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大渣星势力范围之外,各式各样、密密麻麻、各种功能的飞船停靠着,简直就是比博览会还特么齐全!

    从小型民用飞船,到大型民用飞船。

    再到警用、军用···

    各种战舰、护卫舰、空天母舰甚至是歼星舰···

    应有尽有,且数量惊人!

    至于战争坟场还剩下的诸多势力,更是全都到齐了。

    并不是所有势力都是个体强大的种族,但这些赏金猎人团里,谁还没几个战斗力强悍的生物?

    如果没有,在战争坟场的潜规则下,根本发展不起来!

    因此,它们都需要万族通用强化液。

    打?

    那是不敢打了。

    莫说有天网照着,就算没有,大渣星目前所掌握的九颗灭世武器也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掏钱买。

    对此,得到林彬首肯之后的甘芷,直接小手一挥,卖!

    只要你们敢卖,我们就敢卖!

    有钱还不赚怎么滴?!

    如此一来,倒是生意兴隆。

    且由于这颗星球上啥也没有,就特么一个万族通用强化液交易所,再加上现在赶来的,都是想买的,因此倒也没有任何乱子。

    甚至它们全都非常‘文明’。

    在交易所里碰到了,哪怕原本双方是死敌,此刻见面之后也是互相笑着点头。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生意极好!

    氛围也是好的过分,好似一切都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不会有任何问题。

    ······

    “咦?!”

    “奇怪!”

    一些生物在顺利购买到强化液,并返回自己的飞船之后,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用类似于‘局域网’一般的网络,互相闲聊上了。

    “本以为这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没想到竟然如此和谐?”

    “表面上的平静吧?”

    “也不是表面上的平静,我认为,现在之所以如此平静,是因为我们来的极快,而有其他想法的生物或是势力,不可能来的这么快,毕竟大渣星自己的灭世武器那么多,还有天网护着,他们要来,得做准备!”

    “所以才没我们跑得快,也就是我们这些准备拿钱、按规矩买的,不用准备,开上飞船就能出发。”

    “因此现在到的都是按规矩办事的,自然看上去很规矩、很和谐。”

    “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明天开始···问题就会出现了。”

    “有道理。”

    “嗯这么说的话的确是。”

    “对了,你们认为,明天之后,大渣星还能存在么?或者说,我们还能以如此低廉的价格,买到后续强化液吗?”

    这个问题一出,不少生物都很是担心。

    这个价格真的太良心了!

    除非实在是混的太差或是刚办完大事儿手头上没钱的,否则,都是直接将自己需要的强化液全都买到手了。

    也就是有限制,每个生物都只能购买自己所需的后续部分强化液,否则,他们绝对是能买多少买多少。

    可是,他们却也忍不住担心。

    如果大渣星无了。

    万族通用强化液被那些个大势力接手,价格还能如此便宜吗?随意一想,便是尽皆眉头紧皱。

    能个锤子!

    就那些资本家的尿性,谁特娘的还不知道咋滴?

    一说到这个话题,他们都不乐意了。

    其实对他们这些颇为强大,但背后没有大势力的生物而言,还真就更喜欢大渣星。

    至少人家便宜啊!

    东西也是真东西。

    特么的一旦被那些大企业、大族群垄断了,绝对又是自己买不起的天价。

    这就日了狗了!

    “唉!”

    叹息声成片。

    但紧接着,有人话锋一转:“话说诸位,若是明天打起来了,你们···准备如何?”

    这个临时的聊天群瞬间安静下来。

    足足几分钟之后,才有生物再度发言。

    “这个,不好说。”

    “呵呵,没什么不好说的,我向来说话很直,我敢说,在场诸位打什么主意的都有把?”

    “有想留下来看看能不能捡漏的,有准备观望,看情况当墙头草的、有看热闹的、有···”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尴尬。

    但随即,便也大大方方承认了。

    “不错!”

    “我就是想当墙头草,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不为自己考虑?”

    “我就是想捡漏。”

    “我呢,想看看热闹,呵呵。”

    “唉,至于具体如何,看明天吧。”

    “没错。”

    “明天结果就会出来了。”

    “到时候,唉···”

    “希望大渣星能撑下来吧。”

    “谁说不是呢?”

    “···”

    这些生物,来自不同的族群,但都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个体实力挺强!若是不然,他们也不至于如此重视万族通用强化液了。

    而此刻,他们虽然都有各自不同的打算,但是绝大部分心底里却都还是希望大渣星能够撑住。

    因为···大渣星卖的便宜啊!

