遇到起哄就算你的。”段勇平见苏远山态度坚定,他也就不再坚持,而是小小地威胁了一句。

    “好好,算我的,明晚我肯定到场不过老段,我觉得你真的是有点过于担心了。你完全没有意识到,当你把屏幕和无人机的信号连接起来之后,在屏幕上展示无人机俯瞰整个科技新城,并慢慢飞进发布会场地,然后落到你手上……这一系列操作能给人带来多么大的震撼。”

    苏远山说着便是一叹:“真的,只要稍稍了解飞行控制,就知道这有多难了,这绝对是世界级的突破。”

    如果换了个人这么说,段勇平怕是就会读出“藐视”自己不懂飞控技术的意味来,但他和苏远山相处这么久了,自然知道山总在技术上确实……懂得太多。如果和他较劲,那就没办法聊天了。

    “好吧,我就信你的。”段勇平合上笔记本,也长长地呼了口气:“那就先这么定了,明天晚上你准时到。”

    “行!”

    ……

    送走段勇平,苏远山又从电脑上调出PPT文件,仔细看了一遍后,在文案和发布会进程的掌握上没有问题,只不过几部用来宣传的影片有点不合他意……倒不是说不能用,只是标准可以更高一点。

    这也说明了,远芯,或者说国内,在广告创意这一块上,和国外还是有差距。

    不过现在已经没机会改了,只能下一次再说。

    想到此,苏远山便想到了半个月前,何薇跟自己的建议。

    于是他抓起手机,拨通了刘翔的电话。

    远芯这边广告片不尽人意,这边的联名总要做好。

    电话只响了一声,刘翔便接了起来。

    “山总召唤,有何指教?”电话中,刘翔的声音充满了欢乐。

    “啧啧,这么开心,游戏大卖了?”

    “嘿嘿,不算大卖。但托卧虎藏龙的福,在北美地区走得还算顺利。我们在西边的线上对战平台用的是Cust的,目前统计的在线人数挺多的。”

    “那就提前恭喜了。”苏远山微微一笑。

    Cust,一开始就走的是后世的steam的路子,特别注重网络服务在目前,除了可以提供线上联机对战服务器之外,也已经在尝试和游戏开发商合作,进行线上购买,以及线上补丁了。

    但Cust目前的业务范围也和后世的Steam一样,主要是针对西方用户,毕竟,不得不承认,西方的个人PC用户基数远远大于国内。

    目前国内的游戏人群主要还是集中在网吧里,而国内网吧嘛……这样说吧,开网吧就是冲着赚钱去的,当然是能省就省了……所以除了网络游戏,单机几乎都是装的破解游戏。

    这种情况,让苏远山也不得不叹息,有时候啊……那个历史的滚滚洪流,真的不是人力能够阻止的。

    国内老是说盗版毁了单机游戏产业,但怎么说呢,历史上的世纪初,国内的消费能力和PC用户群体,怎么可能支撑得起单机游戏蓬勃发展?

    还好的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如今的国内游戏厂商,已经在西方勉强站稳了脚跟,并且很多游戏厂商都已经开始进入了网游这一领域。

    网游,可是没有盗版的。

    “同喜同喜,对了山总……我必须跟你坦白,在与何总深入交流后,我们觉得,这个联名广告……可能急不得。”

    顿了顿,刘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们的双核解决方案拿出来太晚了,等找到我们的时候,游戏主体都已经成型了……现在要支持双核,那不亚于推翻重做……所以……”

    “所以,我就是来给你提个意见的。”

    “啊?”

    “资料片,出资料片的同时,进行架构大改。”

    苏远山顿了顿:“我花钱。”3R9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陈政委走到窗边,见到窗外雨势稍缓,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雨还是赶快停下来吧!”陈政委忍不住念叨起来。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陈政委立刻走到电话前。

    “喂,是我,什么?可是我这边的雨势都已经变小了啊!明白了,我这就亲自带领警卫排过去支援!”

