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过完了中秋节,农忙假也就结束了,刘青山骑着自行车,去送二姐上学。

    原本是打算送到公社,然后刘银凤坐大客车回县里,结果到了公社一问,大客车已经开过去了。

    一天就一趟,没法子,刘青山只能用自行车驮着二姐去县城了,等到了学校时,已经是晚霞满天。

    这次返校,刘银凤带了棉衣,所以东西比较多,刘青山就帮着送到寝室。

    其他室友都回来了,看到刘青山,大伙都眼前一亮,对刘金凤这个帅气而且还有学问的弟弟,她们还是挺喜欢的。

    而且一个个都仗着比刘青山大几岁,全都跟姐姐对待弟弟似的,一点都不见外。

    最可恶的是,那个圆脸大眼睛的小灵姐姐,还用手捏了两下刘青山的脸蛋儿。

    这下可坏了,其他人也都有样学样,吓得刘青山赶紧开溜,跑出挺老远之后,嘴里还念叨呢:“女人真凶猛,女人是老虎,女人……”

    “倔驴,你念叨什么呢?”

    耳边猛然响起一个声音,吓了刘青山一跳,后面的话也咽了回去。

    眼前还真是个女人,准确说应该是女孩。

    郑小小气鼓鼓地盯着这个这个家伙:就开学第一天露了个面,还被请进校长室挨训,然后就再也没看见人影。

    天天逃课,你胆子还真肥,就不怕被开除吗?

    不行,今天必须好好给这家伙上上思想政治课,就算你真是一头倔驴,也要拉回正确的道路上去。

    “你好,郑同学,你刚才叫俺什么?”

    刘青山对前面的称呼没怎么听清楚,忍不住开口询问。

    郑小小板着脸,神情无比严肃:“你别嬉皮笑脸的,我问你,你为什么……”

    没等她问完呢,迎面从教学楼里走出来一个人,瘦削的身材竟然给人一种魁梧的感觉。

    这个人也发现了刘青山,大眼珠子立刻瞪得更大了:“你个臭小子,可算逮到你啦,走,跟我去校长室!”

    “校长好!”

    郑小小脆生生地向徐大胡子问好,然后又狠狠瞪了刘青山一眼:你还真有出息,都成校长室的常客了。

    “校长,您又找我啊?”

    刘青山一瞧见徐校长,心里就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大胡子不会又要抓壮丁吧?

    徐大胡子哼了一声,背着手,转身回教学楼。

    没法子,刘青山只能跟在后边,还朝郑小小挥挥手,结果呢,郑小小朝他挥挥小拳头。

    俺好像没得罪过这个丫头啊?

    刘青山心里纳闷,猛然想起来一件事:对啦,欠她的书费还没还呢,刚才肯定是想问我,为什么不还钱。

    摸摸衣兜,本来也没打算来县城,兜里就几块钱,看样子只能继续欠着了。

    这女生就是小心眼,欠钱又不是不还,至于这么气嘟嘟的嘛。

    刘青山一边腹诽着,一边跟大胡子来到校长室。

    “喝水自己倒。”

    胡子校长倒是一点也不知道客气,可是刘青山知道啊,先给校长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小山子,在家有没有自学啊?”

    大胡子看似随口问着,可是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刘青山,仿佛能看透他的心里。

    使劲点点头,刘青山可一点不心虚:本来嘛,这些日子,天天晚上都用功呢。

    徐校长这才收回目光,喝了一口水说:“放假期间,高一的英语老师去地区进修了,还要一周时间才能结束,你就帮着把期中考试的英语试卷出了吧。”

    刘青山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校长,这样不合适吧,俺是学生,哪能自己出题考自己呢?”

    “没关系,期中考试你就不用参加了,难道你还想打击其他同学的自信心吗?”

