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寡妇门前桃花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个古代

更亲时间:2021-11-24 11:05:03 

     王正宇说:“好了,我们现在开车去东北。”

    陈赤赤:“多少有点草率啊,开车去东北认真的吗?”

    邓潮:“外面到底是哪?”

    鹿哈尼:“苏杭,我们坐动车来的,知道。”

    李铁柱是老实人:“开车去东北要几天?”

    王正宇:“一个小时就到了。”

    李铁柱:“你这是车是火箭吗?我学过地理的。”

    众人:“哈哈哈……”

    过了好一会儿,李铁柱反应过来:“啊,我明白了,我们不是真的去东北对吧?”

    陈赤赤和邓潮无情嘲笑,彭玉畅偷笑,但笑得最凶。

    鹿哈尼慈祥地揉了揉李铁柱的脑袋:“傻孩子,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开心活着就好。”

    另外三人再度笑疯。

    陈赤赤:“一个傻柱子,一个傻狍子,哈哈哈……”

    邓潮:“关键是,傻狍子还在安慰傻柱子。”

    彭玉畅脸都笑糊了,他魔性的笑声充斥着整个车厢。

    李铁柱脱下了鞋拿在手里。

    彭玉畅立刻就不笑了:“柱哥我错了!”

    态度异常端正。

    这时,节目组开始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套军大衣,又故意把空调调到最低温度。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多亏一个东北人,送到医院缝五针,好了!”

    李铁柱穿上大衣就唱了起来,这首歌……便宜。

    再加上李铁柱现在智力值过于富余,就买了。

    鹿哈尼:“新歌?”

    李铁柱:“昂!”

    邓潮:“你们搞创作的,写歌都是张口就来吗?似乎有点不严肃。”

    李铁柱:“那不然呢?”

    邓潮:“……”

    “哈哈哈哈哈……”

    鹿哈尼:“我要唱这歌儿,好玩儿。你东北话很溜啊!”

    胖鹿管李铁柱要歌,从不拐弯抹角,反正柱子基本上对他有求必应的。

    李铁柱道:“因为我们宿舍有个东北人。”

    那就相当合理了。

    于是,车上变成了大合唱。

    “老张请他吃顿饭,喝得少了他不干,他说……俺们那嘎都是东北人,俺们那嘎盛产高丽参,俺们那嘎猪又炖粉条……”

    “双妮儿上酸菜!”

    歌声中,车子驶出城市来到农村,路过一个池塘。

    弹幕:

    “写歌不就是张口就来吗?”

    “李铁柱这歌,应该收录在皇家发动机里面。”

    “李志轩一个东北人,口音带偏宿舍三个西川人?”

    “这池塘好眼熟!”

    “徐山争钓鱼那个池塘啊!”

    “跟卤蛋有什么关系?”

    “卤蛋的称号就是从这儿来的啊,李铁柱给他洗头抛光。”

    “不会是蘑菇屋吧?”

    “假的吧?”

    “还真是蘑菇屋……”

    “什么情况啊?”

    “王甲方带着四哈团队来蘑菇屋,不违和吧?”

    “两个节目都是他做的。”

    很快车停了,彭玉畅作为炮灰被四个老成员第一个推下车,彭彭紧张之余,突然表情变得格外精彩,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回来。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在节目组的背景音乐中,纷纷扬扬的大雪花飘落下来。

    彭玉畅喊道:“柱哥,诶快来看,你阉猪的地方。”

    李铁柱第二个下车:“真的假的?骗你爸爸的吧?哎,卧槽!”

    其他人也下来了。

    彭玉畅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房子说:“那边就是柱哥阉猪那家,我记得那期嘉宾有松竹儿和那谁郑妍紫。”

    几个人顶着大雪花爬上台阶,推门而入。

    邓潮:“真的好草率。”

    鹿哈尼指着院子里:“那是什么?”

    一个泡沫做的假山,白色,上面写着三个字长白山。

    硬核东北!

