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说说睡过自己女儿的感受 儿子的东西比丈夫还要大

更亲时间:2021-11-25 14:44:11 

     半小时后,海登开着那辆沃尔沃960停在门口,菲姬在记者前面露了个脸,然后也坐上车子,直奔上次去过的法式餐厅。

    甩脱记者方面老麦克也是专业的,他这一招将大部分骑摩托的狗仔带跑了,又放了几个烟雾弹后,才让马沃塔开车过来,载上他和宋亚以及艾尔悄悄离开。

    “好了,坐起来吧,应该没人跟着。”又在芝加哥市区兜了几个圈子后,老麦克才发话,让半躺在后座的宋亚起身。

    “呼,真是累人。”

    宋亚个头又有蹿升,他现在勉强也能算是个壮汉,虽然和马沃塔还有托尼老哥的体型不能比,但身材更匀称些,经过舞蹈和器材锻炼,腹肌也渐渐有了。

    “后座上我放了副防弹衣,要找个地方换上吗?”老麦克问。

    “算了,那样太明显。”现在是八月份,单薄的衣服可藏不住防弹衣,“嘿,马沃塔,你如果不想跟着,我可以在附近把你放下来。”

    “不用,没事的,你是老板,对我也不错。”马沃塔边开车边说道。

    “ok。”宋亚放下心,“这种时候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事情有点棘手,我这也缺人。”

    马沃塔点点头,专心开车。

    车停到老乔音乐楼下,几个带着地狱短尾猫花头巾的帮派份子站在那,“嘿,aplus。”他们认出了宋亚,也不再和以前那样二话不说直接搜身了,“方便吗?”一个小头目走上前示意道。

    “可以,在楼道里搜吧,外面人太多。”宋亚带着三人进门,“嘿,卡尔。”他和卡尔打着招呼,“最近还好吗?”

    他说话的时候,花头巾们很仔细地搜身,从老麦克身上搜出两把手枪和一长一短两柄小刀,“白老头,你的家伙不赖。”

    小头目是识货的,他把玩着手枪说道。

    老麦克没理他,“我的保镖。”宋亚解释了一句,对方努努嘴放行,四人上楼。

    老乔这里没什么变化,也不知道他为那四位大妈的专辑录得怎么样了,调音师埃里克也没在,一路上都是地狱短尾猫的人。

    “嘿,aplus真的是自己人!酷!”一个十来岁的黑人少年看到宋亚脱口叫道,很快被他旁边的老帮众制止了,不过宋亚还是亲热地伸手和那位少年碰了碰拳,这么年轻就戴上了花头巾,应该和以前死掉的‘et’一样是个狠角色,这种年纪除了抄起枪为帮派搏杀没啥其他上位的途径。

    “aplus……”老乔办公室门口几个没戴花头巾反而不太热情,宋亚知道他们是小洛瑞新招揽的跟班,托尼在缓刑期间,‘消音器’入狱了,他也得补充新血。

    “等等。”老麦克被他们挡在门外。

    “我的保镖,自己人。”宋亚把他们手拨开,带着老麦克和马沃塔、艾尔入内。

    肯尼斯大佬叼着雪茄,双肘撑在老板桌上,眼睛眯着,老乔坐在他对面一侧,巴勃罗坐在另一侧,小洛瑞和托尼、ak坐在后面沙发上,老摩根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其他就没坐的地方了。

    也没人跟自己打招呼,巴勃罗和小洛瑞的眼神简直要杀人,宋亚无视他们,和三人暂时倚墙站着。

    “亚力……”托尼在沙发那头低声叫道。

    “嘿,托尼。”宋亚猜他应该搞不清楚真实状况,但以他的小聪明可能感觉出来了什么,一向活跃的他现在有些蔫蔫的,脸垮着,满怀心事。

    “ok,人齐了,我的大明星们。”肯尼斯大佬发话,“有什么要说的都说出来吧,巴勃罗,你先开始,我很忙,场子一刻都缺不了人。”

    “我直说了,aplus,老摩根,你们坏了规矩,我出于礼貌和道义申请了仲裁,否则我可以直接对付你们!”

    巴勃罗恶人先告状,“老摩根,你收了他多少钱!”他拿食指轻点向宋亚。

    “我收了你妈的钱,巴勃罗,我以前认识你妈妈,真的,我还真收过她的钱你个小崽子!”

