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东方艺术赏析

在学校没人的地方被C 把腿把开学长陪你玩作文

更亲时间:2021-12-09 08:06:28 

   朱翊钧回到文华殿。

  请来张居正,张居正至,太监端来椅子,奉上茶水。

  “先生昨夜可睡足?”

  张居正坐下,听到皇上的话,沉思片刻,抬起头,大声说道,“臣一夜睡到天亮,今早醒来精神焕发。”

  “朕也是如此。”

  朱翊钧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多年的君臣,以及师生情谊,两人之间很多事情已经心照不宣。

  就像他看到张居正眼圈的憔悴,就像张居正知道皇上这几日的反常。

  变法到了今日这个地步,受到责罚罢黜的不知凡几,大臣都死了好几人。

  如今是不进则退。

  朱翊钧不能退,张居正更不能退。

  退。

  张居正必须要以死谢罪安天下。

  而如今,张居正已经放下了对生死的担忧,下定了决心,内心有了明悟。

  所以,他更担忧皇上。

  皇上才是变法的关键。

  “朕这里,又收到一封弹劾先生的奏疏,不是言官,而是来自地方布政使。”

  张居正点点头。

  这份奏疏,还是他在内阁让人送到司礼监的,早就看到了,按照祖制,他应该出内阁归家以待公议。

  有了定论之后他才能回内阁,不过这些祖制他早就打破了,今时今日他更不会选择回避,朱翊钧也不以为意。

  “坏祖宗之法,窃君主之大权,掩君主之功绩,纵门生之固位,冒朝廷之军功,引背逆之奸吏。

  误国家之军机,专黜陡之大柄,失天下之人心,敝天下之风俗。”

  朱翊钧打开奏疏,叹道。

  “这是要杀先生啊。”

  张居正点点头,他知道,大臣们要杀他,诅咒他的人更是不少。

  “臣死则死矣,唯变法之事不可废,臣只愿生前能行变法之事,死后能有后人继上,臣就无憾矣。”

  听到张居正的话,朱翊钧长叹一声。

  张居正想法是好的,他把事情打下基础,后人只要维护好。

  可惜。

  历史上连这点也做不到。

  虽然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家破人亡,但是历史上的万历皇帝对新政还是支持的。

  但是后继者呢。

  没有外朝大臣的大力支持,只靠皇帝又如何能支撑。

  朱翊钧不得不感叹,这一世,自己给了张居正更多的支持,但是改革变法一样如此艰难。

  由此可见历史上的变法为何举步艰难,十年的时间改革都没有成功,只做到了一半。

  张居正身死道消。

  朱翊钧不禁自问,张居正死后,无人可取代张居正,何人能代皇上面对群臣乃至天下的压力。

  自己嘴巴一张,可以大言不惭的做到独自面对天下吗?

  还是有办法的,前提是他能像大明太祖,或者后世的满清一样,指挥的动几十万大军,杀的地方人头滚滚。

  自己能做的到吗?

  才四万军队的事情而已,一年都没有搞定。

  戚金等一众年轻将领,他们又各个都是忠心满满的人吗?他们的想法又是什么呢?

  他们最后会是倒向天下乡绅,还是倒向自己这个独夫呢?

  后世的税都收不上来,各种逃税,如今自己想要天下大户如数缴税。

  考成法逼迫言官做实事,皆反对。

  整顿了言官,开始用言官督促各地官府清缴历年欠税,就已经各种事端出来了,还是皆反对。

  朱翊钧也得问了。

  谷/span“天下人,为何就不能按律行事呢?为何都只顾自己的利益?”

  “所以需要教化。”

  听到张居正的话,朱翊钧笑了,张居正也笑了。

  这就是个空话,是个大道理。

  天下的道理太多了,可惜道理是道理,实际是实际。

  真要是都按照道理做事,喊一句天下大和,大家就应该感动的五体投地,皆来拜。

  真要是都按照道理做事。

  为何后世的人明知道锻炼身体才是正确的,又有几个做到始终如一呢。

  明明学习是好事,为何很多人需要父母的鞭策才能读书呢,不应该自己挑灯夜读吗。

  明明工作就该996多奋斗,国家还在发展,大家都应该无私奋斗才对,为何都愤怒呢。

  只能说,道理是道理,生活是生活。

  “朕今年要定八卫之事,而军备却不足,其中只被服之事,让地方如期供应白棉,湖州知府上奏地方无法供。”

  朱翊钧看向张居正。

  “朕告诉他,朕出钱买,他告诉朕湖州今年岁额已至,民困无法足,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朕的八卫怎么办?难道光着膀子吗?”

