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 学霸X校霸(含试管)WRITE

更亲时间:2021-12-07 10:51:29 

   颜摇匆匆忙忙地来到会议厅,一只卡普洛跟在她身后,所过之处,人人避让,非常威风。

  不管是作为人形时,还是作为兽形时,菲尔尼利亚·卡普洛都是卡普洛星舰一霸,拥有绝对的权力和自由。

  哈瓦斯和黑曜正在商议事情,见他们进来,不由看过去。

  守在会议室门口的特战队赶紧避开,并调整会议室的桌椅,将它们收入地下,给他们长官庞大的体积腾位置。

  卡普洛慢吞吞地走过来,看了那些特战队一眼,神色很高傲,颜摇则不好意思地朝他们笑了笑。

  黑曜看得嘴角一抽,觉得这对夫妻不管去到哪里,其实都是一霸吧。

  “哈瓦斯先生,你知道西海威帝国植人星球的神树吗?”颜摇劈头就问。

  哈瓦斯愣了下,尔后想到什么,脸色蓦地变了,“颜摇小姐,您想带长官去西海威植人星球找他们的神树?”

  “是的,总要试试。”颜摇严肃地说,只要能治好菲尔尼利亚,不管多难她都想要试试。

  坐在哈瓦斯肩膀的皮鲁双眼亮晶晶的,马上道:“我觉得可以哎!植人族的神树挺神奇的,祂的祝福和寿命、健康有关,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如果有幸能得到神树的祝福,死神会远离他,并且能活到正常老死,不受疾病侵袭……”

  说白了,诱发剂对智慧种族而言,便是引诱其身体疾病,使其丧失理性,那也算是病的一种。

  黑曜也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植人族的神树呢。”

  旁边正在整理资料的艾瑟说:“我也没想到,大概是因为植人族很少与外界联系吧,别人是恨不得对外开放,拉动星球经济,提高族人的幸福度……他们倒是好,爱来不来,不勉强。”

  植人族就是这么懒散、不思进取的种族,生活过得去就好,与外界的联系并不深。

  哈瓦斯也有些欣喜,马上着手准备申请前往西海威的航线。

  他问颜摇,怎么突然想起植人族的神树,等听说是丝朵雅提议的后,不禁恍然。“丝朵雅是三年前占据精灵族圣女的身体,她在亚纳帝国挺活跃的,据说精灵族和植人族有经济往来,她会想到这点也不奇怪。”

  丝朵雅来到这个世界后潜伏了三年,到底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许拉德深,为了活命,她不吝啬出主意。

  不管是丝朵雅还是许拉德,都担心她们的利用价值没了,会被死亡,虽然知道结果也是要死的,但就算能多活一天也是一天嘛。

  众人也知道这点,所以暂时没有杀他们,想着能不能从他们身上压榨出更多东西。

  前往西海西帝国的航线下午就申请下来。

  如果是以往,各国的宇宙级星舰想要前往他国的星域,需要提前申请宇宙航线,并且等对方批复,就算是菲尔尼利亚这样的身份,也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批复下来。

  主要也是因为现在是战争时期,各国一致对外,知道他们的敌人是来自更高级的文明,从那些快穿者嘴里知道,菲尔尼利亚会成为对抗高级文明强者的第一人,没人希望他们出事,所以尽量给他行个方便。

  女皇也非常关心菲尔尼利亚,亲自致电西海威帝国的皇帝,并得到对方批复的通行证,允许战争时期,卡普洛星舰随意进入西海威帝国星域。

  其他帝国听说这事后,也纷纷批复通行证。

  这样的通行证,只发给卡普洛星舰。

  这算是全宇宙唯一的一艘宇宙级星舰可以自由地航行在任何国家的星域,不会受到阻拦,由此可见各国对菲尔尼利亚·卡普洛的态度。

  尽量给予方便。

  黑曜听说这事后,觉得十分好笑。

  “以往他们忌惮菲尔和特战队,严防死守,恨不得菲尔和特战队永远困在咱们国家,最后还不是要给他们批复通行证?这是防了个寂寞不成?”

