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三个人日的我走不了路

更新时间:2021-11-25 12:38:24


     陈政委走到窗边,见到窗外雨势稍缓,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雨还是赶快停下来吧!”陈政委忍不住念叨起来。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陈政委立刻走到电话前。

    “喂,是我,什么?可是我这边的雨势都已经变小了啊!明白了,我这就亲自带领警卫排过去支援!”

    放下电话后,陈政委脸上露出了一缕焦急的色彩。

    随后陈政委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开口说道:“我是陈强,江左大堤告急,通知警卫排立刻集合,跟我一起去支援江左大堤!”

    布置完任务后,陈政委走到衣柜前,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发。

    桌子上的电话却在这时候再次响起,陈政委小跑上前接起了电话。

    “喂,我是陈强,是!什么?接待?可是首长,江左大堤告急,我现在要带着警卫员去支援,哪有时间接待什么企业家啊!

    小狗集团董事长?李卫东?人马上就到了?我管他是什么张卫东王卫东的,我现在必须得去跟老张汇合,他那边快要撑不住了。

    是来帮我们的?他一个什么董事长,怎么帮?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手,他能给我变出几百个人上大堤扛沙袋?

    什么?支援我们一百辆工程机械?首长,你说真的?装载机,推土机,全都有?那太好了!那我在这里等这个什么董事长过来!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一个小时后,陈政委见到了李卫东。

    “李董事长,欢迎啊!”陈政委一脸笑容的与李卫东握手,还忍不住向李卫东身后瞄了几眼,却并没有发现一百辆工程机械。

    陈政委军人作风,快言快语,他开口问道:“李董事长,不是说有一百台工程机械么?”

    “工程机械还在路上呢!我个人先过来了。”李卫东看了看手表,接着道:“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到了国道出入口了。”

    “那行,我马上安排人去接应。”陈政委开口说。

    李卫东则开口说道:“陈政委,我听说情况比较紧急,不如直接把工程机械运到一线部队吧!”

    陈政委点了点头:“也好,我们师三个团,一个团在灾区抢救受灾群众,二团和三团都在江边,其中二团负责的江左大堤,情况最为危险。应该优先把工程机械调过去。”

    “那好,就麻烦陈政委马上安排一下了。不过有个情况,我得事先说明一下,我们厂的人手也比较紧张,现在正在加班加点的进行生产,所以我这次就带了十个技术员过来。所以需要你们这边安排驾驶员。”李卫东开口说。

    “要什么样的驾驶员?”陈政委开口问。

    “当然是懂得驾驶工程机械的。如果是实在没有的话,会开车的也行。毕竟情况晋级,我让技术员现场培训一下,临时应付应该可以。”李卫东开口说道。

    陈政委马上问道:“开坦克的能行么?我们有坦克兵,能开坦克,也能开装甲车。”

    “开坦克肯定比开推土机难,我想坦克兵应该能驾驶工程机械。”李卫东开口说道。

    “那好,我马上调集一百名坦克兵。”陈政委开口说道。

    “最好是二百个。”李卫东接着道:“机器跟人不一样,人累了得休息,工程机械只要加上油,可以一直工作。所以我建议,一台工程机械,至少配备两名战士,一个驾驶员累了,就马上换班,可以保证设备二十四小时连轴转。”

    “有道理!”陈政委马上点了点头:“虽然我们现在人比较紧张,但我会尽可能的挤出二百个人来,实在不行我亲自上,我当年也是坦克的车长!”

    “还有第二件事,就是油料的问题。为了运输的安全,工程机械都是空油运输,现在这一百辆工程机械都没有油,所以还需要调配一批柴油过去,机器才能工作。”李卫东接着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物资方面我来调配,我们部队里面不缺柴油!”

    陈政委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了问了,这一百辆工程机械给我们用,到时候是我们这里给你钱,还是后勤部那边给你钱?”

    李卫东呵呵一笑:“陈政委,我不要钱,这些工程机械,是我捐给灾区用来抗洪救灾的。你让战士们放心大胆用,我不是带了十个技术员么,设备用坏了我们给免费保修!”