    在联盟之中,实力才是硬道理,但实力怎么来?

    钱啊!

    各种科技产品要钱买,强化液更要钱。

    可赚钱却并不容易,安稳的行业早就被诸多资本瓜分的一干二净,它们想赚钱就得拿命去拼。

    虽然大渣星产出的是基础强化液,不能添加其他生物基因,但便宜就是硬道理!

    就算四阶之后,每次只能提升两倍的身体素质,但如果能一直搞到十阶,难道就弱了???

    只可惜,他们都认为,大渣星机会渺茫。

    至少以他们目前知道数据来分析,大渣星,真的没什么希望。

    ······

    时间流逝。

    一天很快过去。

    翌日清晨,诸多看热闹的飞船,全都自发停靠到了远处,靠着雷达和各种扫描设备观望。

    只剩下刚从远处赶来的那些个生物,驾驶者飞船忙忙碌碌、紧赶慢赶疯狂购买强化液。

    近距离观战?

    怕不是找死!

    大渣星之上,林彬负手而立,盯着宇宙深处,目光灼灼。

    他,已然开启直播。

    群友们全都在看,包括王道长在内。

    只是谁都未曾开口,在静静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来了!”

    天网的信息传来,孙婉深吸一口气,低喝出声。

    甘芷坐镇销售星球,其余九大弟子面色凝重站在林彬身后,大妖精、苟坚强、竹丫丫自然也在。

    除此之外,却是没其他人了。

    十万将士都在各司其职,吴念祖仍然在修炼,以求在大战来临前,能强一分算一分。

    而林彬这边,将部分意识沉入聊天群,却发现,聊天群此刻的状态仍然是‘升级中’。

    他心中轻叹。

    “···”

    “罢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进来一个比无名、比华英雄更强一些的群友,也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这一战,以现在的我而言,靠个人实力,还远远不够。”

    “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结果如何,就看谁下的棋,更好、更犀利!”

    林彬深吸一口气,没有吭声。

    该做的,的确都已经做了。

    合纵连横,诸多援手,也在来的路上,或是已经到了,只是在远处隐蔽。

    天网那边,已经尽力让诸多对手被各种事情困扰,只能分批前来···

    而那些个看热闹的,或是墙头草,林彬自然也清楚。

    “无论是联盟各处跑来看热闹的也好,还是战争坟场之内的这些丧尽猎人团也罢,都可以称作是墙头草。”

    “只要给它们看到大渣星有获胜的希望,那么,援军就只会越来越多。”

    “那么···”

    “就让我看看吧。”

    “你们到底来了多少?!”

    轰!!!!

    恐怖的声音,竟然直接震动真空,随即,传到了大渣星之内。

    随即,哪怕是肉眼,他们都瞧见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存在破开宇宙中的混沌与迷雾而来。

    那是庞大的菱形金属物体,其外,有一层金光闪闪的能量护照,其表面有着各种光芒闪烁。

    “是星空战争堡垒!”

    “涂山一族的星空战争堡垒!”

    “其内至少有上百搜空天母舰以及与之匹配的舰队!”

    孙婉脸色发白,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艹。”

    苟坚强爪子都在地面抠出几道深深的爪痕:“涂山族,千星之城排名前百的星球统领族群,其综合实力亦是联盟前百。”

    “第一个到的,竟然是它们!”

    “又来了!”

    这次,却是一个飞梭模样的战争堡垒,同样无比庞大且惊人。

    “飞梭族,这特么是一个金属种族,综合实力排名一百五十七,艹,它们也来抢夺?”

    “正常。”林彬双目微眯,心头沉重:“它们自然无法注射强化液,但它们对钱,却还是很感兴趣的。”

    “来了,都来了!”

    “该死!”

    孙婉脸色越发苍白。

    “豺狼人一族、荆棘树妖一族、胖头鱼族、还有元素生物水滴族···”

    “好、好多!”

    对方,好似约好了时间一般。

    几乎片刻之间,大渣星之外,便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星空战争堡垒、空天母舰、各种战列舰、歼星舰所包围。

    遮天蔽日!

    数量之多,骇人听闻!

    且不但如此,还有诸多势力、族群,不断赶来···

    “灭世武器锁定。”

    林彬当即开口。

    嗡!

    八颗灭世武器同时锁定,而这诸多势力,也是瞬间发现自己被锁定了。

    然而,他们丝毫不慌。

    “拦截系统全面开启!”

