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

更亲时间:2021-12-07 11:55:27 

 
  “看来,一剑洲主倒是很心疼陈木凉。”

  轩辕荒芜微微一笑,道了一句:“若是你不愿意配合,那便由那丫头如何造化去吧。”

  一剑将眉头锁紧,冷冷说道:“荒芜公子多虑了。人,我会通知前辈们去救的。但是,若是你胆敢耍什么花招,我也会让你有去无回。”

  “在下这条贱命本就是捡来的,不值钱。”

  轩辕荒芜淡凉一笑,转身便离去了。

  百鬼谷。

  谷内深幽且草木葳蕤,飞鸟异兽随处可见。

  唯有一条小溪自远处而来,奔向谷底深处,不见日月。

  偶有庞大獠牙猛兽从陈木凉身旁一跃而过,惊起灌草丛里的飞鸟扑腾而起,铺天盖地地朝着参天的树冠飞去。

  陈木凉一深一浅地在小溪河畔走着,牢牢地将飞雪刀握于手中,不敢有丝毫懈怠。

  令她奇怪的是,不知为何,这百鬼谷里虽异兽很多,且大多数看起来非善类,却一个攻击她的都没有。

  就算有几个胆大的虎视眈眈地遥遥望向了她,也很快便不甘心地扭头跑远了。

  “奇怪,这百鬼谷倒不似传闻那样?”

  陈木凉一个人嘀咕着,心里满是疑惑。

  “你倒是真的不怕死。呵……”

  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天而降,韩羽奕手执长鞭横在了陈木凉的目前,眼中皆是俯瞰蝼蚁的不屑。

  “又是你……?”

  陈木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韩羽奕,跟个阴魂一般不散。

  “能亲手杀了你的这种好机会,我怎么可能不来?嗯?”

  韩羽奕极为嚣张且妩媚一笑,看得陈木凉一阵头皮发麻。

  陈木凉冷冷扫了她一眼,冷静地说道:“李倾在哪里?”

  韩羽奕的柳眉挑了一挑,绕着陈木凉踱着步子,轻蔑冷笑道:“看来,你的情郎还真是不少。怎么,这么爱他啊?竟愿意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

  陈木凉朝天白了一眼,毫不客气地回道:“怎么,不行吗?”

  “陈木凉,你怎么这般不知羞耻!明明已经有了心上人了,还跟顾笙策纠缠不清!”

  韩羽奕听罢心里的怒火被激发了出来,她一记长鞭凌厉地朝着陈木凉的左肩劈来。

  陈木凉看准了方向,凌然一跃,一记飞雪刀亦飞出,朝着长鞭的中段割去!

  “呲——”

  只听得飞雪刀割过长鞭的声响,一阵摩擦产生的火光耀眼而出。

  陈木凉适时收回飞雪刀,原地站定,冷冷地看向了韩羽奕说道:“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顾笙策。你要吃醋也找错了人。”

  韩羽奕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甚是汹涌。

  她恼羞成怒地道了一句:“真不搞懂你有什么好的,竟然他能舍弃皇位之争也要找到你。也罢,今日,我就杀了你,断了他的念想!”

  “小公主,你可想好了,一会儿被打哭了,可不要哭着喊着找你娘亲。”

  陈木凉笑兮兮地道了一句,手腕间一个反转——飞雪出。

  与此同时,韩羽奕亦一记长鞭割向了陈木凉。

  陈木凉在原地紧紧地盯着那长鞭落下的弧度,一直等长鞭快要落到她的身上时,才侧让了一个角度,紧接着,她点地而起!

  陈木凉将脚尖点过了长鞭的端头,一脚踩了上去!

  韩羽奕则快速一收,试图用长鞭将陈木凉缠住。

  陈木凉的速度却比她收的速度还要快!

  眼看她点过了长鞭的中段处,眼看她一跃而起!

  韩羽奕再低头看之时,已经感觉到了脖颈间的冰冷!

  ——是陈木凉已经将飞雪刀横在了她的脖颈之处。

  “怎么,小公主,现在我是杀了你呢,还是毁了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

  陈木凉笑兮兮地歪着脑袋看向了韩羽奕,有意嘲讽着她说道。

  “陈木凉,你!!!”

  韩羽奕被气到不行,却又不能动弹,只能委屈到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我我我……你你你……怎么,不会讲话了啊?”