  张居正无言。

  “言官都来谏言朕,告诉朕道理,说物聚于所生,而赴于所用,告诉朕京师非出棉之所,各地供棉有定数,不能凭空出。”

  朱翊钧边说,找出奏疏递给张居正。

  张居正打开。

  “求者苦其难,篙者高其直,即行采买,而两三万斤棉恐亦不可以仓卒具也。且今都邑之民为编商所困,十室九空,固宜加意轸恤,奈何复扰之耶?”

  “先生,此人说的有道理吗?”

  张居正合齐奏疏,点点头。

  “此人说的有道理。”

  “所以?”

  “损其他无关紧要之事,来足陛下之事。”

  “善。”

  朱翊钧送走了张居正。

  想让百姓富裕,除非摆脱农业社会,否则什么理论都是扯淡,空中楼阁。

  不然只要朝廷做任何事,受苦的都是百姓。

  而能逼迫大户让利出来,就是最大的成效。

  所以才要改革变法。

  逼迫大户们让利。

  第二日。

  司礼监传下旨意。

  “元辅勤勉任事,匡扶社稷,功勋昭著,圣意礼隆,着加进左柱国,升太傅,支伯爵俸,兼官照旧。

  给诰命,敕文书,赐宴礼部大庆,荫一子尚宝司司丞,以称朕褒答忠劳至意。”

  太监们打着隆重的仪仗,从皇城到张府,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在张府置饭五桌,牵牛拉羊,御酒丝绸一担一担往张府送。

  满朝文武百官咋舌。

  如此恩遇,历年来未有之。

  明白人,已经明白了圣意。

  张居正这回被皇上的行为惊到了,这种超规模的待遇,实在是不敢受。

  上奏疏推辞。

  朱翊钧又命司礼监孙隆,亲自去张府劝张居正,以示恩赏之意思。

  张居正推诿不过。

  但是坚决不接受太傅一职。6mV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历来改革者,必有大魄力。

  朱翊钧本想为张居正送来几个助攻,加快一下改革的步伐,效果也有,的确比历史上的进度要快。

  但是今年以来,他疲乏了。

  所以他给了能给的所有,连太傅的职位都给了,向天下表决了皇上的心意。

  改革的事,还是交给张居正去面对吧,做一事则百事生,他也应付不来了。

  朱翊钧先前对大臣们说,今年自己只做两件事,到了年关,两件事都未定。

  所以他招来几位众臣,告诉石茂华,殷正茂等人。

  “八卫的事再定不下来,朕就要开始动手,卿等告诉朕,哪地拖延此事,朕就罢黜此地的官。”

  几人跪下磕头,答。

  “八卫之事,三月内必定,陛下勿怒。”

  先前朱翊钧想着军制的变动,本想着昭显皇恩,马芳告诉他,此效果并不好。

  众将官习惯了原来的军制,新军制对外说没有人懂,只以为是普通千户。

  朱翊钧明白了。

  说白了,回家后说起来不够气派。

  例如戚金,告诉别是自己是指挥使,别人懂,虚荣心够。

  现在告诉别是,是千户。

  千户么,一卫之上还有几个官职,本来是对等的,如今外人看上去却不对等,满足不了虚荣心。

  朱翊钧也不勉强,同意了马芳的建议,恢复了旧军制。

  改了个寂寞。

  朱翊钧越发不想上朝,已经半年了。

  何文书请见。

  至文华殿。

  朱翊钧不见,让他去找张居正。

  南京的事情,也都交给了内阁。

  张居正写了一封信去南京,发给殷正茂。

  “殷公,国事艰难,需鸿鹄之臣定顶挑起大梁,愿公以国事重,张居正敬拜。”

  殷正茂收到京城的急件,打开看了,长叹一声。

  做事就要揽权,自己这回又要被人骂了。

  算了。

  骂就骂吧。

  不等南京各臣部的争议,殷正茂力排众议,安抚为上,只罚为首者。

  众人冷笑。

  “殷台,安庆大营同意乎?”