    陈赤赤直捂脸:“这已经不是草率不草率的问题了,同志们,这是诈骗啊!”

    李铁柱:“要不打96110吧?”

    陈赤赤:“那是啥?”

    李铁柱:“反诈中心的电话呀。”

    陈赤赤:“打什么狗屁反诈电话举报?你又不是苏野那贱人。”

    弹幕:

    “真的是蘑菇屋啊!”

    “突然想起正经哥阉猪的画面!”

    “哈哈哈哈……”

    “好家伙,梦幻联动。”

    “诈骗,绝对是诈骗。”

    “什么情况?两个节目同一个导演?”

    “不仅是同一个导演,团队都一样。”

    “来到蘑菇屋,李铁柱战斗力自动涨三倍。”

    “李铁柱和彭彭回家了。”

    见过了过于逼真的长白山后,几个人转悠起来,彭玉畅带路。

    “这个地方我和柱哥住过很久,我去拍风犬,柱哥帮我代班了好多期。”

    李铁柱道:“对,那是我唯一一季常驻蘑菇屋,第二季的蘑菇屋。”

    陈赤赤:“蘑菇屋啊!那一季我没来过。”

    彭玉畅说:“是吗?那应该是蘑菇屋老舅唯一没来过的蘑菇屋了吧?”

    陈赤赤:“好像是,那这趟就给补上了!”

    院墙上挂着东北风景画,就当是东北了,也是够敷衍的,院角还有一男一女穿着大花袄子冒充东北银。一个是工作组女工作人员,一个是副导演希希。

    最惨的是被迫营业的H和O,俩货被套上了麋鹿衣服,上面写着麋鹿。

    鹿哈尼走过去:“这两只小狗是啥意思?”

    彭玉畅:“坐!H坐!”

    H不理他,转身就跑到李铁柱面前来做恭喜,O也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鹿哈尼:“诶?它认识你们?”

    彭玉畅:“认识啊,H和O,你来蘑菇屋的时候不是见过吗?”

    鹿哈尼:“可是你每一季蘑菇屋都在,为什么它俩却跟柱子更熟?”

    彭玉畅一脸理直气壮:“它们最怕黄老师和柱哥,因为他俩总是对狗肉火锅情有独钟。”

    鹿哈尼:“哈哈哈……”

    李铁柱蹲在地上挼H:“啧啧!H伙食开得不错嘛,越来越肥美了……”

    O嗷儿一声逃了,根本不顾她老公的安危。

    陈赤赤走过来:“公麋鹿母麋鹿?傻狍子过去站中间,正好一家三口。”

    凉亭已经被临时改造成了东北土炕,不过,一旁的秋千还在。

    李铁柱亲手做的秋千。

    从这一季开始,秋千几乎就成了每一季蘑菇屋的标配。

    弹幕:“哇,正经哥给铁头娃做的秋千还在!”

    五个人坐到炕上。

    彭玉畅惊喜道:“柱哥你看,稻田里的心形还在,我们当年弄的。”

    李铁柱:“你也知道是当年啦,水稻都换了几茬了,怎么可能还在?就是每年中水稻都模仿我们弄个心形图案而已,看样子,这里应该被改成民宿了,就跟原始人之家一样。”

    彭玉畅一想,也对。

    王正宇敷衍道:“好了,欢迎各位来到东北啊。”

    众人:“就这?”

    画面一转,节目一本正经播放着东北美景:“欢迎大家来到东北,这里不仅有最北端的第一场雪和最东边的第一缕阳光,更拥有109万平方公里黑土地……”

    弹幕:

    “强行东北?”

    “这样好吗?这样不好。”

    “哈哈蘑菇屋?”

