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拜国“太后五年而孕”,以及此后的一些神展开,在当时的国际上,算是非常大的事件。

  不过时代的大山,有时候落在老百姓头上的时候,不过是些许的灰尘。

  对于远在斯塔克公国最南方的河口关移民水寨里的移民学员和教员们来说,“太后五年而孕”,不过是大家茶余饭后吹牛逼的谈资罢了。

  更巧的是,一个女教官居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消息传出来后,女教官所带的那几个年纪的“圈内人”打作一团,每个人都宣称自己是孩子爸。问那位女教官,女教官也吱吱唔唔答不上来。后来没办法只好提前退出这份高福利的工作。

  这名女教官虽然没能在移民水寨里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但是意外怀孕对她来说也是巨大的喜事。斯塔克公国对怀孕的女性人类有很好的优待,从怀孕到孩子长大都有一系列的福利。

  在斯塔克公国,女人可能很难碰到自己心仪的男人,不婚便生子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女教官走之前,跟所有有可能是孩子爸的小伙都打了招呼,留下联系方式,欢迎他们毕业之后再去找她——潇洒至此。

  不过这个女教官并不管奈德这期学员,所以生活对大家来说,依旧没有改变。

  经过三个多月的刻苦学习,奈德他们也终于算是快毕业了。

  毕业前,温妮莎跟河狸关的精灵关长谈好,带着这些学员们去精灵地界看一看。

  毕竟他们上次路过精灵的无尽森林太仓促,没来得及看——而毕业之后,就基本上很少有机会了。

  这种期终拉练其实是河口关移民水寨跟河狸关精灵们的一项长期合作,目的是去除移民们对无尽森林的执念,培养两国人民的友谊,并给无尽森林里的精灵们一点收入,以感谢它们允许源源不断的人类移民通过它们的领土放进斯塔克公国来。

  一般来说,在毕业考试的最后一周左右,教官们都会带学员们坐船重返他们之前来的那条路,然后在鬼哭涧前面的河岸上泊船,进行一场数公里的拉练,感受无尽森林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迷人的异域风情,最后深入到无尽森林的少数种族——绿魔——也就是绿颜色的巨魔部落进行友好访问,和那边的人交交朋友,比比武技,吃一吃他们那边特色的炭烤大蝗虫与美味蜘蛛腿,有本事的话还可以和当地的雌性精灵或绿巨魔发展一点浪费的关系,留下一段没有遗憾的回忆,然后好好做斯塔克的公民。

  这次带队的是爱尔莎、温妮莎和阿厦。

  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培训,所有的移民,无论是身体素质、心理素质还是文化素养都有了质的飞跃。他们强壮、自信,再也不是三个月前畏畏缩缩,担心明天能否温饱的底层小民了。

  坐在斯塔克公国的大游船上,阿厦站在船头,用一只手操控着船的前行。这时奈德和罗勃特才知道,这个单手残疾,曾经被他们俩可怜的码头工地女孩,居然是一位中阶水系魔导士!真真是人不可貌相。

  阿厦的性格很开朗,一边行船,一边唱着当地的民俗小调。清亮的声音响彻在无尽森林之中,份外缥缈、悠扬。

  移民学员们也都跟着一起唱。

  虽然他们没有法力,也没有用法力唱歌的技巧,还有很多人五音不全,唱出来离调万里。但唱歌最重要的是气氛与快乐。这部分满分。

  一只巨隐螈正悄悄地潜行到游船的下方。这只智商并不太高的C级魔兽,是这片水域的高级掠食者。此时它被歌声吸引而来,看到船上那一只只肌肉饱满的“食物”,顿时喜不自胜,摇着肉乎乎的鱼一般的大尾巴就跟了上来。

  眼见逼近游船,巨隐螈从水底往下看,只见船舷上坐着一团穿着冰蓝色长裙的人类女孩。巨隐螈用长满倒刺的长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眼睛,张开了长满利齿的大嘴,四肢划动便要冲出水面,将这团长得花里胡哨的肉一口吞下肚。

