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幸福的一家1—6小说在线阅读 父母儿女一家大联欢阅读

更亲时间:2021-12-07 13:38:58 

  陈天北从没有什么时候这么祈祷过,希望鬼王赶紧送到苏沉香的嘴里。

  哪怕心里嫉妒死勾引得苏沉香魂不守舍的鬼王,可陈天北依旧觉得,鬼门动作加快,其实没什么不好。

  苏沉香明显对鬼城忍不住了的节奏。

  早吃早省心。

  “……再忍忍,很快就吃得到了。”他还得哄着苏沉香。

  现在,就算是把香喷喷的厉鬼牛肉干喂给苏沉香,她都食之无味。

  “鬼城里的牛肉干肯定更好吃。”她啃着手里的,惦记着鬼城的,种种三心二意,陈天北现在没时间跟她计较。

  “不过北哥,你放心,就算鬼城在,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

  陈天北木然地看着她。

  鬼城的墙角还没看见半点,他就成了“之一”了。

  呵……

  “是么。”他嘲讽地说道,“我还以为你只记得鬼城。”

  “那不能够。”苏沉香不是喜新厌旧的厉鬼,急忙安慰陈天北,安食堂的心说道,“你是我第一个……”她含糊地对陈天北说道,“别的食堂就算菜式新颖,做饭好吃,可厉鬼都是念旧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当然,就算不喜新厌旧,可多宠幸新的食堂也是正常的事,自家的吃腻歪了来着。

  苏沉香心里被鬼城已经勾得痒痒的,眼神飘忽,得用极大的毅力来继续努力看书。

  她看书还很专心,可吃饭就难免总是忍不住一边吃,一边喃喃说道,“鬼城的一定更好吃吧。”那可不是小小的鬼村,不是小小的白云观库房,不是小小的鬼门厉鬼通道,而是一整个,据说超级大的城池,里面全都是厉鬼……苏沉香最近做梦都梦见自己在一望无际的城池里,食物上打滚儿。

  而且,还都是被鬼城的鬼气腌入味的厉鬼。

  陈天北就看她翘尾巴,一声不吭。

  他冷笑着,把这些都记在小本本上,等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就不信,那鬼城能吃十年!

  “如果他急着召唤鬼城的话,那接下来给你的地址,很有可能就是厉鬼通道的所在,并且会是鬼城降临的地方。”

  等苏沉香和观主禀告的时候,他脸色凝重地对苏沉香说道,“你的态度一直都很暧昧,不值得信任,可鬼门却对这件事一点都不在乎,恐怕要你出现在鬼城会有意外。小香,我们会提前赶到那个地址,我们会保护好你。”

  鬼门既然要召唤鬼城,那就是狗急跳墙,因为时机并不成熟。

  到时候,他们也不会在意正道天师的阻拦还有出现。

  因为一旦鬼城现世,正道天师来再多也是白给。

  就像是当年……想想当年那厉鬼压制所有天师的一幕,观主叹了一口气。

  多少天师都不够鬼王一爪子的。

  “恐怕到时候真的还要靠小香了。”叮嘱苏沉香一定不要擅自行动,去哪儿都要定位,他们好能在暗处好好地保护她。

  等她再三保证,又送她离开白云观,观主才轻声叹了一口气。

  他并不愿意把沉重的负担都压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也不能承受……失去她的后果。

  虽然苏沉香的确很强横,可鬼王的恐怖,哪怕当年只露出一只小黑爪就可以镇压所有的天师,那不是苏沉香能抗衡的。

  观主一边想,一边看着苏沉香的背影。

  他回了观里,去库房找到了一件珍贵的法器,藏在了怀里。

  “我也是会生魂离体的。”观主笑了笑,轻声说道。

  如果……如果鬼王现世,威胁到了这个世界,威胁到了正面对抗鬼王的苏沉香,他作为师门的长辈,白云观的观主,责无旁贷。

  大长老可以冲入鬼城,他也可以。

  无论什么身份,他都应该站在他们的面前,付出自己,来保护他们的平安还有生路。

  无声地从库房里走出来,观主又抬头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天色,就去给其他的天师门派打电话,通知他们需要聚集,“我们观里的小香主动提出卧底鬼门,主动要求进入鬼城……这孩子不在乎牺牲自己,可咱们这些老家伙可不能落后给她。”