    “串台了。”

    “大可不必如此。”

    “苏野:举报了,有人诈骗。”

    “呸!你个举报犯。”

    “这个东北过于逼真,差点老子就信了。”

    “看这节目需要信念感……”

    节目里几个嘉宾已经麻木了,毕竟是四哈嘛,敷衍就对了。

    王正宇简单解释了一下,因为疫情原因去不了东北了,临时凑合一下。

    然后,开始玩游戏。

    五份所谓的东北特色菜端上来,西瓜、蚕蛹、大棒骨、大蒜和一个苹果。

    鹿哈尼被自己面前的蚕蛹吓了一跳。

    按照顺序吃,李铁柱面前是一颗蒜,节目组似乎有点看不起他。彭玉畅最后一个,削苹果,皮不能断。

    邓潮:“等会儿!我觉得有陷阱。”

    陈赤赤:“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还用觉得?”

    邓潮:“我是想问谁会削苹果?还不断?”

    另外三个异口同声:“铁柱啊!难道是你吗?”

    邓潮:“铁柱,你确定不会断?”

    李铁柱道:“我可以给你削出一米五长的皮儿不断,可问题是,我觉得根本轮到我削皮,你们就吃饱了。”

    陈赤赤:“哈哈哈哈……”

    邓潮:“什么意思?”

    鹿哈尼:“意思是,我们前面的完不成,你快别废话了,让赤赤开始吃西瓜。”

    于是,陈赤赤开始燃起来了,捧着西瓜跃跃欲试。

    开始……

    第一口就呛住了。

    邓潮和鹿哈尼催促陈赤赤快点吃。

    彭玉畅负责输出魔性笑声,来这个节目吧,他就是来配音的,非常适合这个节目的名字《哈哈哈哈哈》。

    李铁柱在偷偷撕邓潮面前的大棒骨吃,贼香。

    嘘~

    “下一个。”

    鹿哈尼:“咱们失败吧?我弃权!”

    邓潮:“对!”

    彭玉畅:“哈哈哈哈哈……”

    陈赤赤毛了:“刚刚一个劲催我吃快点,拿脸扫西瓜,结果我吃完你们弃权?铁柱,你说有没有这种道理?”

    李铁柱塞了一嘴的大棒骨肉:“啊?#¥@%&*……”

    陈赤赤:“无所谓了……”

    接着换位置,彭玉畅吃西瓜,陈赤赤吃蚕蛹,鹿哈尼棒骨,邓潮吃蒜,李铁柱削苹果。

    彭玉畅吃西瓜是快,嘴大优势,就是吃完笑个不停,愣是吹不出口哨。

    邓潮吃完蒜,李铁柱从容淡定地拿起苹果削起来。

    “可以的可以的……”

    “铁柱很溜。”

    “不愧是歌坛最会拍电影的厨子。”

    “小心小心……”

    “我觉得可以削厚一点。”

    李铁柱:“闭嘴!要薄一点才不容易断,果肉很脆的,太厚很容易断,我还不专业吗?”

    王正宇:“还有二十秒!”

    李铁柱手一抖:“危……”

    断了。

    众人傻眼。

    后期,大巴掌啪啪扇在李铁柱脸上。

    反复播放李铁柱刚才立的flag:“我还不专业吗?我还不专业吗……”

    再一轮,大家拼了老命为李铁柱争取到一分半钟削苹果的时间,李铁柱终于顺利完成,游戏通过。

    李铁柱都有点手酸,紧张的,他说:“王甲方,你这样要是在蘑菇屋,是会被黄老师活活打死的。”

    几人进屋换上运动服,休息了一会儿。

    还跳了一段迪斯科。

    鹿哈尼突然问:“柱子,你《我就是歌手》录多少期了?”

    李铁柱:“五期。”

    鹿哈尼:“那就还有七期啊,咱这节目又是二十多天不休息直接录完,你怎么办?请假?”

    其他几个人也好奇地看向李铁柱。

    这一段当然不会放到正片里。

    李铁柱说:“我跟王正宇说了,让你们等我两天,这周末,也就是第六期,我就淘汰了。然后,我们就一起录五哈。”

    陈赤赤竖起大拇指。

    彭玉畅继续笑。

    邓潮:“你这真的有点亏,我觉得淘汰谁也不该淘汰你,我还指望你拿冠军呢。”

    李铁柱道:“有刘乐老师在,我拿冠军?你去把他绑架了吧。洪波的意思是,我先淘汰,第十一期复活赛我再回去,反正我就是去救场的嘛,现在救了五期了,早就够意思了。”

    鹿哈尼:“局气!柱哥局气!等你总决赛,我去给你当帮唱嘉宾!”