    一声令下,这诸多战争堡垒之上,一个个拦截导弹、主炮打开,开始蓄能或是蓄势待发。

    随时准备拦截!

    战争坟场的流浪者、永恒族等,都有拦截灭世武器的手段,何况是它们?

    来之前,自然调查过一切。

    既然敢来,就必然有绝对把握!

    八颗灭世武器很强?

    你敢发射,我就敢拦!而且还是你的灭世武器还没飞多远便直接给你拦截掉!

    不可能百分之百拦截?

    是!

    我们一个族群、一个势力自然不敢说百分之百拦截,但如今,赶到的都已经几十上百个族群,其中还有不少都是综合实力百强的族群···

    拦截不了你八颗灭世武器?笑话!

    然而···

    突然之间,它们的警报再度响起。

    “警报、警报!新增十四颗灭世武器锁定!”

    新增十四颗?

    诸多族群、实力的领军人面色微微凝重,却也只是微微凝重而已:“二十二颗?虽然不少,但威胁也不大。”

    “查到是谁的灭世武器了吗?”

    “报告,是天网!”

    “天网?”

    “···”

    “快,屏蔽一切信号,用我们飞船自己发射的局域网操控一切,同时,禁制任何外来信号接入!”

    “哼,天网?真是找死!”

    “她若是还敢蹦跶,之后有机会,定让她万劫不复!”

    “暂时先不管她,就算让她蹦跶,她又能如何?先拿下万族通用强化液要紧!”

    天网的突然出手,倒是让他们略微紧张了片刻,但也就仅仅只是片刻而已。

    天网是厉害,任何人工智能、密码、操控系统都挡不住她,但只要断了网,你又能如何?

    “林彬!”

    轰!

    有族群在虚空中喊话,震动苍穹。

    群友们通过直播看到这一幕,都是脸色微变。

    封于修:“靠,这简直如同从九天之上喊话一样!”

    陈识:“···,我好想砍了他。”

    东方不败:“有机会的。”

    王语嫣:“群主,你要如何应对?”

    ······

    在群友们关切的目光之中,林彬脊背挺的笔直。

    也就是此刻,对方的喊话,继续飘荡而来:“交出万族通用强化液有关的一切,我等就此退去。”

    “否则,死!”

    其实,这些族群也挺想笑。

    如果是在墨兰星,好歹是联盟的一员,他们也不好如此名目张大的去抢,至少要绕几个弯子。

    比如说我‘买’~

    但是在战争坟场?

    嘿!

    我就是明抢,你能咋滴?

    “呵呵。”

    林彬笑了。

    他声音不大,但他清楚,那些族群和势力自然有办法听到自己的所说的一切。

    与此同时,诸多看热闹的生物,包括流浪者、永恒族、蓝达等赏金猎人团在内,全都安静下来,静静等待着双方的‘结果’。

    “想要万族通用强化液?好说,拿钱来买。”

    “或者,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给了你们,你们这么多族群、势力,如何分配?”

    “要不你们先打一场,谁赢了,我给谁?”

    “少废话!”

    换了一方喊话,但却依旧强硬:“当我们是蠢货么?交出来,否则死!”

    “是吗?”

    林彬阴测测的笑了:“谁死,也还不一定呢。”

    轰!

    在不知道多少生物的关注之下,林彬突然‘顿’在原地,好似失了神。

    而大妖精等人却是立刻挡在他周围,面露警惕之色。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不解。

    但直播间内,群友们的面色,却是瞬间凝重不少。

    无名:“剑二十三!群主用起来竟然比我还纯熟许多!”

    华英雄:“此招,虽然从无名兄你那里学到过,但我却从未用过,如今见群主施展,当真是恐怖。”

    西厂厂花:“下马威?看来群主是有一定把握了!”

    江玉燕:“那是自然,群主哥哥又不是莽夫,自然早有准备。”

    蓝小蝶:“···”

    ······

    剑二十三!

    独孤剑毕生只为击败无名,而创立圣灵剑法。

    临死前悟出的最强一招,死后元神出窍使用剑二十三与雄霸决战,血洗天下会、天下第一楼。

    威力巨大,虽然并未杀死雄霸,但使雄霸毫无还手之力。

    若非步惊云两人坏事,雄霸必死!