    放下电话后,陈政委脸上露出了一缕焦急的色彩。

    随后陈政委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开口说道:“我是陈强,江左大堤告急,通知警卫排立刻集合,跟我一起去支援江左大堤!”

    布置完任务后,陈政委走到衣柜前,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发。

    桌子上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再次响起,陈政委小跑上前接起了电话。

    “喂,我是陈强,是!什么?接待?可是首长,江左大堤告急,我现在要带着警卫员去支援,哪有时间接待什么企业家啊!

    小狗集团董事长?李卫东?人马上就到了?我管他是什么张卫东王卫东的,我现在必须得去跟老张汇合,他那边快要撑不住了。

    是来帮我们的?他一个什么董事长,怎么帮?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手,他能给我变出几百个人上大堤扛沙袋?

    什么?支援我们一百辆工程机械?首长,你说真的?装载机,推土机,全都有?那太好了!那我在这里等这个什么董事长过来!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一个小时后,陈政委见到了李卫东。

    “李董事长,欢迎啊!”陈政委一脸笑容的与李卫东握手,还忍不住向李卫东身后瞄了几眼,却并没有发现一百辆工程机械。

    陈政委军人作风,快言快语,他开口问道:“李董事长,不是说有一百台工程机械么?”

    “工程机械还在路上呢!我个人先过来了。”李卫东看了看手表,接着道:“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到了国道出入口了。”

    “那行,我马上安排人去接应。”陈政委开口说。

    李卫东则开口说道:“陈政委,我听说情况比较紧急,不如直接把工程机械运到一线部队吧!”

    陈政委点了点头:“也好,我们师三个团,一个团在灾区抢救受灾群众,二团和三团都在江边,其中二团负责的江左大堤,情况最为危险。应该优先把工程机械调过去。”

    “那好,就麻烦陈政委马上安排一下了。不过有个情况,我得事先说明一下,我们厂的人手也比较紧张,现在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生产,所以我这次就带了十个技术员过来。所以需要你们这边安排驾驶员。”李卫东开口说。

    “要什么样的驾驶员?”陈政委开口问。

    “当然是懂得驾驶工程机械的。如果是实在没有的话,会开车的也行。毕竟情况晋级,我让技术员现场培训一下,临时应付应该可以。”李卫东开口说道。

    陈政委马上问道:“开坦克的能行么?我们有坦克兵,能开坦克,也能开装甲车。”

    “开坦克肯定比开推土机难,我想坦克兵应该能驾驶工程机械。”李卫东开口说道。

    “那好,我马上调集一百名坦克兵。”陈政委开口说道。

    “最好是二百个。”李卫东接着道:“机器跟人不一样,人累了得休息,工程机械只要加上油,可以一直工作。所以我建议,一台工程机械,至少配备两名战士,一个驾驶员累了,就马上换班,可以保证设备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有道理!”陈政委马上点了点头:“虽然我们现在人比较紧张,但我会尽可能的挤出二百个人来,实在不行我亲自上,我当年也是坦克的车长!”

    “还有第二件事,就是油料的问题。为了运输的安全,工程机械都是空油运输,现在这一百辆工程机械都没有油,所以还需要调配一批柴油过去,机器才能工作。”李卫东接着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物资方面我来调配,我们部队里面不缺柴油!”

    陈政委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问了,这一百辆工程机械给我们用,到时候是我们这里给你钱,还是后勤部那边给你钱?”

    李卫东呵呵一笑:“陈政委,我不要钱,这些工程机械,是我捐给灾区用来抗洪救灾的。你让战士们放心大胆用,我不是带了十个技术员么,设备用坏了我们给免费保修!”