    李铁柱认真道:“可是,我想找一位会唱歌的歌手。”

    鹿哈尼点头:“很好!绝交。”

    李铁柱:“OK!”

    “哈哈哈哈哈……”

    笑过之后,李铁柱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诶……不如这样,等我歌手决赛的时候,你们四个一起来给我当帮唱嘉宾怎么样?”

    陈赤赤:“既然你不怕死,我们也可以勉为其难送你一程。”

    邓潮扭着屁股:“我来伴舞,嗷呜,动次打次……”

    李铁柱道:“本来岳哥想来帮唱的,我都把他给拒绝了,你们几个不要不识抬举。”

    继续录制。

    几人一下楼就被门口的一堵绿墙给堵住了,吓一跳。

    长白山被喷了绿漆,变成了阿尔山。

    陈赤赤忍不住道:“我以为甄乃亮来了呢,一头撞进来。”

    鹿哈尼:“头又大又绿是吗?”

    “哈哈哈哈哈……”

    这一段被剪掉,导演责令他们回去从新出门,再录了一遍。

    凉亭里的土炕换成了蒙古包的毛毯,几人席地而坐。

    第二个游戏,赛马大会,通过比赛获得洗澡时间,强迫洗澡。

    邓潮说:“你们会骑马吗?”

    鹿哈尼道:“不会,柱哥会,他还会那什么镫里藏身。”

    陈赤赤:“根据我怼节目组的了解,不可能有真马给我们骑的。”

    先抽马牌。

    陈赤赤选择了健康马,鹿哈尼选宝马,邓潮沙琪马,彭玉畅害群之马,李铁柱抽到的是付款马。

    他们四个分别是儿童滑滑车和塑胶玩偶小马,而李铁柱的是H。

    就特么你是付款马啊?

    H:“汪~”

    李铁柱道:“我怕一屁股坐死它,这节目就硬来吗?这完全就是皇帝的旅游,皇帝的战马……”DZS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总之,这顿饭吃得很纠结,没有一个专业厨师镇场,这帮人是真搞不定。

    要不是李铁柱好心帮忙,他们会更难。

    还在厨房人多,餐厅客人少,区区四桌客人,五个人做菜,愣是用了两个小时才把菜上完。

    饭后,又搞了搞气氛唱了唱歌,客人们离开了。

    赵晓叨、李雪也跟大家告别,本期节目录制结束了。

    当然,李铁柱没有走,而是在节目组安排的房车上休息,第二天天亮后,李铁柱还要跟着他们去乡村小雪走一趟,老师和孩子们都格外喜欢李铁柱。

    一千二百万,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然后,李铁柱回了蜀都那栋新买不久的豪华别墅,把老汉和二叔三叔接过来看孩子,冷芭和松竹儿带着孩子飞到了蜀都。

    还有十来天开学,李铁柱带着一家人在蜀都吃吃喝喝玩十天。

    小雪和小冰,还有他们刚会走路的小叔叔李铁蛋。

    三个孩子一起,格外神奇。

    李铁柱话说得不好,看上去也不怎么聪明的亚子,经常被刘小花偷偷欺负。

    冷芭一开始很不好意思,毕竟,她没名没分的,却有了两个孩子。

    李富贵有一天突然对冷芭说:“我想起来了!那一年我看到过你去铁皮屋找铁柱,还穿了他的衣裳。原来你是大明星嗦,我还以为……咋个回事,都五年了才生娃娃,要是跟铁蛋一年生多好,现在都能跑能跳了……”

    冷芭更是面红耳赤,不过,经历了极致的尴尬后,尴尬反而减弱了很多。

    松竹儿也给李铁柱推了好几个节目邀约,让他能跟家人待久一些。

    8月27号,松竹儿突然问李铁柱:“又有一个综艺节目,请你去做常驻MC,你去不去?还有半个多月开始录。”

    李铁柱:“哪有时间啊?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一期要写毕业论文,排毕业作品。”

    松竹儿:“是四哈。”

    李铁柱愣了愣神:“什么情况啊?停了三年了,怎么今年想起要拍了?”

