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待我将几位新晋同僚的信息登记在册后,就可为玉衡真人清算此次的功勋奖励了。”

  “好,那就有劳你了。”

  同玉衡真人点了点头,身着华服的女修便将身体转向了身后众人,微微屈膝,优雅地行了一个女子道礼。

  而见此,姜青鱼等人也同样回了一个同辈之礼,算是正式打了招呼。

  “云烟见过各位道友,一会儿便由我带领大家完成入阁前的所有手续。”

  言罢,名唤云烟的女修便朝着众人点了点头,随后就转过身领着所有人进入到山海塔一层的某个隔间之中。

  “大家请根据玉简中所示内容,将诸位的真实信息填入玉简之内。在填写完毕后,就可将玉简直接交给我。”

  房间不大,但也不显拥挤。依照云烟所示,姜青鱼很快便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玉简,操纵神识探入其中。

  “姓名、性别、修为、四艺品级、现今住址、现今所在势力……”

  看着玉简中罗列出来的一连串项列,除了前四项之外,姜青鱼都如实地填了“无”。所以,只是用了极短,姜青鱼便将玉简交到了云烟手中。

  “好的,如果大家已将玉简内容填写完毕,就随我一同前往禁言石处。”

  待所有人将玉简交到云烟手上之后,对方只是大致地用神识检查了一番,便继续带着众人前往下一处地方。

  “此间便是禁言石所在房间了。”

  推开房门,与姜青鱼所想的神异场景不同,不仅房内空间狭窄,就连矗立在房间内的禁言石,也只是约两米高,通体如墨,看着平平无奇的石头而已。

  “禁言石的效果只有一个,那便是限制大家在今后不能将在山海盟所学随意泄露出去而已……现在,请大家依次将右掌贴在禁言石之上。”

  对于早已知悉山海盟入阁流程的修士而言,对于禁言石并不陌生。

  所以,在云烟的话音刚落,离禁言石比较近的修士便将右掌直接贴在禁言石处,仅是一瞬,金光乍起,直到金光慢慢消失,第一个将手放在禁言石上的修士才慢慢将手从石身上移开。

  “誓言已成,请下一位道友继续落誓。”

  随着金光连连闪过,姜青鱼也相继缀在众人身后完成了落誓。

  这个过程很快,从姜青鱼将手放在禁言石上直至落誓完毕,也只用了三息的时间而已。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姜青鱼也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

  “好了,从现在开始,诸位道友就正式成为山海盟内阁中的一员了。而关于山海盟中的一切信息,大家都可以通过四艺纹章进行查阅。若还有不懂的地方,在我当值期间,大家可以随时来一层询问我,云烟自当是知无不言。”

  言罢,云烟再次向众人行了一个道礼,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斗转星移,霎时间,众人便直接从放有禁言石的房间中传送至一层大厅处,极为快捷。

  “诸位道友,云烟暂且先告辞了。”

  再次向众人盈盈一拜,随后又朝着玉衡真人的方向点了点头,完成此次指引任务的云烟便迈着碎步消失在众人眼前。

  “从今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在考察期间,你们有任何问题,也可以直接来天机阁寻我。”

  见此次任务顺利完成,玉衡真人言辞间的语气也变得和善起来。而众人听到玉衡真人的话,也是躬身稽首,拜谢了玉衡真人。

  “以后在山海盟里,能有多大成就,就全凭各自的造化。你们的入阁礼老夫已命人送到你们的房间之中,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就散了吧。”

  谷/span“多谢真人——”

  言罢,玉衡真人点了点头,随即,足尖微踏,完成任务的玉衡真人直接化为一道流光,飞快地消失在众人眼前。

  “终于结束了。”

  看着玉衡真人离开的身影,已完成所有入门仪式的姜青鱼,不由得舒了口气。

  “方才玉衡真人说,他已让人将入阁礼放到大家的房间之中……也不知道,这入阁礼会是些什么东西?”

  见玉衡真人已经离开,众人也相继而动。

  在这短暂的旅途中,一直在飞舟上各自打坐的四十名修士并没有结下什么友情。只是客套地打了声招呼之后,所有人就各自散开,并未多加交谈。

  “我的房间……是和丹房连在一起的吗?”

