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bgmbgmbgm老太太hd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更亲时间:2021-12-07 10:48:44 

     魔都,一个繁华的大都市。

    很多人只知道魔都是一个大城市,好地方。

    大部分人看到的都只是表面,他们并不具备走进魔都繁华区域的资格。

    不是外面的风景区,而是一些高端场所。

    今天是某个人物的生日,一群衣着光鲜的人受邀参加了这次宴会。

    白庆雪也收到了邀请,她和过生日的人并不熟悉,不过这种宴会一方面是过生日的人发邀请,还有其父母的邀请。

    和往常一样,这次的宴会也成为了很多人互相结交认识的平台。

    白庆雪很快就和海归派年轻人坐在了一起,不过这群人也不仅仅是出国上过学那么简单。

    要么是学历情商够高,要么就是家里显赫。

    大家互相之间正敷衍的聊着,一对年轻男女就走了过来。

    男的接近三十,女的也看起来快三十了。

    在二代们的圈子里,这个年龄还是年轻人的年龄。

    今天宴会的主角就是这个打扮妩媚又俗气的女人,尽管家里不论是地位还是财富都比白庆雪厉害很多很多,但是人长的很一般。

    属于那种只有修过的图,才拿出手让人称赞是美女的水平。

    学历高,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苏玲珑看到白庆雪也在这里,就露出了微笑。

    “白博士也在啊,听说你要开个心理诊所,还在四处找关系办证,办下来了吗?”

    苏玲珑和白庆雪不算是认识,但是互相之间看不顺眼倒是挺自然的事情。

    别的不说,光是漂亮不漂亮这一点上,就够了。

    大人物的子女,并不都是仙女,也不都是温文尔雅的淑女。

    白庆雪微笑着说道:“还行,最近外面形势也不太好,不用太着急。”

    苏玲珑笑了笑,对着自己男友还有周围人介绍到:“白博士可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才女,从小就要开公司挣大钱,当一个美貌智慧并存的女企业家。”

    白庆雪微笑着说道:“都是学生时代的事情了,现在的想法就踏实多了,主要是想着有所成就,最少也要在专业领域内有点名气吧。”

    苏玲珑笑了笑,任谁都知道她和白庆雪不对付了。

    “白博士的心理诊所还没开业吧?这都回国快一年了,依我说,你也别太挑三拣四了,先随随便便找几个路人,免费给几个神经病看看脑子,我好帮你和大医院还有法院的人说说,给你拉点生意。”

    “我们家的关系你也知道的,说医院法院监狱都有人。”

    苏玲珑还有她的家人完全不在意这种话会被传出去,就算她自己在网络上实名说了又能怎么样?

    人家犯蠢,你觉得人家嚣张,却不想想人家几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白庆雪别说录音和传播了,她此时甚至是不敢顶撞,说的太狠。

    口头占便宜都不敢的。

    这就是她渴望的权势。

    之前的她只能微笑着忍着,不过此时白庆雪有些忍不住了。

    “多谢好意,不过并不需要,我这段时间原本是想给三个据别人说是有精神问题的患者看看的,不过监护人认为那三人没问题。”

    苏玲珑看到白庆雪还在逞强,就不满的说道:“魔都这里人太多了,有些乡巴佬和暴发户就是自以为是。”

    此时肯定是苏玲珑太过张扬了,她母亲和哥哥走了过来。

    白庆雪笑着说道:“没有那回事,虽然最初的想法没有成功,不过我也借着这次机会和那个监护人认识了,我很荣幸的邀请他成为了我的第一位顾客。”

    苏玲珑笑着说道:“也是一个神经病吗?”

    白庆雪认真的说道:“是一个很有智慧和能力的人,家世和运气也很不错,为人和善有风度,而且年轻有为?”

    苏玲珑皱起了眉头,“是哪家的公子啊?我想不到哪家的公子会去看脑子,就不怕别人误会吗?”

