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别急 妈妈教你做 儿子上我了我该怎么办问

更亲时间:2021-11-25 14:52:22 

     吕小米也想走,却被江帆叫住。

    “拍过短视频吗?”

    “没拍过!”

    “来来来,站这里我好好瞅瞅。”

    江帆指指前面。

    吕小米走过来,站在办公桌前,浑身不得劲。

    被江老板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来回反复的打量,身子都有点僵硬了。

    江帆打量的很仔细,目光像尺子一样,从头到脚丈量,不得不说这妹子条件很好,天生丽质,穿着职业装的样子挺美,就是气质有点嫩,要是稍微熟一点效果会更好。

    “你都有哪些爱好和才艺?”

    “学过琴。”

    “还有呢?”

    吕小米想了想,有点尴尬:“再没了。”

    江帆就惊讶了:“连两门才艺都没有,你上学的时候干嘛呢?”

    吕小米道:“好好学习呢!”

    江帆又瞅两眼,挥挥手让她走人。

    琢磨一阵,趴电脑前开始写文案。

    当年刷抖音刷到中毒,抄几个文案还是没问题的。

    第一次听说抖音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的了,只记的第一次接触抖音,还是看别人在抖音上刷到了西瓜妹唱花桥流水的短视频,才在手机上下了抖音。

    从此一刷不可开交。

    漂亮软妹子肯定受欢迎。

    炫富的也很有市场。

    租几辆劳斯莱斯和超跑,再找个气质好点的少妇扭两下唱两句,肯定圈粉无数。

    脑袋里的存货太多。

    花了十几分钟,江帆就搞了十几个文案。

    有纯粹卖美的。

    也有秀才艺的。

    当然少不了炫富的。

    豪车豪宅配上一位气质优雅、美丽自信迷人的美少妇,绝逼秒杀一大波少男。

    当然,重头戏还是音乐。

    毕竟抖音的主旋律就是音乐,这个才是重心。

    炫富只是一个手段,而且还容易把三观带偏。

    吸引流量的时候用一下还行,不能明着鼓励。

    写好文案,又开始上网搜歌,结果发现好多歌还没出来呢。

    抖音做起来后,涌现出了好多非常火的原创歌曲。

    但现在抖音都还没有呢,那些原创自然也没影子。

    江帆揪揪头发,只好挖空心思找替代品。

    真想把那个西瓜妹找来拍一段花桥流水,奈何不知道人在哪。

    脑子里想了一大圈,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替代品,西瓜妹算不上多漂亮,但是长像很有特色,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的那种,特别是那份含羞带怯,不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歌是有了。

    但找不到合适的人。

    琢磨一阵,又呼叫秘书:“吕小米来一下。”

    嗒嗒嗒……

    吕小米跑过来:“江总!”

    江帆说道:“有两件事落实一下,第一个,让技术部门注册个快手ID,名字就叫‘如此多娇’,不要用公司的名义,用个人名义注册;第二个,找个懂摄影的,买点摄像设备。”

    “好的。”

    吕小米答应着,问:“还有别的吗?”

    “没了。”

    吕小米出去了。

    几位高管的执行力很强,下午就给江老板选好了要的人。

    一共四个,四个部门各派了一个。

    创业公司,机构还不太健全。

    开发团队的人不能乱抽,都在加班加点的。

    只能从其他部门抽,人最多的是办公室和人资,财务和法务没几个人,甚至法务就一个妹子,杨甲琛实在没的选择,只能派出来凑数。

    江帆扫了一眼,想扣杨甲琛工资。

    没合适的就别派了,使个凑数的过来干嘛!

    把人刷掉难免伤人自尊。

    真不是个玩意。

    剩下三个还行,都是各部门最漂亮的,不说颜值爆表,至少是在线的。

    就是没啥特色,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江帆瞅了一圈,问:“有谁拍过短视频的?”