    剑二十三者,形成一个剑气结界,其中万物停顿,任其宰割。其中包含了所有圣灵剑法的剑法招式,剑圣对着二十三式剑法的理解和亲睐,还有剑圣用这二十三式剑法对敌的策略!

    就像三分校场上的群雄和雄霸,所有在场者的行动都被静止了,无法对他做出反击,也无法防御,而人间的攻击却对这个元神却无效,说的时髦些,这叫“物理攻击免疫”,因为对于一个本来就没有实体的东西,再厉害的武功也无济于事。所以雄霸的三分神指直接穿过了剑圣,却无法伤到剑圣的元神。

    常人,或是普通生物,自然无法看到此刻林彬的元神。

    且林彬此刻的功力也好、境界也罢,可都比独孤剑临死之前要强的太多太多了。

    再加上百战拳经的加持,这一招剑二十三,虽没有毁天灭地之威,却也强的可怕!

    而与此同时,方才喊话的生物,乃是乃至于涂山一族之‘人’。

    但此刻,他们却在那巨大的菱形战争堡垒之中,检测到了一团极为奇怪、肉眼不可见的能量袭来!

    “那是什么能量?!”

    “警报,有不明能量袭来!”

    “开炮!开炮!”

    轰!!!

    炮火轰击,瞬间发射。

    然而,林彬元神不闪不避,迎着炮火而上,瞬间而已,炮火透体而过,而他,无恙!

    甚至,竟然直接穿透了战争堡垒的能量防护罩、穿透其合金壁垒,更是一路向前,直接杀到了‘控制室’!

    “来了!”

    涂山一族众多族人已经准备多时,其中,不乏十阶强化,实力超强的战士!

    他们带着能量探测仪,瞬间出手···

    然而。

    突然之间,剑气结界展开!

    他们瞬间发现,自己被‘定格’!

    竟是无法动弹了!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们无比错愕。

    也就是此时,林彬冲到方才喊话的涂山族人身前,剑指点出!而这个族人,也终于看到林彬···的元神。

    但是,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彬越来越近,最终,剑指点在自己眉心。

    波!

    噗!

    瞬间而已,他的意识便彻底溃散。

    嗡···

    剑气结界溃散,林彬的元神以急速回归···

    当众多涂山族人重获身体控制权时,赤红色警报已经响彻整个战争堡垒。

    “警报!警报!”

    “将军身亡!”

    “警报、警报···”

    “这?”

    “天啊!”

    “将军···死了?!”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刚才那团能量到底是什么?新型武器吗?人族竟然还有我们都不曾知晓,甚至无法防御的新型武器?!!!”

    懵了!

    涂山一族综合实力可是前百的种族,什么叫综合实力?经济、科技、战争等加起来!

    甚至,涂山一族的经济其实并不咋地,因为被战争拖垮了,而他们的战斗力,却是可以排进联盟前三十的族群。

    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在联盟中都是顶尖了。

    结果现在,防御罩也好、战争堡垒本身的物理防御也罢,竟然全都防御不住那个奇怪的‘能量武器攻击?’

    甚至还能让他们瞬间被定格,好似时间被暂停了一样?

    这尼玛!!!

    大惊失色!

    此行的副统领惊恐之下,立刻开口:“从现在起,我来指挥!”

    “快查!”

    “刚才他们停止了时间?!”

    “不,时间未曾发生变化,不是时间,而是一种奇怪的磁场?”

    “这到底是什么攻击?研究小组呢?立刻给我深入研究!”

    “另外,退后!战争堡垒退后一光年!!!”

    整个涂山一族瞬间慌乱,就连战争堡垒都紧急退后了一光年之远!且由于他们的慌乱,顿时让其他观望的人知道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

    “刚才不是还在喊话威胁吗?为什么···”

    “这?”

    威逼大渣星的生物懵了。

    看热闹的生物也懵了。

    只有群友们惊叹不已。

    师妃暄:“不愧是剑二十三!”

    “此等剑术,我自叹不如,元神攻击,科学再发达又如何?除非有针对元神的手段,否则,唯有死这一个字!”

    无名:“可惜,剑二十三消耗太大了,否则···”

    西装暴徒:“不会那么容易的,这也是他们在威逼,还未曾动手,如果主炮齐射,大渣星和群主···都会瞬间化为尘埃。”

    黄飞鸿:“他们应当不会随意开火,毕竟一旦发射,便相当于连同万族通用强化液的实验数据和原材料一同销毁。”

    江阿生:“群主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如此果断出手的吧?”