    “李董事长,真是太感谢你了!”陈政委顿时有些感动。

    陈政委知道这一百台工程机械,肯定值不少的钱,舍得捐出来,本身就是很无私的行为。

    而且现在这种紧急情况,捐工程机械,科比捐钱实惠多了。捐了钱还需要买购买成物资运过来,而捐工程机械的话,直接就能投入到抗洪抢险的工作当中。

    李卫东则微微一笑:“是我该感谢你们,你们用生命来保护我们这些老百姓,我捐点工程机械,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卫东话音一转,接着说道;“陈政委,咱们还是别谢来谢去了,还是先说抗洪救灾的事情吧。你刚才说二团那边的情况最严重,他们现在在哪里,我现在安排车队那里去。”

    “二团在江左市,正在加固江左大堤西段,不过水位涨的很快,这才几个小时,又涨了70厘米。”陈政委开口说。

    “好,我立刻安排车队去江左大堤西段,到了那里该找谁交接?”李卫东接着问。

    “去找二团的团长何新军。”陈政委开口说道。

    “何新军?”李卫东微微一愣,何安安的二哥,不就叫何新军么!只不过他好像是在边陲一带驻防的。

    李卫东与何新军只面次不多,当年李卫东跟何安安结婚的时候,何新军都没有回来。

    何安安结婚以后,何新军也只回来过两次,李卫东与何新军则见了四次面,分别是给何新军接风吃的两次饭,以及跟何新军送行吃过的两次饭。

    对面的陈政委则开口问道:“李董事长,莫非你认识何团长?”

    “我有个朋友也叫何新军,也是在部队上的。”李卫东开口说道。

    “部队里上百万人呢,名字相同也是常有的事情。”陈政委开口说。

    李卫东呵呵一笑,心中暗道:“团长级别的,叫何新军的应该不多吧?”

    ……

    左江大堤,一处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何新军正拿着笔,在江左大堤的地图上圈来圈去,时不时的还标注着一个个数字。

    此时,一名年轻的战士匆匆跑了进来,开口说道;“报告团长,一营刘营长那边说,水位比上个小时又上涨了十五公分,以他们的人手,扛沙袋的速度已经追不上水上涨的速度了,他们急需支援。”

    “侦察连休息了多久了?”何新军立刻问道。

    “侦察连才撤下来两个小时,现在都睡得跟死猪似得。”年轻战士开口说道。”

    “侦察连在大堤上待了两天一夜才下来,很多人光是在水里,就泡了十几个小时,让他们多休息几个小时吧!”

    何新军说着,眼神中透出一缕厉色,接着道:“警卫连全体,通信连和司政各留下一个人,其他人跟我一起上大堤!”

    “团长,我们去就行了,你还是待在团部里吧!你可是一团之长,你要去了大堤,谁来指挥?”年轻开口说道。

    “我的兵都在大堤上,我去大堤上指挥,不是应该的么!”何新军指了指南边,接着说道:“我们身后就是几百万的人民群众,我们要是守不住这段大堤,老百姓就得遭殃!

    来之前我跟首长立下过军令状,堤在人在!就算人不在了,大堤也得守住!今天我们就算是用身体去填,也不能让洪水没过大堤!”

    何新军说着,抄起一件救生衣,套在身上后,便向帐篷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跟另一个战士撞了个满怀。

    那人一看是何新军,赶紧立正敬礼,同时开口说道:“报告团长,师部的王参谋来了!”

    “是师里面来支援我们了?太好了!王参谋带了多少人?”何新军立刻问道。

    “就一辆吉普车,还是他自己开过来的。”战士开口说道。

    “啥?就他一个人?”何新军眼神中透出一缕恼怒。

    战士接着说道:“不过他带了好几十辆带大铲子的车。”

    “什么大铲子的车?”何新军下意识的问道。

    “就是那种老大的车轮子,车头有一个大铲子,一铲子下去能铲很多土的大车。”战士开口说道。

    “那是装载机!”何新军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喜色。

    他可是知道,一辆装载机,顶的上几十个战士,那一铲子下去,不比用肩膀扛沙袋快!要是给他十几台装载机,就算是水位再涨高半米,他也不怕。

    更关键的是,机器不像人那样需要休息。人总是会累的,哪怕是他手下的王牌侦察连,在大堤上两天一夜没休息,身体也扛不住了。而机器的话只要把油加足了,就能一直干下去。

    “走,快带我去见王参谋。”何新军马上说道。

    ……

    “何团长,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李董事长,这些装载机和推土机,都是他送过来的。”

    王参谋说着,指了指何新军接着道:“李董事长,这位就是和我们二团的何团长。”

    何新军望向李卫东,有些吃惊的眨了眨眼睛,开口问道;“卫东,你怎么过来了?”

    “这不给你送装载机么?”李卫东笑了笑,接着道:“我有个工程机械厂,你又不是不是知道。这些都是我的产品。”

    王参谋则开口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这是我妹夫。”

    “这是我二舅哥!”

