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荡女小茹…用力 宝贝你胸真大下面好紧

更新时间:2021-12-07 13:06:32


   新郑城内。

  人来人往的主干大街上,朵朵粉红娇艳桃花花瓣,在随风飘舞,带来一阵阵馥郁芬香。

  贩夫走卒,络绎不绝,极为安详热闹。

  在这里,仿佛看不到韩国的日暮西山,依旧呈现出繁华景象。

  身穿儒家弟子服饰的韩非,正牵着一匹白马,漫步行走在大街上,东瞧瞧,西看看,仔细观察新郑内部的改变。

  “十几年未见,新郑依旧如故,变化不大。”

  他心中暗自给出结论。

  “哥哥!”

  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清脆少女呼唤声。

  声音当中,蕴含着浓浓的惊喜和兴奋。韩非闻声,下意识扭头向身后望去。

  只见一个身穿露肩连衣短裙的少女,正背着双手,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看着他,那双大眼睛中满是喜悦。

  在她身后,还站立着两列披甲执矛的韩国士卒。

  “红莲?!”

  韩非试探反问出声。

  毕竟十几年未见,虽然他见过书信中的画像,但与真人相比较起来,还是存在一定的误差。

  “你终于回来了……!”

  红莲公主惊喜出声,主动扑进韩非的怀中,双臂搂着他不放手。

  “哥哥,想死我了。”

  “这么想我呀?那……要不要亲亲我呀?”韩非伸手摸了摸红莲的头顶,调笑戏弄道。

  谁曾想到,红莲公主居然当真了。

  直接对着他的脸颊一阵猛亲,反倒是搞的他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傻瓜,我开玩笑的。”

  “你还来真的……!”

  韩非急忙伸手阻拦住试图更进一步的红莲公主。

  “那当然是真的。”红莲公主背着双手,一脸傲娇。

  “你看看啊,现在大街上这么多人呢。”韩非双手扶住红莲公主的双肩,满脸意有所指的表情。

  听到自己哥哥的话语。

  红莲公主扭头看了看,只见周围的那些行人,此刻大多正望着她,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满脸不敢置信。

  那副模样,似是在说“这女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耻,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搂着一个男子亲亲抱抱,连紫兰轩的姑娘都不如”。

  见到这一幕。

  红莲公主顿时本性显露,一脸刁蛮相。

  “看什么看,你……知道我是谁吗?”她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对方的鼻子,喝问道:“你瞎看什么?不怕我戳瞎你的眼珠?”

  “红莲公主,小人错了!”

  那男子立即双膝跪地,磕头求饶。

  “把眼睛闭上!”

  男子闻言,立即紧紧闭上自己的双眼,唯恐被红莲公主戳瞎眼睛。

  这种事情,她干得出来。

  随即,红莲公主扭头看向周围其他人,冷着脸命令出声。

  “你们也是,全部把眼睛闭上!”

  “谁敢睁眼就挖眼珠。”

  她左手叉腰,扬起右手,伸出食指点指向周围的过往行人。

  那副刁蛮公主相,吓的周围众人纷纷双膝跪地,不仅闭上双眼,还伸手死死捂住自己的眼睛部位。

  唯恐被红莲公主挖了眼珠。

  韩非见此,连忙伸手捂住红莲公主的小嘴,拉着她向一边走去。

  谷/span口中还不停向众人刻意解释。

  “她刚才开玩笑的,你们别怕,别怕……。”

  “我才不是呢!”红莲公主挣脱开韩非的阻拦,满脸不忿。

  韩非拉着她,急忙离开这里,张口吓唬道:“你再胡闹,小心我揍你啊!”

  “哼,我才不怕你……。”红莲公主瞪着韩非,神情极为傲娇:“我现在有厉害的师父教我武功。”

  “只怕你打不过我!”

  说话之间,她还伸手推了韩非一把。

  “呵,我是舍不得打你,我怎么可能打不过你,真是……。”韩非嘀咕一句,甩了甩衣袖。

  转过身去,不看红莲公主。

  “你去桑海那么久,念什么破书?”红莲公主双手叉腰,满脸不乐意:“都没人陪我玩……。”

  “而且你还玩失踪,好几支部队去迎接你,都找不到你。”

  韩非单手摸着下巴,故作沉思道:“哎,我喜欢清静。”

  “你还喜欢清静,你又躲到哪里喝酒去了,是吧?”红莲公主瞪大眼睛,就这么看着韩非:“身上一股酒气,多久没洗澡了?”