    “李董事长,真是太感谢你了!”陈政委顿时有些感动。

    陈政委知道这一百台工程机械,肯定值不少的钱,舍得捐出来,本身就是很无私的行为。

    而且现在这种紧急情况,捐工程机械,科比捐钱实惠多了。捐了钱还需要买购买成物资运过来,而捐工程机械的话,直接就能投入到抗洪抢险的工作当中。

    李卫东则微微一笑:“是我该感谢你们,你们用生命来保护我们这些老百姓,我捐点工程机械,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卫东话音一转,接着说道;“陈政委,咱们还是别谢来谢去了,还是先说抗洪救灾的事情吧。你刚才说二团那边的情况最严重,他们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安排车队那里去。”

    “二团在江左市,正在加固江左大堤西段,不过水位涨的很快,这才几个小时,又涨了70厘米。”陈政委开口说。

    “好,我立刻安排车队去江左大堤西段,到了那里该找谁交接?”李卫东接着问。

    “去找二团的团长何新军。”陈政委开口说道。

    “何新军?”李卫东微微一愣,何安安的二哥,不就叫何新军么!只不过他好像是在边陲一带驻防的。

    李卫东与何新军只面次不多,当年李卫东跟何安安结婚的时候,何新军都没有回来。

    何安安结婚以后,何新军也只回来过两次,李卫东与何新军则见了四次面,分别是给何新军接风吃的两次饭,以及跟何新军送行吃过的两次饭。

    对面的陈政委则开口问道:“李董事长,莫非你认识何团长?”

    “我有个朋友也叫何新军,也是在部队上的。”李卫东开口说道。

    “部队里上百万人呢,名字相同也是常有的事情。”陈政委开口说。

    李卫东呵呵一笑,心中暗道:“团长级别的,叫何新军的应该不多吧?”

    ……

    左江大堤,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何新军正拿着笔,在江左大堤的地图上圈来圈去,时不时的还标注着一个个数字。

    此时,一名年轻的战士匆匆跑了进来,开口说道;“报告团长,一营刘营长那边说,水位比上个小时又上涨了十五公分,以他们的人手,扛沙袋的速度已经追不上水上涨的速度了,他们急需支援。”

    “侦察连休息了多久了?”何新军立刻问道。

    “侦察连才撤下来两个小时,现在都睡得跟死猪似得。”年轻战士开口说道。”

    “侦察连在大堤上待了两天一夜才下来,很多人光是在水里,就泡了十几个小时,让他们多休息几个小时吧!”

    何新军说着,眼神中透出一缕厉色,接着道:“警卫连全体,通信连和司政各留下一个人,其他人跟我一起上大堤!”

    “团长,我们去就行了,你还是待在团部里吧!你可是一团之长,你要去了大堤,谁来指挥?”年轻开口说道。

    “我的兵都在大堤上,我去大堤上指挥,不是应该的么!”何新军指了指南边,接着说道:“我们身后就是几百万的人民群众,我们要是守不住这段大堤,老百姓就得遭殃!

    来之前我跟首长立下过军令状,堤在人在!就算人不在了,大堤也得守住!今天我们就算是用身体去填,也不能让洪水没过大堤!”

    何新军说着,抄起一件救生衣,套在身上后,便向帐篷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跟另一个战士撞了个满怀。

    那人一看是何新军,赶紧立正敬礼,同时开口说道:“报告团长,师部的王参谋来了!”

    “是师里面来支援我们了?太好了!王参谋带了多少人?”何新军立刻问道。

    “就一辆吉普车,还是他自己开过来的。”战士开口说道。

    “啥?就他一个人?”何新军眼神中透出一缕恼怒。

    战士接着说道:“不过他带了好几十辆带大铲子的车。”

    “什么大铲子的车?”何新军下意识的问道。

    “就是那种老大的车轮子,车头有一个大铲子,一铲子下去能铲很多土的大车。”战士开口说道。

    “那是装载机!”何新军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喜色。

    他可是知道,一辆装载机,顶的上几十个战士,那一铲子下去,不比用肩膀扛沙袋快!要是给他十几台装载机,就算是水位再涨高半米,他也不怕。

    更关键的是,机器不像人那样需要休息。人总是会累的,哪怕是他手下的王牌侦察连,在大堤上两天一夜没休息,身体也扛不住了。而机器的话只要把油加足了,就能一直干下去。

    “走,快带我去见王参谋。”何新军马上说道。

    ……

    “何团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李董事长,这些装载机和推土机,都是他送过来的。”

    王参谋说着,指了指何新军接着道:“李董事长,这位就是和我们二团的何团长。”

    何新军望向李卫东,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卫东,你怎么过来了?”