  “他们敢不批吗?”第二军团的团长哈雷是个大嗓门,素来看不起其他国家的作派,“将来高级文明入侵,他们还指望着菲尔尼利亚大人去救援呢,先给他开个方便之门,赢得他的好感,将来求人时姿态也好看一些。”

  第七军团的团长弗吉尼娅忍不住噗的一声笑起来,指着他说:“哈雷团长,你就给他们点面子,小心传出去后,他们面上挂不住,又要在星网上谴责你。”

  其他军团长纷纷附和,让哈雷团长说话别太气人。

  颜摇忍不住抿嘴笑了笑,一双眼睛好奇地打量七大军团的团长。

  黑曜虽然留在卡普洛星舰,但他一直密切地关注各国和各星域战场的情况,今天顺便与其他军团长开了个全息会议。

  各个军团长虽然不在同一个空间,不过有全息视频,只要调整一下,便宛若坐在一个空间里开会。

  七大军团的团长先是针对各国的战事畅谈一番。

  颜摇带着菲尔尼利亚过来旁听。

  菲尔尼利亚虽然没了理性,不过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纵使变成这样,也没人敢对他不敬,七大军团的团长见到他时,纷纷起身敬礼,谈起各国的情况时,也尽量说得详细一些,像是在向他汇报。

  各国遭遇外星系入侵的星域都不少,战斗非常激烈,迄今为止,已经牺牲不少战士。

  普通民众渐渐地反应过来,他们虽然不知道外星系生物入侵的真相,却也明白现在是非常时期,害怕是难免的,幸好没有造成太大的恐慌,目前还算稳定。

  幸好外星系生物入侵之事一直屡见不鲜,突然战争爆发,他们也不至于太惊恐,能听从各国官方的安排,努力地保护自己。

  会议结束后,颜摇接到女皇莱蔓西纱的光脑视频。

  这并不是两人第一次视频通话,自从颜摇和菲尔尼利亚的关系公开后,女皇便有意无意地和颜摇联系。

  莱蔓西纱看到蹲坐在颜摇身边的卡普洛巨兽,他看起来非常冷静,并没有展现什么攻击性,心里稀奇之余,也知道是因为颜摇的缘故。

  “菲尔尼利亚看起来很好。”

  颜摇抿嘴笑了下,说道:“是的,他会好起来的。”

  “我相信。”莱蔓西纱含笑道。

  她有一双酒红色的眼眸,和菲尔尼利亚一模一样,据说这是卡普洛一族特有的眸色,只不过这样一双眼睛,在菲尔尼利亚身上,显得有些妖异,在莱蔓西纱身上,更显明媚张扬。

  同样的眼睛,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同的。

  莱蔓西纱和颜摇聊了会儿,知道她现在的情绪和心态都很稳定,并没有因为菲尔尼利亚的事沮丧、失态,让她放心了许多。

  “你们安心地去西海威帝国。”莱蔓西纱说,“其他的卡普洛已经前往各个战场,他们会守住战场的。菲尔这些年很辛苦,我知道他是因为父母曾经牺牲在战场上,也有些是为了我……当然这么说有些脸大,但谁让他当年不肯继承皇位,推我上去呢。”

  她俏皮地笑了笑,和颜摇眨眼睛。

  这时候的女皇看起来就像个可爱的小姑娘,而不是积威甚重的女帝。

  颜摇也忍不住笑起来,好奇地问:“菲尔为什么不肯继承皇位?”

  她还真不知道,原来菲尔尼利亚差一点就能成为奥斯顿帝国的皇帝。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因为当皇帝不能到处跑,也不能轻易上战场啊。”莱蔓西纱忍不住抱怨,“我们卡普洛是为战斗而生的民族,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愿意被繁忙的政事困住,你看菲尔他连特战队的公务都不想管,统统丢给哈瓦斯……你不知道,我为了能去边境巡逻战场,每年都要和那些元老斗智斗勇,才得到一个机会……”

  接下来,颜摇听了不少女皇陛下为了能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多次私底下跑出去,最后被皇家护卫队找回来时又有多沮丧。

  作为一个卡普洛,她已经很努力地当好女皇,可她的本质更向往战场和自由的宇宙。

  反正听起来就很可怜。

  但谁让卡普洛是奥斯顿帝国最强的战斗民族,非常得民心,他们不当皇帝,其他人根本当不了,只能每隔三百年,就推举一个卡普洛上位。

  两人聊得很嗨,最后还是女皇陛下的贴身女官提醒她,还有政事要处理,女皇依依不舍地挂断光脑视频。

  颜摇也是意犹未尽。

  某只卡普洛也很不高兴,用尾巴圈着颜摇的腰,在旁边捣乱,如果女皇的女官不过来打断他们,某只兽也会打断。

  “好啦好啦,已经结束了。”颜摇搂着他的脖子安慰,“莱蔓西纱难得抽出点时间关心你,你就不能安分点吗?”

