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当李梦龙再次消失在房间中之后,李顺奎吃饱了之后则重新钻回了被子里,不知道是因为食困的缘故还是感冒的后遗症,总之经历了内心的大起大落后她总感觉今天的情绪不太对。

    干什么都没有条理性,那个家伙说手机没电了她就信了,那个家伙说没对她做什么她又信了,难道把老娘扒光了还叫什么都没做了吗?等我振作精神的,嗯,先睡一觉,睡醒了我就是精力满满的sunny了。

    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遭的李顺奎嗅着被子淡淡的清香,很快就陷入了睡梦中,她这次的感冒昨晚的突发情况只是一个诱因,主要还是前段时间演唱会太过于忙碌了,身体的疲劳一直累积了下来。

    所以当体温已经降了下来,又获得了食物的补充,现在最好的药就是睡觉,这也是她有些迷迷糊糊的原因,脑子转不过来了。

    感觉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仿佛就是简单的眨了眨眼睛,但是身体愉悦的舒适感告诉她她现在的状态好极了,虽然身体还是酸痛,但更多的活力充斥在其中。

    眨了眨眼睛,睡醒后的几滴泪水不自觉的就留了出来,张大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正要伸出手盖住的时候,却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一边把手重新伸到被子中,房间里的温度很是低,至少她光着手伸出来有些受不了,而身体略微动了动就感到了一股沉重,原来她的身上盖了足足三层的被子。

    不用说也是那个人给盖的,不过为什么不烧点什么呢,带着疑惑她慢慢侧过了头。其实房间不是很大,放了一张床后,靠窗的位置也就没有多少的地方。

    不过房屋主人明显很是有心,在窗户边上用书搭了个小的书台,很是粗糙的就在书堆上放了块木板而已,不过粗犷中却满是读书人的淡雅。

    而它的主人就靠在窗边的角落里,依着墙壁手里端着一本书,另一只手则紧紧抓着一直杯子,里面不断散发着袅袅的热气和淡淡的茶香。

    房间里只有不时的翻书的声音和外面雪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安静至极,不知怎的李顺奎竟然有些不忍来打破这个画面,常年奔波的她似乎都忘记了上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究竟是在哪里。

    在她的记忆中从确立了练习生的梦想后就在争取出道的机会,出道了为了组合更红而奋力争取,红了之后又为了防备身后那一年几十组的新生组合而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似乎有些累了呢。”李顺奎动了动嘴唇自言自语道,不过她忘记了自己睡了那么久,所以干裂的嘴唇和沙哑的声带都让她很是难受的呻吟了出来。

    那边的李梦龙放下嘴边的茶杯,转过头来,结果李顺奎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总之猛然把头转了过去,身体的机能严重不能跟上思想的速度,所以华丽丽的扭到了脖子。

    李梦龙很是庆幸刚刚没有喝水,否则现在一定一口水都吐了出来,这个女人是老天派来搞笑的吗?自己扭到自己的脖子,而且可能是因为外面太冷了,她手揉了两下就立刻缩了回去,一直反复着。

    “还不是过来了,老娘的魅力岂是你这种中年痴汉所能抵挡的。”李顺奎的余光瞥到李梦龙走了过来,于是心里暗自得意道,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有了这种朋友般玩笑的心思。

    “喝水吗?”李梦龙把杯子递了过去,原本以为对方那臭脾气一定会拒绝的,他都做好了随时自己喝掉的准备,但是李顺奎似乎是学乖了,一言不发的直接抢了过来,一口气喝掉。

    随后似乎手裸露在外面每一秒都是浪费温度,迫不及待的把杯子扔给了他,而后继续侧过头傲娇的说道:“还要!”

    “凉水成不?”

