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我和母亲不能说的快乐阅读 家族内乱爸爸妈妈加油

更亲时间:2021-12-07 13:40:19 

   初二二班上午第一节课是数学老师的课。

  时望月数学每次都考满分,是数学老师重点关注的学生,也是他最喜欢的学生。

  因此,每次课间提问,问十次,他有八次会叫时望月起来回答。

  今天亦是如此。

  然而,今天数学老师发现他刚把问题在黑板上写完,还没开始提问,班上就有好多学生举手,要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了。

  “是我今天课上的特别好?所以同学们回答问题的积极性空前提高。”

  数学老师双手撑在讲桌上,美滋滋的想。

  学生们这突如其来的热情,瞬间抓住了数学老师的心,使得头一次他在上课期间没把关注度放在时望月身上。

  数学老师笑呵呵的同时,又多提了几个问题。

  同学们今天真的是非常给面,次次都很热情的起来回答问题。

  数学课上的氛围空前热闹起来。

  宁有光就着窗外的阳光,用手半撑着脑袋,心跟着阳光下飞舞的尘埃轻轻飘了起来。

  她看了看旁边睡的正香的少年,又看看了周围少年们的意气,眼前是他们各种嬉笑怒骂,顽皮打闹。

  人生尽管有诸多遗憾,但还是有很多有意思的瞬间,值得我们为此去过好这一生。

  ……

  周五,宁有光背着书包和少年走在放学的路上。

  她啜着手里的冰冻柠檬茶和旁边的少年说:“我一直有个愿望,等我死了,我要让家里人把我的牌位,供奉在城外的普陀寺,长久的供奉在功德殿中,每天都请法师念经,那样我就可以永久安眠于地下。’

  少年一顿:“把牌位供奉在普陀寺?”

  “对啊。”少女轻轻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贝齿。

  ——目的即将达成。

  这件事,她已经琢磨好几天了。

  活了两辈子,岁月渐深,许多以前不曾相信的东西,现在都信了,比如命运,比如缘分,比如轮回,比如因果。

  “姐姐,你周末有空吗?”少年默了默,做了个决定。

  “有啊。”

  “我周末想去普陀寺,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明天早上怎么样?我去你家接你。”

  “可以。”

  “普陀寺的功德殿,我之前去了解过,最好的位置三万八一个,偏一点的位置是一万五一个,你选三万八的吧,离佛菩萨最近,钱不够的话,我给你钱。”

  “我有钱。”少年一口饮尽杯中的冰冻柠檬茶,反手把手里的空杯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钱能办到的事情,他已经很久不需要其他人操心了。

  ……

  上午,锦城郊外。

  普陀寺里山风徐徐,功德殿中香烟袅袅。

  穿着寺里义工服的工作人员合掌,面容慈悲的问面前的清瘦少年:

  “阿弥陀佛,随喜施主,今天是伽蓝菩萨圣诞日,功德殊胜,请问您是想给給亡者办理一万五的,还是要三万八的牌位?”

  “三万八的。”少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支付可以吗?”

  他有能力把爸爸供奉在殿中最好的位置。

  “可以的,请施主这边填资料。”

  功德殿里办完牌位登记,宁有光和时望月缓步走出功德殿。

  少年想起刚刚殿里摆的满满当当的牌位,以及周围那些虔诚来安牌位的人,问身旁的少女:“把牌位放这里,真的能让人长眠吗?”

  有光回首,合掌鞠躬給殿中的佛与菩萨拜了三拜,说:“死亡,对有信仰的人来说,是希望,对无信仰的人来说,就是绝望。”

  少年弯腰,跟着合掌給殿中的佛与菩萨拜了三拜,接着问:“我们死后都会获得新身份吗?

