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跟婆婆共享老公 家里没人跟妈妈做了怎么办

更亲时间:2021-11-25 14:36:36 

     “对不起,请恕我直言。”岩桥慎一仍旧坚持己见,“但是,所谓的偶像荣光到底是些什么呢?”

    “我认为,再也没有比那更虚假的了。现在的偶像不是太阳星辰,只是一颗又一颗人造的灯泡而已。这样的荣光,有什么可守护的呢?”

    “唔。”负责人迟疑了一下。

    趁他这一瞬的迟疑,岩桥慎一趁热打铁,继续往下说,“偶像为什么不能做滑稽短剧?我认为,那并不是件丢人的事。况且”

    反正是在自己的事务所里头,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及,岩桥慎一直言不讳:“就算有那样的荣光,毁了它的应该是未成年吸烟的高部知子、是在节目里口无遮拦大谈特谈的小猫俱乐部……”

    还有去拍了粉红小电影的天地真理。

    当然,他到底没在渡边制作的地盘上,把他们曾经的头牌偶像拖出来。从这点来说的话,还是有点“讳”的。

    “即使有那样的荣光,难道要让我们的松本桑,这个从未有一天感受过偶像荣光,没有从中得到一点好处的人来守护?”

    他搬出最后的理由,“况且,现在松本桑的情况就摆在这里,不考虑改变,最后恐怕只有被雪藏的命运。既然这样,请您不妨给我这一次机会,就赌上松本桑和我的职业生涯”

    “你和松本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可拿到赌桌上来的。”负责人回过神来,道。话有点难听,不过,语气并不是很恶劣。

    的确,一个无名小偶像,一个菜鸟经纪人,就算绑到一起放上天平,也值不了多少重量。

    “既然这样,”岩桥慎一在负责人的反应里觉察到一线希望,觉得有周旋的余地。赶紧顺着自己往上爬,“就更该给我们这种不值钱的小人物放手去做的机会。”

    同一时间,第一制作所在的四楼,走廊里出现了一队身影。

    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在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进了第一制作部的办公室。她是渡边晋和渡边美佐的次女渡边万由美。

    渡边万由美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社会学系,刚入职渡边制作的时候从属公关组,今年的人事调动,刚挂靠到第一制作部来。

    同时,她还负责森进一的经纪事务森进一共有三名经纪人,分别负责不同方向的事务,渡边万由美主要负责和广告方的接洽。

    渡边晋在世时,对这个小女儿多有赞赏。相比守成的长女美树,次女万由美身上,还富有一些革新的胆气。

    不过,长女美树羽翼已丰,又和富士电视台的制作人联姻,将来入主渡边制作似乎已经是眼前之事。

    身为次女,渡边万由美年纪和姐姐拉得太大,更比不上姐姐这些年积攒下的人望和外援,所以一开始就看得开,没动过争权的主意。

    也因为姐妹两个早早就心照不宣的订好了目标和方向,事务所内部倒是一派和谐,没分出什么美树派、万由美派之类的。

    进了办公室,几个人往负责人的隔间走去,接近的时候,看到有个青年站在负责人的办公桌前,一副据理力争的模样。

    渡边万由美动了动眉毛,停住脚步,在那听了一会儿。

    “……就更该给我们这种不值钱的小人物放手去做的机会。”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渡边万由美不禁一笑,打量起了说出这句话的青年。

    这时,负责人和岩桥慎一,也终于发觉到了渡边万由美的存在,双双看了过去。

    岩桥慎一见过渡边美佐和吉田美树,只闻其名的渡边万由美还是第一次见,还是负责人先开口,才知道了来人是谁。

    渡边万由美长得跟渡边美佐和吉田美树都不太像,大概遗传渡边晋比较多。

    她中等个头,比例却不错,很适合穿西装套装。比起大姐吉田美树,相貌要精致许多。齐耳短发,虽然年轻,却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在说些什么?”渡边万由美很感兴趣。

    负责人把情况简单解释了一下。渡边万由美听了,稍微一想,“松本明子?”看来对这个名字不仅是有印象,也有些了解。

    “这位是?”她又看向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鞠了一躬,“我是松本桑的经纪人岩桥。”

    “哦。”渡边万由美点点头,“你好。”

    这份企划书又从负责人手里,到了渡边万由美手里。

    她仔细看了一遍企划,去问岩桥慎一,“怎么想到让松本桑转型做综艺呢?”