  正在这只巨隐螈要跳出水面,将船上的女孩一口叼走的时候,它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周围的水突然变得奇寒刺骨,紧接着整个四肢都被冻住。

  一块巨大的冰块在它的周围飞快地形成。它张开大嘴,却发现嘴巴也开始冻住,连合都合不上了。

  接着,这块将它张牙舞爪的样子牢牢冻在里面的大冰块浮上了水面,在“食物”们的啧啧称赞中越漂越远……

  “爱尔莎教官好厉害!”学员们纷纷为爱尔莎鼓掌。

  爱尔莎微微一笑,矜持中带着开心。

  罗勃特轻轻地将嘴巴凑到奈德的耳边:“兄弟,这个女人太棒了。你一定要把她拿下来!”

  奈德无语了。她是谁你知不知道啊?

  正要叫罗勃特别乱说话。突然在无尽森林的深处,响起了沙沙和嗡嗡的声音。

  起初这个声音并没有引起兴奋的学员们的注意。但不多久,这个和森林中的天籁之声完全格格不入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噪杂。而且在树林之间来回混响,越来越大。

  学员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无尽森林里什么奇特的景观,纷纷将充满求知欲的目光投向温妮莎和爱尔莎,直到看到这两位女教官也同样露出一脸懵逼的表情。

  “我跟三姨(三王后橙月)来过两次无尽森林,但从没听到过这种声音。”爱尔莎小脸微微发白。

  现在森林周围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大了。树林也开始不住晃动。一些小动物开始四下奔走。一种不安的心情开始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

  “不会吧?不会有什么妖蛾子吧?”一个移民学员心惊胆战地说道。

  这只,一只黑乎乎的东西飞到了罗勃特的脸上。罗勃特伸手一拍,充满腥味与树叶气息的汁水溅了罗勃特一脸。

  “什么鬼东西?”罗勃特摊开手掌一看,只见手掌上是一只被他拍得稀巴烂的大蝗虫。

  这只蝗虫的确很大,足有他的巴掌那么大。那蝗虫肚子破裂流出来的红的黄的绿的黑的玩意儿,涂了他满手满脸,看上去份外恶心。

  “我×!怎么那么倒霉?”罗勃特恶心坏了。

  这时,又一只大蝗虫飞了过来,一个叫沙诺的年轻人有罗勃特的前车之鉴,直接在蝗虫飞到他脸上之前,一巴掌将蝗虫拍到了河里。

  但是,又一只蝗虫飞了过来。

  渐渐的,学员和教官们都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的眼前开始到处都飞着这种大个头蝗虫……来得有点多啊!

  正在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只见阿厦指着岸边喊到:“你们看!”

  众人顺着阿厦的手指看去。只见一只红色的兔子在岸边的树林里飞快地奔跑——

  不对!这不是红色的兔子,而是被蝗虫附在身上,咬得全身是血的兔子!Sn8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萧齐在康文曜的办公室里跟他一顿闲聊,等气氛稍微活跃了一些之后,也就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面:“康队,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这边遇见了一些麻烦,可能需要你帮忙处理一下!”

  “麻烦?你们黑旗帮在集镇都能横着走了,能遇见什么麻烦?”康文曜斜了萧齐一眼:“是又有什么人准备抢你们的娼窑生意了?”

  萧齐讪笑着摇了摇头:“不是生意上的事情,而是有人盯上了我,最近一直在找我的麻烦,已经让我这边损失了不少兄弟,我也是实在没办法,这才想到来麻烦你!”

  “萧齐,你真是越来越完蛋了,现在连流民都压不住了吗?”康文曜吐出一口烟雾,一脸鄙夷:“什么人啊?”