    互相瞅瞅。

    财务的会计小姐姐举了举手:“我拍过。”

    江帆道:“我看看你拍的内容。”

    会计小姐姐挺迟疑,发到平台上让人看没问题,但当着老板的面给老板看,多少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可不给看又不行,踌躇了下,还是起身过来,把手机拿给江老板看。

    用的美拍。

    作品还不少,显的玩的时间不短了。

    江帆一条条翻看,有秀身材长像的,也有卖萌和搞怪的。

    看着斯斯文文的,实际上却很活泼。

    大抵现在的年轻姑娘外表乖顺,其实都有一颗放飞的心。

    会计小姐姐站在一边,看着江老板翻到一条穿着吊带露着肚皮秀身材的短视频,忍不住捂了捂脸,太尴尬了,要不是知道老板要干什么,绝逼以为老板有什么龌龊心思呢!

    吕小米就坐在江帆旁边,也侧着身子伸着脖子张望。

    不过她也玩美拍,早就看过女会计的短视频。

    不过被江老板当着面翻,画风还是挺诡。

    莫名就想到了当初手机被江老板要去打电话时措手不及的那一幕。

    扭头看了看女会计,果然对方一副我很忧伤的表情。

    江帆不动声色,翻了二十几条小视频后,没再继续看下去。

    “短视频拍的挺不错。”

    江帆表扬一句,将手机还给会计小姐姐。

    女会计忙接过手机,回到对面坐下。

    心里后悔不迭。

    早知道不说自己拍过短视频了。

    大意了呀!

    谁知道老板会看自己手机。

    江帆又问剩下三位:“平时刷短视频吗?”

    三个妹子点头,平时不和老板互动,跟老板没共话题。

    听着就是。

    刷过就好。

    江帆点头,瞥了瞥吕小米:“你也坐对面去!”

    吕小米挺懵圈,但还是忙答应了一声,起身绕过去坐到对面。

    于是。

    江帆一个人坐一边,五个妹子一字排开坐他对面。

    除了吕小米还算比较习惯,剩下的四个都有点不自然。

    被江老板盯着打量,不别扭才怪。

    江帆打量一阵,忽然发现导演这个活也是需要天赋的,不是看了一千部电影,就能拍出经典大片,特别是要给一帮非职业演员量身定制,真动手时才发现难度不小。

    关键是这几个明显放不开,就比较麻烦。

    琢磨了下,江帆问:“谁会跳舞?”

    大家四互望望,全都摇头,有会跳的也不敢说会了。

    就怕江老板让当场跳一曲。

    没人会跳?

    江帆有点失望,继续问道:“花桥流水这歌谁听过?”

    互相望望,都摇头,没人听过。

    扯蛋。

    这歌出来两年多了,竟然没人听过?

    江帆挨个瞅瞅,问:“爱情的骗子我问你呢?”

    互相瞅瞅,再摇头,还是没人听过。

    江帆抚额,一群业余的真指望不上,怪不得没在抖音上刷到过。

    不想问了,直指在电脑上播放。

    先放爱情的骗子我问你。

    会议桌上摆着台笔记本,旁边还接了个外电音箱。

    放了三十几秒就暂停了。

    江帆再问:“有没有印象?”

    几个妹子互相望望,吕小米道:“好像有点印象。”

    江帆问道:“有什么感觉,有没有一种想要抖起来的冲动?”

    抖起来的冲动?

    继续懵圈,搞不明白什么是抖起来。

    江帆继续放歌,这次放的花桥流水。

    放了一首完整的歌。

    等放完后,继续问:“这歌怎么样?”

    一般般啊!

    几个妹子心里这样想着,但不敢说,应付的点点头:“还可以。”

    太年轻了。

    心口不一都表现的这么明显。

    江帆有点纳闷,这歌怎么火起来的?

    天时地利还是人和没到?

    难道非要等到2018年或者那个西瓜妹唱了才会火?