    老摩根这次非常硬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宋亚进门的大阵仗跟了他底气,“我看在你死去的妈妈份上让你当了我的经纪人,你是怎么对我的ah?把我一脚踢开,我他妈受够了,我在南城连买瓶酒都要精打细算,看着你们……嗯?在外面花天酒地满世界飞,捞了多少?你和小洛瑞,还有aplus,几百万?上千万?老子一分都没有,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你……”

    “fxxk!”巴勃罗起身冲向老摩根,“你再提她一句试试!?”

    艾尔又像上次一样窜出来,顶在巴勃罗面前,“怎样?孬种,为了小洛瑞你抛弃了多少我和老摩根这样的人,你心里没数吗?”

    小洛瑞和ak也冲了过来,托尼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

    这边马沃塔和老麦克顶上。

    几人正在推搡,“嘿,冷静!”老乔赶紧维持秩序,“来这里还敢动手的等下别怪我不客气!”

    巴勃罗指指老摩根,“你别忘了是我找你来录音的,你别忘了。”他和小洛瑞他们回去坐下。

    “我凭本事吃饭,没了我的萨克斯风……”被刚才这么一闹,老摩根气势立马有点萎了。

    “你有个屁本事你个老酒鬼!”小洛瑞骂道。

    “看吧,都骑到我头上来吧,都看不起我这把老骨头……”老摩根对肯尼斯诉苦,“你得管管现在的年轻人。”

    “你坏规矩了,老摩根。”大佬很清醒,“是你把歌词的事说出去的,我们自己人在家随便吵,但绝不能拿到外面去说。”

    “我说了,我说了怎么的吧?把我做了?我受不了这个气,我眼红,我一个老头怕什么,你们几百万,上千万……”他开始不停唠叨。

    “摩根,闭嘴!”老乔骂道。

    他终于闭上了嘴。

    “aplus,是你吗?”肯尼斯大佬看向宋亚,“巴勃罗说是你指使的。”

    “算是吧。”宋亚耸耸肩,这种事老摩根扛不下来,而且这老头胆子并不大,说不定以后还会反手把自己卖了,不如现在大大方方承认。

    “you m-fxxk!”小洛瑞一蹦三尺高,“我给你的机会!我他妈看在托尼的份上给你机会入行!你竟然背后和我玩这一套!?”

    宋亚fxxk回去,“耶,耶,你们背后搞我在先,巴勃罗先动手的,怎么了?找了个白妞到记者面前控诉我,想毁了我!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他妈没有证据的事……”

    “证据很好找,我跟老乔说过了,难道你们那么短时间能把事情做得很干净!?嗯?”宋亚这种时候绝对不会怂他,“想当芝加哥说唱之王是吗?去当啊!出去跟媒体喊,喊你自己是芝加哥说唱之王,看看有没有人认你啊你个废物,没我的二手店你现在在哪?代客趴车?”

    “亚力……”托尼看着宋亚,好像都不认识眼前的的这个人了。

    “他翅膀硬了,看不出来吗?托尼,他翅膀硬了,他现在不想鸟我们了,我当初就不该看在你个蠢货的面子上给这小子机会!”小洛瑞气得额头上青筋直冒。

    宋亚听到这话火气也上来了,“不许这么对我哥哥说话!不许骂他蠢货你个软蛋!他替你顶了罪你忘了吗?我花了很大代价才没让他替你坐牢!还有‘消音器’,现在还在牢里呢,你个一天不惹事就不消停的废物!下一个是谁?下一个坐牢的是谁?你们不是抽签了吗?是你吗?ak?什么时候进去,下个月?”

    “小洛瑞不是那样的人aplus,他对兄弟们很好。”ak苦笑着解释。

    “耶!你别跟我这充什么兄弟情!你连家门都不让托尼进去!”小洛瑞指着托尼:“他吃我的喝我的,喝酒玩女人跑夜店脱舞酒吧什么钱都是我付的,‘消音器’也是!ak也是!谁他妈够兄弟?你?你个小气鬼,黑葛……葛……葛朗泰!”T6R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钱省着点花没什么不对,倒是你,小洛瑞……”

    老乔插话进来,“也该学APLUS理理财了,最近我很忙,没工夫陪你跑商演,你的新单又卖得不好。”

    “我的事不用你管!”小洛瑞不耐烦地对他一甩手。

    老乔脸沉了下来。

    “你他妈的给我坐回去!”