    东方不败:“且看他们如何应对!”

    “···”

    ······

    慌!

    涂山一族退了,其他族群、势力都有些突然的慌乱。

    这特么什么情况?!

    他们刚才都检测到一团不明能量朝涂山族的战争堡垒而去,不过大家都没放在心上。

    知道是林彬动用了某种‘武器’,但谁怕谁?

    就人族和人族能接触到的科技,算个求?

    可是眨眼间,林彬‘恢复’正常,而涂山族战争堡垒却是慌乱后退出足足一光年之外。

    这特么就不对劲了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查!”

    “已经询问涂山一族了,他们···不肯说。”

    “不肯说?!哼!”

    “这是想坑我们一把?”

    “那怎么办?我们是否也跟着后退?!”

    好嘛!

    第一个抉择出现了。

    艹?!

    怎么搞?涂山一族可是来此势力中隐约堪称最强的一个,结果他们都退了,自己等人要不要退?!

    涂山一族却依旧是慌乱的一批。

    但他们慌乱后退的时候却忘记了,他们屏蔽的,只是大渣星附近的信号,这足足退出一光年,可是要进行空间跳跃的。

    这信号屏蔽,自然没了。

    如此一来~

    在网络连通的瞬间,天网便悄无声息潜入。

    接着,前来威逼利诱抢劫的势力也好、看热闹的诸多生物也罢,它们的飞船,尽皆接到一个投影文件。

    没网络?

    只有局域网?

    不准所有外来信号接入?

    这的确可以阻挡天网,让其无法入侵,但只是通过正常途径发一个文件,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然后···

    它们便都看到了涂山一族战争堡垒那控制室内的情况。

    一团莫名的能量竟是无视了战争堡垒所有能量、物理防御,强势闯入其控制室。

    显然,涂山族人都发现了,紧张之余,也都在出手。

    但是!

    突然之间,涂山族人全部定格!

    随即,涂山此行的大将军身死!

    接着,便是涂山一族大乱,副将接管、下令退后的场景···

    看完投影文件,所有生物都麻了。

    “艹!”

    “那能量是什么?!”

    “人族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武器???时间定格?”

    “为何么能量防御罩和物理防御都无法奏效???”

    “涂山一族的将军是怎么死的?”

    “这???”

    慌乱!

    这下,其他势力也慌乱了。

    艹!就这是一个照面啊,话都没说两句,就直接动手,特么的涂山一族可是来这里最强的势力了,结果他们此行的大将军,瞬间就被斩首了????

    这尼玛谁不怕?

    他不就说了两句话吗?

    卧槽!

    尤其是诸多势力此行的统领,都感觉自己头皮发麻、浑身发颤、心里发毛。

    太诡异了!

    看不见,摸不着,还特么能‘暂停’周围一切,接着让目标死的不明不白???这特么谁不怕?

    “难道是因果律武器?!”

    有生物在惊骇中提出。

    “不可能!人族怎么可能掌握因果律武器?疯了吗?”

    “这不是因果律武器!我族早已经掌握,因果律武器并不是这样!”

    “那这到底???”

    咕咚。

    不知道多少生物气势汹汹而来,此时,却是咕咚一声咽着唾沫,随即,惊骇的看着监视器中背负双手而立的林彬,心头骇然。

    “威胁我?”

    林彬再度开口,声音不大,却是让这些首领毛骨悚然:“你们可以试试。”

    先声夺人!

    震慑群雄!

    林彬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你们也不用猜我用的到底是什么武器,我只能说,我所倚仗的,是自己!”

    “你有科学,我有神功。”

    他目光灼灼:“且看你们的科学,能否挡得住我的神功。”

    此言一出,虽然涂山族等势力相隔都挺远,甚至在一光年之外,但通过探测器看清楚、翻译过来之后,它们的脑子里都是嗡嗡作响。

    “神功?”

    “什么神功?”

    “查!”

    看热闹的生物们也在查。

    很快,结果出来。

    “查到了!”

    “林彬之前在角斗场出现过,而且还有其他人族。”

    “他们没用各种科技武器、也没用什么单兵武器,用的都是冷兵器,而且所使用的的手段大同小异?”

    “都是一些联盟中没有记载、没有出现过的能力。”

    “所谓的神功,应该指的就是这些能力?但并未用过与方才那一击相似的能力,不过根据推算,所谓的神功应该就是这些能力。”

    “且有相关视频投影,是否播放?”