    徐校长反问一句,然后从桌上拿起几本书,都是与英语有关的,有教材也有教参和习题之类,一股脑地塞给刘青山:

    “没吃晚饭呢吧,先去我家吃饭,然后再出试卷。”

    好吧,就当是复习功课吧。

    ……

    就在刘青山窝在一中这边出卷子的时候,在碧水县政府的会议室里,县领导还有各局委办以及各公社的一把手,正在召开一次紧急会议。

    会议已经开了好一阵子,屋子里烟雾滚滚,尤其是好几名公社书记,还习惯抽自己卷的炮筒子,那是真辣眼睛。

    县委高书记的发言,也临近尾声:“这次参加广交会的秋季交易会,是咱们碧水县出口创汇的最后机会,去年的春交会,咱们县居然拿了鸭蛋!”

    他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满脸痛心道:“鸭蛋啊,我的同志们,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今年县里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秋交会上,打一场漂漂亮亮的翻身仗,好了,我说完啦。”

    按照以往的惯例,领导讲完话,肯定要拍拍巴掌,可是今天有点特殊,大伙相互望望,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坐在高书记旁边的王县长将话筒挪过来,继续轰炸:

    “同志们,这次是高书记去了地区,求爷爷告奶奶,立下军令状,这才为咱们县争取到参加广交会的机会,下面,我重点强调五个方面的问题……”

    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会议依旧在进行中,大伙肚子饿得咕咕叫,却无人敢有丝毫怨言。

    参加广交会这件事,对碧水县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成了,在座的脸上有光,全县百姓受益,领导前途光明。

    要是还像去年那样,一笔交易都没有,那他们这些人,也就没脸再好意思说,自己是碧水县的干部。

    参展的绝大部分商品,都已经讨论完毕,大伙的心里更加沉重:因为这份参展名录,跟去年的基本上差不多。

    一年多的时间,对他们这种发展缓慢的小县城来说,今年和去年有区别吗?

    高书记和王县长的心里也同样清楚,所以才迟迟没有宣布散会。

    王县长敲了敲话筒,语重心长地说道:“同志们,大家还有什么想法,说出来,我们可以集思广益嘛。只要是对这次广交会有利的,我们都可以特事特办!”

    沉默几秒钟之后,郑副县长站起身:“我来说两句吧。”

    在得到首肯之后,郑红旗这才说道:“我是今年才来到咱们碧水县的,没有参加去年的春季交易会,但是我刚才对比了下,发现这两年的产品目录,相差不大,所以我们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同志们。”

    这一点自不必说,关键是看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过来,因为郑红旗资历和威望都不足,所以这些眼神很复杂。

    有希冀和关切的,也有不屑和轻视的,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郑红旗心知肚明。

    他又梳理了一下脑海里的思路,继续说道:“交易会在即,产品方面,我们也来不及进行改进了!”

    “所以我认为,应该在参加交易会的人员方面,多下下工夫,应该选择一批精兵强将去展会现场,争取有所突破。”

    不少人听了,都微微点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毕竟是做生意嘛,内行和外行,差别还是很大的。

    一位合格的干部,不一定是一名合格的商人。

    不过也有人提出异议:“郑红旗同志,你说的精兵强将,能不能具体一些,我们也好按图索骥呢。”

    这话听着没毛病,其实却暗藏玄机,一个不好,郑红旗就会得罪一大把人。

    郑红旗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忽然转移了话题:“同志们都知道,就在前段时间,一个骗子假冒港商,就差点骗了咱们碧水县十万块百姓的血汗钱。”

    这件事虽然对外保密,但是在座的,最低也是公社一把手,当然都不在这个范围内。

    只是大伙想不通,郑红旗为什么要提这件事,毕竟对县领导来说,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你这不是揭领导伤疤嘛。

    “但是,我们最后戳穿了这个骗子,并且将他绳之以法。”

    “其中有一位小同志,精通英语和粤语,在谈话中让骗子露出马脚,才使得咱们的高书记和王县长识破骗局,并当机立断将骗子拿下。”

    兜了一个圈子,郑红旗这才说出结论:“所以我认为,这样的同志,就可以称得上是精兵强将!”