  “哎,上个月,我可是在湖里彻彻底底洗了个澡。”

  韩非晃了晃手中,满脸得意洋洋。

  “什么?上个月?!”

  听闻此言,红莲公主急忙后退了好几步,看向韩非的眼神,满是嫌弃与恶心。

  “呕,哥哥你好恶心!”

  “就是洗澡染了伤寒,所以才不敢再洗了。”韩非低声试图为自己狡辩,脸色有些心虚。

  “别说了,快点回宫里去。”

  红莲公主上前一步,伸手捂着鼻子,满脸嫌弃拉着韩非向前走。

  走了没多远的距离。

  她忽然反应过来,急忙出声向韩非问道:“我送给你的项链呢?你是不是拿去换酒喝了?”

  “啊哎……!”韩非闻言,满脸尴尬,急忙调转话题,主动对红莲公主夸赞起来:“妹妹好久不见,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

  ……

  紫兰轩二楼。

  紫女透过窗户缝隙,静静观察外面韩非与红莲之间的动静。

  又扭头看了看斜对面樱花坊所在的位置。

  只见在后院方位的一栋三层阁楼第三层里面,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高处,俯瞰大街小巷。

  那人正是魏安侯姒元。

  “他看韩非做什么?”紫女远远眺望,眼中满是沉思与疑惑:“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

  ……

  樱花坊后院阁楼中。

  姒元远眺归国而来的韩非,心中一阵讶然。

  因为他的六道重瞳,这一次仿佛是受到了某种刺激,居然让他能够看见更多的东西。

  无形的时间流,清晰可见。

  此刻环绕在韩非的身体内部,试图扭曲矫正时间紊乱的结果,而深藏在韩非体内的逆鳞剑,与之时刻对抗。

  保护锁定住韩非现在的时间流正常存在。

  “逆鳞剑,当真可怕!”姒元暗自惊叹出声,心中若有所思:“难道……这就是逆鳞剑只能被动防御,却无法主动攻击的原因所在?”

  “它的力量,被另外一股力量拖累禁锢住。”

  “逆乱时间,需要付出代价。”U5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不过转眼之间,已经是两候而过。

  在这段时间中,姒元还参加了由韩王韩安举办的韩国宫廷宴会,小心试探他来韩国的目的。

  不过被他以小妹喜欢玩耍,带她出门外出游玩为借口给搪塞回去。

  几乎三天两头的时间。

  他在白天的时候,都会牵着小妹妘姬的白嫩小手,在新郑城内到处游玩,走遍各处景点。

  陪着她品尝来自中原各国的不同品系美食。

  见证不同文化风俗体系下的各类商品,稀奇古怪的玩具等等,极大满足了小丫头的旺盛好奇心。

  经常如此做派。

  也让韩王韩安心中安定了许多,不再那么担惊受怕,否定心中曾以为是魏国要对他韩国做什么坏事。

  实际上。

  在每天晚上,他都会抽出许多精力和时间。

  拿着从血衣堡弄回来的那一箱子百越蛊术竹简,仔细研读,默默品味,同时在带回来的那个美丽少女身上验证与观察。

  得益于每日滋补调养汤药的喂养。

  那个昏睡不醒的美丽少女,气色越来越好,生命气息越来越旺盛。

  隐隐有彻底苏醒过来的迹象。

  ……

  ……

  第二日,巳时初。

  姒元坐在从血衣堡带回来的美丽少女床榻边,将右手再度按在她的胸口,以神念和玄冰内力,分别检查她体内的情况。

  不同的检查感应手段,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观察角度。

  让他能够更加直观的把握住许多细节。

  “那一枚黑红色小软囊内部的饮血灵蝶母蛊,好像彻底成为了此女的身体一部分,不分彼此。”

  “与体内心脏共同律动,生命气息同源共体。”

  “犹如多出了第二颗心脏……。”

  认真仔细探查,姒元通过与百越蛊术知识的对比感悟。

  心中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体会。

  “现在的她,不像一个人。”

  “反倒更像一只人形的蛊,还是饮血灵蝶蛊的源初母蛊。”

