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醉花阴po1v2阅读 交换系列150部分婬人窝

更新时间:2021-11-22 13:59:24


     和好友通话结束十分钟后,师玉璇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继而晃了晃手机和对面的老公说道:“老公,你的方法成了。”


    不仅能应付SS基金会管理层,还不耽误明天陪老公回老家的行程,她的一点小心事完美解决。

    “那边要多少损失费?”

    内心的大石落了地,许仁山拿起鲜榨橙汁喝了一口,笑着问道,手拿杯子最上方的水平面略微有些起伏。

    没有人知道,他这只蝴蝶扇动的翅膀,间接救了200多个生命。

    这样的功德无人知晓,但许仁山的内心却闪烁着光芒。

    人生最得意之事,莫过无愧于心。

    “不用,梦丽尔让你下次再请她吃烧烤。”

    说起好友的这个要求,师玉璇眼神带着笑意地看向自家老公。

    虽然她知道自家老公肯定不会对那个闺蜜有什么想法,但是作为女人的八卦恶趣味,她还是想看看老公会有什么反应。

    “是吗,那肯定要请一次,毕竟让我老婆省了100多万。”

    仿佛没有感觉到老婆眼神中带的莫名意味,许仁山很是实在地肯定一句。

    毕竟,没有那位外国妹子的帮忙,这200多的生命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当然,理由还是要正当的。

    这点小陷阱,轻轻松松跨过去了。

    “那倒也是。”

    见老公顾左右而言他,师玉璇也就没有继续,而是聊起了明天最重要的事:“姐姐她喜欢吃什么,杭城这边有什么好吃的特产?”

    买了不少东西,但师玉璇觉得第一次去姐姐家,总感觉还有点不够。

    作为老公唯一的姐姐,最亲的亲人,师玉璇认为再准备怎么多,也不过分。

    “我姐啊,最喜欢吃大闸蟹,乐乐和轩轩她们也是,可惜现在不是大闸蟹上市的季节。”

    看着老婆如此紧张的模样,许仁山忍不住逗趣了一句。

    大闸蟹上市的季节,应该在九月之后,现在可没什么好的大闸蟹。

    “大闸蟹吗?”

    听到老公的话,师玉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算了,逗你的。咱们江省吃的口味都差不多,没必要带什么吃的回去。”

    没想到老婆还真听进去了,许仁山连忙劝说了起来,免得辛苦去找大闸蟹。

    “好吧,听老公的。”

    知道老公的心意,师玉璇笑了笑,换了个话题。

    吃饱了晚餐,把几个袋子先放到车里,师玉璇拉着老公再逛了一个多小时商场,才满意地回家。

    回到家之后,趁着老婆去洗手间的空档,许仁山赶紧给老姐打去了个电话报备。

    先前跟老婆说自己已经和老姐说好行程,都是临时瞎编的,现在自然要把这个问题给完美补上。

    至于后面会被老姐怎么教训,相比老婆的生命安全,都是小ase。

    “什么,明天就带你老婆回来?什么老婆?”

    接到弟弟的电话,许娇倩愣了一下,继而惊愕地反问道。

    “我前些日子谈的女朋友,前两天刚领证,这不明天回来给你报备。”

    关于自己和美女老婆认识的时间,许仁山说得比较模糊。

    原本,他是想过一段时间再带老婆回去,期间慢慢和老姐透点口风,这不是因为要让老婆临时改行程,赶鸭子上架了。

    大不了,回去之后,耳朵被老姐扯一顿。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想来有老婆在,老姐也不好教训得太过分。

    “许仁山”

    深吸一口气,许娇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下来,免得吓坏了已经睡着的两个小家伙,低沉着说道:“明天要是不带老婆回来,你以后就别回来了。”

    要是弟弟敢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她一定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没问题,老姐你放一万个心。”

    仿佛没有听出老姐低沉声音中蕴含的危机,许仁山笑着应下,随即挂了电话。

    “怎么,仁山的电话?”

    刚从卫生间洗漱完出来的徐宝国,笑着问了句。

    “嗯,那小子说明天带他老婆回来。”

    “哦什么老婆?”

    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反应过来的徐宝国大声问道。

    “那么大声干什么,别把乐乐她们吵醒了。”

    看着老公和自己一样的反应,心里算是平衡点的许娇倩反倒是教育了老公一句。

    “我这不是太惊讶了嘛,仁山什么时候有了老婆?你是不是听错了,应该是女朋友吧。”

    对于那个眼光有些高、请上有些低的小舅子,徐宝国自认还是比较了解的,不太敢相信这个。

    前些日子回来,那小子还说没女朋友,怎么可能转眼间就有了老婆,太夸张了!!!

