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在前往公司的满员电车上,拉着车厢吊环的最上和人,几次都差点睡过去,下了车后,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一罐MAX,明黄色的罐身,看着就不会很苦。

    几口下去,甜得有些腻人,一边喝着一边前往公司。

    找了一圈,看到一台自动贩卖机,将手里喝空了的咖啡罐头,扔进自动贩卖机边上的空罐垃圾箱。

    来到公司,前台的铃木小姐今天也打扮得相当漂亮,微笑着迎接他。

    “最上桑,早上好。”

    “早上好,铃木小姐,剪头发了?”

    “咦?能看出来么?才剪了3公分。”

    “很适合你。”

    “谢谢。”

    只有在公司这样的环境中,最上和人才得以能释放一丝原本的自己。

    “最上桑,今天不是正装呢,好少见。”

    “嗯?这个啊……因为昨天回了一趟父母家,直接住下了。”

    “原来是这样。”

    “会很奇怪么?”

    “没有那回事,最上桑的话,穿什么都会很帅气的。”

    “那还真是谢谢,我先走了。”

    “嗯。”

    办公区里已经有不少人在,一个个向最上和人打着招呼,最上和人也一一回应。

    他们之中,许多人都对最上和人今天没有穿正装来上班这件事,而感到惊奇。eptember本就不是一家规矩死板的公司,前身是一家同人社团,更注重团队之间的氛围,只要能将作品的品质提高,一些琐碎的事情,并不会过分讲究。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最上和人是领导,没有人会来对他说教。

    收拾了一下心情,赶走身体上的疲惫,最上和人宣布一会儿开会。

    在会议上,对于游戏发售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再次进行督促,势必要在月底之前,将完成包装的游戏本体,全部存放在仓库。

    秋叶原街头的宣传PV,贴在车站的横幅海报,这些都已经在做了。

    而最上和人做执笔的另外两篇番外,也会在这周全部完工,当然了,在那之前,需要先在公司内部阅读审查一番,确保没有问题,才能上传。

    会议结束后,最上和人全身心投入进工作,他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先将番外小说写完,关于游戏压盘包装印刷乃至宣传这方面,北川恭也会负责更进。

    恋爱文字冒险小说的灵魂是插画与剧本,这方面已经全部结束,但番外小说依旧是站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人物角色不能OOC,但又要写出玩家想看的轻松故事,十分考验编剧对本篇故事的掌握。

    午休时间,最上和人带着出门前母亲给他的便当盒,像往常一样去茶水间吃饭。

    结果在茶水间门口,遇到了同样带着便当盒来的花坂真央。

    “花坂,今天是自制便当么?”最上和人看了她一眼。

    “……欸?最,最上前辈,嗯,周末的时候置办了厨具。”

    最上和人点了点头,走进茶水间,身后的花坂真央微微犹豫,缓步跟了上去。

    在角落的小桌子坐下,最上和人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花坂真央,疑惑道:“花坂?不来吃饭么?”

    “欸?噢……噢噢。”

    最上和人没有在看她,打开便当盒,主菜是汉堡肉。

    是“最上和人”喜欢的食物,一看就知道是最上沙织做的。

    “最上前辈的便当,一如既往的丰盛呢。”

    花坂真央的便当,清一色的都是素食,勉强能够称得上荤菜的,也就只有章鱼香肠和厚蛋烧,量也少得可怕。

    “全部都是您夫人做得么?”花坂真央多问了一句。

    最上和人没有回话,反而像是转移话题般的询问道:“花坂,吃这点就够了么?”

    “欸?不算少了吧。”花坂真央歪着脑袋。

    可能是看惯了某位,一顿能吃三大碗米饭的女性声优,最上和人差点忘了,这才是女孩子的正常食量,尤其还要注意身材管理之类的事情。

    这么说来,那个家伙到现在还没能吃胖,实在是有够不可思议。

    “因为花坂很瘦,得多吃点才行。”

    “唔……”

    坐在对面的花坂真央,低头不语,默默吃着水煮胡萝卜,像只安静的小兔子。

    “说起来,入场券明天带来给你。”

    “欸?入,入场券?”花坂真央一脸茫然。

    “event的入场券啊,不是说想要么?”

    “event是指,《路人男主》?”

    “嗯哼。”最上和人不置可否。

    “欸欸欸欸!最上前辈,把入场券弄到手了么?!”花坂真央不可思议地盯着最上和人。

    “嘛呐。”

    “好厉害!这就是知名编剧的人脉么!”花坂真央显得很是兴奋的模样。

    嗯……要说人脉的话,确实也算是人脉。

    总之,在后辈面前出了一波风头,并不是什么坏事,但也称不上让他沾沾自喜,最上和人并不是那样肤浅的人。

    “昨天没回家,等明天上班的时候带来给你。”

    “非常感谢!”