    白庆雪解释道:“是最近魔都很有名气的红人,周公502公司的周总,周瑜先生。”

    “周瑜先生的具体家世如何我不清楚,不过他有位长辈在美国的第一制药公司的董事会名单上,而且位列第一。”

    “根据周总和我闲聊时所说,他的长辈随手就给了他三四个亿的零花钱,而且这位长辈经常被高级政客和财阀集团高级成员拜访。”

    “那三个据说精神有问题的人,听说是周总应小康村那边的请求,带在身边照顾的,小康村和热水湖那边,现在可是金山银山,我想周总应该不会比苏小姐家太差吧。”

    周瑜,这是一个让魔都精英们聊过很多次的明星人物。

    一开始只把他当成是普通网红,甚至是聊起这个人都觉得掉价。

    但是在羊肉事件之后,就有人起了歪心思,想逼几个帅哥就范。

    好在周瑜无视了外界的各种暗示明示,等那些人刚要用强的时候,郭超在国外的表现就把一群人吓傻了。

    周瑜不知道郭超搞出来多少事,但是有些人是知道的。

    可以说前期周瑜等人能够安然无事,都是郭超的影响。

    一开始郭超是靠医术,后来是靠自己和李重建立的势力,现在则是顶级大佬认为的背后外星势力…

    像是苏家这种有人在国外的家族,自然也清楚郭超李重做的事情,以及那个传说中的加州黄桃!

    苏玲珑的母亲惊讶的说道:“你认识周瑜?”

    白庆雪微笑着说道:“认识,和他见过面,也聊了一会儿。”

    差点就上床了!

    白庆雪注意到苏家人的表情后,心中更加悔恨。

    机会都给你了,你就是不中用!

    苏玲珑的母亲,脸上顿时就满是和善的表情了。

    “我们家就是普通家庭,稍微有几个出息人,更多的还是祖上的光,人家周总家里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我们哪里比得上。”

    “这次也邀请了周总,不过周总家教太好了,从不参加这种宴会,也不接受私人邀请。”

    苏母笑着说道:“我家老苏一直都想认识苏总,我先去招待客人,晚上散会了我们再聊聊。”

    白庆雪已经联系不上周瑜了,但是此时现在很多人都在看着,她只能微笑着点头。

    “好,我很荣幸。”

    苏玲珑疑惑的看了看白庆雪,很快就皱着眉头走了。

    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白庆雪非常的满意,甚至是自豪了起来!

    能让这种她再有意见也不敢得罪的贵族女,在见了她就一言不发的走开,这种事情她以前称之为妄想!

    白庆雪感觉舒服极了,但也开始思考如何应对苏母。

    苏家人的能量,她很清楚的,这是她得罪不起的人。

    苏玲珑可能不能代表苏家,但是白庆雪很清楚自己不给苏母面子,自己一家在魔都会变得困难很多。

    宴会的主角依旧是苏玲珑,但是白庆雪身边很快就过来了几个魔都有名的大人物。

    这些人都是在知道她和周瑜认识后过来的,询问的也是这个。

    白庆雪一方面为自己成为宴会中心人物而得意自豪,另外一方面也更加后悔自己错过了那个最好的机会!

    通过对几位大人物的询问分析,白庆雪意识到周瑜所能给她的财富地位和权势,远远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在借故去厕所的期间,白庆雪再次尝试给周瑜发消息。

    奇迹没有出现,她和周瑜并不是好友。

    白庆雪想给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巴掌。

    机会给你,你不中用啊!!!L9a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宴会还在继续,生日宴会的主角是苏玲珑。

    苏玲珑正在父母的看护下,认识各路的“朋友”。

    先从级别开始,一步步的差不多了,才是苏玲珑自己的年轻人时间。

    自家女儿和白庆雪不对付的事情,家里人也不是不知道。

    这种不对付主要是体现在苏玲珑的身上,她有时候会说一些嘲讽辱骂的话语,比如谁谁谁是傻逼之类的。

    现在苏母不让苏玲珑去招惹白庆雪,仅仅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家教问题,对白庆雪来说就仿佛是获得了嗨到极点的高级体验。

    圈子里的人才能明白一些人的权势有多任性。

    白庆雪自身也是一位白富美,肤白貌美又有着一定社会地位的她,已经不需要特意从某些人身上获得那种高级满足感了。

    她更需要,更渴望的还是那种权势!

