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李安安却只顾着打量褚逸辰,发现他身材真是好,穿着风衣好帅啊。

  “不过你的腿好了吗?”

  竟然不用拐杖了。

  “好了。”

  褚逸辰冷声。

  李安安突然反应过来,盯着他的腿,又盯着他,好得这么快,该不会是骗自己的吧。

  褚逸辰见她怀疑,冷眼看去,李安安突然一笑。

  “你好厉害!孩子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能拆穿他之前是装的,一定不能,会没好果子吃的。

  褚逸辰这种人很骄傲,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装,可能也是和金家有关系吧。

  其实如果不是金家人,他们不会成为这个样子,应该已经在准备结婚了。

  “是。”

  褚逸辰听到她说到孩子们,并没有被打动,只是依然冷酷看着她。

  李安安渐渐地心慌。

  褚逸辰目光落在她裸露的肩膀上,这套睡衣穿在她的身上,轻盈好看。

  “记得你之前说过的话吗?”

  “什么?”

  李安安感觉到他手上的力度增加,她紧张,红唇微张问。

  褚逸辰感觉有点口干舌燥,猛然低头在她的唇上用力亲吻,辗转,流连忘返。

  很久后撤离。

  “你答应过我,可以为所欲为。”

  李安安呼吸急促,渐渐从刚才的亲吻中找回理智。

  是的,她答应过褚逸辰只要他按照自己说得做,让所有人认为她被抛弃,自己就让他为所欲为。

  显然褚逸辰是要报酬来了。

  “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

  “但你没说我什么时候可以拿报酬,就今晚。”

  李安安被他深情的目光弄得心跳加速。

  “如果我不方便,大姨妈来了呢?”

  褚逸辰冷声“给我憋回去!”

  他眼眸变得凶狠无比。

  “啊!”

  李安安被吓到了。

  果然有欲望的男人很可怕的。

  “所以你想说你不方便!”他咬牙切齿地。

  李安安急忙摇头“没有,我憋回去了!”

  如果这时候撒谎,一定会被褚逸辰发现,那样更惨。

  不过她还是要叮嘱一下。

  “那我们说好的,你不可以太用力,也不可以太多姿势,更……”

  “闭嘴!”

  褚逸辰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扯掉领带,解开衬衣扣子,他不想听太多废话,只想来点实际的。

  李安安看到他衬衣敞开,露出性感的胸肌,好身材展露无疑,心里突然变得不紧张。

  她爱这个男人,也愿意和他做亲密的事,彼此融为一体。

  “可不可以关灯。”她低声问。

  “也别亲我的脸,也不可以摸,我不喜欢。”她不想破坏美好的一切。

  褚逸辰看到她眼中的担忧和害怕。

  他心里一疼,低声“我答应你。”

  李安安松口气,一脸的悲壮“好,那么你来吧。”

  褚逸辰的心疼瞬间化为乌有,有点想发狠地收拾她!真是让人咬牙切齿。

  李安安无辜地睁着漂亮的眼眸,悲壮感过去,她觉得有点娇羞,不安,双眼不停在他和床上之间看。

  褚逸辰那股心里柔软的感又来了,他伸手搂住她,看她灵动的样子,真想把她揉进身体里。Hr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大门外。

  白冬匆匆下车,她接到消息说李安安来了别墅,还想勾引她的儿子,就急忙从医院赶过来。

  “夫人,你怎么来了?”

  张妈意外,夫人应该在医院治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可是少爷和李安安在……。

  突然她看到夫人身后的女人,漂亮的脸蛋乌黑的长发,一惊。

  “李……”

  她以为看到李安安,却突然想起来,现在李安安是短发。

  “你好,我叫祝小珍。”

  祝小珍温和地介绍自己。

  张妈不喜,这个女人仗着和李小姐很像,想做什么,她一清二楚,说白了就是想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取而代之。

  “他们呢?”白冬冷脸问。

  “少爷和李小姐在卧室,不过夫人,你最好不要上去。”

  白冬克制心里的怒火,她都被李安安气到住院,儿子竟然还要执意喜欢她,就这么不顾她的身体。

  她大步往楼上走。

  李程站在楼梯。

  “夫人,总裁说今天任何人都不准去楼上。”

  原本总裁让他守在这里是担心李安安又要搞什么鬼,谁知道夫人来了。”

  他目光看向身后的祝小珍,都是她的功劳吧。

  “让开!”

  白冬显然没想到李程会拦住她。

  “夫人请你理解。”

  卧室。

  李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抱上了床,而卧室的灯光也熄灭了,暗淡的光线里,她的双眼比宝石还亮丽。

  突然褚逸辰动作停顿了一下,眼底闪过暴躁。

  李安安有点清醒,但感觉脑子很空,什么也没有,只有褚逸辰近在咫尺的身影。

  但她似乎听到争执声音,刚想问,褚逸辰又吻了上来。

  她彻底地沉迷,……………………

  一个多小时候后,褚逸辰开灯,紧实胸膛上布满抓痕,身上带着一层浅浅的汗水,性感又狂野。

  床上李安安已经睡过去了,趴着,脸颊红晕,露在被子外的肌肤上面布满暧昧的痕迹。

  褚逸辰又俯身,完美的红唇印在她那个黑色的字上,虽然不记得什么时候给她纹上去的。

  但那是他名字中的一个字。

  是代表她属于他的印记。

  他深邃迷恋的目光落在上面,对于她,他迷恋,疯狂,势在必得,也想向全世界彰显对她的占有欲。

  睡梦里,李安安不安地动动身体,梦到自己被一只大猎豹抓住了,对方揪住它,不停地摇呀摇。

  感觉自己要散架了,她不得不抱紧身体缩在一起。

  褚逸辰盯着她不满的样子笑,又落下一个吻,之后起身穿上衬衣,裤子,走出卧室。

  楼梯李程还在守着。

  看到总裁出来,低头。

  现在总裁全身都散发着野性,很不好惹。

  “夫人呢?”

  褚逸辰问。

  “夫人在楼下。”

  他漫步走下楼,张狂,霸气。

  白冬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儿子,光是看一眼就明白儿子刚才和李安安在做什么!

  心痛

  为什么如此优秀的儿子会被李安安迷惑,凭着他的家世颜值,要什么女人没有!

  为什么偏偏是李安安,真是执迷不悟!让她伤心。Hr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