    巴勃罗厉声将小洛瑞喝止,“呃,乔,小洛瑞的新单在打榜期间,销售形势还不明朗。”他听出了老乔话里隐含的意思,换颇为诚恳的语调劝道:“你知道的,我们的商演不能缺了你,大家一起赚钱没什么不好,二手店那首歌的热度也就这两年,以后即使想走穴,别人也不见得乐意请我们了。”

    “NONONO没事,每次上台就唱那几句副歌,我自己也厌烦了,小洛瑞有新歌面世,总让他表演老歌也不好。”老乔摆摆手,很有技巧地再次拒绝。

    宋亚把身体靠回了墙上,老乔刚才是为了自己把话题扯开的,的确,那么大声的争吵不可能不传进外面帮派份子的耳朵里,小洛瑞对兄弟豪爽大方的人设会受他们欢迎,自己就这个话题吵下去没有优势。

    自从上次小洛瑞和老乔‘和平’分手后,双方关系不好归不好,但没人和钱过不去,他们重新合签了一个演艺公司,平时有什么商演机会还是会上台配合。小洛瑞首专里,商演客户们就认二手店一首歌,而当时丹尼尔为了拉拢老乔,将老乔的地位提成了与小洛瑞相同的主唱,所以小洛瑞没法甩开老乔单干,一旦老乔不再参加走穴,他的收入会下降一大截。

    巴勃罗见劝了老乔几句不见效,大概也能猜出来老乔在偏帮宋亚,目光转冷,回头盯向宋亚,“APLUS,你不会还想扩大歌词的事吧?”

    “我不会的,但我控制不了记者说什么……”宋亚随口应付。

    “你还真的想扩大!”巴勃罗的眼神阴狠了起来。

    他这一套宋亚领教过好几次了,为二手店歌词版权产生冲突的时候就差点怂在他这种目光下,但是现在……

    宋亚早非昔日可比了,朝大佬努努嘴,“我说了我没这个意思,听大佬的咯。”

    相比上次他来裁决时,被那个该不该与大唱片公司合作的问题搞得不耐烦地甩手走人,今天的肯尼斯大佬判断力要清晰多了,“巴勃罗,是你先动手的吗?对付自己人?”他盯着巴勃罗。

    “呃……”

    巴勃罗没有立即回答,伸手捋着他那拉丁式的大背头,借机低下脑袋,避开肯尼斯大佬的目光,数秒后,他深呼一口气,“我没……”

    “等等!”肯尼斯大佬突然制止了他,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手指放到嘴边,吹了个口哨。

    “那个白人找到了吗?那个叫什么……”他问外面的人:“科……科什么的?”一时想不起来名字,又回头看向宋亚。

    “米尔科维奇。”宋亚回答。

    “对,米尔科维奇。”

    “耶,我们把他带去了公屋,要转到这里来吗?”手下回答。

    “要吗?”肯尼斯大佬这话是对巴勃罗问的。

    “好了,好了,我认,是我指使人做的。”巴勃罗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但这不关小洛瑞的事,APLUS你尽可以向我报复,但不要牵扯到他。”他抬头看向宋亚,两人眼神对上,刚进门时他咄咄逼人的气势没有了,但也未见什么沮丧和歉意,就像商人谈一件生意,谈崩了面无表情地各走各路。

    “算了,留个纪念就把那白人放了吧……”大佬朝外面挥挥手,关上门,回到座位上。

    “巴勃罗,你怎么能这么做?”

    刚才宋亚和小洛瑞的争吵把托尼弄得很尴尬,他坐回去后就埋着头一言不发,听到巴勃罗这句话,难以置信地抬头,满脸的愤怒,“APLUS是我的弟弟!”