  山海塔共有十层,除了地表上的九层之外,在地下则还有一层。

  地上一层是山海大厅,二层是珍宝阁,三层是功勋堂,四层则是御膳堂和休憩室。而姜青鱼的房间,便在神农阁五层二十七号丹房之中。

  “唰——”

  光影即逝,斗转星移。

  根据胸前佩戴的金底八纹扶桑纹章的指引,姜青鱼很快便踏入山海大厅中央的传送阵法中,仅是一瞬,再睁眼时,姜青鱼就已经来到神农阁所处的五层位置。

  “这里就是神农阁吗?”

  神农阁的传送阵法同样在五层大厅的中心位置,随着姜青鱼踏出法阵的那一刻,如同蛋壳一般的椭圆形墙壁构造出现在姜青鱼的眼前。而每一间入口为菱形形状的丹房入口,则镶嵌在周遭青绿色的墙壁之中。

  远远看去,山海塔五层好似一个大蜂巢一般,规整而拥挤。

  “我的房间,应该是在那个方向。”

  根据扶桑纹章所指,很快地,姜青鱼便从密密麻麻地丹房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间。

  “咔嚓——”

  足尖轻点,踏着脚下的云雾,在姜青鱼将扶桑纹章放在丹房门口的凹槽上时,随着一声脆响,姜青鱼便顺利推开大门,进入到自己的丹房之中。

  “没想到,神农阁内部居然会是这种奇怪的蜂巢构造……”

  今天的所见所闻,令姜青鱼真切地感受到修真世界的文明远比他所要想象的还要浩瀚得多。

  “云州已是如此繁华,也不知下濯域的其他州域,又是怎样一派盛景。”

  重新将扶桑纹章佩戴在胸前,并依照纹章所示,姜青鱼将一段只有自己知晓的十字秘咒,以神识之力刻录在房门阵盘之中。

  随后,在他确认无误之后,姜青鱼才转过身,将视线再一次投注在丹房之内……fD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此间虽统称为丹房,但确实也是所有神农阁弟子的居住之所。

  沿着玄关廊厅向内复行十几步,霎时间,一个装潢典雅,且布置整洁的客厅映入姜青鱼的眼中。

  于客厅左侧,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卧房,内里不仅布有红木长床,而且桌椅长凳、书架衣柜,也是一应俱全。

  不仅如此,在卧房旁侧,还设立了一间恭房和一间面积不算大的浴室,总体来说,在居住环境上,可以称得上是极佳了。

  看完卧房之后,姜青鱼便向客厅右处的丹室走去。

  “丹室的设计主要还是以朴素实用为主,并不像卧房装修的那般讲究。”

  丹室内部墙面颜色主要为青色,而房间之内,一个三足两耳足有三尺高的青玉药鼎则立在房屋中央。

  而药鼎周围除了放置草药的药柜、药台之外,便只有零星几个明黄色蒲团放在了地上。

  “这些就是玉衡真人所说的入阁礼吗?”

  在丹室环视了一圈之后,姜青鱼便在药台上发现了几样灵气盎然的物件。

  “一件法袍,一柄法器、一个芥子袋……嗯?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姜青鱼作为新加入山海盟的内阁弟子,除了一间丹房的使用权之外,还会得到由山海盟神农阁赠予新人的入阁礼物。

  而这三件礼物依次为:山海法袍、白玉如意,以及一只可以协助神农阁弟子炼丹的控火灵物。

  “呱呱——呱呱——”

  就在姜青鱼打开盒子的时候,忽然,一只通体赤红,足有成人手掌般大小的胖蟾蜍从盒子里跳了出来。

  随即,伴着一阵又一阵响亮的蛙鸣声,那只赤色蟾蜍一蹦一跳地落在了姜青鱼面前,不再动弹。

  “居然是一只火蟾蜍!”

