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陆昂不疑有他,把口罩往上扯了扯,张嘴就是喝了一大口豆浆先润润嗓子。

  突然,一股诡异的酸腐味直冲后脑勺,有点像变质一般的汁液在喉咙里炸裂,让陆昂差点就没忍住吐了出来。

  连忙在一旁疯狂咳嗽,恨不得把嘴里刮了一层皮才好,脑袋一时间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这什么鬼豆浆啊,你竟然给我下毒!”陆昂觉得万分屈辱,我好歹也是位金玉其外败絮...额,外表光鲜亮丽的内娱顶流,何必这般折煞羞辱于我...

  “呸呸呸,小陆你这人可真是狗咬吕洞宾呀!”周也佯怒,痛心指责道:“好心给你带早餐,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你是不知道,现在正宗的老京城豆汁可难找了,这家老一代的早餐铺是我老早就注意到的呢。毕竟豆汁儿是老京城最地道的早点,你来京城生活这么久怎么可能不尝试尝试,真是不识好人心!”

  “我也就大一一年在京城待得比较久一点好吗...”

  周也的好心...姑且先算是恶作剧,可把陆昂这个地道的南方人苦坏了,没见识的把豆汁儿硬是看成了从小喝惯了的豆浆,一个不小心便着了她的道。

  豆汁儿是制造绿豆粉丝的下脚料,经过烫豆,磨豆,淀粉分离,发酵等一系列工序,得到的就是豆汁了。

  早在宋、辽年间就成了大众化食品,色泽灰绿,味酸微甜。

  《燕都小食品杂咏》中就有言道:“糟粕竟然可做粥,老浆风味论稀稠。无论男女起来做,适口酸盐各一瓯。”

  京城人可是爱它到不行,有一则笑话不是说嘛,说是朝阳门外营房里的旗人都在街头街头痛哭流涕,路人问他们,“爷们儿,啥坎过不去啊?”

  哭者愈发悲痛,说:“豆汁儿房都关了张,岂不是要了我们性命?”

  笑话虽是笑话,但老京城人特别喜爱豆汁,甚至称之为“本命食”这可真不假。

  不过豆汁儿其实也就京城人喝得惯,从没喝过的外地人,尤其是南方人到了京城,一口灌下去,就算再糙的汉子也是遭不住的。

  周也就是一个喜欢豆汁儿的南方姑娘,陆昂却喝得脑袋发晕,三神出窍,感觉路都快走不稳了。

  “瞧你这怂样,还有一点拿微博King时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吗?给你这么好吃的地道美食,还作鬼脸给我看。”周也边走边憋着笑,然后对一旁正皱着眉头的陆昂说。

  “还不是因为你投毒?”陆昂没好气地道。

  周也笑嘻嘻的哈了一口热气,在空中弥散出一股白雾,然后双手又把它拍散:“唉,没喝过豆汁儿,不算到过北京,更何况你都来这快三年了,所以此时此景,我是不是应该对你说一句,欢迎来到京城呀!”

  不过看着周也活泼搞怪的样子,陆昂气也气不起来,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就由她吧...

  远远地看到欢乐谷的大门,比陆昂二人来的更早的,还有一大群数不清的年轻男女,看来大学放寒假后,大家也都有时间出来玩了。

  不过看这人流量,感觉一时半会儿也排不上队,陆昂干脆指着门口的一家奶茶店说道:“要不整点?”

  周也眼睛一亮,看着五颜六色的奶茶,也确实有些嘴馋。

  “肘,安排!”周也蹦蹦跳跳地跟着陆昂走了进去。

  落座之后,周也看着端上来的草莓奶昔,一脸无奈。

  你说你一八块腹肌,又高又壮的高冷禁欲系男神,连整点儿都说出来了,结果却端上了一杯草莓奶昔,你是哪来的野生天线宝宝啊...

  “想什么呢你,这是欢乐谷,上哪去给你找啤酒炸鸡羊肉串?”陆昂看着周也吃惊的表情莫名就是有些不爽,总感觉自己好像被鄙视了...