  陈木凉一把夺过了她的长鞭,一手挟持着她,笑着问道:“小公主,你若是告诉我李倾在哪儿,我倒是会心一慈,放了你。”

  “呸!做梦!”

  韩羽奕恨恨地道了一句,将头一扭,懊悔地眼一闭。

  “哦?不愿意说?”

  陈木凉眉间一挑,冷厉地看了韩羽奕一眼,将她按在了一棵大树树干之上,然后拿过她的长鞭便开始熟练地将韩羽奕绑在在了大树之上。

  “你要干嘛?你做什么???”

  韩羽奕见陈木凉来真的,一下子怂了,不由得慌张问道。

  却见陈木凉将长鞭一收,慢条斯理地道了一句:“听说这百鬼谷的猛兽最喜欢吃貌美女子,我这不是成全了它们嘛——”

  “陈木凉你敢!我可是栖凰洲的小公主!你若是杀了我,就是和整个栖凰洲为敌!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韩羽奕拼命地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开束缚,只能大声地威胁着陈木凉。

  谁知道陈木凉根本不为她的话所动,反倒是笑得一脸璀璨地逼近了她,缓缓道了一句:“小公主,你冤枉我在前,欺负我在后。我忍你再三,怎么着,这次也该轮到我舒坦一下了吧?”

  “至于你说的什么栖凰洲,不好意思,老娘我还不屑买账。”

  陈木凉用飞雪刀拍了拍她的脸蛋,再眯起眼一笑,将指尖抹过了刀剑笑着说道:“当然,你还有一个选择——告诉我,李倾在哪儿。”

  韩羽奕四下张望了一眼,看见果然有很多猛兽睁着绿幽幽的眼睛看着她,不由得更加恐惧了。

  她踌躇着,眼里不时掠过不甘心。

  “我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不说,我可就走了。”

  陈木凉负手转身,朝前迈了一步,伸出手指道了一声——

  “一”

  韩羽奕慌了,她拼命挣扎。

  “二”

  韩羽奕恨恨地看向了陈木凉,绝望的目光恨不得杀了她。

  “三。”

  “等等,我告诉你李倾在哪里!”

  还没等陈木凉走远,韩羽奕便怂了。

  她咬牙切齿地恨恨看向了陈木凉,眼中皆是无奈之意。

  “嗯哼。很好。洗耳恭听。”

  陈木凉笑了笑转过身,挑了挑眉看向了韩羽奕。2Q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天边的一道霞光照过了万里的山河,万物苏醒,百鸟争鸣。

  陈木凉一直在这正殿面前站了许久许久,像一尊雕塑一般。

  温夫人的死,对她来说是怎么也还不清的债,以至于她对温北寒的愧疚又多了几分。

  但她又那么清楚地知道,那只是愧疚,而她,也不能为温北寒做什么。

  ——最多也不过就是杀了七碎。

  日光无限洒于她一身,而她身后的正殿早已化成了一堆废墟。

  她无比庆幸,在这一场九龙玄火之中,一剑还是念及了兄妹情谊,早一步从地道里将七舞转移了出来。

  但,好像七舞并不领一剑的情。

  据说,七舞不相信一剑所说,她不相信七碎是那样的人,反倒是觉得从一剑回来之后,一切变得糟糕了许多。

  一剑也不多解释,只是道了一句:“若是你不信,你可以找到父皇问个清楚。”

  没想到七舞一负气竟将行李收拾好,气冲冲地就要去找七碎。

  幸而赢雪临劝了她很久,说七碎还会回来的找她的,才将她离家出走的想法给打消了。

  陈木凉没有去劝七舞。

  她自从知道了七碎是杀母仇人之后,她便没法办对七舞和一剑还跟之前一样。

  但,她还是选择了出宫的必经之路上,打算万一七舞孩子脾气一上来便将她扔回去。

  另外,她今天一直没看到李倾。

  ——按照道理讲,他们都到了,没有理由李倾没来。

  她开始有些担心。

  她一直怔怔地站在这里,希望能等到李倾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剑从偏殿一路走来,看见她在那儿站了许久,便上前去问道:“怎么?在等李倾?”