  他笑着给其他的天师打电话,也不知道电话的另一端是哪一位天师,反正就哈哈地笑着说道,“老的还没死,轮不着小的上。你放心,小香是个好孩子,就是因为她是个好孩子,才不能牺牲她。”

  他拨打了很多的电话,电话里无论另一端是什么身份,回应都大同小异……他们都是年长的长辈,不可能去牺牲一个孩子。

  得到了明确的回应,观主才笑着放下了电话。

  他又召集了观里的精英,时刻准备观察鬼门的动静。

  鬼门应该是真的着急了。

  寰宇娱乐大楼发生的厉鬼扭曲空间的事,带给老董非常大的压力。

  他是鬼门现在最有话语权的一个,把紧要的事说给其他的门人听,哪怕厉鬼通道还没有完全完善,可他也决定开启。

  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其他的鬼门门人虽然有点异议,可谁也不愿意承担反对后会发生的后果,因此,鬼门的人也在召唤之下,纷纷聚集在了这个城市。

  众多的天师用各种办法来到了这里。

  白云观随时监控,就知道,鬼门选定的鬼城现世的地点,应该就也在这个城市。

  “和当年差不多。”陈天北就跟苏沉香说道,“当年也是在这个城市。”

  “没准还是在当初鬼城出现的那个地点。”

  “你的意思是……”陈天北看着苏沉香。

  苏沉香就笑。

  “当年他们选的地方就肯定是千挑万选,最合适鬼城现世的地方。如果我是鬼门的人,反而会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还不如直接选以前的地方,因为那个地点肯定是他们能选择的最好的地点。”

  她对目前外面的风起云涌没什么兴趣,抓紧时间千万别耽误功课,忙着飞快地做练习册,埋着头哼哼唧唧地说道,“我最近可累了。不多吃点真的不行。”

  她希望赶紧把鬼城的厉鬼都抽成储备粮,屯成仓鼠,那日子可幸福了。

  这个期盼很快就如愿以偿了。

  周五的中午,苏沉香就得到了老董发来的一个地址。

  到了放学,难得一见的徐丽努力不要露出恐惧,挤着笑容站在一辆很豪华的车子前,亲自来接苏沉香。

  她虽然过来了,却不敢多看苏沉香一眼,那畏惧的姿态,还有连靠近都不敢,就让苏沉香觉得有点意思了。

  “你怕我啊?”她和陈天北上了车,看见徐丽当司机,车上除了他们没有别人,放出点阴气影响一下车子里或许有可能存在的偷听的电子工具,让那些工具没得用,就坐在后面兴趣盎然地对徐丽笑眯眯说道,“你是我妈妈,有什么不敢看我的?之前卖了我两次那么心虚,也没见你这么怕我。”

  徐丽坐在有些阴冷的车子里,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还得挤出笑容。

  “小,小香……”她想装作若无其事。

  “还是,你知道了什么?”女孩子轻快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明明天真可爱。

  可徐丽却猛地打了一个寒战,眼神更加惊恐,透过了后车镜看着对自己笑容满面的小姑娘。

  “不不不,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恨不能放开方向盘举起双手。

  可她那恐惧的目光,却让苏沉香笑了一下。

  之前苏强和徐丽见过面。

  虽然苏强只说威胁徐丽了,让她不敢祸害苏沉香,其他的都含糊过去,可苏沉香却觉得,苏强应该是和徐丽说了什么。

  她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见了鬼。

  “我是什么,你没有和鬼门说吧?”苏沉香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么直接的问题,让徐丽的脸顿时没有了血色。

  她惊恐地看着苏沉香那笑容满面的脸。

  “不不不,小香,我,我不会说,求你放过我……”

  “你和安嘉嘉都喜欢说一样的话。她现在在局子呢。你听了一定很高兴吧?”苏沉香就对徐丽和颜悦色地说道,“不过我觉得局子里还差一个人。你干了那么多的坏事,是不是也得进去蹲一蹲?”