    这帮业余渣渣是指望不上了。

    江帆转着念头,说:“今晚回去每人拿这两首歌各拍一段15秒的短视频,爱情的骗子我问你吕小米用闽南话唱,花桥流水要拍出女子的那种娇羞,娇羞懂不懂?”

    几个妹子脸脸相觑。

    这是什么节奏?

    江老板要改行做导演吗?

    太扯了吧?

    老板这是哪里病了,你先给我示范一把娇羞看看。

    几个妹子心里嘀咕。

    满腔热情被泼了头冷水。

    草草收场。

    江帆回到办公室后,琢磨了一阵,又叫来吕小米交待:“去上戏给我找个导演来,再找几个颜值比较高的学表演和舞蹈专业的女学生来。”

    专业的事还得找专业的人来说才能事半功倍。

    他算是明白了,导演这口饭自己吃不下。

    当个军师提提意见或者搞搞策划还凑合,亲自上阵拍小视频就抓瞎了。

    特别是面对一群非专业的业余人员,真是有心无力。

    吕小米答应着:“请上戏的学生估计费用不少。”

    江帆问道:“请个学导演和表演舞蹈的学生一天多少钱?”

    吕小米道:“具体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怎么也得好几百吧!”

    江帆把手一挥:“找来。”

    吕小米应了声,出去办事了。

    心里还有点愁,这年头当秘书真不容易啊!

    不但要当司机,还要给老板当演员。

    两个小视频该咋拍呢!

    用闽南话唱歌没问题,可那个花桥流水的娇羞是个什么鬼。

    真是愁的不行。

    不知道老板哪病了,好好的BOSS不当怎么又要拍短视频。

    是不是太不务正业?

    江帆坐了一阵,又开始写文案。

    双胞胎的文案。

    准备回家给两个小秘拍上一段,双胞胎很好的。

    当年抖音上就有不少,不少色批关注。

    江帆也关注了好几对,现在有现成的素材,随便拍几段难度应该不大。QA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老城,一栋别墅。

    杨路裕正在浏览后面数据,一个合伙人敲门走了进来。

    “老杨,情况有点不妙啊。”

    合伙人在一边坐下,说道:“刚确定的消息,肖亚军昨晚跟那边的人接触了。”

    杨路裕愣了下,接着脸色阴沉:“我草,还没完没了了。”

    合伙人沉声道:“对方这是要把我们的根也挖掉,而且不惜成本,要想不被挖空,现在看来除了光涨工资可不行,必须要拿出期权才可能把人留住,否则连肖亚军这样的骨干在对方开出高薪后也开始动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北北那边麻烦也不断。”

    杨路裕问:“还没解决?”

    合伙人道:“那些搞事的好解决,盯着后台就行,麻烦的是就在下午,那根该死的搅屎棍以搜集客户信息和侵犯儿童隐私为由把我们起诉到了法院,还有硅谷一个同样做短视频的创业公司也把我们告到了法院,以我们的几款贴纸侵权为由索赔三百万美元。”

    杨路裕想了想,道:“通知资方处理。”

    合伙人道:“已经通知了,你要不要过去一趟?”

    杨路裕道:“你去一趟吧,我先不过去了。”

    合伙人点点头,坐了十几分钟就走了。

    杨路裕摩擦着头皮想了想,拿出手机打给曹光:“姓曹的,你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想怎样。”

    “一直是你们在苦苦相逼,你问我想怎样?”

    “行业竞争适着生存,机会给了你不合作,让我怎么办?”

    “你们想要把我吞了,难不成我还要感激你们?”

    “我们老板很有诚意,你们人心不足,好意思喊冤?”