    “抱歉,托尼,一切都是为了生意。”巴勃罗保持平静,“他挡我们的路了……”

    “WTF!”托尼终于反应过来了,“所以报纸上……哦,天哪!”他抱着头,做恍然大悟状,“我说那些记者们怎么知道亚力为了省钱住三星级酒店,还有芝加哥租公寓的事,原来是你把我平常的闲聊都出卖给了他们。”

    巴勃罗没有回答。

    “你平常会跟他们聊这些吗?”宋亚有点无语,万万没想到这些料是自己老哥爆出去的。

    “我……我……”托尼起身走过来抱住他,“我就是……就是……有时候在车里无聊需要有人找点笑话聊,你知道的,真的对不起亚力,我也不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内疚地吸着鼻子,眼泪流了出来,“我还跟他们说了妈妈和弗兰克的关系……”

    “……”

    宋亚还能说什么呢?他也早猜到了,不是托尼说的巴勃罗怎么会去和弗兰克的女儿搭上线,那个女孩当时连案都没报!只好拍着托尼的背,“没事的,托尼,都过去了,我知道你聊这些的时候是无意的。”

    “但是,这事我只对小洛瑞说过。”托尼胡乱抹了把眼泪,回头看向小洛瑞。

    小洛瑞自从巴勃罗认下之后就一直面无表情放空,听到这话又暴躁起来,“FXXKYOU托尼!你怀疑我?我不能跟别人开玩笑聊聊吗?”

    “我第二次警告你,不许这么跟我哥哥说话!”宋亚指着他大吼。

    “别这样亚力……”托尼又不敢确定了,“可是我叮嘱过你不要跟别人说的洛瑞……”

    宋亚冷眼看着身边的托尼,倒还真应了那句华国古话‘吃人嘴短’,往常对人对事没脸没皮能混得很开的他,当了一年多跟班后,都不怎么敢对小洛瑞大声说话了,畏畏缩缩的,真是兄弟吗?也许连托尼自己都不信了吧。

    “耶,要不你来教我该怎么做事?别他妈哭得跟个女人一样……”小洛瑞捏着嗓子学女孩说话,“嘤嘤嘤我有点小秘密你不许跟别人说哦。”他学完后还拿手肘碰碰身边的AK,哈哈大笑。

    没有人跟着他笑,AK低头咳嗽了两声,示意他看向肯尼斯大佬。

    ‘咔嗒’

    一声清脆的机械声响,肯尼斯面无表情站起来,垂在一侧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银色手枪,这回是真家伙而不是什么打火机玩具,已经拉上了膛,他一步步晃到小洛瑞面前,提提裤带,“我……”

    他歪着头想了半天措辞,把没拿枪的那只手按在胸口,“我是不是有点过时了?”他朝向众人。

    “肯尼斯,不关他的事……”

    巴勃罗惶急地站起身,“真的不关他的事,我派人去找那女孩之后才告诉他,让他准备接受事实。”

    “巴勃罗,别把我当傻瓜M-FXXK!”肯尼斯把枪口顶住小洛瑞门牙,“张嘴……”

    “我……”小洛瑞刚发了个音枪口就捅进了他的嘴巴里,他惊恐地睁大眼睛,眼珠子往下盯住银色枪管后的枪机。

    肯尼斯盯着他,默默拉开了保险。

    大佬发起狠来光那完全漠视生命的眼神就够吓人的,小洛瑞闭上眼拼命摇晃着头,泪水飙飞,嗓子里发着意义不明的呜咽声。

    “不至于这样肯尼斯!别吓他了!”巴勃罗大喊:“就算他从头参与也不至于挨一枪!你留着他还有用!他已经转型了匪帮说唱歌手,你知道的,像N.W.A那种的瘸帮歌手为瘸帮招了多少新鲜血液,那些孩子,外面那些孩子,因为做着帮派手势的歌手唱着的‘我有枪有女人,街面上谁都怕我,我能搞到最好的货’之类歌词吸引进帮派的还少吗?以现在的南城形势,你难道还会嫌人多?”

    他指着宋亚,“这种拼命揽钱,拼命往上流社会爬,拼命跟我们撇清的的歌手对你有什么用!?他会在现场演唱时对台下观众比GD的帮派手势吗?他会带着一群花头巾出现在MV里吗?他会把跟什么冲锋队做的交易老老实实告诉你吗?!”

    “冲锋队?什么交易?”肯尼斯问道。

    “反正不是为了什么白妞。”巴勃罗说道:“他现在是彼得弗洛克妻子律所的客户!说不定他随时会和警方合作把我们卖了!”

    “你可真是一再突破底线啊巴勃罗!我那是为了救托尼,而托尼是为了谁背上官司的?”宋亚倒没想到巴勃罗连这件事也讲了出来,还好当时自己没有合盘托出。

    “彼得弗洛克?那个检察官?”肯尼斯看向宋亚。

    “我都说了,我那次是为了不让托尼坐牢……”宋亚赶紧解释。

    “但是你当时对我不是这么说的。”肯尼斯指指宋亚,上次宋亚是以他甩了白人乖乖女,也就是维克麦基的女儿卡茜蒂为借口糊弄过去的。

    “嘣!”