    投影,有生物选择观看,也有生物选择不看。

    但短暂的愣神之后,他们都反映过来。

    “意思是,人族通过某种手段之后,‘练’出来的特殊能力?!”

    “人族···是了,人族本来就挺特殊,上限很高。”

    “是修仙者?”

    “没有明确证据,而且没有察觉到相关的波动。”

    “或许,是另外一种体系!”

    来这里之前,他们早就做过诸多准备,尤其是要动手的这些势力,当然早就有了解过。

    甚至,他们就等着修仙者出手呢!

    只要修仙者一出手,他们就特么的不顾一切找麻烦,比如说违反约定,然后直接请动联盟正规军什么的。

    当然,那是最坏的打算。

    因为一旦出动联盟正规军的话,估摸着他们也就没什么收获了。

    可现在却惊愕发现,修仙者没出手,林彬却又远距离‘斩首’的手段,这特么就很吓人了。

    “别慌!”

    眼看着不少势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进退两难,飞梭一族却是传出通讯消息。

    “我就不信那林彬所谓的神功没有任何限制!”

    “根据我们这边的计算,他绝对有各种限制,不信看我们的!”

    就在诸多势力进退两难之时,飞梭一族的战争堡垒却是启动,并退出一光年之外,随后远距离喊话。

    “少装蒜了!”

    “林彬,你所谓的神功也不过是一种特殊能力而已,宇宙之中,有特殊能力的族群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且能量守恒定律永远不会存在,难道你所谓的神功便没有任何限制么?”

    “如今,我们在一光年之外,你可能斩首?”

    “那种手段的确诡异,但消耗几何?”

    “呵,若是有这个实力,你便隔一光年将我斩首又如何?!”

    “我给你机会,你且试试,办得到么?!”

    说这一切的同时,这飞梭一族此行的负责人严令手下众人,务必监控大渣星的一切飞船,一旦有飞船升空,便立刻开炮将其击毁!

    只是,他们也忘了,这里并没有被屏蔽信号···

    悄无声息间,他们的系统根本未曾发掘,便被什么东西强行‘进入’体内~。

    与此同时,‘参战势力’以及看热闹的生物们,都密切关注着,想知道林彬到底能否办到。

    而林彬这边,却是无奈一笑。

    “跑这么远,我还真没办法。”

    如今的林彬真的不弱,尤其是剑二十三这等元神之法,他都能接连施展十次八次的,除非是特定族群或是灵魂力非常强大的生物,否则真的很难挡得住。

    至少能斩首十次八次的,非常恐怖。

    但限制也的确有,消耗便不提了,这个距离限制却是绝对存在的。

    特么的,跑了一光年那么远,现在的自己怎么斩首???

    人飞船、堡垒什么的可以空间跳跃,但元神之力不行啊!

    否则当初老剑圣又岂会跑到天下会门口才出手?自己虽然更强,但也离谱不到那种程度。

    其他手段?

    或者说,让林彬人剑合一,以剑光飞遁的话,耗费点时间跑一光年倒是没问题,但那战争堡垒的防御力量,以林彬如今的实力还真破不开。

    唯有剑二十三可以试试。

    但这么远的距离,慢慢飞过去???

    怕不是脑子有包喔!

    “还是我太弱。”

    林彬轻叹:“如果能更强一些,就是一光年之外又如何?”

    “照样斩之。”

    这话,听在大妖精、甘芷等人耳中,却是毛骨悚然。

    再强一些,一光年之外的目标都能杀???

    就离谱!

    ······

    见林彬没再出手,众多生物顿时知晓,飞梭一族所言没错!

    “果然,他所谓的神功有诸多限制!”

    “退到一光年之外!”

    参战的势力纷纷有样学样,退到一光年之外,而且并不集中,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全部忘记屏蔽信号了。

    或者说,之前屏蔽信号的本来就是他们之中的大部分势力共同为之,如今退走,这大部分势力自然没有问题。

    剩下的一小部分,大多也都记得天网的威胁,所以自己启动了屏蔽系统。

    唯有少数几个势力,一时激动之下,给搞忘了···

    不过他们自己当然不知道这一点。

    若是知道,也就不会搞忘了。

    退到一光年之后,他们尽皆放下心来,不慌了。

    其实对于科技侧的生物而言,一般来说都不慌,因为现在万事万物的本质,他们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就算无法人为创造,至少对其原理是有一定了解的。

    也就是突然见到林彬这种惊人且之前见所未见的手段,才是慌的一批。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其弱点,了解其部分本质,那自然是丝毫不慌。

    随即,一个个再度开始喊话。

    “呵,真是能装啊,之前差点被你唬住。”

    “如今,你又能耐我们何?”