  少女转身绕着寺院里的佛塔开始转,边转边回答:“是的,但要记住,‘身份’也只是一种幻觉。”

  金刚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时家最近上上下下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息。

  花重金请来的大师来了一波又一波,家里不幸的事情,还是一件接一件的发生。

  最开始,是时家二少奶奶赵菲儿最近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皮肤有些发黄,不复以往白嫩细致。

  刚发现自己皮肤变黄的时候,她也没太在意,以为是自己最近每天去参加宴会,喝酒熬夜,又过度节食减肥,才导致身体营养跟不上,虚损造成的。

  因此,她紧随其后推拒了好些不重要的社交活动,天天在家早睡早起,吃燕窝,补充睡眠,并給锦城最高端的美容院充了几十万的卡,天天开车去美容院做全身美容,天价贵妇保养品一箱一箱往家买,自己也勤保养,就这么精心呵护着养了一个月,她的脸色也没有好起来。

  不光如此,情况更糟,她早上起床刷牙时,时常犯恶心吐了好几次。

  又一次,她早起在卫生间吐了之后,旁边伺候的工人面带喜色的说:“二少奶奶,您这样的情况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赵菲儿看到工人脸上的喜气,愣了下,也反应过来,立即化妆打扮好,下楼喊住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老公陪自己去医院。

  “怎么突然要去医院了,你这几天不是天天跑美容院吗?”时锦荣疑惑的问。

  “去什么美容院,去医院。”赵菲儿脸上的喜悦肉眼可见。

  但不想现在就告诉老公她猜测的好消息,准备等医院报告出来,再給老公一个惊喜。

  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身体那么好,和老公一次没有做防护措施就怀上了。

  “去医院干什么,看你这么高兴,不会是怀孕了吧。”时锦荣看着老婆脸上明晃晃的喜色,很难不往这方面猜。

  “去医院看看,我也不知道。”被老公一下子猜中了,赵菲儿也懒得矫情了,直接把包递给老公,让他提。

  她现在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这一胎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喜事,足以洗掉前段时间家里发生的晦气事。

  时锦荣也高兴的很,欢欢喜喜的帮老婆提包,还难得的弯腰给她递了双平底鞋。

  把赵菲儿美的,一扫近日因为身体出现不适的阴霾。

  然而,等到了医院,一通详细的检查坐下来,赵菲儿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的干干净净。

  “很抱歉,时太太,您真的不是怀孕,而是胰腺出了问题。”

  “怎么会是胰腺癌呢?我每年都做检查,身体都很好。”赵菲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打击的人都有点站不住了。

  “要不,换个医生重新检查一次吧。”旁边的时锦荣脸色也不好看。

  他也没想到,原本期待的惊喜没有了,只剩惊吓。

  “时总,我们已经仔细查看过您夫人的报告,不会错的,是胰腺癌早期,请两位不必过于忧心,只要好好做手术,接下来的一年好好复诊,尊夫人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健康。”

  赵菲儿和时锦荣喜气洋洋的来,脸色沉重的回。

  眼下,他们除了让医院安排好手术日程,也没有其他能做的了。

  赵菲儿年纪轻轻得胰腺癌要住院做手术,把时家的人都狠狠的惊讶了一番。

  不幸中的万幸是赵菲儿的病发现的早,胰腺癌早期只要好好治疗,后续再好好调养加保养,对身体健康影响不大。

  这些都不是问题,反正时家有钱。

  检查出胰腺癌的两天后,赵菲儿就进了医院做手术。

  手术做的很顺利,当天上午做完她就住进了贵宾病房,有最好的护理人员和医疗团队人员保驾护航,她除了身体和心理上受了些苦,并没有遭多大罪。

  赵菲儿生病住院,时家人虽然都觉得意外,但也没想那么多。

  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谁还能不生病不是?

  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

  等赵菲儿住院还没出院呢,时家又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某天下午,时家三少奶奶谢玉儿因为晚饭吃的有点多,不消化,就牵着女儿一同在小区里散步,,散步不奇怪,奇怪的是,散步的时候她和女儿两人被车撞了,双双被撞断了腿。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在小区也能被车撞?!

  夏天,傍晚时分。

  小区有好些人都在小区散步遛狗呢,谢玉儿母女被撞时立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大家纷纷上前关心,围观。

  一时,时家三少奶奶和女儿在小区里散步被车撞,成了整个小区的热门新闻。

  车祸一出,不说谢玉儿母女被吓的魂都去了一半又疼的哭天喊地,开车的车主也很无语……

  等时家三少奶奶和女儿被送上救护车,周围围观的居民三三两两散去后,大家在和家人谈论这件他们亲眼目睹的离奇车祸后,再联想到时家二少奶奶生病住院还没出院的事,关于时家一些不可说的新闻就开始在小区里流传开来。

  时家傻子大少从楼上摔下来,被摔死的消息,到底是瞒不住有心人的,尤其是周围的邻居。

  没多久,时家所在的别墅区的传言聚焦到了一处,那就是时家近期发生的这些事,可能都和时家大少意外惨死,时家却没有做好事后处理,导致大少怨气横生,阴魂不散所致。

  时家……怕是成了凶宅。

  不然,时家怎么接二连三发生这些稀奇古怪的糟心事呢?