  卡普洛一脸“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模样,将装傻诠释得淋漓尽致。

  颜摇能怎么办?只能恨恨地记下来秋后算账。

  翌日,他们就出发前往西海威帝国。

  为了赶时间,直接开启星门过去,颜摇再次躺进休眠舱里。

  菲尔尼利亚守在休眠舱旁,不允许其他人靠近。

  等星舰顺利地穿越星门,颜摇脸色发白地从休眠舱爬出来,精神非常不好,只能软趴趴地趴在某只兽的背上,让他背回房间休息。

  同样不好的还有许拉德。

  她的身体是一个s级基因战士,还不足以抵抗穿越星门带来的后遗症,吐得胆汁都出来。

  043系统安抚她:【宿主忍忍,这只是穿越星门的后遗症,这个宇宙文明制造的星舰水平不算高,空间稳定性不强,如果基因等级不高的人,会受到空间挤压的影响。】

  许拉德闭着眼睛,【你所在的高级文明的星舰制造水平很高?】

  【那是当然,我们那边的星舰穿越星门的稳定性非常高,就算一个f级人类穿越星门,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样啊,那你有高级文明的星舰制造图吗?】

  【我怎么会有这东西?】043系统嗤笑道,【就算我有,宿主你也做不出来吧?】

  它们这些系统选择的宿主都是行星文明的人类,不管是精神力还是脑域都不发达,连行星文明的科技他们都不了解,还奢想高级文明?

  许拉德仿佛听不到它的讽刺,【那其他的机械图纸呢?像武器这种?】

  【你要做什么?】043系统狐疑地问。

  许拉德道:【没做什么,只是想自救。】

  她当然不会告诉系统,自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给自己加个筹码。她是个自傲的人,没办法像丝朵雅那般不要脸,为了活下去,连尊严都不要,她做不到去讨好颜摇,那不如给自己增添更多筹码活下去。

  将来等她挣脱泥潭,恢复自由,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些折辱过她的人。

  043系统最终给许拉德一些武器制造图纸,这些都是高级文明的武器,比这个世界的武器威力更先进。

  丝朵雅看着瘫在地上、脸色惨白的许拉德,目光微闪。

  【系统,我总觉得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她太安静了。】

  088系统道:【她不是一向都是这样吗?】

  【这家伙一直恨我们将她骗过来,她一定在想什么坏主意,例如……争取活下来的机会。】丝朵雅也不傻,知道那些人留着他们可不是什么仁慈,谁有价值谁就能活着。

  为了活下去,他们只能努力地证明自己的价值。

  她咬着指甲,冥思苦想,一定要让那些人舍不得杀了自己。

  星舰穿越星门,抵达西海威帝国,又飞行约莫三个小时,终于来到植人星球。

  植人族的涂族长已经接到消息,知道颜摇要过来,非常高兴地带着族人到星空港迎接。sC9a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植人星的空间港非常有植人族的特色,竟然到处都是植物。

  放眼望去,墙壁、柱子、穹顶都有交缠的藤蔓,白的、粉的、蓝的、紫的……各种颜色的花朵点缀其中,错落有致,又不失自然的野趣。

  等颜摇听说,其实整个空间港就是一株巨型的植物时,终于惊讶了。

  “其实没什么奇怪的。”黑曜道,“植人星和精灵之森一样,都是用植物来代替科技产物,除非替代不了,才会选择使用一些科技产物。”

  颜摇仔细地感知了下,脚下属于植物特有的厚重、深沉、守护等信息传来,终于确定,他们所处的空间港确实是一株植物。

  空间港的面积很大,可见这株植物有多庞大。

  这般庞大的植物,依然没有诞生灵智,它只是一株经历无数岁月的植物,安静地驻守在这里,向着宇宙不断地攀升。

  植人族的族长带着族人迎过来。

  “欢迎诸位来到植人星!”涂族长笑着说,一双眼睛落到颜遥身上,脸上的笑容微深,“颜摇小姐,也欢迎您。”

  “颜摇,咱们又见面啦。”跟在族长身边的桉查查朝她挥了挥手。

  还有一些植人族也和颜摇打招呼。

  他们都是去年星海杯的参赛者,和颜摇也算是熟悉了,所以才被涂族长带过来迎接他们。

  植人族表现得很热情,热情得不像他们懒散的天性。

  就算是菲尔尼利亚的身份不同,也不应该让这些懒洋洋的植人族突然一改天性,变得热情起来,这么准时准点地守在这里迎接他们。

  更不用说出动这么多植人族。

  起初他们还以为是因为星海杯时,颜遥和这些植人族认识,他们基于在星海杯结交的情谊过来的,尔后发现,压根儿不是,他们是真心实意地欢迎颜摇。

  因为连一些没见过颜摇的植人族长辈,对她都很友好。

  彼此礼貌性地问候过,涂族长关切地问:“颜摇,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怎么了?”