  她从后排凑到徐丽的耳边,小声说道,“总比在局子外面,面对我强。”

  “小香,其实,其实我对你有功劳的。”徐丽都要哭了。

  “什么意思?”

  “如果,如果不是我对苏沉香……她能那么容易让出身体,让你占据身体么?”徐丽不怕活人,可她怕极了身后这个披着人皮的恐怖恶鬼。

  她不想死,流着眼泪在苏沉香突然沉默下来的寂静里颤抖着邀功说道,“你得到身体,能和活人一样生活,都是因为我把那个丫头赶走了呀!”

  她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也是说给陈天北听。

  她不知道陈天北到底知不知道苏沉香究竟是什么。

  可当看到陈天北无动于衷,冷冷地看着自己,徐丽觉得更加恐惧。

  这个英俊的少年知道苏沉香是什么。

  可他不在乎。

  他依旧在这时候抓紧了苏沉香的手。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陈天北,苏强这样的人?

  明明知道苏沉香真正是什么,可他们却毫不在意,甚至……甚至就这样接纳了她,把她当做活生生的人。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苏沉香突然慢慢地问道。

  她的声音冷了下来。

  “不用,不用道谢。”

  “可你要知道,我一直都宁愿没有活人的身体,也希望以前的那个苏沉香活着。”小姑娘平静说道,“你这个理由让我放过你,我却更觉得你罪无可赦。”2S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这时候还能想到徐丽,是大孝女无疑了。

  不过老董完全不在意苏沉香怎么想的。

  他就是追问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你这不是急了么。”苏沉香慢吞吞地说道,“不过不能在我上课的时候,你选个周末的时间。等办完事,我还得回来上课呢。”

  她让老董选个双休日,老董虽然觉得这破孩子脑子有病,不过想想,还是没有让她不满意,脸上露出狞笑,嘴上却很温和地说道,“那好。到时候我通知你。作为学生,学习和功课更重要,是不是?”

  到了鬼城现世,苏沉香还有没有命回来上课就是又一个话题了。

  老董放心了,放下电话。

  苏沉香趴在课桌上,也眯起眼睛笑了。

  “又是鬼门?”

  “他们急了。听起来厉鬼的损失不算什么,可他们害怕突然横生枝节的厉鬼。”

  唯恐和白云观有关的厉鬼给鬼城现世造成麻烦。

  因为据说那一天寰宇娱乐大楼的厉鬼空间,真的非常恐怖。

  老董是行家,一眼就看出来,那不是普通的厉鬼。

  陈天北嘴角抽搐地看苏沉香笑眯眯说话。

  破孩子还挺得意。

  “……那我和你一起去。”

  “他肯定可高兴了。”苏沉香一边看自己手腕上那黑乎乎的,当初阴婚老太太给自己下的吸引鬼王的鬼咒,突然吸了一口口水,喃喃地说道,“那鬼城……这么多年,应该厉鬼养得更多了吧。”

  据蒋师兄说,当年鬼城现世的时候厉鬼冲出鬼城,铺天盖地令人恐惧,那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肯定厉鬼更多了。

  听起来很肥的样子。

  那是比鬼门的库存还要丰富的食堂,苏沉香一瞬间荡漾起来,摸着自己软乎乎的小肚皮小小声地说道,“一定超好吃,不会让我失望的!”

  她像是给自己打气。

  可坐在食堂的身边觊觎着另一个食堂,这是想把陈天北给气死啊!

  陈天北忍了忍。

  他忍着。

  只要那鬼城是不可再生资源,苏沉香总有一天得哭着回到他的身边!