  肇事车主后来也同为小区的邻居们说,当时他在倒车,车开的是很慢很慢的,他还特意看了周围,并没有没看到在路边散步的时家三少奶奶和她女儿,不然他怎么也不可能撞上去呀?

  能和时家住同一个小区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当天下午,车主就迅速打了120救护车,同时叫了交警过来拍照留底做记录。

  被撞的疼的死去活来的时家三少奶奶和女儿十五分钟后,就被送去了医院,全身上下都做了最精密的检查,查出问题立马做最好的治疗。

  在自家小区都能撞到人,肇事车主面带极沉痛极自责的神色給时家又是赔罪道歉,又是送上无数高级营养品,才面露苦色的回了家。

  回到家,关上门,他就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浊气,一抹额头的汗就跟自家老婆说:“老婆,我们还是找个大师看看吧,要不然我怎么那么倒霉,在小区里都能撞上她们?幸好这次没出什么大事,万一把人撞没了,我们可真就不好給时家交代了。”

  他老婆也是吓的不得了,赶紧拉着老公一起給家里的财神爷上了几柱香,拜了几拜,拜完当场就拍板:“找,找最好的大师,我看时家最近出的这些事,有点邪门,咱给人家好好治,其他就甭管了。”

  夫妻俩双双给各自的朋友打了一圈电话,拜托完朋友帮忙介绍完大师后。

  这才在沙发上坐下来喘口气,气喘完,肇事车主老婆就拉着老公说:“明天我们就去普陀寺做功德,多給佛菩萨烧几柱香,也给你请个护身符,你好好戴在身上,别咱们家离时家近,每天你上下班路过他们家门口,是真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肇事车主一听,头上的冷汗冒得更多了:“去去去,一大早,明天咱们全家都去,每人都求个护身符戴身上,大师也快点请来家里看看,家里万一有什么不好的赶紧祛了,没有不好的,也请大师加持一下。”

  说完了,他又搓着大手叹气:“时家这些人干的真是不厚道啊,再不好,孩子左右都是自己生的,好好的人去了也没设个灵堂,多烧点纸钱,多上点贡品,让人带着好好上路,真是人干事。”

  他老婆沉吟片刻,也语气微沉的说:“老公啊,我看这人呢,做事也不能光看表面,还是得对的起天地良心,时家人能这样对待他们家老大,我看也不是什么厚道人家,咱们以后还是看着和他们处吧。”

  肇事车主连连点头:“你说的是。”1314sz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盛夏的大雨淋湿少年的天空。

  时亭松的离去,对于时家人来说,就好像花园随意散养的一只小花猫离世一样,在他们的生活里掀不起半点波澜。

  唯有那个刚失去父亲的少年,沉默了下来,在家里三天没有出去。

  他从爸爸的遗物里拿出爸爸的一张照片,细心的用一个相框装好,摆在了爸爸空荡荡的房间里。

  他給他设了一个简单的香案,香案前摆了黄铜香炉,香炉两边点着蜡烛。

  烛火长明。

  时亭松死后,他的房间就没有人进来过了,家里的工人这些天也不敢进去打扫卫生。

  刚好方便了少年行事。

  时望月給爸爸点完香,就在香案前盘腿坐了下来,专心念《往生咒》。

  姐姐说过:“若满二十万遍。即菩提芽生。三十万遍。非久面见阿弥陀佛。”

  他要替爸爸念满一百万遍。

  家里没有人祭奠爸爸没关系,他会念经,吃素帮助爸爸走过这四十九天,以后逢年过节记得拜祭他。

  ……

  几天后,少年踩着晨光,背着书包上学了。

  微凉的晨风里,他带着黑色的耳机,耳机里传来女人娇软的撒娇声:“我这几天真是怕死了,每天都睡不好,老是想起那傻子死前的样子,太可怕了。”

  “怕什么?人死如灯灭,你呀,就是心软想的多。”陌生的男声,声音体贴又多情。

  “我着急担心嘛,之前傻子还在的时候,虽然是个傻子,没什么用,但总归是个人,现在他这么一走,我心里就慌了,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下去,时家那一帮都是冷心冷肺的,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对待我们母子俩呢……”说到这里,女人嘤嘤的哭起来。

  “好了好了,以后当然只会更好啦,你不是有我了嘛?”