    “因为发现松本桑身上最大的卖点,若想要发挥出来,唯有走这条路。要说的话,大概就是‘贩卖她身上能卖的东西’。”岩桥慎一答道。

    “贩卖能卖的东西?”渡边万由美又笑了,像是觉得这说法很有趣。

    低下头,又看了看企划书,顿了顿,道:“岩桥桑能对这次的转型负责吗?”

    “能的。”岩桥慎一挺了挺脊背,“如果计划不成,我会负起责任来。”虽然就像负责人说的那样,他的职业生涯哪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可现在要的,其实是种态度。

    “那由我来做主,”渡边万由美看着他,“和《我们是滑稽一族》的制作组联系,共同来协商这次的企划。不过,要是失败了的话,就请你自动离职吧。”

    “是的!”岩桥慎一低下头。

    基本上来说,电视台的业界规则,是从四月份开始来计算新的年度,再以半年为周期来制作节目。现在是二月末,正是电视台处于调整的阶段,这时候去商量,正得时机。

    第一制作部内,对让松本明子如此转型,意见也分成了两派。但是,反对、或者是对这种转型迟疑的人,并非是觉得这个企划不可行。

    换句话说,快没救了的偶像,就算再来一个失败企划也就是那样。比起企划可不可行,这份担忧其实更多的来自于这种做法冲击了现有的偶像模式。

    假如松本明子开了这个先例已经沦为守成派的渡边制作,对再度成为先锋这件事,反而感到了退缩。

    但是,渡边万由美却以出人意料的坚定,支持着这一企划。c2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渡边制作的这两个女儿,都追随着父母的脚步,先后投身到了艺能界。

    长女美树承担起继承家业、保留渡边制作这块招牌的重任,指挥一艘大船,行事方针也不出意外,一切以稳字当先。

    倒是身为次女的万由美,从父亲那里遗传来的胆气,使得她行事要更加大胆果断,对革新这件事热情非常。

    所以,当看到岩桥慎一的企划的时候,渡边万由美觉得非常有意思。

    乍看之下,这个叫岩桥慎一的经纪人,要做的是件打破常规的事。但是在她看来,之所以敢去这么做,是因为所谓的“常规”已经裂了道大口子。

    偶像这一职业的底线正被不断拉低,失去了过去“清正美”的神圣属性,犹如一台停在那里的破车。

    那个岩桥慎一说偶像已经没有值得守护的荣光,渡边万由美也这么想。

    事务所内反对这个企划的人,畏惧成为先锋。但渡边万由美不怕成为先锋,正相反,成为先锋这件事,让她干劲十足。

    因为她在这上面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可能性。假如这件事成了,偶像这个职业,就有了一条新的可走之路。

    渡边万由美觉得值得一试。这不仅是她个性中对革新一事的热切,还因为她知道,母亲渡边美佐,也希望她能够成为“先锋”一样的存在。

    有事务所的二小姐当后盾,岩桥慎一这个企划也就得以进入下一阶段。虽然这个后盾也只是暂时的,盾牌后面还绑着炸药包,一旦失败,立刻就能把他给炸飞。

    对电视台来说,岩桥慎一提出来的这个有点坏的企划,同时又充满了新鲜感,看过企划书以后,对方同意进行具体的商谈。

    不过,电视台那边能对这个“破坏偶像”的企划能够表现出兴趣,并且愿意进一步接触,除了渡边制作的面子,从侧面来说,也反映出了偶像这一职业的地位正在下降。这要是偶像最清正美的时候,事务所绝不敢冒大不违去做这种事,电视台也不会沾手。