  不过陆昂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面过多纠结,因为只要是甜的陆昂就喜欢吃,所以也就不在乎为什么不是啤酒而是奶昔了。

  “要知道,我上次喝奶昔的时候还得追溯到上次。”陆昂拿着吸管搅了搅,然后把口罩往上提了提,把吸管塞了进去,满足地吸上一大口:“而且你是不知道苓姐对我平时的身材管理有多严格,一点都不让多吃,尤其是成为顶流之后。”

  “如果不是为了控制体重,保持更好的外形状态呈现给观众,又有谁会以这种严格到近乎不健康的方式控制饮食呢?”

  “辛苦你啦,小陆。”周也很干脆的坐在陆昂旁边,顺手拿着陆昂的那杯喝了一口。

  在陆昂目瞪口呆的样子注视下,周也忽然发现似乎有点不妥,连忙把奶昔放了下去。

  “什么啊,大冬天喝什么草莓味的奶昔,甜到腻了,差评。”周也甩下一句话,就一个人往洗手间那边跑去了,除了陆昂,没人看到她的脸稍微有点泛红。

  陆昂感觉有点奇怪...

  虽然两个人私底下在陆昂家里一起吃东西、打游戏的时候确实有点不拘小节,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还是第一次。

  emmm...就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周也才通过深呼吸和拍脸调整好心情,甩着头发走了回去。

  “喏,你的。”陆昂把奶昔推到周也面前,“你一直不喜欢草莓奶昔,觉得太甜了,所以就给你点了你最喜欢的珍珠奶茶。”

  周也眼睛一亮,用力点了一下头,然后双手捧着奶茶含住吸管,脸两侧的头发遮住了害羞的脸。

  “唔,好好喝啊!”

  “哪次不好喝...”

  “确实是好喝嘛,要不你也尝尝?”周也把珍珠奶茶推到了陆昂前面。

  望着那根留有奶渍的吸管,陆昂摇了摇头:“那还是算了吧...”

  同喝一杯奶茶什么的,还是太过于亲密了,放在公众场合做这些总归是有些不太方便的...

  喝完奶茶,又点了两杯外带后,两人检票入园。

  “走嘛,我们去玩摩天轮,我来之前在网上查过攻略,在这里可以看到半个北京呢!”周也咋咋唬唬地拉着陆昂直接跑到摩天轮下面,“来嘛来嘛,我们俩一起,走啦走啦!”

  于是,陆昂就这么半推半就地被周也推上了摩天轮...pk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第一步,告诉观众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陆昂主演,吴惊特邀出演的划时代国产硬核科幻电影。

  第二步,告诉观众为什么要看这部电影:这是国产科幻电影的里程碑之作,对标好莱坞,咱们也能拍出高质量的科幻片了!

  第三步,告诉观众这是一部出色的好电影。

  有着陆昂加吴惊这两块金字招牌,前两步走得很是顺利,所以等这支终极版预告播出后,片方就立刻开始了第三步的宣传。

  郭帆带着剧组开始了全国各地的路演之旅,路演的地点大多定在了全国各地华影的院线以及年轻观众居多的各大高校。

  华影毕竟是《流浪地球》的投资、发行兼出品公司,还是会好好照顾小破球的。

  而大学生们则一直是贡献票房的主力,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即将放寒假的他们有着充足的时间和热情,去自发的在网上用自己亲身的观影感受去告诉其他人,这是一部多么出色的好电影。

  从京城开始,伴随着路演点映的开始,《流浪地球》通过大学生观众的将电影的口碑向外扩散。

  年轻人总是热血的。

  《流浪地球》不单单是第一部国产硬核科幻大片,而且整部电影的内核本质也是华国人拯救地球的故事,有着浓重的“民族自豪感”。

  所以,这样的电影,又怎能不让这些热血上头的年轻人不去自发地为之宣传呢?

  终于结束了微博之夜带给他的数不完的饭局,陆昂回到家,重新走到几乎不开火的厨房。

  除了跟随《流浪地球》全国各地跑路演宣传,陆昂最近就没有其他工作安排了,但离剧组约定前往其它城市的时间还有几天,所以抓紧时间,暂时留在了京城休息。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厨房,他几乎已经想不起上次用是什么时候了。

  也许是上次喊朋友来家里做客那会儿?

  陆昂笑了笑,也确实是忙...

  不过也是,毕竟都忙这么久了,如果哪天突然闲下来了,反而会有些不太习惯...