  殷正茂一言不发,直接去了安庆。

  安庆大营的事情众人皆知,此处无人敢来,除了紧闭的营门,以及外出采购的士卒。

  地方不敢再激怒,任由对方行事。

  卫所采买的士兵也不多事,买了物资就回营,双方形成了默契,都在观望朝廷。

  下面的意见多,无法定论,殷正茂力排众议,亲自赶去了安庆。

  远远的看见了仪仗,士兵们知道来了大官,纷纷竖着脖子眺望。

  “去告诉张志学,殷正茂来了,问他见不见。”

  “张志学是谁?”

  听到外面的叫喊声,守门士卒纳闷,小旗拍了他的后脑勺,“张志学就是我们的指挥使。”

  “不可轻举妄动。”交代了一声,小旗转身跑去禀报。

  殷正茂打量着营地,确定了心里所想。

  没一会,营地大门开,一众将官跑了出来,殷正茂的随员如临大敌,只有殷正茂面不改色。

  一众人跑到近前,突然跪下,领头一人跪拜喊道。

  “臣指挥使张志学,恭迎殷台。”

  随后众人皆拜。

  “你就是张志学,闹了好大的事。”

  听到殷正茂的口吻,不少将领皱起眉头,以为此人来问罪。

  “吾罪该万死,朝廷如何处置吾,吾毫无怨言,只请朝廷免罪于吾手下将士们。”

  有将领抬起头,看殷正茂如何说。

  殷正茂没有答复,而是说。

  “难道不让我进营吗?还是说要在此处说?”

  听到殷正茂的话,张志学连忙爬起来,请了殷正茂一行人入大营。

  见众人入营,众将官松了口气,看来是好事,不然安敢如此。

  在大帐,殷正茂当仁不让的坐了主位。

  不等众人站定,他大手一拍,喝到。

  “张志学,你可知你犯何罪?”

  张志学蒙了,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犹豫了一下,立马跪在地上,“臣有罪。”

  众人也蒙了,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何意。

  “你竟然率士兵围攻县城,是要造反吗?难道你以为凭你几百人马,就能视我南京二十万大军于无物?”

  众人惊悚,都不敢看殷正茂。

  “臣不敢,臣死也不敢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殷台明鉴。”

  “哼。”

  殷正茂冷哼一声。

  “我大前年用十万大军平了四川,前年用二十万大军平了广东,去年我好不容易闲了一年。

  本以为今年也无事矣,想不到尔等却不让我安宁,多大的委屈,竟敢围县城?”

  不等张志学解释,他又看向一众将领。

  “尔等上官犯了糊涂,尔等不劝慰他,反而火上添油,这是要逼他身死族灭吗?”

  众将领无言,纷纷低下头。

  张志学脸色苍白,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殷台明鉴,殷台明鉴,臣绝无此意,实在是士卒被欠粮饷半年余,下官实在没有办法。”

  张志学留下眼泪。

  虽有做姿态之嫌,但也有六分真情流露。

  这些日子来的担惊受怕,如今殷正茂来,三言两语就把大营士气压下。

  他现在想开了,自己不怕死了,就怕家人受到牵连。

  痛哭流涕。

  “既然你有委屈,为何不报,枉顾朝纲,视朝廷何在?”殷正茂大喝。

  众将领不敢辩,张志学又磕头。

  “臣知罪,请殷台看着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保全臣家人,臣感激涕零。”

  众将领抬头。

  “要让你死还不简单,派一小吏来就能取尔头颅。”殷正茂冷笑两声。

  “不过我既然来了,到是不能让你死了,不然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张志学本来已面如死灰,听到殷正茂的后半句,脸上露出了希望。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去京城等候发落吧,我会上疏饶你一命,你的家人更不必担忧,无事矣。”

  张志学重重的磕头。

  “殷台救命之恩,下官没齿难忘。”

  “哼。”

  殷正茂看向众将领。

  众将领皆跪下。

  “请殷台责罚,我等绝无怨言。”

  “一切事宜自有法度,尔等有无怨言又能如何?”殷正茂不依不饶。

  众人长跪不起。

  “哼,再有下次,我定斩尔等头颅,不信者,可试我刀锋之利,还是尔等头颅之硬。”

  众人磕头。

  “吾等不敢。”6mV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