  面对三心二意的厉鬼,就得学会大度和忍耐。

  “到时候咱们做好准备。对了,寰宇娱乐的那厉鬼空间……你现在这么凶的么?”陈天北今天也知道苏沉香在寰宇娱乐的大楼里干什么了。

  看见她对自己乖巧地笑,想到她竟然能隔着空间,只单凭蒋师兄的电话就可以定位,影响了那么大的区域,他就忍不住对苏沉香叮嘱说道,“蒋师兄也就算了,是咱们自己人。如果是有别人在,不要暴露。”

  要不然,肯定会有人怀疑苏沉香到底是什么来路。

  他不想……让人用异样的目光去针对苏沉香。

  “我知道。也就是在师兄面前才不装。”

  “他也知道?”

  “我在他的面前那么能吃,他能不知道么。”蒋师兄也是精英弟子,就算是一开始反应不过来,可时间长了,能一点都没有察觉?

  苏沉香不在乎这个,反正师兄们彼此揣着明白装糊涂特别可爱。

  她现在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唯一最感兴趣的,就只有鬼城这件事。

  虽然说觉得鬼门有点太着急了,可难得能吃一顿热乎饭,谁不高兴啊?

  苏沉香眼睛亮晶晶的,顺便决定把鬼门的厉鬼通道也给吃了。

  “不浪费。”鬼城她要,厉鬼通道的厉鬼她也要。

  好厉鬼从来不做选择。

  陈天北觉得,事到如今苏沉香都没想吃点健胃消食片,真的天赋异禀。

  他真想知道知道,这破孩子到底真身是个什么。

  这么能吃,真身不会是个宇宙黑洞吧?!

  “那你怎么和家里人说?”他就对苏沉香问道。

  苏沉香要去做危险的事,他很担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对苏强解释。苏沉香却觉得没什么好为难的,对陈天北说道,“我不想骗我爸。”

  就算是善意的欺骗,她也不想这么去做。

  当然,虽然苏强帮不上忙,可她还是愿意把自己的所有的经历都和苏强一起分享,对陈天北笑眯眯地说道,“到时候观里那么多的长辈跟我一起去,老头子我看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么多厉害的人,我爸完全不用担心。”

  要是这么说的话,确实是这样。

  鬼门十几年前本来就受到重创。

  最近这段时间又接连损失了不少人。

  而且,就算还有很多人隐藏,可在鬼城现世的时候,鬼门的人也会全部聚集。

  白云观到时候一锅端,天下太平就好了。

  唯一的重点,就是陈天北格外紧张苏沉香和鬼王之间的争斗。

  哪怕苏沉香一副鬼王是她碗里的菜,可那可是被鬼门心心念念很多年的鬼王……绝对不是一般的厉鬼。

  陈天北看着苏沉香,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扛得住?”

  他就担心鬼王更胜一筹,到时候,鬼城入侵的影响那是天下大事,跟他关系不大。他唯一在意的,就是苏沉香。

  “苏沉香,我不希望你遇到危险。”

  贪吃的,气人的,没心没肺的小姑娘。

  明明他总是气得咬牙切齿。

  可如果不是放在心里,珍惜她,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恼火和郁闷。

  生她的气,可却希望她永远都平平安安。

  “你别担心。鬼王肯定不是我的对手。”苏沉香顿了顿,笑眯眯地逗脸色凝重的陈天北说道,“就算我打不过鬼王,鬼王占据了我的身体,那‘苏沉香’不是还在么。”

  灵魂换了,躯壳还是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说起来像是没分别。

  可陈天北沉默很久,侧头轻声说道,“我在乎的只有你。”