  “那一枚黑红色泽的小软囊,成了她的生命核心,比原来的心脏还要重要,以蛊为生。”

  在他的神念感应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持续汤药滋补温养,调理身体,不仅仅是此女的生命状态在持续恢复。

  就连她体内的源初母蛊,也在随之一同壮大恢复。

  “是人亦是蛊,这算是互利共生吗?”姒元仔细探查,又暗自否定了自己刚才的念头:“应该算是完全融合成为一个全新的生命个体。”

  “既算不上纯粹的人,也算不上纯粹的蛊。”

  “人为灵,蛊为精。”

  就在这时。

  沉睡许久的姜语蝶,再度从意识混沌中苏醒过来。

  “嗯……!”

  她下意识轻吟出声。

  还未曾睁开双眸,她就感受到,在自己的胸口部位,传来一阵阵奇怪的肌肤触感。

  就像是有人在摸她。

  她本能睁开眼眸,向自己胸膛部位看去,就看到有一只大手按在那里。

  “你……!”

  姜语蝶心中羞涩,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

  刚才在沉思的姒元,听到一阵异样声音,下意识神念扫视一番,就看到原本沉睡不醒的美丽少女,已经再度醒来。

  扭头向她望去,神情平静而镇定。

  谷/span“醒了啊!”

  “原来是你……!”姜语蝶喃呢出声。

  她虽然不认识此刻坐在自己身边,还伸手触碰自己身体的年轻陌生男子,但是她却记得那一双黑白异色的奇怪眼睛。

  曾经在自我意识混沌朦胧之际。

  她清楚记得,正是这一双黑白异色奇怪眼睛的主人,将她从那个可怕的地方拯救出来。

  让她不再经受恐惧噩梦,得以新生。

  见到此女已经真正苏醒过来,姒元也就顺势收回自己的右手,不再继续探查。

  反正刚才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你是何人?”

  他随口出声询问。

  姜语蝶伸手轻轻拉了拉被褥,将自己胸膛遮掩捂住。

  然后这才羞红着小脸,鼓起勇气,低声主动回应这个救了自己的年轻陌生男子的询问话语。

  “我……我叫姜语蝶。”

  “本来受到招选,因姿色外貌足够美丽出色,被选召入宫中,准备侍奉韩王。”

  “谁曾想到,想到……!”

  姜语蝶的美丽小脸上,忽然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恐惧神情。

  低声喃喃自语出声。

  “我,还有其她十一个最美丽的女子,被一个称为‘明珠夫人’的王宫女子看中,她要我们跟她走。”

  “等到我们进到一间房间后,没过多长时间,我们就晕过去了。”

  “再次醒来时……!”

  她的精致美丽俏脸,逐渐变得有些苍白。

  眼神中满是恐惧。

  “当我再次醒来时,却发现我自己……还有其她十一个女子,都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内部。”

  “房间中,到处都挂满了轻纱。”

  “颜色像血一样红……。”

  不知不觉间。

  姜语蝶的一双柔嫩小手,死死握紧盖在自己身体上的被褥。

  仿佛这样会让她的恐惧情绪减少。

  “行了,你不必再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姒元挥手制止姜语蝶继续说话,神情平静吩咐道:“你的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

  “它将属于我,而不属于你。”

  “从今天起,你以后就留在本侯身边做事,你的个人组织代号为【蛊蝶】。”

  “有本侯在,血衣侯,奈何不了你。”

  “不必惧怕与恐惧。”

  看着那双烙印入内心中的奇怪眼眸,姜语蝶没有拒绝,乖巧点了点头。

  就这么加入了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组织。

  “我……我愿意……!”

  婉转少女声音,低微不可闻。

  不过姒元听得清楚。

  一个人与母蛊真正合二为一的全新奇特生命个体,潜力未知,有资格得到他的资源倾斜培养。

  若她能习得百越蛊术。

  以后麾下组织六姬殿内,也算是拥有全新的特殊人才。

  “好好休养,早日恢复。”姒元出声安慰姜语蝶一句,起身离开房间,向樱花坊的后院高处走去。

  因为他的神念,已经感应到了发生在樱花坊门前主干道路上的一幕熟悉场景。

  韩非,回来了。

  此刻正和红莲公主在大街上拉拉扯扯。U5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