    “都领了证,你说是不是老婆?!那小子肯定是皮痒了,领证这种事都偷偷摸摸地办了。还过了这么多天才说,等他回来一定得让他长长记性。”

    一想到自己辛苦拉扯大的弟弟,不声不响地和女朋友领了证,许娇倩就有点手痒。

    “你要教训仁山,别捏我腿啊。”

    感觉到腿上突然一阵熟悉的刺痛,徐保国连忙低声喊了一句。

    “哈,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

    “航班取消?!”

    生了一阵闷气,收到堂姐信息的师晴雪上了荷航官方网站看了下,发现明天唯一一班去伦敦的航班还真的取消了。

    官网上显示的原因是飞机出现故障,已购买明天航班机票的旅客可以原价退还或改签最近日期的航班,并且获得价值100元的代金券。

    略微震惊的同时,师晴雪就想到了堂姐某位女同学,对方家里貌似在荷航拥有一定的股份。

    若真是因为航班临时取消而延误了行程,SS基金会管理层那边应该也说得过去。

    只不过,师晴雪想到的是,堂姐因为什么原因如此兴师动众,宁愿延误伦敦的行程也要去做。

    唉,难道真如闺蜜所言,女人有了爱情,亲情都要往后放吗?

    “何姨,你拿的什么?”

    周六一早,例行去健身房晨运回来的许仁山回到别墅,刚好看到何阿姨准备进屋,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箱子,包装看着还挺精美。

    “先生早上好,这是夫人让超市送过来的大闸蟹。”

    见到男主人,何阿姨恭敬地招呼一声,继而回答道。

    “嗯,我知道了。”

    听了阿姨的回答,许仁山秒懂是老婆的安排,心里失笑之余,也没有多说什么。

    不用问也知道,何姨口中的那个超市就是常去买菜的高档超市,这时节弄来的大闸蟹自然也是价值不菲。

    为了回一趟丽州老家,老婆也是煞费苦心啊!!!

    走进大门,许仁山没看到老婆的身影,随即走回了二楼主卧,就看到了洗手间里一袭睡衣的老婆敷着面膜在洗漱。

    原本想在背后偷袭一番的许仁山,见到那镜子中的白色脸蛋,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tQ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姐,这可能关系到你是否能提前接掌SS基金的关键时刻。威尔斯他们都有意修改之前定下的条件,你若是错过了这次,很可能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而且,我们已经和对方说过了明天的航班行程,这个时候找任何理由推托,都会让威尔斯他们觉得寒心。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明天的行程不能改。”

    作为私人律师和堂妹,师晴雪给堂姐详细分析了一下明天行程的重要性。

    如此关键时刻,怎么能让堂姐掉链子。

    下意识的,师晴雪就觉得堂姐临时改变行程,可能和某个小白脸有关,简直可恶。

    “不行,明天的行程必须延后。”

    拿着手机的师玉璇看了眼对面坐着的老公,非常确定地说了自己的最终决定,继而挂断了电话。

    SS基金的继承问题,她可以以后再处理,大不了就是钱的问题。

    若临时变卦不回老公老家,给姐姐她们留下不好的印象,可是再多钱也挽回不了的。

    “怎么了?晴雪那边有问题?”

    看了下老婆的脸色,猜到些许的许仁山微笑着问道。

    不用猜也知道,明天要一起同行的那位黑丝女律师会反对。

    殊不知,他可是救了对方一命。

    只是,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611航班上的其它旅客,许仁山也是无能为力。

    他不是预言大师,跟别人说611航班要出事,没有人会相信,甚至会把他当做傻子或者疯子。

    即便是现有的生活,都可能会分崩离析。

    这个世界上,没有圣人。

    “没事,我们吃饭吧。对了,我们明天坐直升机回去,还是开车回去?”