    “一光年而已,我们的武器可轻松攻击到你,而你,又如何攻击到我们?”

    “凭借你们这区区二十余颗灭世武器么?”

    “你大可试试。”

    “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三分钟,三分钟之内,若是你再不决定交出一切,那么你,以及你所在的大渣星相关一切,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倒计时,开始!”

    轰!

    诸多战争堡垒、母舰、歼星舰等,其上所装载的主炮尽皆亮起,开始不断蓄能、或是直接填充实体导弹。

    各种辐射、或是某种特殊力量启动之时的光芒,照耀各处,很是惊人。

    虽然暂时肉眼看不到,但扫描、探测之下,却是格外惊人。

    大渣星附近,气氛空间凝重。

    “快,我们还要再退远一些!”

    “该死的,千万不要被波及。”

    “这一大片星空都在他们的锁定范围之内!”

    “走!”

    看热闹的生物们心头猛颤,完全不敢在此地多待,赶紧跑路。

    而大渣星上,林彬双目微眯。

    孙婉将投影放大,让大家都能瞧见,那密密麻麻的恐怖舰队横陈在宇宙中,其主炮之上所酝酿的各色光芒格外恐怖,像是下一秒就要横扫一切。

    一个数字在不断倒数。

    如今,已经从一百八十,掉到不到一百了。

    甚至很快,便已经只剩下不到六十秒···

    “这种感觉!”

    大妖精冷声道:“似乎让我看到曾在历史中瞧见的一角过去,那时的东方古国经历百年沉沦,很是落后,被列强虎视眈眈,甚至当做猴子看。”

    “各种强迫、各种入侵···”

    “与此刻的景象,还真像呢。”

    林彬比大妖精可要熟悉那段历史的多,此刻,他不由面色肃穆,想到了先辈们所背负的黑暗时代,眉头拧起。

    “是啊,那是一段充满血与火的岁月,但纵然是那时无比落后的先辈们,也从未退却半步。”

    “如今,我们亦然。”

    差距大吗?

    真的大!

    一如当初的东方古国与世界列强,甚至,如今的差距更大!

    在科技方面,人族···比这些参战方任何一个,都是远远比不上,说的不好听一些,连提鞋都不配。

    人家在科技道路上至少走了几百万年了,你一个区区才发展几千年的人族,拿什么跟人家比啊?

    但,人族同样有着璀璨历史,有着无数先贤,在那蛮荒时代便开创、留给后代的璀璨宝藏。

    时间,不到三十秒。

    林彬看向孙婉:“他们到位了吗?”

    孙婉立刻回答:“基本都到了,有几个族群说是遇到些麻烦,但估计是想看情况做选择,不过大部分都已经到位。”

    倒计时,十!

    九!!!

    八···

    观战生物,基本都眯起了双眼,若是没有意外,恐怖的‘湮灭之战’就要爆发了吧?

    哪怕这些种族无法得到万族通用强化液,也绝对不会让其一直掌控在人族手中。

    得不到的,宁愿毁掉!

    这让他们的心情无比复杂。

    这好东西,就要如此毁灭了吗?4M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歌声渐渐了落下,林烨低沉的声音也是缓缓散去。

    但是围绕着林烨坐着的众人却是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人们为什么能从歌曲中听到感动?因为他们结合了自己的经历。

    这首天王烨留给林烨的歌曲,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留给这场灾难中负重前行的人们。

    林烨将它拿出来,也算是没有埋没了。

    “这首歌叫什么。”副主任的嗓音有些沙哑,这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此时眼眶红红的,全然没有了平日里的严肃,有的只是不被外人看到的脆弱。

    “《只有平凡》。”林烨轻声说道。

    “林医生,我可以发表吗?”一名护士问道。

    “你们把视频给我吧,我发给新华社,让他们发布。”林烨想了一下说道。

    “好。”几人自然是满口答应,能在新华社发布可以更快的火出圈。

    因为这首歌,大家伙的心情都有些低落,没坐多久就都回去了。

    林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拿出手机,找到了林母的微信,播了一个视频电话过去。

    手机振动没多久,林母便出现在了镜头前。

    “妈,元宵节快乐。”林烨笑着给镜头对面的林母送上了节日祝福。

    “元宵节快乐。”林母也是笑了起来,“老林,儿子打电话了!”