  颜摇腼腆地道:“先前穿越星门,身体有些不适。”

  涂族长恍然大悟,知道穿越星门的后遗症很大,需要好几天才能缓过来,赶紧道:“那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们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休息的地方了。”

  涂族长带他们前往附近的城市休息。

  他们乘坐非常有植人星特色的飞行器过去。

  这些飞行器看起来就像一朵朵飘浮在半空中的花苞,绿色的、粉色的、蓝色的、红色的、紫色的……色泽妍丽鲜艳,很符合植人族的审美。

  不过这些飞行器的体积对于卡普洛而言,非常迷你。

  颜摇道:“你们在前面带路吧,我和菲尔跟在后面就行。”

  植人族众人看向那只卡普洛,对于爱好和平的植人族而言,这种为战斗而生的种族其实非常可怕的,也让他们心理非常不适,无法和他同处一个狭小的空间。

  “那好吧。”涂族长知道菲尔尼利亚的情况特殊,最好别让他落单,植人星可经不起一只卡普洛破坏。“很抱歉我们考虑不周。”

  客人远道而来,他们竟然没有安排好适合的交通工具。

  说起来,也是因为知道颜摇要过来,太过兴奋,忘记了随行还有一个兽形的卡普洛。

  颜摇自然说没关系,让他们先上车,她靠着菲尔尼利亚,有一下没一下地安抚他的情绪。

  来到陌生的星球,她很担心他不适应。

  见他这么乖,她心里松了口气。

  飞行器起飞后,植人族都忍不住往后看,发现飞在他们后面的那只卡普洛,忍不住发出惊叹之声。

  “原来这就是卡普洛的兽形啊,果然如传闻中那般漂亮。”

  “虽然确实很漂亮,但也很可怕啊,听说卡普洛兽形的战斗力是人形的数十倍,能轻易打爆一颗星球。”

  听到这话,年纪小些的植人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过颜摇真厉害呢,她竟然敢和一个卡普洛结婚。”

  “刚才看她的模样,她一点也不害怕那只卡普洛,反而和他很亲密,如果是我,我可受不了,我会怕得躲起来。”

  “所以你不是颜摇,你也没有颜摇那么强大,你是胆小鬼!”

  “可是颜摇身上不是有我们神树的气息吗?在星海杯时,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都不敢和你们说。”

  “哎呀,我也以为是我的错觉。”

  “原来不是错觉啊……”

  …………

  刚参加完星杯的植人族们面面相觑,面上都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来不是只有自己有这种错觉,大家都有,那就不是错觉了,肯定是真的啊。

  他们惊叹出声,又有些不解,颜摇怎么看都是一个纯人类,她身上怎么会有他们神树的气息?但要说她是植人族,好像也不是……

  涂族长听着这些孩子的话,忍不住笑道:“你们别想了,颜摇对于我们植人族而言,确实是一个很特殊的客人,反正你以后会知道的。”

  众人看向他们族长,“族长,我现在就想知道,能告诉我们吗?”

  “不行!”涂族长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啊?族长告诉我们吧,我们知道了就不会好奇,不然晚上都睡不着觉的。”

  涂族长:“我不信你们睡不着,睡不着就去晒月亮,能促进你们成长。”

  发现族长真的这么铁面无私,众人都嚎叫出声,飞行器里充斥着欢快热闹的气息。

  另一辆飞行器里,黑曜也和哈瓦斯聊天。

  “这些植人族好像对颜摇很热情,你知道怎么回事?”

  哈瓦斯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因为颜摇有一半的植人族基因吧?”

  “不太可能吧?”黑曜觉得应该不是这个理由。

  就算颜摇是纯人类和植人族的混血,但像这样的混血儿也不是没有,植人族会欢迎族人回归,可也做不到这种热情对待的地步。

  他猜测道:“难不成是因为她爸爸的植人族的基因是变异的,植人族都喜欢变异的基因?”

