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二月八号,元宵节。

    忙碌了一整天的北京援鄂医疗队,除了今天负责值班的几人,剩余的人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酒店。

    往常的时候,大家都是打个招呼便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洗漱休息了。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元宵节。

    酒店给大家准备了汤圆,而且自从来到武汉,大家也没有好好的坐在一起聊过。

    今晚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坐到了一起。

    “汤圆来咯!”林烨撸起了长衫的袖子,端着一锅汤圆快步走了过来。

    身后刘涵等人也是端着碗筷,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

    “喔”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难掩的疲惫,但此时的笑容却也是灿烂的。

    “来来来,一人一碗,汤圆有很多,大家放开量的吃。”林烨一边给大家盛着汤圆,一边说道。

    “没想到,我也能有一天吃到世界冠军给我盛的汤圆。”一名年轻的医生笑着打趣道。

    “是啊,林医生现在哪里有大老板的样子,一副普通家庭煮夫的样子。”

    “哎!你家普通家庭煮夫这么帅啊。”

    “啊对对对,我的我的。”

    “你们啊。”林烨无奈的笑了笑,“汤圆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我们的嘴很大,你忍一下。”

    “哈哈哈……”

    快活的氛围弥漫开来。

    林烨也给自己盛了一大碗,坐到了椅子上。

    “要有一瓶酒就好了。”有人遗憾的说道。

    “明天还要去医院,喝什么酒。”

    “我们一以汤代酒吧。”有人提议道。

    这一提议登时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来来来,干杯,不对,干碗!”

    “哈哈,干碗!”

    一只只铁碗高高的举起,碰在了一起。

    “好了好了,大家吃汤圆吧。今天是元宵节,别忘了给家人们打个电话。”林烨笑着说道。

    “知道啦”

    像是小朋友一般,齐声应道。

    明明每个人都和林烨差不多大的,但却像是学生面对老师一般,很搞笑。

    “哎对了林医生,我看百度百科,你在韩国有自己的娱乐公司?”一名护士端着汤圆碗,好奇的问道。

    “娱乐公司是什么?”一旁年龄略大的医生,出声问道。

    “就是明星的经纪公司。”护士解释道。

    医生恍然的点了点头,诧异的看向林烨。

    “林医生你不是复苏集团的董事长吗?怎么在韩国还有公司?”

    “我大学是在韩国读的,就顺便在那里做了一些小生意。”林烨笑着说道。

    “小生意啊,我看网上说,你的公司ube是韩国排名第四的娱乐公司呢!”

    “真的假的?!”护士的这句话一出,直接引得所有人惊叹不已。

    韩国排名第四,他们听不懂,但大受震撼。

    “只是乐坛,影视类的公司也有很多厉害的。”林烨笑着解释道。

    “那也很厉害了!”

    “我看百度上说林医生你会写歌,真的吗?”

    这百度百科还真是实时更新……

    林烨心里吐槽了一句,但面上还是笑着点了点头。

    “写过一些歌,侥幸红了几首。”

    “我来看看!”一个人自告奋勇,打开QQ音乐,搜索了一下林烨。

    很快,搜索栏就出现了一列的歌曲。

    “哇塞,EXO的饿了龙是林医生你写的啊!”这名护士睁大眼睛,震惊的看着林烨说道。

    其他几名年轻的女护士也是惊呼一声,纷纷凑了过来。

    而年龄稍大的医生和护士还有男性,都是一脸懵圈,完全不知道饿了龙是什么。

    EXO倒是有人听说过,是一个几年前很火的韩国组合。

    “Bigbang的if you和loser也是你写的!”越看越震惊,几个小姐姐的震惊让林烨很是受用。

    在韩国,圈内人都知道林烨的作品,所以震惊倒是已经震麻了。回国之后身边又没多少人混韩圈,也没有提过这些事。

    反倒是现在,林烨意外的感受到了这种震惊。

    挺好的。

    “我听懂了,林医生会写歌。”这么一大会,医生也是听懂了,林烨写了很多貌似很火的歌曲。

    “是会一点。”林烨谦虚的说道。

    “是亿点吧。”护士打趣道。

    林烨笑了笑。

    “其实,这次疫情我倒是有一些灵感,利用晚上的时间也是写出了一首歌。”

    林烨这话一出,几人都兴奋了起来。

    “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连四十多岁的呼吸内科副主任也是笑着跟着起哄。

    林烨笑着点头。

    “那我就来一个吧。”

    酒店是有吉他的,林烨向酒店借了一把吉他,回到了沙发。

    看着一个个拿出手机拍摄的众人,林烨无奈的笑了笑。

    “我又不是明星,这么大架势。”

    “快唱快唱。”护士催促道。

    林烨坐了下来。

    轻轻拨动着吉他,刻意压嗓的低沉歌声悄然响起。

    “也许很远或是昨天,在这里或在对岸”

    “长路辗转离合悲欢,人聚又人散”

    音乐是最具感染力的艺术方式,原本满面笑容的大家在听着这轻缓低沉的嗓音时,心情随之触动。

    “放过对错才知答案,活着的勇敢”

    “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在心碎中认清遗憾,生命漫长也短暂”

    “跳动心脏长出藤蔓,愿为险而战”

    “跌入灰暗坠入深渊,沾满泥土的脸”

    “没有神的光环,握紧手中的平凡”

    一名小护士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抬起抹了抹自己的眼泪。

    其他人也是眼眶红红的。

    正如歌词中的那句话。

    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他们在前线抗击疫情,每天近距离的接触这些感染了病毒的患者,他们不怕吗?