    松竹儿耸耸肩:“我也这么问,王正宇说都怪你,前年是因为其他事情没拍,去年是为了帮你筹拍原始人,不然,他就录四哈了。而且,陈赤赤的火锅店因为疫情和口味双重影响,快开不下去了,哈哈哈……”

    “该!哈哈!”

    李铁柱想了想就答应了,这个得去。

    ……

    9月20日,湘南常沙。

    邓潮、陈赤赤、鹿哈尼三个带着口罩拎着箱子,走向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

    装好行李,三人上车,陈赤赤坐在驾驶座刚系好安全带。

    已经从导演升级为监制的王正宇道:“三位都到了,今天开始我们就开团了啊!”

    邓潮:“我柱子呢?”

    鹿哈尼:“柱哥都没到你说开团?他不来谁诅咒赤赤哥啊?”

    陈赤赤:“他不来就好,不然我估计又得残废。而且,潮哥你还要劈叉,哈哈哈……”

    邓潮无语苦笑,他溜冰劈叉的表情包已经火了三年了,配上了各种文字:痛苦面具、开心到劈叉、我要裂开了等等。

    王正宇继续说道:“别尽想好事儿,说全员回归就全员回归,铁柱怎么可能缺席?而且,今年我们还要多一个团员一起。”

    “啊?谁?”

    三人都懵,咋,四哈边五哈了吗?

    “彭玉畅。”

    “哦,都很熟嘛……”

    王正宇想加人,问李铁柱意见,李铁柱就点了彭玉畅的名。

    当然,就算李铁柱不说,王正宇大概率也会选彭彭,毕竟,彭玉畅的综艺之路,几乎都是王正宇一手扶持过来的,王正宇搞蘑菇屋就一直带着彭玉畅。

    王正宇一定住彭玉畅家隔壁,亲切的隔壁王叔叔。

    王正宇说:“彭玉畅就在这个城市上班,咱们去接他吧,铁柱飞机还没到,我们先去给彭玉畅一个惊喜……”

    这货说完还秀了一把没有目的地的假机票,下车。

    圆脸胖鹿惊讶:“这也行?”

    邓潮:“放心,节目组知道你不能坐飞机的,肯定是假的。”

    陈赤赤:“咱们为什么要那么听他的话呢?”

    邓潮考虑了一下:“因为开始了。”

    “哈哈哈哈……”

    “好吧,狗!”

    “来吃狗!”

    “你说我们接上彭彭就走,把铁柱一个人留常沙怎么样?”

    “你开车你说了算,我们不参与。”

    “到时候我们在飞机上,李铁柱在地上扛着火箭筒瞄准。”

    “哈哈哈……”

    “毕竟机票没写目的地嘛,上天了就行。”

    “那就真上天了,哈哈哈……”

    “哎,还真有点想柱子,那憨憨虽然伤我很深,但他敢怼导演。”

    三人开车去了酒店。

    李铁柱拎着箱子走过来,上了王正宇的车:“走吧,开始了。”

    王正宇:“你为什么不想跟他们一起?”

    李铁柱:“废话!我跟他们一起的话,收拾行李干活儿的都是我,他们绝对偷懒,我要让他们勤快起来。”

    王正宇:“感觉你变聪明了……”

    确实,为了上这个节目,李铁柱加了几点智商。

    那仨到了酒店,已经从收拾行李变成了打结酒店,直接把一次性拖鞋、牙刷牙膏、浴球、矿泉水、沐浴露都装起来拿走了。

    弹幕:

    “贫穷教会了我们很多。”

    “上一季穷怕了。”

    “哈哈哈……”

    “蝗虫过境。”

    “这是要搬空的节奏。”

    “这是大丰收啊。”

    “彭彭:吓死了……这帮匪徒!”