  “这个人你见过,就是因为之前持枪被你抓过一次的宁哲!”萧齐肯定不敢对康文曜说上次黄满仓诬陷宁哲持枪,是为了解决他们的麻烦,于是就把事情的时间给颠倒了一下:“宁哲被执法队抓过一次之后,也不知道从哪听说他有枪的消息是我们给暴露的,所以就盯上了黑旗!因为这件事,我的亲弟弟都被他刺死在了街头,他们那些人,都是常年跟野兽打交道的生荒子,我手下那些人想对付他们,还是挺困难的。”

  “你说的是那个打猎的啊?”康文曜听见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妈的!这小子是被我抓了一次,还不服气,想要打击报复啊?”

  “是啊!那小子在东城这边,本身就是个出了名的刺儿头!我们想着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就不麻烦你了,结果我手下的人,也都是一群废物!”萧齐叹了口气:“昨天晚上,这小子放了七把火,毁了我手里不少的物资,而且还闹出了几条人命!”

  “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康文曜骂了一句,然后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咚咚!”

  半分钟后,一名执法队的人敲了敲半掩的房门,迈步走进了屋内:“康队,你找我?”

  康文曜点点头,随口吩咐道:“你带几个人,去咱们上次抓捕宁哲的那个地方,再给我找找他,把他给我带回来!”

  “宁哲?他上次不是被雇佣兵的人给提走了吗?”队员看了一眼坐在屋里的萧齐,并不避讳的提醒道:“队长,如果宁哲在被雇佣兵提走的情况下,还能平安的在集镇生活,我觉得这种烂摊子,咱们还是不接触的好,得罪了雇佣兵那些人,恐怕没咱们的好果子吃!”

  “怎么,你在教我做事啊?”康文曜似乎对于手下当着萧齐的面顶撞他有所不满:“我都已经混到执法队来了,你还想让我要求什么进步吗?你别忘了,我也是管理中心正式任命的执法队队长!不是他们想杀就杀的流民!你告诉我,就算我得罪了雇佣兵,又能怎么样?”

  队员见康文曜急眼,连忙解释道:“队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劝你三思而行!”

  康文曜的愤怒,主要来源于队员破坏了他在萧齐眼中威严的形象,但是他绝对不傻,也知道对方的话是有道理的,他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说自己完全不在乎雇佣兵,但心里肯定也是有些哆嗦的,于是略一沉吟:“这样吧,你让便衣队的人走一趟,尽量在不引起轰动和注意的情况下,把他给我带回来!”

  “明白!我立刻去办!”队员敬了个礼,转身离开了房间。

  “康队,那这件事就有劳你费心了!”萧齐见康文曜把事情吩咐了下去,心情轻松不少:“最近这段时间,我那里来了不少新人,其中还有几个雏儿,要么晚上您赏脸,去我那里坐坐?”

  康文曜摆摆手:“我好几天没在队里,还有积压的公务要处理,你晚上直接把人送过来吧。”

  ……

  另外一边,宁哲一行四人,此刻已经聚在了东门附近最大的一处娼窑附近,宁哲躲在一个角落,指着前方挂着红灯笼的院子开口道:“前面的院子,就是黑旗帮旗下最大的娼窑!也是防卫最严格的地方,我觉得萧齐会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很大!”

  吴昊思考了一下:“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进去探探虚实!让焦秃子拿些钱,伪装成嫖客住进去,然后咱们再去调查其他的娼窑!”

  “可以!”宁哲在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焦秃子:“进去以后机灵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接撤!”

  “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娼窑,有经验!”焦秃子呲牙一乐:“原来我当和尚的时候,寺庙的山脚下就有这种地方,一点不撒谎,我化缘赚的钱,有一多半都用来解救失足少女了!”