    笑了笑,师玉璇没去说那些不开心的事,特地转移了话题。

    说实话,她和SS基金管理层几乎都不太熟,那些都是父母那辈的朋友。

    这次一位管理层的重要成员重病卧床,师玉璇赶过去也是想表现后辈的关心,从中打开缺口,让管理层放开所谓‘有能力接手SS基金’的条款。

    当年,就是父亲定下了的这个条款,才给了堂叔和管理层可趁之机。

    后来,师玉璇虽然有能力强行拿回SS基金的管理层,却是不想和堂叔他们对薄公堂,才默认了那几个看似苛刻的条件。

    所以,再怎么算,师玉璇都觉得回去看老公的姐姐她们更重要。

    “开车回去吧,反正也不远。老婆,你们是不是和基金会那边说过明天的行程了?”

    给老婆夹了一只新上来的红烧鸡翅,觉得明天坐飞机有风险的许仁山选择了地面出行,转而问起了之前那个电话的事,脑海里一闪而过某个惊人的想法。

    虽然他不想做圣人,但是若有机会挽救611航班两百多人的生命,许仁山也是会尽自己的全力。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这是造1400多级浮屠了。

    而他肯定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或许他的美女老婆有。

    “嗯。”

    点了点头,师玉璇倒是没有隐瞒。

    “晴雪是不是说,临时改变行程,跟基金会管理层那边没有合理的解释。”

    根据自己先前闪过的念头,许仁山开始引导话题的重心。

    “是这个意思,不过我觉得回去看姐姐她们,更有意义。”

    未免老公有什么想法,师玉璇握着对方的手,面带笑容地肯定道。

    这可是她在心底喜欢了五年之久的男孩,在她后半段的人生里,没有比对方更为重要的事情。

    “或许,我们可以找个能让基金会管理层认可的理由。”

    反握住老婆的手,许仁山没有停止这个话题,反倒开始出谋划策。

    “嗯???”

    听了老公的话,师玉璇一脸好奇地直视对方,等待着下文。

    若是能有让基金会管理层都认可的理由,又不耽误回去看姐姐她们,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你认识荷航的高管吗?”

    没有直说自己的办法,许仁山先是反问了一句。

    以老婆的身份地位还有海外学习经历,许仁山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要不然私人飞机坏了,也不会临时选择荷航的头等舱。

    他简直是,太机智了。

    “荷航的高管?梦丽尔家里在荷航有三成多的股份,她的一位表哥在荷航担任副总裁。”

    有些奇怪老公的问题,师玉璇却是没有多问,很是实在地回答道。

    “能不能让明天的那个航班取消,比如飞机出现故障临时检修。”

    说起自己的办法,许仁山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

    果然,老婆认识这荷航的高管,妥了。

    既然老婆和SS基金会管理层说过了行程,那整个航班取消,是再正当不过的理由。

    大不了,让老婆把那个航班延误引发的损失给出了。

    “这个”

    听到老公的方法,师玉璇迟疑了一下。

    为了她自己的一个正当理由,就可能延误上百人的行程,怎么听都感觉有些损人利己。

    可是,她又觉得这个方法还不错,最主要是老公提出的。

    “你可以跟荷航那边沟通,私底下把这趟航班的损失出了,间接补偿其他旅客的机票损失。相比SS基金会管理层的看法,这笔钱怎么都划算。”

    看出老婆的迟疑,仿佛猜到对方心里想法的许仁山补充了两句。

    五六千的一张机票,200人也不过是百余万而已。

    若是能办到他说的方法,这百来万的资金,换来的却是200多人的生命,怎么算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在许仁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必须,让老婆实施这个看似损人利己的做法。

    “这倒是个办法,我回家之后和梦丽尔联系一下。”

    听完老公的善后方式,觉得不错的师玉璇点头认可,准备联系下好友,看看能否实现。

    “要不,现在就联系。”

    仿佛是200多生命的大功德放在眼前,许仁山有些迫不及待地催促老婆联系那位外面美女。

    “好吧。”

    感觉到老公比自己还急切,不疑有他的师玉璇有些好笑地拿起手机,给好友拨去了一个电话。

    “嗨,Silverdew”

    “Dreamy,我有个事想麻烦你。”

    为了更好地表述自己的意思,师玉璇全程用英语跟好友说了起来。

    “没问题,我马上让表哥安排。至于那个损失费,我不要现金,到时候我下次来华夏的时候,让你老公给我做一顿烧烤就行。”

    对于好友这点请求,以前从未接到过对方求助的梦丽尔毫不犹豫地答应,顺带还调侃了对方一句。

    她可是对好友老公的烧烤技术,念念不忘。

    挂完电话,坐在泳池边上的梦丽尔无视临时男友的挑衅,给自己的表哥拨去了电话。tQ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