    他突然弯下腰,对着小洛瑞耳边吼了一嗓子。

    小洛瑞嗓子里发出声像猫一样又尖又细的声音,然后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上身的衣服被汗水给浸透了。

    “哈哈哈……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学女人说话了。”

    肯尼斯笑得有些变态,把枪收回去,利落地挂上保险,塞回腰间。

    小洛瑞嘴角流出鲜血,咳了几颗碎牙出来。

    “你们知道吗?我又厌烦了……”

    肯尼斯收拾收拾走到门口,转身回来对两拨人说道:“我会放话出去,收回GD对你们的担保,你们,两个大歌星,还有你巴勃罗,哦对了,还有你老摩根,以后不要再对外说自己是GD的人。”

    他扯着嘴角竖起一根手指,“还有,如果再发现有人找我手下去纽约或者什么其他地方当枪手卖命,不管他给没给够钱……我绝对杀了他!”

    大佬一阵风似的走了,巴勃罗赶紧和AK扶起小洛瑞,在几个新跟班的保护下离开。

    “亚力,我先跟着过去看看,再回来找你。”托尼对宋亚说道。

    “随你。”宋亚耸肩。

    还是艾尔发话:“哇喔,你还要跟过去吗?今天都M-FXXK谈成这样了。”

    “总要把话说清楚的。”托尼对他笑笑,“对了,你那晚上方便吗?我过去借住几天。”

    “你随时过来,地址你知道的。”艾尔笑道,他就住宋亚一家人以前租的公寓。

    “那我走了。”托尼好像确实看开了,和几人碰了碰拳,朝巴勃罗他们追了过去。

    “老乔,今天谢谢了。”宋亚和老乔拥抱。

    “大佬没做任何事,没偏向任何一方,这对你是好消息。”老乔好心提醒。

    宋亚苦笑,“我知道,我现在只担心小洛瑞发疯。”

    “嘿,BOY!你有什么问题吗?”老乔轻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钱比他多,人比他多,无论任何方面的实力都比他强,应该是他担心你才对!”

    “我知道,我知道。”

    宋亚带着三人告别老乔,人走光了的老乔音乐里特别静谧,“托尼说要借住在我家的时候,你为何不允许他回家住?”艾尔问道。

    “就让他先住你那吧……”

    宋亚实在是怕了这个哥哥,这次必须得好好考验考验他,否则太容易被他坏事了,“马沃塔,今天没被吓坏吧?我看你脸色有点不好。”他把话题转移开。

    “我的脸色一直这样……”

    马沃塔憨厚地笑着,走到老乔音乐门口,卡尔打开铁门,并把老麦克的枪和刀还给他。

    “你们等等。”老麦克拿着枪对外探了几次头,才走了出去。

    艾尔和马沃塔护着宋亚疾步冲出门,钻进车内,还是马沃塔开车。

    “至于这样吗?小洛瑞不会这么疯吧?”艾尔问道。

    “他转型了匪帮说唱,没GD罩着他比我难混一万倍,而且我不打算放过他。”宋亚说道:“你也听到老乔说的了,我没理由怕他,那太可笑了。”

    一路开回海德公园,“你们先上去吧,我和老麦克聊会。”宋亚等艾尔和马沃塔走后,和老麦克依然坐在车里。

    “那件事要不要按计划进行?”宋亚问。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老麦克回。

    “我是老板,但我没你有经验,你替我决定吧,反正活儿也是你去干。”

    “我讨厌那个什么小洛瑞,注意到他临走时看你的眼神了吗?他绝不是什么理智的人,对这种人我有经验,你必须表现得比他更狠更不要命。”

    “OK,我明白了,做得漂亮点。”宋亚下车。

    凌晨三点,小洛瑞被前呼后拥地从一家牙医诊所出来,街对面一辆廉价二手车车窗里,伸出只被锯短枪管的左轮手枪,准心先跟着毫无所觉的小洛瑞移动了会,然后突然上举,‘镗镗镗镗镗镗!’一口气放空了六颗子弹,然后尖啸着发动,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大量烟雾,迅速消失在芝加哥的夜色里。T6R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