    当然怕,他们也是人,平凡的人,他们也会害怕。

    可是,他们怕了,后退了,就没有人了。

    星空之所以璀璨,是因为有着无数平凡而又不平凡,闪烁着熠熠光芒的星星才万分夺目。

    在这样的黑夜,也有着他们这样毅然前行的人们。

    哪怕是黑夜,也终究过去,迎来曙光。

    此心此生无憾,生命的火

    终将点燃。Dcb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医院会议室。

    “各位专家,我想问一个问题。”医院的院长坐在会议桌的首位上扫视着下方坐着的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呼吸科专家。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医学界有着属于自己的声誉,都是非常有名的呼吸科专家。

    在现在,汇聚在这么一个会议室当中。

    “为什么这么多专家,这些个病人却是救不活。死亡率还在接连不断的上升?”

    “为什么……”一名医生深吸一口气,开口了。

    “我们对这个病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没有特效药,只能对症治疗。哪出了问题就治哪,尽最大能力帮助患者提高免疫力,争取机会。”

    “可是这个病毒就像是疯子一样,东跑西窜,我们根本没办法提前防御,只能等病人出问题才能针对性的治疗。但是,这样一来,免疫力本就不强的病人很容易出现……唉。”

    这名医生说到一半,也说不下去了。

    他是见惯了生与死,但不代表他就麻木了。

    这些天来,死去的患者太多了,多到让他的心里有着一层浓浓的负罪感。

    “我认为要尽快插管,用呼吸机辅助治疗。”坐在院长身边,一直没说话的林烨忽然开口。

    “林董,你那天的那个病人插管插的也不晚,但还是死亡了,这你怎么解释?”一名医生提出了异议。

    “这里只有医生林烨。”林烨重复了一遍,随后继续开口,“病人插管,气道开放,病房里有各种病菌,很容易感染。那个病人是死于多重耐药菌感染。”

    “一些病人不插管,还能扛的过去,一插……”

    “有的病人缺氧严重,只能通过插管提高氧饱和度才能保持各个器官的功能性,病人才有机会恢复。”

    “插管不是病人单方面的事……”

    诸多专家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插不插管,上不上呼吸机,每个人各持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会议依然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散会。

    林烨神色沉重的回到了办公室,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林烨吐出一口浊气,闭上了眼睛。

    来到一线十多天了,身在一线,林烨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线的难处。

    有复苏集团等一众医疗企业的大力支持,一线的医护用品倒是没那么缺了。

    但是,身处于病房的他们依然不敢轻易出病房。

    近距离接触新冠患者的他们防护服上全是病菌,一旦离开病房,再次进来就要耗费掉大量的时间在消毒上。

    时间就是生命,他们没那么多时间。

    一天里最多换一次防护服,这一次,不是医护用品不够用,而是根本没办法走开。

    就像是现在,他们这些专家开个会都是忙里特地抽出来的时间。

    不开不行,患者死亡率一直降不下去,根本不能这样下去。

    不过好在也不是没有好消息的。

    复苏超市优先向武汉供应物资,这使得武汉市民的物资并没有出现短缺。

    林烨准备了一整年的应对措施也是及时的堵住了国家调集物资的这个缺口时间。

    国家是一个庞然大物,动起来是需要时间的。林烨这一整年的准备就是把这个缺口帮忙补上。

    真要让他一直供应,他也没有这么多钱。

    只需要撑到国家机器动起来,就足够了。

    事实上,他做到了。

    在日韩泰等地的公司,不惜一切代价采购口罩等医疗器械,援助武汉。

    复苏所有的捐赠物资都有一个共同的捐赠署名中国人。

    大家虽然都知道这是来自哪里的捐赠,但看到署名的时候还是不免热泪盈眶。

    林烨闭上眼睛没一分钟,桌子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喂,我是林烨。”

    “林医生,首批新冠特效剂出来了,院长让你立刻来会议室!”电话那边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烨的眼睛瞬间睁开,脸上登时被喜色布满。

    不是因为特效剂,第一批特效剂副作用很大,并不能有效的治疗病情复杂的患者。

    但是!

    特效剂的出现也意味着上面已经研究出了针对新冠病毒侵害规律的方法,这对医生在具体治疗时有着决定性的意义,这才是林烨真正高兴的地方!

    “我马上就到!”

    林烨也顾不上休息了,打开门便冲向会议室。

    ……

    有了科研成果的帮助,一线的医生们也知道该怎么去进行针对性的治疗了。

    尤其是林烨一直提倡的呼吸机,也是全面投入到了使用当中。

    复苏集团屯聚在仓库的呼吸机也是根据容纳病人的数额按照比例分配到了各大医院。

    北京援鄂医疗队是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医院,大医院做得到自给自足,而小医院是优先援助的对象,最先抵达的医疗队已经过去了。

    所以,林烨他们来到武汉时只能来到这样不大不小的医院进行援助。

    不过,也有好处。

    大医院有大医院的好处,小医院有小医院的好处。

    现在,有了科研成果的帮助,救治病人也是做到了有条不紊,第一批痊愈的患者也是从医院中走出。

    虽然比起庞大的患者人数来说,这些痊愈的患者不值一提。但这更多的是一种意义。

    代表着医生已经掌握了治愈新冠病毒的方法。

    虽然这个方法目前还只是针对中轻症患者,重症患者依然需要慢慢治疗,但其所代表的意义,依然是很值得纪念的。

    林烨等人也是从最初来到时的不知所措,无从下手,到现在的有条不紊,轻车熟路。

    医护人员感染很少很少,但并不是没有。

    林烨能做的只是提前提出了咽拭子的测试新冠病毒的想法,上面还在做测试,并没有审批下来,但这个方法是四魂告诉他的,迟早会在全国普及咽拭子的核酸检测。

    在没有普及的时候,林烨只能尽量让大家多注意一点,注意个人的安全。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来到了二月八号,也就是

    元宵节。Dcb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