    “来了。”

    没过多久,林父的脸也是出现在了镜头当中。

    “爸,元宵节快乐。”

    “嗯,元宵节快乐。”林父温和的笑着。

    “吃汤圆了吗?”林母关切的问道。

    “吃了,酒店送来的。我们在这里很受欢迎的,做什么都有人安排好。”林烨说着在武汉的近况,为了让家人放心,林烨说的尽可能细致。

    “你们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林父出声问道。

    “情况开始好转,我们已经初步掌握治愈新冠的方法,再过一段时间你们就能收到新冠患者大规模出院的消息了。”林烨笑着说道。

    他说的话并不确切。

    新冠病毒一直在变异,现在他们掌握的只是治愈最初阶段的新冠患者的方法,而最近已经开始涌现出“特例”患者,这是非常不好的消息。

    不过,报喜不报忧,林烨没有选择将这个消息说出来。

    林父和林母听到林烨的话语也是松了口气,能治愈就代表不会有生命危险,这让二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又聊了一会儿,林母主动结束了通话。明天林烨还要去医院,不能打扰到他休息。

    林烨对此也没说什么,只是在和父母通话结束后和宋雨琦打了个电话。

    林烨不知道这一次自己能不能回来,提前写好了遗书,并且放在了家里的抽屉当中,同时早在19年,林烨便立下了遗嘱。

    如果他不在了,复苏交给林父,而他在韩国的所有产业,包括复苏资本,则是交到了宋雨琦的手里。

    林烨每年都会对自己在韩国的产业进行资产评估,林烨在韩国的产业总资产,超过一百亿。

    这个数额对于宋雨琦而言是一笔天文数字,哪怕她守不全,一点点的零头也足够让她很长一段时间的开销了。

    遗嘱的事情林烨没有告诉家人,只有他的律师知道。律师来自复苏集团法务部,是他的心腹,如果他没事,这件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如果他出事了,律师就会带着遗嘱和家里的遗书告知家人们。

    这次和宋雨琦的通话也是没有提到太多的东西,而李知恩,林烨也没有说太多。

    现在还不是告知一切的时候。

    在通完话后,林烨这才洗漱进入到了梦乡。

    与此同时,北京林家。

    在结束了和林烨的通话后,林母和往常一样来到林烨的房间,收拾着屋子。

    自从林烨走后,全家最干净的就是林烨的房间了。

    每天,林母都会认认真真的打扫一遍,保证一尘不染的同时还做到了摆放整齐。

    今晚,林母又过来了,只是,今天不太一样。

    林母拿着抹布擦试着写字台,但就是这么一个写字台,让林母突然想起了,抽屉是她一直没有打扫的死角。

    每个抽屉都没有上锁,林母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

    林家就是这样,私人空间中如果上锁,那就是不可以翻看的。作为老教师,林母当然清楚这一点。这本就是她在林烨兄妹小时候就开始教导的。

    林烨的房间并没有上锁的地方,林母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一一打开进行擦拭。

    “你闲着没事擦抽屉做什么?”林父拿着苹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老婆忙碌。

    “你也说了,我闲着也是闲着。”林母头也不抬的说道。

    现在还没开学,林母整天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就算是上课时期,现在因为疫情,所有课程也都是调整至网课,林母已经不带课了,她开学的话也只是在网络上开开会,审批一下文件什么的。

    每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看电视,很无聊,完全没有任何事情可做。

    反倒是林父,因为是医生还是协和的副院长,天天都要往医院跑,一去就是一天。

    林烨在武汉援鄂,宋雨琦在韩国工作,家里大多数时间就只有林母一个人。

    她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不看电视就打扫家务。

    “嗯?”林母擦抽屉的手一顿,在抽屉里看到了一个信封。

    “怎么了?”林父注意到了林母的异样,大步走了过来。

    林母将抽屉里的信封拿了出来,翻过来,在信封的正面,四个连笔大字映入二老的眼中。

    “林氏家书”

    他们对这个字迹并不陌生,这是林烨的字!

    林烨写字是行楷,他很喜欢写行楷字,除非签名,否则大多数时间都是用行楷来写东西。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将这封信件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一共有两张纸,密密麻麻的文字跃然于纸上,整整两张,写满了文字。

    二老坐到床边,一起读着这封字迹是林烨亲笔的信件。4Mt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