    “挖我的人我也忍了,你特么泼脏水找人起诉我们算什么事。”

    曹光当然不承认了:“这事我不知道,别往我头上栽。”

    杨路裕道:“敢做不敢认,我算是看清你了。”

    曹光呵呵:“说这些没用,要么两家合一家,咱们共同战斗,日后好相见;要么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我们老板发话了,要光明正大的拿钱砸死你们。”

    杨路裕冷笑道:“我等着,看你们怎么拿钱砸死我。”

    曹光道:“B轮的一千多万花的差不多了吧?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那点钱对我们老板来说就是个毛毛雨,资金不用说,人才和技术我们也可以轻松碾压你们,差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所以你还是祈祷吧,或者再找资本要个十亿八亿美元跑的更快点别被我们追上。”

    杨路裕问:“你们老板准备砸多少钱?”

    曹光道:“虽然知道你是在刺探虚实,但也没啥不能说的,我们老板说了,在短视频行业的投入上不封顶,根据我的观察,至少二十个亿是没有问题的。”

    杨路裕瞬间蛋巨疼,二十个亿,他妈的能拿出二十个亿还搞什么短视频创业,去玩资本运作他不香吗?问:“现在美拍才是国内最火的短视频应用,为什么非要盯着我?”

    曹光笑道:“人家美图都准备上市了,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再说美拍跟我们的定位和产品思路也不一样,虽然都在一个赛场上,但不在同一个赛道上,只有你们跟我们在一条赛道上,最后再劝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就乖乖接受招安吧!”

    “滚!”

    杨路裕骂了声,直接挂了电话。

    脑袋巨疼。

    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创业公司是很脆弱的。

    无端多出一位资本雄厚的对手,换谁都会睡不着觉。

    就算能够在竞争中胜出,这个过程也绝对不会一番风顺。

    ……

    驾校。

    裴家姐妹打着遮阳伞,跟一堆人站在一起,在排队练车。

    又是个大晴天,太阳有点毒辣,天气热的一批。

    即使有遮阳伞,浑身的毛孔里还是在分泌汗液。

    “你们做啥工作的啊?”

    一位二十八九的男士正在跟裴家姐妹闲聊。

    人到是挺高大帅气,不比江老板差。

    可裴家姐妹却不想理他,江老板虽然不说出来,但从不掩饰心思;这家伙心有龌龊却又生怕被人知道,遮遮掩掩的看着都挺怂,这一对比高下立判。

    关键聊天都不会聊。

    问人家的工作干嘛?

    这也是随便能问的?

    姐妹俩不吭声。

    男士心思一转,意识到可能把给天聊死了。

    正琢磨如何补救呢,裴诗诗的电话又响了。

    魅族刚出来的MX5,平民手机。

    现如今的妹子,哪个不是苹果。

    只此一点,就足以说明这对姐妹经济并不宽余。

    正寻思呢,裴诗诗接起了电话。

    “江哥。”

    “别练了,我在驾校外面,出来走吧!”

    裴诗诗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立刻对裴雯雯说:“走了走了,不练了,江哥来接了。”

    “走走走,热死了。”

    裴雯雯也不想练了,这可是江老板第一次来驾校接她们,必须要早退。

    男士瞬间忧伤,那什么江哥一听就知道是公的。

    妈妈批的。

    不是说没男朋友吗?

    这江哥又是什么鬼?

    不会是被人包了吧?

    姐妹俩根本不管他,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出了驾校,四下瞅了瞅,没看到江老板的宝马。

    正纳闷呢,旁边一辆奥迪按了一下喇叭。

    奥迪上周四才提回来的,姐妹俩最近天天忙着练车,还没注意江老板换车了,正心里纳闷呢,奥迪的车窗降了下来,因为角度问题,从右侧看不到车里的人。

    但江老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快点过来,瞅啥瞅呢!”

    裴雯雯跑过去瞅了一下,顿时惊讶万分:“江哥,你怎么换车了?”

    裴诗诗也来了,看着驾驶座上的江老板,一脸意外。

    江帆说道:“上车再说!”