    最上和人看着花坂真央的头顶,道:“把头抬起来吧,不用这么拘谨,我不太喜欢,放轻松一点就好。”

    “轻松?”

    “现在是午休时间,按你喜欢的来就好。”

    老实说,每次看到周围的家伙不停弯腰鞠躬点头,敬语说个不停,最上和人真的很是头痛。

    “嗯……我晓得了呗。”

    “为什么是关西腔?”

    “欸?最上前辈说按我喜欢的来……难道我理解错了么?”

    “没,那样就好。”

    最上和人摇摇头,咬下汉堡肉,依旧是他熟悉的美味。

    ……

    ……

    下午五点,下班了。

    最上和人动作缓慢地关闭电脑,正准备回家。

    “最上桑,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工作完后的一杯可是很带劲的。”

    “白痴,说多少遍了,最上桑他家里还有夫人在等着呢。”

    “啊,忘了。”

    “没关系,一起去吧。”最上和人在一旁说道。

    “欸?”

    “真可以么?”

    “夫人不会生气吧。”

    “没事的,她今天有工作,不会很早回家。”

    最上和人在说谎,他并不知道最上沙织今晚是否有工作。

    “欸……夫人有工作啊,真了不起。”北川恭也点点头,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异的,性格也好,认知也好,最上和人不讨厌北川恭也这样的直性子。

    “那……今天的酒钱就靠最上桑了,因为是前辈啊。”

    “原来这个才是目的啊。”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

    最上和人泛起微笑。

    他现在,不太想回那个家。 简介里上传了群号,一键可加,欢迎催更,以及欢迎佐佐人来群里丢人。还有,不要开盒不要开盒不要开盒!xUY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总之先点单吧,生啤三杯。”

    “最上桑,没关系吧?”北川恭也特地多问了一句。

    “嗯。”

    “好的,生啤三杯对吧,生啤三!”

    热闹的居酒屋内,穿着店员制服的小姑娘对着后厨高喊,看起来像是放学打工的高中生。

    三名刚下班不就的青年,分别是最上和人,北川恭也,以及白鸟优介。

    最上和人资历最老,是项目的最高负责人兼脚本家,北川恭也与白鸟优介是同期,北川恭也担任制作进行,白鸟优介则是SeptemberPC端部门的王牌画师。

    在结婚之前,最上和人偶尔也会和他们出来喝酒,但那时的最上和人基本上是滴酒不沾,喝的都是果汁和水。

    北川恭也又随意下单了一些烤串,那名学生模样的小姑娘便离开了。

    “最上桑,真意外啊,今天会喝酒。”

    “偶尔吧。”

    “有什么心境上的变化么?”

    “太夸张了,只是刚好今天是想喝的心情。”

    “啊!该不会是和夫人吵架了吧!”

    “喂!北川,你这家伙,会不会对前辈说话啊!赶紧道歉!”一旁的白鸟优介捂住他的嘴,看得出来,他们俩私交甚好。

    毕竟是同期。

    最上和人摆摆手,他无所谓岛国这类职场上的尊卑之分,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他身边没有一个能够袒露心扉的人。

    最上和人幽幽地长叹一声,神情颇有些落寞。

    “欸?那个反应,真的假的?被我猜中了?”北川恭也一脸错愕。

    “北川,你要是不会说话,可以少说两句。”

    “没事。”最上和人摇头。

    “您点的生啤,请慢用。”居酒屋内的店员小姑娘捧上来三杯啤酒,最上和人没有多说什么,率先拿起,直接往肚子里灌,似乎喝下去,烦恼就能一同被冲走。

    北川恭也与白鸟优介人都看傻了,他们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最上和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个……最上桑?”

    最上和人一口气喝完,“嘭”地把玻璃杯砸在桌面上,面色绯红,整个人往桌上一趴:“呼……呼……呼……”

    “倒得好快!”

    “酒量好弱!”

    坐在对面的两位后辈同时发出惊呼,推了推最上和人的肩膀,除了悠长的鼾声外,毫无反应。

    “啊这……怎么办?”

    “谁知道啊!别问我呀!”

    北川恭也与白鸟优介大眼瞪小眼,任谁都没能想到会是这个展开。

    距离三人进店坐下,还不足五分钟,公司的前辈已经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

    “先放置一会儿吧,等他醒来再说。”

    “也只能这样了。”

    最上和人这一倒,便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当最上和人幽幽转醒,刚与两位后辈说上几句话,店员小姑娘又端着两只装满啤酒的玻璃杯上来。

    没等两人出手阻止,最上和人端起来就往肚皮里灌,隔壁卓的中年大叔对着最上和人竖起大拇指:

    “小哥,喝法真豪爽啊!”