    李卫东与何新军几乎同时答道。

    “原来你们还是亲戚啊!”王参谋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刘董事,你之前可没提起过,何团长跟你还有这层关系。”

    “这可怪不得我,我虽然知道二哥是团长,但是他在哪个军哪个师,驻扎在什么地方,我可是一概不知,他也从不告诉家里人,所以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他就在这里。”李卫东笑着答道。

    “也是,部队的事情,需要保密。”王参谋点了点头。

    何新军则开口说道;“卫东,这些装载机还有推土车,实在是太关键了,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有了这些工程机械,我守大堤就更有底气了。

    我现在去安排一下,马上把这些工程机械安排到大堤上。卫东,你跟王参谋先去我的团部里休息一下,我安排完了就回去。”

    ……

    李卫东坐在帐篷里等了许久,何新军才返回。此时何新军像是刚从泥浆里滚了一遍,显得非常狼狈。

    “卫东,你一路过来辛苦了,我给你倒水。”何新军说着,拿起一个绿色的搪瓷杯子,接着说道;“我们这里条件简陋,你就先用我的杯子吧!”

    何新军说着,拿起暖瓶倒了一杯水,同时开口说道;“没有茶叶,只有热水,你就将就一下吧!”

    何新军说完,拿起杯子就要递给李卫东,走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只见他望着杯子里的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

    李卫东不明所以的看了看何新军,笑着说道:“二哥,怎么了?还不舍的给我喝啊,这水里有金银财宝不成?”

    李卫东说着走上前去,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水杯里的水,竟然是黄色的。

    这不是一杯干净的水,而是一杯混杂了泥土的水。

    “卫东,我再给你倒一杯。”何新军赶紧说道。

    “没关系,就喝这个吧!”李卫东主动接过水杯,开口说道:“再倒一杯,不也是那个暖水瓶里的,肯定还是这样。”

    李卫东说着拿起水杯尝了一口,虽然水是烧开的,但是水中的泥土味依旧很明显。

    混了泥的水,味道肯定不怎么样,不过李卫东也能理解,现在这种地方,根本找不到纯净的水。

    于是李卫东开口问道:“二哥,战士们喝的也是这种水么?”

    何新军长叹一口气:“我是团长,估计炊事班那边把最干净的水给了我,战士们喝的水,肯定不如我这个。不过水只要是烧开的,喝下去应该不会拉肚子。”

    “也就是说,战士们喝的都是泥汤?”李卫东开口问道。

    何新军没有回答,不过从他的表情看,李卫东已经知道了答案。

    “这可不行,怎么能让战士们喝这种水,就算烧开了也不行!”李卫东长叹一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王久阳的电话号码。

    “久阳,咱们不是有一批净水器么?立刻统计一下有多少台,然后全部打包准备装车。”李卫东开口说道。

    “董事长,净水器的广告不是还没播么?这批净水器是打算配合净水器的广告一起上市销售的。”王久阳开口说道。

    “我知道,改变一下计划吧!净水器先不要急着上市,全都运到我这边来,优先供给部队使用!战士们拿命来抗洪,总得让他们喝上一口干净的水吧!”李卫东斩钉截铁的说道。iV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生日快乐!”

    “谢谢!我爱你们!”

    雪球笑着把手举起来,在头上比了一个大大的心形。

    而在雪球的两边,分别坐着宋香菜、囧晶、露娜和安博,函数的成员今天齐聚。

    四周还有很多的摄像机,此时都在录制中。这里是函数团综《amazing》的录制现场。

    安博拿着DV在录制,露娜放好碟子,囧晶把叉子递给雪球,宋香菜则是笑着问道:“Sulli,现在进入了二十岁,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雪球没有犹豫,说道:“想做一些我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一旁的PD提议:“接下来,每个人都写一下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吧。”

    听到这个话,众人连吃蛋糕的心情都没有了,当然还有一方面是为了配合拍摄,所以纷纷拿出一个本子,然后到每个人到一个单独的角落,开始写自己的愿望清单。

    露娜单独在一旁,而宋香菜、囧晶和安博三个人则是趴在练习室干净的地板上写,一边写还一边看。

    雪球最神秘,躲在一角,心中若有所思,然后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最后,每个人都把愿望写完。要在这所有愿望里,选择一个必须做的。