    用不着公开宣布,从业者心里,本身就在不断做着相应的调整。成群结队的女孩子涌入偶像界,这些女孩子素质良莠不齐,可一旦出事,破坏的就是“偶像”这一职业的整体风评。

    作为这个企划的提案者、主角松本明子的经纪人,岩桥慎一开始跟《我们是滑稽一族》制作部的人接触。白天跑电视台,晚上还要去应酬。酒桌上办事,办事上酒桌,这点哪都一样。

    先去吃饭,饭后进酒吧,先喝一轮,然后再去夜总会或是社交舞俱乐部,第二轮结束后,还要看情况再找个酒吧,喝两杯收尾酒,这才算结束。

    生于1966年6月1日的岩桥慎一,离法定的喝酒年龄还差几个月,但这件事事务所的人谁也不会提,电视台的人也想不到这小子还没二十,当然,也绝无露馅的可能。

    光那一身上班族的打扮,就先增龄起码三岁了。再加上芯子里装的虽然年纪也不很大,但也不小,“内外兼修”,百分百看不出来,警察更不会无聊到去盯上班族。

    黄汤下肚以后的RB上班族什么德行,夜总会里上过班的岩桥慎一清清楚楚,也晓得一些应对他们的办法,由此可见,过去积累的经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得上。

    三次会结束,先把电视台的人送上出租车,再把一起出来的上司送上出租车,最后,喝了个半醉的自己再钻进最后一辆出租车

    RB的出租车费很贵?当然了,自己掏钱的话肯定舍不得坐,可是事务所给报销啊。

    就这么着,有差不多一周的时间,岩桥慎一都为了这件事忙前跑后,除了办这件事,还得替松本明子联系工作,送她去工作地点,离成为007只差一把PPK。

    连美女都是现成的,虽然松本明子不算是正统的美女,可他也不是个真格的詹姆士邦德,顶多是个一周七天无休随叫随到的薪资奴隶再过几十年,这种人被称作是社畜。

    不过,忙归忙,成果也出来了。经过数次商谈,渡边制作最终跟《我们是滑稽一族》制作组签了一个六期的合同,为松本明子量身定制一个滑稽短剧系列。

    之所以成功,要归功于松本明子《STAR!诞生》冠军的身份,俗话说,落水狗打起来过瘾,差不多就是这么个道理。

    总之,以岩桥慎一写在企划书里的那个想当偶像却怎么也不成功的角色设定打底,具体的台本则交给电视台的脚本作家去写。

    一场滑稽短剧的时常不超过十分钟,这就是松本明子所拥有的最后的机会。除此之外,还有岩桥慎一赌上了的渡边制作经纪人生涯。

    当初说什么也愿意做,可一旦事情成了定局,真的要从偶像转型去做综艺,松本明子一时还有点懵,好好的清正美,这就要“清正没”了?

    这事儿也正常。答应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

    离正式录第一期还有段时间,岩桥慎一客串了一把知心大兄弟,开导了一下松本明子。其实他什么也没说,话都让松本明子一个人说完了。她说痛快了,也就舒坦了。

    这边松本明子爽完了,岩桥慎一正要歇口气,结果另一边又出事了。

    ABNORMAL在俱乐部演出的时候出了事故,赤松晴子差点叫台下的观众给袭击,现在乐队的人在警察署做笔录。

    得,歇也别歇了。

    得亏现在不是在电视台之类脱不开身的地方,岩桥慎一草草收了收手头的事,赶紧去警察署领人。一路上还担心,当初人家哥哥把妹子托付给他,这要真出点什么事,竹之内昭仁那里没法交代了。

    到了警察署,岩桥慎一自报家门,然后被领进右边走廊一间小房间里。

    房间里布置得很单调,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折叠椅,外加一部挂在墙上的电话。乐队的人都在这儿。

    岩桥慎一进了门,先尽量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四个人,确认他们看上去都平安无事虽然这点小动作瞒不过警察然后松了口气。c2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