    姐妹俩忙收了遮阳伞,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裴雯雯先上去,结果发现后排只能坐两个人。

    中间扶手挡着,人还过不去。

    姐妹俩挺懵的。

    这还是奥迪吗,怎么后面只能坐两人。

    裴诗诗只好跑到左边,从左边上了车。

    裴雯雯问:“江哥你的宝马呢,怎么换了个奥迪?”

    江帆一边挂档起步,一边说道:“宝马撞了。”

    裴雯雯哦了声。

    裴诗诗吓一跳:“没撞到人吧?”

    “没有。”

    裴雯雯看了看车里的内饰:“江哥,这是啥奥迪啊,怎么后面就能坐两人?”

    “奥迪A8。”

    “多少钱啊?”

    “三百多万。”

    姐妹俩又懵了:“奥迪还有三百多万的吗?”

    “少见多怪。”

    姐妹俩对对眼,到也不怕丢人。

    比这更丢人的,也被江老板见的多了。

    裴雯雯问:“江哥,今天是不是有事?”

    江帆嗯了一声:“先去吃饭,吃过饭回家拍短视频。”

    “拍短视频?”

    姐妹俩继续懵,这是什么节奏。

    江帆说道:“你俩不是刷快手美拍吗,就那上面的。”

    裴诗诗搞不懂:“拍短视频干什么啊?”

    江帆道:“做点尝试。”

    姐妹俩哦了声,没有再问,抱怨了几句练车遇到的问题,什么人太多,有时候半天只能上一次车,还有几个男人不怀好意之类的,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着江老板。

    江帆不动声色,问:“车练的咋样了?”

    裴诗诗道:“月底考科目二。”

    科目一上个月就考完了。

    江帆问道:“能考过不?”

    裴雯雯道:“必须能考过啊,练了两个多月了,考不过就白练了。”

    江帆小小姐击了下:“挡都挂不进去,方向都搞不清,真能考过?”

    姐妹俩撇撇嘴,不理想他了,转而研究起了江老板的新车。

    外面热的一批,车里很凉快,空调舒缓的吹出一阵阵凉风,扶手上有控制按纽。

    姐妹俩一边研究着后排扶手上的各种按纽,一边四顾打量车子的内饰。

    不看还不知道。

    仔细一看,确实比宝马高级的多。

    不但有小电视,连窗帘都有,甚至有冰箱,怎一个高档了得。

    只不过这种低调的奢华,外面却看不出来。

    停在路边就一奥迪,不坐进来压根看不出差别。

    江帆头也不回地说:“座椅有通风,屁股热的话把座椅通风打开。”

    姐妹俩哦了声,问了一下就好奇地研究扶手上密密麻麻的那一堆按键。

    江老板不指点,两人还不敢乱按。

    研究一阵,通风没打开,裴诗诗到是按开了座椅按摩,吓了一跳。

    感觉屁股下面和后背有硬物在顶,怎一个别扭。

    手忙脚乱折腾半天,总算把按摩关掉,再不敢乱按了。

    裴雯雯打开了座椅加热,屁股下面越来越烫了。

    江帆又道:“扶手箱里有说明书,照着那个说明书操作。”

    裴诗诗哦了声,连忙找出说明书。

    姐妹俩研究了一阵,才搞明白那些按键都是干嘛的。

    半小时到了嘉里城,先吃饭,吃过饭回家。

    下车进屋,裴雯雯先问:“江哥,在哪拍短视频啊?”

    江帆说道:“就在家拍,先去换衣服,好好打扮一下再拍。”

    裴诗诗道:“下午尽出汗了,得先洗个澡!”

    江帆无语地挥挥手:“速度麻利点啊,别墨迹。”

    “女孩子洗澡哪有不墨迹的。”

    裴雯雯嘟囔了一声,姐妹俩换上拖鞋去了保姆间。

    ps:亲人们求推荐票,这两天推荐票越来越少了……QA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