    高书记和王县长听了,眼睛同时一亮,在他们的脑海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俊朗青年以及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

    “嗯,红旗同志的提议很有道理,像刘青山这样年轻有为的小同志,有眼界有学识,可以破格招到临时组建的团队里面嘛。”

    高书记本来也已经十分疲劳,这会儿又来了精神,他虽然没有多高的文化,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干上来的。

    但越是这样,越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王县长的心情,似乎也一下子好了起来,甚至还有心思开起玩笑:“而且高书记都说了嘛,这位小刘同志,是一位福将呦,没准真能帮着咱们碧水县打一场翻身仗!”

    既然书记H县长都这么说了,那么下边的人除非脑袋被踢了,才会反对。

    至于那些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人的,对刘青山这个人也一下子来了兴趣。

    青山公社的孙书记,跟着站起来表态说:“青山这孩子不错,有见识,也有担当,今年俺们公社受灾,小麦都生了芽子,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看到大伙都点头,孙书记便继续说道:“就是他提出了顺势发展养殖业的计划,经过县领导修改完善,得以顺利实施,才将损失减到最小。”

    “所以,我完全同意高书记王县长以及红旗同志的提议。”

    这就开始表态了,大伙自然也从善如流。

    高书记显然心情不错:“小孙啊,刘青山同志是你们公社的,你就负责请这位小诸葛出山吧,哈哈,散会!”

    正在垫着钢板,刻蜡纸写卷子的刘青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惦记上了。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们,千万别养书啊,新书期间,追读十分重要,会影响推荐的,请多多给予支持,每天看一看吧!p3Y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此刻,刘青山手里拿着一支铁笔,在蜡纸上书写着一个个英文单词。

    蜡纸下面,还垫着一条钢板,每一笔下去,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

    等蜡纸刻好了,就可以印刷了,粘到那种老旧的油印机上,推着滚子,一张一张的,把试卷印刷出来。

    至于复印机啥的,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高端物品,能不能买到不说,一台就一万多块,谁买得起啊。

    就这,还不是彩色复印机呢。

    一张蜡纸反复被滚子推来推去的,所以使用寿命有限,推个几百张,就推烂了。

    好在刘青山这一届也就不到四百名学生,一张蜡纸算是对付下来了。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刘青山可没少帮着老师推卷子。

    徐大胡子过来检查一遍,满意地点点头:“小山子,你这技术不错,要不就在咱们一中印刷室当临时工吧,每个月给你开三十块工资怎么样?”

    刘青山当然知道徐校长是开玩笑,于是也就顺杆子往上爬:“校长您也太抠门了吧,像俺这样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咋能这么廉价呢?”

    四有青年的提法,刚出炉三年左右,正是大力提倡的时候。

    徐大胡子立刻瞪起眼珠子:“你个臭小子,天天不来学校上课,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四有青年?”

    咆哮声从印刷室传出去,听得门外几名学生心惊胆战,赶紧开溜。

    走出去好几个教室,这几名学生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大胡子校长果然好恐怖。

    郑小小则一脸的怒其不争:“这个刘青山,实在太不像话了,被校长抓去劳动改造,还不好好反省自己,惹校长生气!”

    说完,她又转向旁边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孩问道:“石诚,你和刘青山是初中同学,他在初中也这样吗?”

    石诚摇了摇头,他也挺纳闷的:青山上了高中,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你们是初中同学,你怎么不想办法帮助他,哼!”

    郑小小一甩辫子,蝴蝶结起飞,转身回了教室。

    怎么怨我了,我招谁惹谁了?石诚莫名有点憋屈。

    在印刷室里,刘青山也正点头哈腰的:“是是是,校长,这些都是俺应尽的义务,俺应该主动替学校分忧,为同学服务。”

    大胡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你上回送的鹿茸猴头啥的,还有没有?”