    普通人眼里的高关大鱼,在更高级的鲨鱼面前,只有躲避屈从的选择。

    白庆雪已经意识到了,周瑜就是那种即使是在面对苏家人的时候,也可以强占人家女儿的绝顶权贵!

    如果是周瑜这么做的话,就算苏玲珑有男朋友,就算是他男朋友的家世显赫,依旧是要乖乖的忍着。

    不仅如此,就连苏家的人恐怕都是高兴地劝女儿识时务。

    白庆雪坐在了安静的角落里,她喝的是果汁,但只是想想周瑜的权势,就醉的合不拢腿了。

    古代的什么县令知府,对寻常百姓来说是破家灭门的恐怖存在,但是在三公级别的权势面前,哪个不是费尽心机的想要抱上宰相丞相等权贵的大腿?

    就像是普通人在面对他们时的表现一样,这些人在面对更高级别的欺辱时,表现反倒是不如普通人。

    苏家是一个商业家族,不仅是国内,在国外也有很多关系网。

    白庆雪认为周瑜可以压制苏家。

    一方面是苏家的人都是软骨头,欺软怕硬,还有一方面就是周瑜已经换掉了两局两所。

    这种事情,苏家的人做不到的。

    一件事情,做的速度越快,就越能证明实力。

    苏家的人做事情还要走关系,需要一步步的往下推,甚至是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之前还是认为是江湖传言,是夸大和巧合。

    但是从今天开始,白庆雪已经相信魔都被换掉的两个所长和两个局长都是周瑜的影响了!

    东局的两个人,还有没收周瑜虎皮那个所的两个领导。

    苏家人绝对没办法在短短一个月内,把这四个人都弄下去!

    苏家是魔都的名门,但魔都从来都不是苏家的,他们家只是依附在这个地方而已。

    能换掉那四个人,就绝对是有能力让苏家人倒霉!

    还有就是小康村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成为国家级的重要城市!

    不仅是旅游城市那么简单,那个地方正好是在边境。

    去年开始,大西洋那个加州,还有圣彼得堡和很多国际知名城市,都在申请和小康村缔结为友好城市。

    很快白庆雪就被邀请到了贵宾房间谈话。

    白庆雪在苏贵秘书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只有少数人的房间。

    房间内有一些男女,基本上都是他父亲长辈级别的人,很多人都是电视上经常看到的知名人士。

    苏贵并不认识白庆雪,不过在看到白庆雪进来后,就微笑着说道:“欢迎欢迎,小雪和我家玲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白庆雪客气的说道:“之前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我刚回国没多久,一直都在家接受隔离,最近一段时间才有时间出来走走。”

    其实是根本就不熟,天然敌意那种。

    苏贵说道:“请坐,年轻人就要多出去走走,我们这些人都是长辈,对年轻人的爱好和兴趣也不懂,有时候家里不懂事的小孩子会仗着家里人有点面子就胡乱惹事,不用当真,又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我们为他们出头。”

    “用国外的说法,就是年轻人要有独立性,不能什么都依靠家里人,我家女儿要是有你一半好,我就省心了。”

    面对苏贵的称赞,白庆雪坐下后客气的说道:“苏小姐已经很好了。”

    饭桌一圈的男人女人都微笑着和白庆雪打招呼,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冷脸子。

    苏玲珑和几个人站在了远处的窗台那里聊天,没有加入这边的谈话,更不会过来说点好听话。

    苏贵在简单的寒暄过后,就询问道:“小雪的父亲是法院的?”

    白庆雪迅速恭敬的说道:“父亲是法院的,母亲是在医院上班。”

    苏贵笑着说道:“这里就有一位法院的,这是韩院长。”

    白庆雪迅速对着一个斯文人说道:“韩院长好!”

    韩院长笑了笑,“我对院里的人不是特别熟悉,你父亲叫什么?”

    白庆雪解释道:“他不是在您这个区里任职,我回国之后就听说您调任法院的事情,我父亲对您非常敬重。”

    旁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说道:“医院那边我也熟,有几个亲戚是在医院的班子里。”

    苏贵笑着说道:“你看这关系近的,说说就熟了。”

    很快大家稍微动了动筷子,稍微喝了点什么,然后等越来越熟悉之后,才开始正式话题。

    “小雪,你和周瑜认识吗?”