  以前听颜摇解释过她爸爸的来历,是一株普通的植物产生了智慧,进化成智慧种族,也算是植人族的变异种吧。颜摇继承她爸爸的植人族变异种的基因,所以她才会在短短三年间进步这么大,从一个弱渣成为基因战士。

  哈瓦斯觉得他分析得有道理,“或许吧。”

  “那颜摇身体里隐藏的另一种基因是不是已经完全觉醒?”黑曜又问,“你们已经配置出1号营养液了?”

  1号营养液自然是配置出来,至于颜摇体内隐藏的植人族变异基因有没有完全觉醒……

  “不知道,这事我没听长官提。”哈瓦斯摇头,这是颜摇的隐私,他并没有探究它,只要知道颜摇没事就行。

  黑曜咂吧了下嘴,满脸沉痛之色,“要培养出一个强大的基因战士不容易,怨不得你们特战队的战士那么强,一个两个都是星币推上去的,这要吃多少星币啊?!”

  只要想到颜摇能在短短三年间一跃成为基因战士,是因为1号营养液的功劳,这些都是星币啊,就忍不住想捂心口。

  植人族的城市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座森林。

  他们的房子是建在巨树之上。

  从天空中俯望,能看到一株株巨树连绵交错,托起一栋又一栋木屋,木屋就建在树冠之上,树干是它们的地基,狂风暴雨都不怕。

  涂族长带着他们进入一栋木屋,“你们先在这里休息,明天我再带你们去看神树。”

  颜摇忍不住问:“不能现在去吗?”

  不是她过于急切,而是她很想马上就治好菲尔尼利亚。

  涂族长朝她笑了笑,宽慰道:“颜摇小姐,神树所在之地比较特殊,只有每天清晨,太阳升起来之时,才能过去,其他时候,我们不能打扰神树。”

  颜摇怔了怔,有些歉意地道:“抱歉,是我过于急切了。”

  “没关系。”涂族长含笑道,“其实我们也想尽快治好菲尔尼利亚先生,我们的宇宙需要他。”

  木屋十分高大,卡普洛进去也没问题,显然是特地为了那些拥有庞大兽形的智慧种族建造的。

  植人星也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星,虽说植人族都是一副爱来不爱的模样,但如果有客人上门,他们还是招待得很周到的。

  等他们吃了一顿非常有植人星特色的晚餐时,天色渐渐地暗下来。

  城市里亮起光亮。

  颜摇站在窗前,看向路灯,怎么看都觉得那是一朵花,再看屋子里的灯,也像是一朵朵的花。

  “这是灯笼花,是植人星用来照明的植物。”哈瓦斯笑着解释,“植人星有很多神奇的植物,可以用在日常生活方面,是最环保的,有些喜欢亲近自然的种族,很喜欢购买植人星上的各种植物用来装饰房子。”

  颜摇恍然,觉得蓝星的植物型妖怪都没有植人星的植物这么神奇。

  果然是宇宙之大,无奇不有。

  虽然植人星很神奇,不过颜摇的关注并不大,她看起来有些沉默。

  哈瓦斯端了一杯营养果奶过来给她,打量她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颜摇小姐,您要不要去休息?”

  颜摇道:“一会儿就去。”

  她端起果奶,慢慢地喝着,眉头微微蹙起,像是忍着身体的不适。

  哈瓦斯知道她其实是在担心,担心连植人族的神树也无法治好他们长官,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他安慰道:“不用担心,如果这次不行,咱们还可以等那些快穿者过来,总从弄到缓和剂的配方。”

  颜摇随意地嗯一声,眼睑微垂,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冷漠。

  虽然她没有说话,哈瓦斯仍是能从她身上看出某种决心,不禁叹了口气。

  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颜摇晚上睡得并不好。

  天色还没亮,她就醒过来了。

  “呼……”

  低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似是在询问她,颜摇没有动,躺在卡普洛最柔软的腹部,任由他的翅膀覆盖着她,营造一个安全舒适的空间。

  半晌,她从他的翅膀下爬出来,伸手去搂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颈项边,默默地没说话。

  他有些迟疑地用尾巴戳了戳她,仿佛在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颜摇很快就收拾好心情,朝他道,“今天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你到时候别离开我太远,我会害怕,知道吗?”

  卡普洛的反应是,用翅膀将她裹起来。

  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颜摇忍不住勾唇笑了笑,每当这种时候,她觉得其实他是什么都知道的,只是因为诱发剂的缘故,没办法恢复人形。C9a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