  “悠着点吧,毕竟你就剩下一个蛋了!”宁哲看着深色亢奋的焦秃子,无语的提醒了一句。

  ……

  要塞管理中心最早设立执法队的目的,就是想让流民们有序的为要塞从事生产,所以初期的执法队,还是相当正规的,不仅配备了大量武器,而且还设置了机动队、便衣队和医疗队等分支,对集镇进行治理,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事情也就变了味道。

  首先而言,要塞里的人本身就对流民十分排斥,这些经常跟流民打交道的执法队员回到要塞以后,也被孤立了起来,甚至子女在学校里都没人敢跟他们玩,因为城里的人都说,这些执法队员和他们的家属,感染了流民身上的病菌。

  其次来说,因为要塞防守严密,城门极少开启,所以执法队的人一旦被派遣出来,每年就只有七天年假的时候,全年只可以获得一次回家的机会,只有队长级别的人物,才可以每季度回到要塞进行一次述职报告,生活如同被放逐一般。

  最后一点,也是因为流民区的治安环境不怎么好,以前还有执法队员被流民抢劫杀害的事情发生,导致双方的关系十分紧张,都把彼此视为恶鬼。

  在这种综合因素之下,执法队的人开始集体请辞,而管理中心无奈之下,就把那批正规派遣的执法队员召集了回去,开始把一些犯了错误的军警派出城外,这么一来,执法队也就变得乌烟瘴气,素质差到了极限,时间一长,执法队的人已经连外城都不出,所谓的维持治安,也就名存实亡,成了一纸空谈。

  执法队虽然已经不去管辖流民区的治安了,但权力还是存在的,仅仅是宁哲杀人这一条,执法队就有资格对他执行抓捕与审判。

  于是乎,在萧齐和康文曜的联合之下,曾经已经抓捕过宁哲一次的第17执法队,再度派出了便衣队,准备碾死宁哲这只在他们眼中微不足道的臭虫。Sn8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嘭嘭嘭。”

  一阵阵闷响传来,转眼见,苏凡已经和摩若对了十几掌。

  可是不远处的老李和地行夜叉都有些不解。

  因为苏凡和摩若的动作实在是……

  实在是太温柔了。

  两个人的动作都轻飘飘的,感觉根没发力,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嘴巴不停翻动,显然是在不断交流。

  “夜叉大哥,他们干嘛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摩若大人和苏兄弟貌似在……切磋?”

  地行夜叉也很疑惑,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两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苏凡和摩若不断对掌。

  又过了一小会,一直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的两人,其中摩若突然后退了一步。

  他面色无悲无喜,身后竟然散发出点点金光,隐隐之中还有梵音涌现。

  于此同时,摩若的手掌掐弄了一个玄奥的法诀,随后朝苏凡印了过去。

  苏凡微微一笑,右拳隐隐泛出红光,随后化掌为拳,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二者接触。

  一阵音爆声传来,空间猛然坍缩了一下,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随后猛然炸开,原本有些刺鼻的混合香味,此刻已经飘散而空。

  摩若脸色一变,随后又倒退了三步,身上的金光消散,然而苏凡这边,确实纹丝不动。

  “切磋比试,点到为止,得罪了,摩若兄。”

  “林念……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仙帝。”

  摩若脸色十分难看。

  刚才的切磋,苏凡虽然没说,但自己已经落入了下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算你是仙帝,也不能逼迫我,林念,这件事,没得谈!”

  虽然切磋输了,但摩若并不服输。

  之前对苏凡,他还有些顾虑,因为摩若不喜欢仗着自己仙帝身份欺负别人,所以没有跟苏凡一般见识。

  但现在,苏凡跟他是同级别的人物,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别急嘛,摩若兄,你现在可以听听我的条件了吗?”

  “……”

  摩若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先说吧。”

  苏凡嘻嘻一笑,嘴唇微动,连续传音了几句。

  随着苏凡的传音,摩若的脸色慢慢变化。

  从最开始的不解疑惑,到慢慢的脸色平静,到最后的喜上眉梢。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摩若的态度前后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林念,你说的是真的?”