  看着药台上趴着的火蟾蜍,姜青鱼快速地将神识探入到扶桑纹章之中,随即,他便确认这只火蟾蜍就是纹章中所说的控火灵物。

  “没想到,神农阁配备给内阁弟子的控火灵物,居然会是一只火系凶兽……”

  凶兽区别于野兽,野兽开智可为妖,而天生遭煞气入体,灵识蒙昧混沌的凶兽,却是极是开智。

  即便天生就拥有法力,但是,平时全凭本能生存的凶兽,因为长期受体内煞气折磨,所以,性情多为暴戾,且形容凶残。不仅被人族所厌弃,同时也被妖族所不容。

  此时此刻,看着面前这只乖巧老实的火蟾蜍,对于神农阁培养凶作为为控火灵物的手段,姜青鱼内心除了诧异之外,他对神农阁是如何压制火蟾蜍凶残天性的方法,也感到极为好奇。

  “呱呱——呱呱——”

  听着火蟾蜍催促似的蛙鸣声,姜青鱼便依照纹章中所记述的控灵秘法,取一滴指尖血,并以此化为控灵咒印打在了火蟾蜍的身上。而完成咒印施法的姜青鱼,也与火蟾蜍建立了一丝心神之上的联系。

  从今往后,在姜青鱼没有解除控灵咒之前,这只火蟾蜍始终会对姜青鱼所下达的一切指令言听计从。

  “看来,这只火蟾蜍也是一只业务经验颇为丰富的控火灵物。”

  谷/span控灵咒印的施展,除了需要施术者的一滴血液之外,还需要被控凶兽的配合才行。

  当然,如果施术者的修为远超于凶兽,也可以直接用神魂之力压垮对方,随后再强行结印,也是可以的。

  而神农阁“赠予”姜青鱼的这只火蟾蜍能够如此乖顺地接受姜青鱼的控灵咒印,那足以说明,在服侍姜青鱼之前,这只火蟾蜍也和不少人结过契约。

  但是,这契约最后为什么会被前任解除,要么就是契约者更换了控火灵物,要么就是这只火蟾蜍的原主人在山海盟中被淘汰出局,与此同时,连同火蟾蜍也被强制收回了。

  “这些东西虽说是属于山海盟赠予内阁弟子的福利,但是,如果在之后因为我没有累计到足够的功勋值,从而被山海盟淘汰出局,那么,为了减少因培养人才而带来的经济损失,这些东西也会作为抵债物资,被山海盟尽数收回……”

  因为山海盟内部有着严格的末尾淘汰制,所以,稍有不查,功勋值排在末尾的内阁成员就很有可能会面临被淘汰出局的风险。

  而被淘汰者,不仅会被强制逐出山海盟,同时,还要将山海盟赠予的一切物质奖励尽数退回。

  当然,如果是内阁成员自己用功勋值兑换的物品,山海盟则视同于售卖给对方,无权再追索物品的所有权。

  “唰——”

  长袖一甩,在成功收服完火蟾蜍之后,姜青鱼便将火蟾蜍收到了水葫芦种子之中。

  “山海盟发的芥子袋品质虽然不错,但却比不上水葫芦种子可以装活物。”

  拿起药台上的山海法袍,很快地,姜青鱼就将身上由鱼鳞所化的青衫脱掉,然后将青白相间,样式不俗的山海法袍换在身上。最后,再拿起起月白色荷包形状的芥子袋,小心地衔在衣袍下的腰带上。

  “不愧是由祝融阁出品的法袍,不仅能根据穿戴者的身材调整大小,而且水火不侵,纤尘不染,同时还有着极为不俗的防御能力。”

  无论是姜青鱼身上的山海法袍,还是腰间所坠的月白色芥子袋,都是由祝融阁六品匠师所炼制的上品法器,光是价格都在三千灵石左右。

  而那柄玉如意,品质虽然只是属于中品法器的范畴,但胜在其拥有飞行、对敌的能力,也是一件极为难得的法器。

  “难怪那些散修都一门心思地想往大势力里钻,光是这些入阁礼的价格,就不是平常散修能够承担得起的。”

  比起收服灵物,在一件无主法器上留下神识烙印则要简单得多。口中诵咒,神识即出,仅是十息之间,姜青鱼便已在玉如意和芥子袋上留下了神识印记。手指轻点,在姜青鱼的操纵之下,玉如意急速缩小,直接便被姜青鱼收入了芥子袋之中。

  “嗯?这里怎么还有一道传送阵?”

  灵气四溢,法光跳动。

  看着药柜旁边不断散发灵气的圆形传送阵,在好奇心的驱动下,姜青鱼直接迈步踏入到阵法之中。

  “唰——”

  斗转星移的景象再次在姜青鱼的眼前出现,再睁眼,一幅与丹室截然不同的景象映入姜青鱼的眼中。

  而看着眼前之景,姜青鱼的神情之上,也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震撼。

  “这是……界中界?”fDG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