    李顺奎根本就懒得说话,只是递给了他一个你是在逗我吗的眼神,李梦龙则诚恳的解释道:“没热水了。”

    “那就去烧啊。”

    “还没到烧火的时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刚刚下午三点过,他要等晚上做晚饭的时候一起烧火。李梦龙自认为是解释过了,于是重新走到他的位置,把腿伸到毯子里,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

    “什么叫没到时间?你一定是在逗我吧。”虽然心中恼怒的想着,但摄于对方有些恶劣的态度,关键是她现在还没有什么力气,懒得和他纠结。

    而且被子里还挺暖和的,李顺奎告诫自己一定是想看看那窗外的风景,才不是因为被那安静的氛围所吸引,不过刚刚看了一眼,方才息事宁人的想法统统被跑掉。

    三尺无名火瞬间在脑袋上熊熊的燃烧起来,温度低算什么,只要心中有怒火,方圆三尺都是春天,于是她毫不犹豫的伸出一条洁白的藕臂指着李梦龙。

    “呀,你是不是变态啊,穿着我的衣服干什么?”看到对方哑口无言的样子,她更加得意了:“你这个臭变态,猥琐男,你还给我衣服。”

    李梦龙被对方一连串的质问问道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披了一下她的衣服吗?自己的被子不还是都在她的身上?

    直接有些恼怒的站了起来,他一般下午看书的时候很少被打扰的,几步就直接站在了床边。

    李顺奎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冲动,原本人家都没什么表现的生生被她气了起来,不过她也不太害怕,内心的潜意识里觉得李梦龙是一个好人,也可能是她碰到了烂人太多了,现在不想再碰到了。

    无比脆弱的李顺奎在最虚弱的时刻,给了李梦龙一个机会,一个让她自己能相信他是一个好人的机会,在娱乐圈利益至上的原则下,除了组合的成员她几乎就没有交到过一个朋友。

    伤痕累累的她不得不用各种外壳来包裹住自己,不过今天是个极其特殊的情况,李顺奎觉得自己作为少女时代的sunny应该给这个大叔粉一个机会。

    果然李梦龙没有让她失望,只不过也没到感动的程度,胡乱的拉下来了盖在脸上的羽绒服盖在了身子上,百无聊赖的想着去隔壁的李梦龙到底在干什么,现在一定是在很失望吧,没了sunny小姐的衣服。

    只要来和我说声对不起,再给我烧上一壶水,再来一碗拉面,嗯嗯,我就立刻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你。

    似乎都能闻到了拉面的香味,但是理想就像是秀英的个子,现实则是金泰妍的个子,她才不会承认自己个子矮呢,我李顺奎的身高永远是158,谁说155就咬死他。Ach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李梦龙看书也主要是为了打发时间,不过和很多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有了游戏机谁还愿意看书。

    于是低矮的床边成功的趴过来一个脑袋,好在李梦龙没有近视,李顺奎拿的是一款psp掌机,屏幕小的可怜,但是哪怕只听那单调的电子合成音乐都要有趣的多,李梦龙对于一切的新鲜事物都有着充足的好奇心。

    “你饿不饿?”

    “你冷不冷?”

    “你想不想睡觉?”

    “你借给我玩会呗?”

    看着李梦龙的脸色由一开始的渴望渐渐变得铁青,现在则有些不忿,李顺奎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说实话游戏机对她的吸引力反倒不如逗李梦龙来的开心,而且在被窝外玩游戏也实在是太冷。

    “算我心情好,记得晚上给我做点好吃的。”说完就把psp甩给了李梦龙,看着对方如获至宝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知为何她似乎更加喜欢刚刚看书时那出神的李梦龙。

    挥散了烦躁的想法,李顺奎听到了熟悉的伴着自己睡眠的游戏声,很快就再次昏昏欲睡,只不过声音似乎有些不对啊。

    “丢丢丢,啊”

    “嘭嘭嘭,啊”

    “啊啊啊”

    作为一个合金弹头一条命通关的狠人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么频繁的死亡的声音,偏偏李梦龙像是上瘾了一把,干脆把大衣都脱了下去,而后用力的盯着屏幕,仿佛这样技术就能提高似得。

    忍了又忍,但是就仿佛是有人在你耳边用你最擅长的方式在花样的挑衅你,忍无可忍的李顺奎直接吼了出来:“你能不能多活一会?”