    “这不给你送装载机么?”李卫东笑了笑,接着道:“我有个工程机械厂,你又不是不是知道。这些都是我的产品。”

    王参谋则开口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这是我妹夫。”

    “这是我二舅哥!”

    李卫东与何新军几乎同时答道。

    “原来你们还是亲戚啊!”王参谋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刘董事,你之前可没提起过,何团长跟你还有这层关系。”

    “这可怪不得我,我虽然知道二哥是团长,但是他在哪个军哪个师,驻扎在什么地方,我可是一概不知,他也从不告诉家里人,所以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就在这里。”李卫东笑着答道。

    “也是,部队的事情,需要保密。”王参谋点了点头。

    何新军则开口说道;“卫东,这些装载机还有推土车,实在是太关键了,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有了这些工程机械,我守大堤就更有底气了。

    我现在去安排一下,马上把这些工程机械安排到大堤上。卫东,你跟王参谋先去我的团部里休息一下,我安排完了就回去。”

    ……

    李卫东坐在帐篷里等了许久,何新军才返回。此时何新军像是刚从泥浆里滚了一遍,显得非常狼狈。

    “卫东,你一路过来辛苦了,我给你倒水。”何新军说着,拿起一个绿色的搪瓷杯子,接着说道;“我们这里条件简陋,你就先用我的杯子吧!”

    何新军说着,拿起暖瓶倒了一杯水,同时开口说道;“没有茶叶,只有热水,你就将就一下吧!”

    何新军说完,拿起杯子就要递给李卫东,走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只见他望着杯子里的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李卫东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何新军,笑着说道:“二哥,怎么了?还不舍的给我喝啊,这水里有金银财宝不成?”

    李卫东说着走上前去,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水杯里的水,竟然是黄色的。

    这不是一杯干净的水,而是一杯混杂了泥土的水。

    “卫东,我再给你倒一杯。”何新军赶紧说道。

    “没关系,就喝这个吧!”李卫东主动接过水杯,开口说道:“再倒一杯,不也是那个暖水瓶里的,肯定还是这样。”

    李卫东说着拿起水杯尝了一口,虽然水是烧开的,但是水中的泥土味依旧很明显。

    混了泥的水,味道肯定不怎么样,不过李卫东也能理解,现在这种地方,根本找不到纯净的水。

    于是李卫东开口问道:“二哥,战士们喝的也是这种水么?”

    何新军长叹一口气:“我是团长,估计炊事班那边把最干净的水给了我,战士们喝的水,肯定不如我这个。不过水只要是烧开的,喝下去应该不会拉肚子。”

    “也就是说,战士们喝的都是泥汤?”李卫东开口问道。

    何新军没有回答,不过从他的表情看,李卫东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可不行,怎么能让战士们喝这种水,就算烧开了也不行!”李卫东长叹一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王久阳的电话号码。

    “久阳,咱们不是有一批净水器么?立刻统计一下有多少台,然后全部打包准备装车。”李卫东开口说道。

    “董事长,净水器的广告不是还没播么?这批净水器是打算配合净水器的广告一起上市销售的。”王久阳开口说道。

    “我知道,改变一下计划吧!净水器先不要急着上市,全都运到我这边来,优先供给部队使用!战士们拿命来抗洪,总得让他们喝上一口干净的水吧!”李卫东斩钉截铁的说道。3R9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