  陈木凉点点头说道:“我老爹他们都来了,甚至连赢雪临都来了,他没理由没得到消息,但是却到了这个点还没来……”

  “木凉,李倾武艺高强,又有月麒麟相伴,想必不会出什么事。这里风大,你还是回去歇着吧。”

  一剑宽慰着她。

  可陈木凉总觉得心里不安得很,她摇了摇头道了一句:“不了。我在这儿等一等。”

  一剑看着她这般坚持,知道也劝不住她,便倒也不再劝了。

  他半开玩笑地道了一句:“要事李倾知道你这般惦记着他,怕是要高兴坏了。”

  陈木凉的双颊微微一红,轻道了一句:“只要他没事就好。”

  一剑点点头,刚想转身离开之时,却看到守宫门的将士朝着这里跑来。

  一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不妙。

  他拦住了将士便问道:“什么事这般慌慌张张的?”

  将士连气都喘不上来地说道:“启禀洲主,宫外有人来信,说是要见李国公,需陈姑娘孤身前往百鬼谷。若是陈姑娘午时还没到百鬼谷,便杀了李国公。”

  “百鬼谷在哪里?”

  陈木凉还没等一剑回话便急忙问着将士。

  “这……”

  将士看出来了一剑的犹豫,他低头不敢再说。

  陈木凉急了,一步上前揪着将士的领子,威胁地说道:“说,百鬼谷到底在哪里?”

  一剑沉默了片刻,他见陈木凉如此坚持,只好道了一声:“百鬼谷在城外三十里的一处荒地。传说就连白日也是饿鬼穿梭不断,经常有人有去无回。”

  还没等一剑把话说完,陈木凉便已经跑远了。

  “洲主,这……?”

  将士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剑没好气地道了一句:“看什么看,守宫门去。”

  将士连连点头走开了。

  一剑在将士走远之后朝着空气喊了一声:“轩辕公子既然来了,也骗得木凉去了百鬼谷,难道就没有勇气现身吗?”

  他的话音刚落下不久,轩辕荒芜便从一处隐秘飞掠而出,轻落在了一剑面前。

  轩辕荒芜看着一剑只是笑了笑说道:“一剑洲主此言差矣。既然洲主没办法忍心将陈木凉的琉璃问盏拿到手,那么,我只好亲自来取了。”

  “这……应该算不得骗?”

  “轩辕公子太过于着急了。那丫头要是死在了百鬼谷,我看您的算盘可全就落空了。”

  一剑并不愿意和轩辕荒芜多做纠缠,而是单刀直入地说道。

  “一剑洲主,你我都很清楚,依照陈木凉的本事和能力,去百鬼谷并不算为难她。而且,这个主意并不是我出的。”

  “你应该知道,我名义上还是上官家族的人。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替上官家做事的。”

  轩辕荒芜的眼里掠过了一丝阴婺笑意,他这般漫不经心地说道。

  “更何况,如果李倾真的死了,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荒谬。你当真以为李倾死了,木凉就会移情别恋?我看,这根本是你的痴心妄想。”

  一剑冷冷地看向了轩辕荒芜,再次戳穿他说道:“你这次引她去百鬼谷,怕不仅仅是上官莫离的主意。”

  “说吧,那百鬼谷里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轩辕荒芜听着便笑了,他的笑容很是放肆,却透着一股悲凉之意。

  终于,他道了一句:“据我所知,栖凰洲的小公主,还有一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子也在百鬼谷。而且,小公主想要杀了陈木凉。”

  “但,韩羽奕又和上官莫离达成了联盟。她说,只要上官莫离能杀了陈木凉,便带她去栖凰洲。”

  “你觉得,在几方围剿之下,陈木凉真的能侥幸逃走吗?”

  一剑听罢心一惊,他二话不说就要往外走,却被轩辕荒芜拦住了。

  “你这样莽撞行事是没有用的。反而会暴露了我来通风报信了。”

  轩辕荒芜摇头制止了一剑,语气里已有烦躁之意。

  “那怎么办?眼睁睁地看她去送死吗?我做不到。”

  一剑冷眉看向了轩辕荒芜,语气里皆是深深的不满之意。

  “你这样贸然前去,不过是多一个人送死。你忘了,关东老头和王骁目前还在宫内,以他们的身手,至少能挡住一些高手的围剿。”

  “你们的胜算,会大一些。”

  轩辕荒芜冷静地分析着。

  “我怎么知道你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还是确实想救陈木凉?”

  一剑沉冷地说道:“毕竟,我们只是利益合作的关系,你没有必要为了她涉险,不是吗?”

  轩辕荒芜听罢淡淡一笑,他缓抬眸道了一句:“我的理由和动机,只是因为,我不想她死。”

  “至于你信不信,那由不得我了。”2Q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