    “我也想啊?”李梦龙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过这么沮丧的情绪了,他的双手仿佛就控制不住这几个简单的按键,明明看到子弹射了过来,但是他的人物就像是敢死队一般直接就冲了上去。

    慢慢的李梦龙挪到了床头,李顺奎则垫高了枕头,恰好能看到那个小屏幕,于是半睡半醒的李顺奎有一搭没一搭的指点着李梦龙,不过烂泥扶不上墙是全世界都通用的道理。

    当李顺奎被彻底摇醒的时候,发下李梦龙的眼睛都红了,整个人咬牙切齿仿佛要吃人一般,有些魔症的看着她。

    这次李顺奎可没有害怕,因为这个表情她实在是太熟悉了,这分明就是她通宵打游戏的时候卡在某一关时的表情,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她有了一种见到革命战友的感情。

    尤其是和自己的那帮姐妹相比,培养了她们一个一个的那么多年,但都是肉包子打狗,连送了小贤3年的生日礼物游戏机,估计现在还在哪个角落里吃灰呢,哪像现在的李梦龙这么给面子。

    绝对不能打击到任何一个热爱游戏少年,不,是大叔的心,李顺奎本着教书育人的神圣心情接过了游戏机,同时拍了拍床边,示意他可以坐过来。

    只不过看着里面的提示,李顺奎的心思有些动摇了,不知道李梦龙这个人究竟能不能拯救,他和小贤她们算是两个极端了。

    只见合金弹头这款游戏上赫然提示着这是你的最后一条命了,可是这款游戏分明是无限生命的啊,于是她也不急着动手而是反问道:“你究竟死了多少回啊?”

    “嘶”这个问题算是把李梦龙问到了,他后面已经杀红了眼,每次复活都像是背着炸弹的袭击者一般,直接向刚刚那个小兵冲去,往往都是同归于尽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一条命只能杀掉一个小兵。

    “大概,可能有一千次吧?”李梦龙不确定的回答道,看着对方不相信的眼神,他只能补充道:“最多再多一千次!”

    “唉,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啊。”说完就不理他,而是珍重的捧起了自己的游戏机,像是朝圣一般郑重的深吸一口气,随即开始她疯狂的表演。

    而李梦龙则在一旁扮演了负责让李顺奎开心的角色,虽然他是无心的:“哇,这里还可以变子弹?这里还能回头走?大象也能骑?”

    头发短见识也短,主要是对游戏充满好奇心的李同学迷失了:“打他,打啊!上坦克,对,跳!灰机,打灰机……”

    李梦龙大惊小怪投入的情绪让李顺奎十分满足,都有了做新兴游戏主播的打算,不过想了想像李梦龙这种技术这么差还对游戏充满好奇心的小白不多了,所以还是收拢了心思。

    用了近一个小时,一条命的李顺奎华丽的通关了,和最后的外星人大战三百回合后,她和无数网瘾少年一样,浑身产生了严重的脱离感,更何况她刚刚大病初愈。

    忍着脑海里的眩晕,李顺奎盯着一旁捧着游戏机继续奋战的李梦龙,里面传来“啊啊啊”死亡的声音频率已经降低了很多,但是离她还差的远呢。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李顺奎闷声的问道。

    “李梦龙。”他现在是有问必答,谁让拿人手短呢:“我自己取得,好听吧。”

    “梦龙?那你的春香呢?”

    李梦龙不情愿的放下的掌机,主要是最后的电量消失了,珍重的在衣服下摆把它用力的擦拭了下,不舍的放在了床头:“你也看过这个电视剧?很好看吧?”

    “切,谁没看过,这个故事就是韩国的罗密欧于朱丽叶,中国的梁山伯和祝英台,你原本叫什么。”被对方小瞧的李顺奎不满的说道。

    “忘了。”

    “你看我像个傻子吗?”

    “真忘了,我是失忆了,大概半年前开始的,很多东西都记不得了。”李梦龙指着自己的脑袋认真的说道,似乎这是第一次对陌生人说出这件事,心里觉得舒服了很多呢。

    察觉到对方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李顺奎收敛了调笑的表情,想着自己某一天忘记了家人、忘记了少女时代,忘记了……实在是很可怕的一种情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有,谢谢你。”李顺奎很是诚恳的说道。

    不习惯于对自己露出可怜的表情,虽然缺失了很多记忆,因为没有身份证,连很多正经的工作都做不了,但是李梦龙就是觉得生活很充实也很开心。

    于是连忙跳转了话题,随口问道:“想要谢谢我?那把你手机里面那个女孩介绍给我好了,她叫什么?”

    李顺奎有些懵了,想着手里有什么图片,不过随即意识到屏保好像是自己的一张写真,忍不住哀怨的看了李梦龙一眼,失忆了调戏女孩的记忆还没消失,不过也懒得揭穿他,毕竟是在奉承自己。Ach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