    “校长,你这是公然索贿啊?”

    刘青山还试图稍微抗争下,结果,脑袋就被大胡子给拍了一巴掌,还被训斥道:

    “你还好意思说,上回送那么点东西,我拿着去地区跑跑关系,看看能不能给咱们学校多分配几个老师,结果狼多肉少,根本都不够分的!”

    看着吹胡子瞪眼睛的徐校长,刘青山忽然感觉心里一热:或许徐校长身上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是那颗教书育人的赤心,就足以叫人肃然起敬。

    这是时代赋予他们的责任,这就是时代的特色,这还是个讲奉献的时代!

    当然,在刘青山看来,讲奉献的同时,如果还能有收获,那就更美妙了。

    这种收获,可以是精神层面的,就像大胡子校长,桃李芬芳就是他最大的精神享受。

    也可以是物质层面的,改善自己的生活,改善家人的生活,同样能够带来愉悦。

    毕竟在三年前,那位老人就已经提出来: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渐渐的,笑容在刘青山脸上绽放,这一刻,他想通了很多东西。

    “小山子,你傻笑个啥,行了行了,回家好好歇几天,下回带点山货来,需要多少钱,连上一次的,我一起算给你。”

    大胡子摆摆手,总算将刘青山给释放了。

    “校长,啥钱不钱的,都是俺们进山采的,没啥成本,就当是玩了。”

    说完,刘青山顿时觉得浑身轻松,转身跑到门口,刚要拉门,结果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校工慌慌张张跑进来:

    “校……校长,公安来啦,说是要找这位刘青山同学,跟他们走一趟。”

    印刷室里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这段时期,大伙都紧绷着一根弦儿。

    大胡子眼睛里凶光迸现:“公安咋了,也不能到学校随便抓人,走,我先去跟他们讲讲道理!”

    说完就推门出去,看到刘青山还在后面跟着,就使劲瞪了他一眼:“你老实在这待着,放心,有啥事,我担着!”

    刘青山一开始也有点发懵:好像俺也没干啥呀?

    心底无私天地宽,所以他也不害怕:“校长,估计是有什么误会,俺去说说,说开了最好,不要影响其他同学。”

    到了学校大门口,果然看到了那种颇具时代特色的挎斗三轮摩托,开摩托车的,也是一名公安同志。

    不过当刘青山看到挎斗里面坐着的郑红旗,心里便有底了。

    看到徐大胡子这暴脾气的,要跟郑副县长开吼,刘青山连忙将他拦住,低声说了几句。

    郑红旗下了摩托车,用手点指刘青山:“小刘同学,你还真够难找的!”

    这话倒是一点不假,都找了一大圈了,先是青山公社的孙书记回去之后,第二天派通信员去夹皮沟,结果扑了个空。

    情况汇报到县里,公安同志都出动了,又把各个招待所翻个遍,连大车店都找了,也没人影儿。

    最后还是郑红旗说,刘青山还是个高中生,于是到一中找找,还真找到了。

    刘青山则表示很无辜:“郑县长,俺是学生,当然在学校了。”

    一旁的徐大胡子则翻了个白眼:你小子一共才上几天学,心里没点数吗?

    简单寒暄完毕,郑红旗就大略跟刘青山说明了一下情况。

    啥,叫小山子去参加广交会,那可是羊城啊!

    徐校长都听得愣住了,在当下人们的心目中,羊城那地方,和特区一样,都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对他们这边来说,简直可以用遥不可及来形容,仿佛就像是两个世界。

    “徐校长,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谢谢你们一中培养出这样的优秀人才啊。”

    郑红旗再次跟徐大胡子握握手,然后便招呼刘青山一起上摩托车。

    徐校长还有点发蒙:优秀人才?这样的优秀人才,刚刚好像还推了好几百张卷子呢!