  “句句当真。”

  苏凡笑眯眯地说道。

  “那行。”

  摩若看了一眼苏凡身后的地行夜叉,道。

  “你先完成你第一个条件。”

  “简单。”

  苏凡呵呵一笑,快步走到了地行夜叉身边。

  “你和大人没事吧?”

  地行夜叉有些犹豫地看着苏凡,脸上的表情让人有些心疼。

  “没事,夜叉老哥,你先别动,放松身体。”

  “哦,好的。”

  苏凡说完,伸出手,按在了地行夜叉的脸上,五行天地五旗阵发动,五行灵力运转,

  地行夜叉的面容和身形立马发生了变换。

  很快就从刚才那个普通的中年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一身长衫,面容如刀削斧凿,棱角分明,英俊潇洒。

  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一头长长的黑发,柔顺笔直。

  最要命的是他两鬓间留下的两道细长的白发,更增添了几分沧桑的气质。

  如果此刻,有苏凡上一辈子的华夏人于此,肯定会惊呼一声。

  “这人不就是谷天仂饰演的杨过吗?”

  没错,苏凡通过自己的五行灵力,将地行夜叉的外貌改变成了独臂大侠杨过。

  搭配谷仔逆天的颜值,此刻的地行夜叉,就是全场的焦点。

  “摩若兄?如何?”

  做完这一切,苏凡扭头看向摩若,一脸笑意。

  “我艸??这怎么可能?”

  摩若一脸惊叹,快步走到苏凡身边,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旁的地行夜叉。

  “那个可以变换容貌的丝巾明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灵宝,为什么我现在看不破了?”

  “嘿嘿。”

  苏凡得意一笑,比了比自己的手掌。

  “那是自然,我在千面巾上留下了自己的力量,除非摩若兄你用全力,不然是看不破的,你放心,正常相处,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确实很帅,但……”

  摩若的语气有些犹豫。

  其实抛开地行夜叉的长相,摩若也知道他的忠厚。

  摩若也想过不少办法,找过不少可以变换容颜的不少仙宝,可都无济于事。

  所以当初才出此下策,骗走了地形夜叉,没想到他竟然一直心心念念,没有放弃。

  “摩若兄,你放心,剩下的几个条件,绝对属实,你不信的话……”

  苏凡眼咕噜一转,立马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立下了一个天道誓言。

  “林念,你这是干嘛吗?”

  “没事,没事,这不是让摩若兄放心嘛。”

  苏凡一脸严肃,拍了拍胸脯。

  “唉,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吧,谁叫我与你投缘呢?”

  摩若长叹了一声,冲地行夜叉挥了挥手。

  “夜叉,你过来。”

  “大人!”

  地行夜叉立马走到了摩若身边,一脸恭敬。

  “万年面壁时间已到,看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准你回归大梵一脉,今后就跟着我吧。”

  “!!!”

  一听这话,地行夜叉的面色顿时激动的潮红,他赶紧双膝跪地,给摩若行了三跪九叩之礼。

  “好了好了,起来吧,这万年辛苦你了。”

  见地行夜叉擦着眼角的泪水起身,苏凡也是上前送出了祝福。

  “夜叉老哥,恭喜你了。”

  “苏兄弟,也谢谢你,摩若大人真的没有忘了我,你当初说的没错。”

  地行夜叉激动的一边擦这泪,一边冲苏凡感谢。

  “多亏了你,我才能回归摩若大人的怀抱。”

  摩若:“……”

  苏凡:“哈哈哈。”

  终于,一切结束,地行夜叉终于回到了大梵仙帝的麾下。

  万年的面壁生涯画上了句号。

  这让苏凡不得不感慨。

  这个世界,有的时候,颜值竟然比其他东西更重要。

  就好比地行夜叉,如果他不是夜叉族人,他生来英俊,是不是就不会受到这鄙视,也没有这无缘无故的万年面壁?