  “滚远点,我现在正烦着呢,你还想七想八的……”

  接着手机里响起女人和男人半推半就的打闹声,以及细细簌簌的脱衣声。

  少年快速关闭手机。

  他有点呼吸不过来,停下来扶着路边的树,捂住胸口狠狠的咳嗽了几下,才把胃里翻腾的恶心感压了下去。

  沉重的喘息声渐息,少年轻轻的笑了,晨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细碎贴在他青白的面容上。

  明明青天白日,少年一张惨白的脸,却冷戾的仿若从阴间索魂而来的厉鬼。

  他靠在树上,紧紧的闭上双目,好久呼吸才匀称下来。

  他以后没有父亲了,也没有母亲了,更没有家了。

  他是一个人了。

  他只有一个人了。

  他之前以为他不说,妈妈就还是妈妈,不管她有多嫌弃爸爸,依然是生他养他的人,是爸爸的妻子,还会回家,还会待在爸爸和他的身边。

  反正爸爸什么都不知道,那就让他继续这样快乐无知的生活下去吧,他只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就好了。

  只要妈妈还能安心的待在他们身边,他就可以当她做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念她生他养他及照顾爸爸之恩,他愿意等长大了,好好给她养老,给她送终,让她不至于老无所依……

  可是,如今……

  他无法克制住内心不断滋生的,泛滥如海般得嗔恨以及暴戾,他不想和她有关系了,太恶心了。

  不把她推进坟墓和爸爸一起埋葬,已经是他最后的仁慈了。

  既然家没了,爸爸没了,那妈妈他也不需要了。

  所有的一切都很可笑,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多谢你的无情,让我对你心死。”

  2012年,7月10日,夜,微博。

  “一个喜欢平凡的人”在注册了微博一年多后,发布了人生第一条微博:

  一排三个,整整齐齐的蜡烛。

  ……

  宁有光坐在座位上,看到少年走进教室时,心里咯噔一下,闪过沉沉的忧虑。

  少年几天之内,瘦了十斤不止,之前人就瘦,现在就更是瘦的像是行走的骷髅架,面无表情,一身的冷漠。

  之前他虽然不爱说话,却还是会在同学们和他打招呼时,给予回应。

  今天,他一路低头走到座位上,路过同学们身边,别说和同学们打招呼了,看到他的同学们都自发安静下来,不敢出声了。

  少年像是一阵来自南极的烈风,寒冷呼啸着像是一个走失的儿童。

  十四五岁的少男少女,已经足够聪明到能够看出来,时望月请假没来学校上课的这几天里,家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他不会瘦的这样厉害,浑身弥漫出深沉的绝望气息。

  “望月。”有光在少年坐下来后,轻轻的唤他。

  望月转头,看向旁边的女孩,双眼布满了血丝,黑眼圈堪比大熊猫。

  “你吃早餐了吗?”

  少年沉默的摇了摇头。

  “我这里有豆奶,你喝不喝。”她把手里刚准备自己喝,已经插上吸管的豆奶递过去。

  旁边的同学们虽然不知道时望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随着宁有光的声起,也仿佛被按下了开机键,纷纷活动了起来。

  “时望月,我这里有面包,给你。”

  “我这里有玉米肠。”

  “我这里有方便面。”

  “我有棒棒糖……”

  分分钟,少年空荡荡的课桌上堆满了各种零食。

  平时,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时望月抬头,复杂的目光在周围一圈充满青春活力,又小心翼翼试探的面容上扫过,接着,他低下头说了一声:“谢谢。”

  那声谢,极轻,极轻,但周围还是有耳朵灵光的同学听到了。

  “谢什么,就一包方便面而已。”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少年摸了摸头。

  “是啊,快吃,多吃点,马上上课了。”

  “不够我这里还有。”

  吃过同学们递来的早餐,少年就开始趴在课桌上睡觉,他睡的深沉,直到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走进教室里来,都没醒过来。1314sz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