    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这些人问家庭关系,可不仅仅是事成之后会扶持一把的意思。

    还有拒绝合作的话,会顺手说点无关紧要话的意思。

    有可能是不痛不痒的稳定工作,也有可能是翻旧账,查一查。

    万一真要是查出点什么的话,那就肯定按规矩办事了。

    白庆雪看着这一桌子的几个人,虽然这些人他认识的不全,但是已经让白庆雪意识到了后果。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一些人勾结在一起的后果,就是这么的严重。

    “认识,前几天刚刚见过一面。”

    白庆雪紧张了起来,她手机里虽然有和周瑜的聊天记录,但是也有被周瑜拉黑的信息提示。

    她紧张的不是别人知道她和周瑜有点什么事情,而是紧张别人认为她和周瑜什么事情都没有!

    现在的话,她其实可以解释自己和周瑜根本不熟,但是那样的话,白庆雪不愿意。

    没有享受过和体验过那种特权的人,是不会明白她此时的行为的。

    明知道是玩火,但白庆雪依旧是很认真的说道:“我在外面有个自己的房子,也打算做成工作室和休息的地方来用,有幸邀请到了周总到我那里做客,互相聊了一会儿。”

    在场可没有周瑜那种纯情孩子,大部分的私生活都很乱,所以听到之后就怀疑白庆雪和周瑜有关系了。

    苏母询问道:“小雪这么漂亮,有男朋友吗?”

    白庆雪肯定的说道:“没有,目前不打算找。”

    这个回答让很多人认为白庆雪和周瑜的关系暧昧了。

    苏贵很快温和的说道:“是这样的,我听说周总是一个很忙的人,贸然约他出来确实是不合适,主要是好奇周总的公司,接下来是有什么打算呢?”

    周瑜不是阿猫阿狗,至少这些人是那么认为的。

    他们已经把周瑜放在了一个需要他们巴结的位置,而不是一个刚露出头的毛头小子。

    后者他们可以给对方讲规矩,并且微笑着告诉他们一些不听话人的案例。

    若是用那种手段对周瑜的话,这些人恐怕……

    要么周瑜脑子不好使了,要么他们脑子不好使,不会出现第三种可能。

    在把周瑜摆在比他们更高的位置后,这些人在接触周瑜选择方式上,自然就用了轻柔的方式。

    不会直接安排见面,而是询问对方的打算,然后主动的为对方排忧解难,传达善意。

    这个问题就问住了白庆雪。

    周瑜自己都不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更别说别人了。

    白庆雪点头说道:“周总说他的长辈和朋友们对他都挺好的,要什么就给什么,所以感觉自己做什么都没干劲,因为做什么都很简单。”

    其余人听到后纷纷点头,也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苏母说道:“确实是这样,我看周总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他现在不仅是有小康村的三分之一股份,他那些外面的长辈们都是无儿无女,这将来钱和东西都是他的,一辈子都缺不了钱。”

    宴会很快就结束了,苏贵让苏玲珑和司机送白庆雪回去。

    两人路上也没有说话,到了地方苏玲珑就和司机走了。

    白庆雪又看了看手机,尝试着再给周瑜发个消息,依旧是拉黑状态。

    苏家并没有要求白庆雪做什么事情,甚至是连让她帮忙传个话的事情都没有。

    第二天下午,白庆雪回家的时候,就听到母亲的好消息。

    “今天原本我排班的,突然说人事调动,让我过几天顶别人班,今天先休息!”

    “我回来就接到了你父亲的电话,你爸遇到好事情了!今天院里找他谈话了,让他好好干!”

    白庆雪的心脏狂跳,她以前只听说过谁得罪了谁被整的事情,也知道特权的魅力。

    但是这一刻,她身处其境,就陶醉在了这种美妙的力量之下。

    这一晚上,一家三口都高兴到了心不在焉的程度。

    白庆雪回到自己的卧室后,一直都在想着周瑜。

    没有周瑜的话,她今天得到的这一切都会成为,一场梦。L9a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