  毕竟发生那种情况的前提,其实也就两种可能:

  1、陆昂的咖位已经大到不需要时刻刷脸维持自身的热度和流量了。

  2、陆昂糊了...

  从冰箱里拿出放了好几个月的哈根达斯冰淇淋,打开电视,就着暖气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不紧不慢地吃着,直到门口响起了门铃声打断了陆昂的一个人的闲适。

  陆昂急忙蹦起来走去门口,想都不用想,连监控都懒得看,肯定是周也来了。

  因为她昨晚就在微信上说要来找陆昂玩了...

  “好暖和好暖和...”周也哈着热气搓着手走了进来,还不忘把长羽绒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路上堵吗?”

  陆昂无奈地看着周也嬉皮笑脸地蹦到沙发上,不仅把他的宝位霸占,还拿小毯子盖住自己蜷起的腿。

  “还好啦,”周也看向陆昂:“今天不算特别堵噢。”

  “嗯...”陆昂点了点头。

  “哇!哈根达斯诶,我也要,我也要,给我也来一杯嘛!”周也双手在空中挥舞,眼神中透露着期望。

  “你没手没脚啊?”陆昂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吐槽道。

  真把自己当客人了啊...

  额,好像也确实是客人...

  “我这不是怕你把我的位置给抢走吗?嘿嘿嘿!”

  “唉...”陆昂打开冰箱门,拿出一杯哈根达斯,递了过去,“喏。”

  “谢啦谢啦,小陆真的也太好了啦!”周也喜笑颜开地舀起了一大勺塞进嘴里,丝滑甜腻的香味让她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幸福的神情。

  “今天找我干嘛?”陆昂坐在了周也旁边,拿起那杯还没吃完的冰淇淋继续吃了起来。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玩了吗?”周也眼睛眨巴眨巴,陆昂分明从这双明亮的大眼睛里看到了危险的气息。

  但以陆昂与小也相处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她这危险嘛...

  不足为惧!

  “我休息时间很宝贵的,而且过两天就要跟剧组去全国各地跑路演了,路演这玩意很累的啦...”陆昂半是真情半是表演地解释道。

  有一说一,路演真的很累...

  比如张振、路扬为《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去长沙、湘潭路演,一天之内往返两个城市,七场路演,集齐各种院线,为了票房真的拼命...

  比如文木野、王传军为《我不是药神》去长沙路演的时候,吃饭是不可能吃饭的,赶路的时间都不够,幸好托剧情的福,每场都有热心观众送出橘子...

  所以,《流浪地球》的路演计划虽然不至于这么夸张,但想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跑的院线越多,票房一般也就越高...

  “那要不...待会儿去欢乐谷玩,咱们放松一下,怎么样?”周也眼巴巴地看着陆昂,眼神透露着希翼。

  陆昂稍微有点犹豫,主要是担心不小心被人拍到,虽然谈不上事业发展的毁灭性打击,但也或多或少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去去去,你安排行程,我跟着你玩就行了。”

  怕个锤子,干就完了!

  偶尔叛逆一回问题不大。

  “芜湖!”周也兴高采烈的龙吟一声,看着陆昂明显在心中犹豫,最后却还是答应她的样子,觉得可爱极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勉强算是行动派的两人,决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穿好衣服,做好伪装,大概九点出头的时候,两人就出门了。

  路过一家生意兴旺的早点铺,周也突然问道:“小陆,你吃了早饭没?”

  “其实还没有...”陆昂摇摇头。

  “那你一大早就吃冰淇淋?”周也很是诧异地看向陆昂,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养生人?

  陆昂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不是平时要控制体重,没机会吃嘛...”

  “可怜的娃啊...”周也当即就跑了过去,没过一会儿,就带回来一袋热气腾腾的早餐,看样子是豆浆油条之类的,递给陆昂:“喏,给你买的,不吃早餐对胃不好。”

  真是贤妻良母啊!

  陆昂虽然不是懒鬼,但为了控制体重,达到团队造型师对他体型的要求,已经不吃早饭很多年了。

  emmm...或许准确的说,是只吃一点点东西垫垫肚子。

  毕竟真不吃早餐的话,胃绝对会顶不住的吧...pk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