    “床别忘了抬走,可以绑在面包车顶上。”

    “胖鹿好可爱……”

    “陈赤赤瘦了好多。”

    三人搜刮完了酒店,发现酒店环节挺好的,就躺在里面休息,还泡上茶了。

    李铁柱在酒店旁边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坐的不是川航,饿坏了,然后他也去了酒店。

    反正活儿他们都干完了。

    四人见面一顿热闹。

    李铁柱也很开心:“哇!你们两个都瘦了好多,赤赤哥你是火锅店快跨了,累的吗?”

    陈赤赤:“你家火锅店才要垮呢,我的店子如日中天。”

    鹿哈尼:“易老师怎么惹到你了?”

    “哈哈哈……”

    删掉了,不然易老师律师函就来了。

    喝茶喝茶。

    “好苦。”

    “嘶,这是咖啡吧?铁柱你说。”

    “很像咖啡。”

    泡茶老年人邓潮倔强道:“这是茶,是杯子装过咖啡。”

    三人都笑傻了。

    你特么,杯子都不洗的吗?

    陈赤赤:“你对茶似乎有点太不尊重了。”

    鹿哈尼:“哈哈哈……还说自己最近迷上了喝这个茶。”

    李铁柱:“他还是喝的咖啡,你就是拿瓶鹤顶红放这从来不洗的咖啡杯,潮哥还是会说……”

    陈赤赤:“我最近迷上了这个鹤顶红,哈哈哈……这纯美式。”

    鹿哈尼差点呛住。

    弹幕表示笑不活了。

    邓潮自己也喝了一口,笑出一脸褶子:“这是发生了什么?”

    休息了一个小时,天黑了。

    四个人拉着箱子出了酒店,装到车上。

    来到湘南卫视,四个人分别守在彭玉畅必经之路的四个点上,准备绑架彭玉畅,还用手机语音联系,标准的打劫绑票流程。

    “出门了出门了,各位置注意。”

    “很多人,很多人……”

    “来了来了。”

    “过马路了过马路了。”

    “到我这下面了。”

    四人围堵过来,直接把彭玉畅给团团围住,李铁柱还摸出个塑料口袋套彭玉畅头上,顺便戳了两个孔给他透气。

    “哎哎哎……”

    “走,跟我们走……”

    “干啥啊?你们什么情况?”

    “别废话了,走。”

    “你已经被我们绑票了。”

    “潮哥,柱哥?是你们吗?哈哈哈哈……”

    绑架成功,顺便还绑了个魏晓勋,买一送一的节奏。

    彭玉畅还好,知道是录节目,魏晓勋是蒙的,他完全不知道情况。

    几个人上了车,从王正宇那里拿到了机票。

    然而,机票上的时间是明天,而他们的酒店房间已经退了。

    于是,五个人纷纷扭头看向了魏晓勋。

    “只有你的房间还在。”

    魏晓勋:“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可就报警了。”

    李铁柱道:“抱紧谁?我吗?”

    说着,他非常麻利地伸手箍住了魏晓勋的脖子,威胁满满。

    魏晓勋秒怂:“开玩笑的,放开我吧柱哥,有点儿热。”

    鹿哈尼:“他是有房,但是应该他不会让我们去住吧?毕竟这么多人。”

    邓潮:“不是让不让的事。”

    陈赤赤:“我们没得选啊,难道住车上?”

    李铁柱:“只能是我们五个委屈一下了,住晓勋哥的酒店房间,让他一个人住车上,宽敞。”

    众人:“哈哈哈哈……”

    陈赤赤:“我们好久没吃饭了,晓勋你有钱吗?”

    魏晓勋:“花我的钱行吗?节目组让吗?”