    宋香菜略。

    囧晶写上了跳伞,露娜写上了蹦极,安博写上了开飞机。

    雪球想写谈恋爱,但最后还是没有把这个写成最想完成的事情。她想好多,可脑海里的很多想法,偏偏好像总能拐弯抹角的想到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呀。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可是雪球心里明白,他一定活的好好的。可这样的失联,却让雪球心里总是时长想起一些散碎的画面,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果那个人的离开,有着各种各样的其他因素,但最直接的导火索还是自己。为了救自己,从而和一个利益体斗争,最后逼得李秀满都仓皇逃窜到美国。从那以后,雪球的心仿佛是有了什么信仰一样,以为那些让她哭鼻子的事情,都无法再让她害怕了。

    既然这样,那自己也应该证明一下,自己没有辜负那个人的希望吧?

    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雪球写上了潜水。她明明是最怕水的,甚至有深海恐惧症。但现在却想挑战一下自己。

    于是在数日后,函数一行人来到了仁川机场,准备前往新西兰。

    其实这些愿望到哪都能实现,只不过行程早已经安排好了,这次团综的拍摄就是新西兰。

    飞机上,雪球看着其他的成员,内心却陷入了更深的胡思乱想。

    这种感觉真好。

    但是,其实

    其实雪球心里一直有退队的想法,而且从来没有消退过。不是因为组合里的人,而是现在每次在这个团队里,雪球总有一种很深的负罪感。

    雪球是个什么事做了决定,就不打算更改的人。最开始她想退队,是因为公司里的环境,让她精神压力十分的大,感觉随时要崩溃了,她是真的想休息。而现在想退队,原因却是一件更加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V欧尼是他的初恋,水晶和他更是暧昧极了。可我的心,也没办法动摇了。”

    雪球咬着嘴唇,似乎在努力寻找自己可以在组合继续待下去的理由,可是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把这份感情摊牌了,那该如何面对V欧尼,如果面对水晶呢?

    想来想去,雪球也想不到一个办法,可以让所有人都不尴尬。但如果真的就此错过,雪球觉得自己会比患上抑郁症还痛苦一万倍。这触手可及的幸福,就这么退让?

    不!

    雪球骨子里,还是有自私的一面。其实这一面的雪球,和王太卡真的是一模一样。他们可以去爱别人,但内心深处的那份占有欲,是不可能用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遮盖的。

    所以雪球已经做好了自己背负下骂名,然后离开函数的打算。组合很重要,姐妹也很重要,但爱情真的只有一次啊!雪球发现自己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事业心,她从始至终想要的,只是一份宠爱,仅此而已。

    函数没有了雪球,依然是函数。雪球离开了函数,依然是雪球。可如果没有了把自己拉出火海的那个人,雪球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掏空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本来想找一个不离开的理由,但是不管怎么想,心里都是坚定了离开的想法。虽然有些自私,但这样才是真的保护了所有人。包括欧尼们,也不会因为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妹妹而被连累了。

    至于那无可挽回的影响,雪球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了。她这辈子都活在别人指定的目标中,一个又一个的目标。而现在,她是下了狠心要为自己做出一次选择,哪怕这个选择是如此的自私自利。

    雪球想着,也许那个人知道自己的想法,也会支持自己的吧!

    姐姐们呐,请千万别怪雪球。因为我已经不想再委屈自己了,余生我都不再委屈自己了,我只为自己而活。

    所以,这就是函数完全体最后的团综了。

    雪球目光闪过一丝坚定,此时却听到耳边宋香菜问道:“不舒服吗?看你表情有些奇怪。”

    “没有。”雪球看向宋香菜,目光却有些躲闪。

    如果说组合里雪球对谁最不舍,那就真的是自己的V妈了。雪球和其余人关系也很好,但其实无论年龄大小,关系都很平等的。只有对宋香菜是真正的依赖。

    安博美籍华人,完全没有什么前后辈的架子,甚至都是被囧晶怼的淘气包孩子性格。露娜性格温和,完全就是好欺负,团欺可是名副其实。而囧晶真算起来,其实还比雪球小一点,所以更别说其他了。

    真正有威严感,又不缺关怀和爱护的人,恰恰就是那个一直照顾自己的V欧尼。还记得刚出道的时候,很早就要活动。当大家都打着哈欠起床的时候,宋香菜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大家。

    当时雪球吃着早餐,从小家庭关怀缺失的她,真的觉得自己是被爱的,那一声“V妈”叫的真心实意。

    可现在,V妈最疼爱的小儿女,要和她抢男人了!

    自己还有什么脸待在函数呢?iV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