  此时此刻,苏凡算是有几分理解,上一辈子那些为了美丽愿意整容的那些人了。

  因为……

  在那个时代,颜值即是正义。

  想到这里,苏凡不禁微微一笑。

  他摇了摇头,甩掉心中的杂念。

  自己现在可是在仙界,想这么多干嘛?

  不服就干就完事了。

  “林念兄,你今日还是真的给我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尘埃落定,摩若和苏凡落座,闲聊了起来。

  “还好吧。”

  苏凡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这件事就算翻篇了,该今晚的重头戏了。”

  摩若说完,拍了拍手。

  顿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很快,一道纯白色的身影就飘入了房中。

  正是梅烟仙子。

  “几位贵客,梅烟这厢有礼了。”

  “免礼,免礼。”

  摩若随口说道。

  “今日我们三人字在此谈论音律,风花雪月,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啊。”

  “确实如此,梅烟仙子的琴音,说是仙界一绝也不过分。”

  苏凡附和道。

  “两位过奖了。”

  梅烟脸颊微红,有些娇羞。

  “先让我为几位贵客,演奏一曲《归家》,作为欢迎曲吧。”

  “好!”x2

  苏凡和摩若异口同声。

  梅烟微微一笑,虚空而坐。

  九霄环佩凭空出现,梅烟拨弄了几下琴弦,随后冲苏凡几人点了点头。

  “我开始了。”

  话音落下,琴音响起。

  宛转悠扬,舒缓轻松的琴音传来,苏凡忍不住眯上了眼,仔细品味着。

  一时间,包厢中除了琴音,再无其他声响。

  ……

  ……

  ……

  其实苏凡约见摩若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替地行夜叉了解心愿。

  当初在鬼界,让先是用自己的仙宝救了自己一命。

  后来在六灵的渡劫的时候,又是用一臂的代价,挽救了六灵的生命。

  所以地行夜叉最大的心愿,苏凡不过说什么都要帮他完成。

  至于剩下的事,也就不重要了。

  当然,在摩若的眼里,地行夜叉的事反而是小事了。

  十面埋伏的音谱,才是大事。

  不过苏凡自己肯定是不懂什么音谱的了。

  毕竟他的乐曲都是凭记忆而来。

  苏凡虽然听过曲子,但没看过谱啊。

  所以关于音谱只能如实说自己不懂。

  这首十面埋伏也是无意中听到的,自己记录了下来。

  梅烟和摩若虽然大为震撼,但最终也接受了苏凡的说辞,毕竟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

  最后实在没辙。

  梅烟只能对摩若说,给自己一点时间,她回去之后尝试通过苏凡昨日演奏的十面埋伏,摸索出音谱。

  虽然今晚的相会有些许遗憾,但几人还是比较欢喜的。

  苏凡虽然是个假把式,但前世没少听歌,也没少看综艺,关于音律方面,也有不同于这个时代的见解。

  这让两人十分钦佩,也受了不少的启发。

  聚会就这样还算圆满地结束了。

  “梅烟仙子,林念,今晚我就不久留了。”

  临别之际,摩若主动起身告辞,他看了看身后的地行夜叉,叹了口气。

  “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他日再叙吧。”

  苏凡和梅烟二人同时起身相送。

  地行夜叉也十分感激苏凡,向他告别。

  苏凡叮嘱了他几句,让他就跟之前一样,带着千面巾就好。

  地行夜叉虽然有些不舍,但苏凡也说了。

  日后肯定会再见的。

  他便不再多说什么。

  毕竟,苏凡还答应了摩若的条件。

  虽然是用林念的身份发的誓,但这一次,苏凡不打算食言,因为他还有更长远的打算。

  “林公子。”

  待摩若离开,硕大的厢房只剩下梅烟,苏凡,老李三人。

  “梅烟仙子有何事啊?”

  梅烟看着苏凡,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我家姐姐有请。”

  “哦?”

  苏凡面具下的眉头一挑,随后笑道。

  “这才是今晚的重头戏啊。”Sn8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