    李铁柱:“又不是节目组的钱,他们才不心疼呢,随便花。”

    说笑一阵子,大家开车去了酒店。

    一路上欢乐不断。

    司机陈赤赤戾气有点重,开疯了,不知不觉绕路八公里,结果酒店没找到,倒是找到一家羊蝎子店,众人下车吃饭。

    魏晓勋作为人形钱包,被众人携带入店。

    吃饱喝足,来到酒店。

    一进屋,陈赤赤就很懂行的来了一句:“这怎么一屋子桃子味儿呀?”

    魏晓勋不说话。

    李铁柱皱眉,我还是喜欢苹果味和草莓味,咪姐喜欢……原味,这两年咪姐口味叼了后,就指着李铁柱一个人过活了,别的吃不饱。

    然后,一屋子人开始看球赛。

    最后还逼着魏晓勋给他们开了新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胖鹿跟节目组商量后,把机票退了,改了一张高铁票,李铁柱陪他一起。

    去火车站的路上,鹿哈尼一直对李铁柱说:“我好羡慕你啊,去年的全球演唱会,啧啧……嗨到爆炸。我要是也能开全球演唱会,该多好……”

    李铁柱:“你游过去开演唱会吗?飞机你又不敢坐。”

    鹿哈尼:“哈哈哈哈……”

    另一边三个人,在登机口遇到了说听不懂的外语的空姐,顿时有点恐慌。

    所以,到底要去哪儿啊?

    恐慌了半天,三人还是只能苦笑:“来吃狗!”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

    乘客们起身,先穿衣服,军大衣、花袄子、羽绒服……还有一个穿貂的牲口,三个嘉宾都惊呆了。

    机长提醒道:“提醒各位乘客,机外当前温度零下二十摄氏度。”

    三人再次吓傻。

    当然是假的,节目效果而已。

    然后,他们上了一辆封闭的节目车,开去接李铁柱和鹿哈尼。

    五人集合完毕,终于拿到了节目组的旅行手册。

    邓潮念道:“当东方的乌苏里江露出鱼肚白的时候……”

    王正宇:“这是我的话。”

    邓潮:“对不起,你说你说。”

    王正宇:“我们今年要去十个非常特别的地方,就是这十幅图,因为我们小学课本里有一句话,当东方的乌苏里江……”

    简单来说,就是从祖国的最东边出发,直到最西边,横跨五个时区的旅行。

    “……所以今年,原则上我们不再安排打工的环节。”

    “唔……”

    “哇塞!”

    五人顿时激动起来。

    李铁柱:“原则上不再安排,兄弟们别激动。”

    陈赤赤:“哎,你是真变聪明了呀,松竹儿给你做开颅手术了吗?还是用灌顶,把自己的智商传了一些给你?”

    邓潮:“灌顶,你确定松竹儿不会吸走李铁柱的智商?他俩哪个更聪明还真不一定呢!”

    “哈哈哈哈……”

    李铁柱:“当然是辣爪更聪明,你们都是嫉妒!”

    “哈哈哈哈哈……”

    很快节目组就露出了峥嵘,今年不打工了,但要集五哈,随机抽取,分别有物种,分别是乐哈哈、笑哈哈、甜哈哈、惨哈哈和苦哈哈。

    抽到以后,每个哈里面就有一个即时的奖励和惩罚。

    “如果你集齐了这五种,你就可以……”

    鹿哈尼:“召唤神龙?”

    王正宇:“差不多吧!你就拥有一个权利,你可以不录那天的节目。但是让然有镜头,随便你干嘛,躺着也行,我们都给你镜头。”

    一会儿发下团服来了,每个人胸前印着一个哈士奇图案,还不一样。

    李铁柱当即吐槽:“这节目应该让我家那位来啊,她来了都不用设计图案,把她脸印衣服上就行了。”

    众人:“哈哈哈哈哈……”

    后期立刻P了一个松竹儿穿着团服,团服前印着她的白眼表情包。
DZS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DZS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