  他在意的,从不是“苏沉香”。

  而是苏沉香的身体里,那个能吃能睡的,在别人眼里无比恐怖凶残的厉鬼。

  如果她不在了,那苏沉香的存在完全没有意义。

  陈天北垂了垂眼睛。

  苏沉香愣了愣,抓了抓小脑袋,觉得自己大概说错话了。

  “我知道你可担心我了,陈天北,以后我不拿这种话逗你了。”她觉得,或许开这样的玩笑会让人伤心的。

  所以她想了想,做厉鬼的么,能屈能伸,当然要哄哄食堂啦,就哼哼地扯着陈天北的袖子讨好地说道,“以后再也不说了。而且,我一定好好地活着,一定不让你担心。”

  她发誓会好好地活着。

  这句话,比她那些讨好的道歉更让陈天北满意。

  他微微勾了勾嘴角。

  苏沉香贼兮兮地在观察他。

  看见他被自己哄好,顿时美滋滋地。

  活人多么好哄。

  厉鬼今天也学到了怎么哄活人开心。

  她今天学到了怎么哄食堂高兴,还挺满意的,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也眉开眼笑的。

  她每天吃饭的时候都高兴,这不算什么新闻,倒是林雅今天情绪也不错,显然从前几天林总养伤的时候那种阴郁担忧的情绪里走出来。

  李嫣左看看右看看,虽然看不顺眼林大小姐鼻孔朝天,不过好歹都做了快一年的朋友了,就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寰宇娱乐的负责人进局子了。”林雅觉得真是恶有恶报啊。

  前脚害了她爸爸,后脚那负责人就进了局子,真是报应不爽。

  而且,据说现在寰宇娱乐人心惶惶,她就更高兴了。

  “真的假的。”李嫣没在热搜上看到这个,惊讶地问道。

  苏沉香一边吃,一边说道,“真的。昨天晚上进的局子。”她帮着把寰宇娱乐里头干坏事的给人赃并获的,能不知道么。

  李嫣相信苏沉香,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忍不住问道,“那是因为什么原因啊?”娱乐圈的八卦当然很受人关注。

  苏沉香没说寰宇娱乐养鬼,林雅家里有娱乐公司,对这种消息门儿清,想到林总跟自己说的那些,就说道,“听说是非法关押练习生。”

  听说昨天练习生被救出来的,人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么严重的问题,当然负责人得进局子了。

  这件事影响很坏,李嫣倒吸一口凉气,就跟林雅一起讨论起来。苏沉香在边儿上听着,听说林总知道这件事顿时精神了不老少,哼哼了两声。

  林总要是知道安嘉嘉这给他惹来无数麻烦的前妻的外甥女现在也在局子,恐怕就精神不了了。

  不得吐口血给人看看,以示清白那都不可能。

  兜兜转转,看林总以后还要不要只把女人当保姆,不管女人的性格还有为人,只图省事就给娶进门了。

  她心里小小地幸灾乐祸一下,顺便回了家,就把自己要请假去把鬼门给彻底收拾了的决定说给苏强听。

  苏强和她一起生活,也知道了很多天师上的事,更知道鬼门……他晦涩地看着笑容满面,对自己说要去覆灭鬼门,就跟喝了口水一样轻松的女儿,很久之后才轻声说道,“那需要爸爸做什么?”

  “也就是一个周末的事儿。等我周末回来,给我多做点好吃的,我得补补。”

  苏沉香顺便把放学时蒋师兄送来的一大包袱好吃的给塞自己的房间,当储备粮。

  “没问题!”苏强大声保证,绝对不给闺女掉链子。

  苏沉香就满意地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灿烂,而且,每天都洋溢着光彩照人的希望。

  那对即将到嘴里的鬼城还有鬼王的期待,让小姑娘每天容光焕发,连上课都特有劲儿!

  “你说,鬼王得是啥味儿的啊!”

  当第一百次听到鬼王的名字,迎着苏沉香那期待又垂涎,幸福的笑容,陈天北先崩溃了。

  鬼王是啥味儿他不知道。

  他就知道……赶紧把罪恶的鬼王给喊出来吧!

  要不然,苏沉香馋得晚上怕是睡不着觉,也不让他睡觉了!2S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