    摩托车带着一股黑烟走了,一条小道消息,也在学生们中间流传开去:高一某班的一名同学,因为长期逃学,被公安给抓走了……

    被“抓走”的刘青山同学,此刻正坐在县委的招待所,试着一身刚刚送过来的西装。

    这次县里派出参加广交会的一共就四位:王县长领队,还有副县长郑红旗,商业局的吕局长,最后一个宝贵的名额,就是刘青山了。

    刘青山一边穿衣服,一边还跟旁边的郑红旗唠着:“郑县长,这待遇不错啊,俺又混了一身衣服。”

    不过当他穿上西装之后,脸就垮了:这衣服是买现成的,又不是量身定做,好家伙,俩裤腿就跟套了俩面口袋似的。

    上衣也是又肥又大,就算把家里的老四老五塞进去,估计都能藏住。

    一来是西服确实肥大,二来也是因为刘青山身子骨还没长成,只是个子高点而已。

    “郑县长,俺穿这衣服,唱戏正好啊。”

    刘青山甩着俩大袖子,就跟京剧演员甩水袖似的。

    郑红旗也哈哈大笑,不过他也爱莫能助:“广交会有要求,必须穿西装扎领带,这两年还好了一些,原来的时候,与会人员,还必须培训半个月,加强政治学习呢。”

    这年月的外事活动,绝对是大事,甚至许多外宾的参观游览线路,都是事先规定好的。

    “那俺能不能找个裁缝改一改?”

    刘青山想出来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碧水县这样落后的北方小县城,找个会做西装的,肯定都找不出来,还是改改吧。

    “嗯,那我的西装也改改吧。”

    郑红旗也受到启发,他的那一套虽然没有刘青山的夸张,却还是太过宽敞了。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年月的西装,都是这种类型。

    刘青山正不知道去哪找裁缝铺子呢,正好有郑红旗出头,他跟着就行了。

    忙活到中午,自然是在招待所吃饭了,刘青山还憋着吃顿好的,结果发现想多了,平常时候当然也是平常饭菜。

    吃着白面大馒头,喝着鸡蛋汤,也算不错啦。

    刘青山一边喝鸡蛋汤一边研究:这招待所的大厨到底是怎么做的,蛋花比头发丝还细?

    然后就听到身旁有人打招呼:“你是小刘同志吧,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看到来人也端着一碗汤,还用筷子插着俩大馒头,刘青山微笑着点点头:“是我,请问您是?”

    那位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材微胖,有点秃顶,所以侧面的头发梳拢到中间,这叫地方支援中央。

    坐下之后,他笑吟吟地开口道:“你好你好,我是咱们县亚麻厂郭厂长,你叫我老郭就成。”

    刘青山有点明白了,他刚才已经研究了产品名录,其中就有亚麻厂的亚麻布。

    而参加交易会的就四个人,所以大伙都想打打进步,到时候帮忙多推销一下他们的产品。

    要是一点也没销售出去的话,最后挨批的还是他们这些工厂企业负责人。

    “原来是郭叔,您好您好。”

    刘青山热情地打着招呼,跟着又问了一句:“咱们亚麻厂的产品,你这边准备怎么宣传,怎么包装,怎么运营呢?”

    啥宣传,啥包装,啥运营?

    郭厂长听得脑子有点蒙,习惯性地用手理了一下头发,把侧面的头发弄到头顶。

    他脑子里正琢磨着呢,旁边响起一个高门大嗓:“我说老郭,你这下手可够快的!”

    伴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面前,刘青山下意识地吸溜两下鼻子,他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酒糟味儿。

    “小刘啊,俺是咱们县酒厂的大老李,你说说招待所这帮人怎么搞的,吃饭也不准备白酒,来,咱们整两瓶。”

    随后就是砰砰两声,两瓶白酒被墩在饭桌上。p3Y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