    最上和人回比一个大拇指,然后,又趴下了。

    “牙白,最上前辈他好像打开了奇怪的开关,怎么办?”

    “哪有什么怎么办,还是先送他回家比较好吧,看最上桑这副样子,一定是和他夫人吵架了。

    完蛋!修罗场啊!”

    北川恭也还没喝多少,却已经感觉酒精上头,开始头痛起来了。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最上桑的家住在哪呀。”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最上和人的兜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

    ……

    用勺子舀了一勺锅内炖煮的酱汁,盛在品味的小碟上,轻抿一口,她点了点头。

    看了看时间,十八点整,算算时间,他应该快回来了。

    炖锅内咕咚咕咚地冒着泡,为了缓解心中的焦虑,她只能靠不停地看着电饭煲上的数字倒计时,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过了一会儿,肉炖好了,饭煮好了。

    她坐在客厅,安静地等着家门被推开的场景。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米饭在保温,炖肉凉了,又煮上了。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八点。

    也许,他今晚不会回来了。

    最上沙织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可若是要离婚的话,那么离开这个家的,也该是她才对。

    想到这,她拿出手机,认为该主动和最上和人谈谈,至少,不能让他在外面留宿。

    踌躇了许久,才敢拨通他的号码。

    电话那边响了许久,手心溢出汗渍,就连第一次接到主役通知是否合格的那通电话,都没能让她如此紧张。

    大概,是在害怕吧。

    至于害怕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电话被接通,最上沙织的心一下子被提地老高,就连声音也不可控地轻颤起来。

    “摩西摩西?和人……”

    “啊!喂!?是最上前辈的夫人么?”

    手机那头传来的陌生男声,令她微微一愣。

    “是。我是最上,这是我丈夫的手机,请问你是……”

    “我是白鸟,和最上前辈是同一个公司的。”

    “欸……白鸟桑是么?前些天似乎有过一面之缘,丈夫承蒙您的照顾。”

    “不不不,哪里的话,夫人您太客气了。”

    最上沙织没有出声,等待着电话那头的白鸟优介继续把话说下去。

    “是这样的,其实,最上前辈他……”

    ……

    ……

    当最上沙织赶到新宿黄金街内的某家居酒屋时,刚一进门,便看见了某位几乎快躺倒在地的俊美青年。

    原本白净俊俏的脸上,早已是绯红一片,双眼迷离,目光涣散,透明的汗珠自前额滚落,一路滑过棱角分明的下颚,喉结滚动,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勾起。

    周围不少刚下班喝到现在的三十岁OL,纷纷用看猎物的火热眼神,看着她的丈夫。

    如果不是因为最上和人的身边,还跟着两名小跟班的话,今晚怕是逃不过被捡尸的命运了。

    “和人?!”

    最上沙织上前扶住了最上和人的身子,此时的最上和人已经是酩酊大醉,处于不省人事的状态。

    “怎么回事?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抱歉,夫人,最上桑非要喝,我们怎么拦也拦不住。”

    北川恭也倒不是在为自己开脱,他说的都是实话。

    就最上和人那气势,在北川恭也开口之前,他就已经把玻璃杯里的酒给干完了。

    明明没有酒量,喝起来倒是一点儿都不带憷的。

    最上沙织摇了摇头,看着身边醉得不省人事的最上和人,不由得抿起嘴唇,低下螓首:“我才觉得抱歉,非常对不起,和人给你们添麻烦了。”

    北川恭也与白鸟优介纷纷摆手说严重了。

    随后,最上沙织推了推身边的最上和人,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和人?和人?”

    然而,最上和人只是呜咽了几声,并没有清醒的迹象。

    “我还是先带他回家吧,十分不好意思。”

    “欸?夫人您一个人没问题么?”

    “嗯,我会喊出租车的,今天真的给两位添麻烦了。”

    “怎么会呢。”

    “和人,能站起来么?我们该回家了。”

    在最上沙织的搀扶下,最上和人迷迷糊糊站起了身,白鸟优介跑来扶起最上和人的另外半边身子。

    北川恭也则率先跑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将最上和人放进后排座位后,最上沙织再次向两人道谢,出租车的后排车门自动关闭,旋即驶离。

    北川恭也与白鸟优介两人,在风中站了许久。

    “呐,北川。”

    “什么?”

    “刚才我一直憋着没说。”

    “嗯哼?”

    “最上前辈的夫人,好像是那个挺有名的声优吧?”

    北川恭也点点头:“嗯,应该是。” 感谢“羊毛”大佬的22500起点币打赏,呜呜呜!小萌新有堂主了耶!芜湖!因为上架之前要控制字数,所以还不能更太多,上架之后会把这段时间累计收到的打赏,全部换成加更,一次性补掉。谢谢大家的支持!xUY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