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与何薇闲聊了会后,苏远山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


    何薇马上站起身告辞。

    “嗯,你先去忙,给刘翔那边说一声,就说好好搞,别担心,这事儿准成。”

    “好嘞。”

    何薇离开后没五分钟,甘小雨便带着姜超和文莱顿二人进入了苏远山的办公室。

    这二人,是苏远山今年正式收的第一批博士研究生。如果不出意外,这二人在未来五年内将会是苏远山教学团队的中坚力量、大师兄。

    至于甘小雨……她博士阶段虽然不在苏远山的门下当时苏远山也没资格带博士,但因为苏远山的特殊情况,是以甘小雨目前依旧是远山实验室的实际负责人。

    “教授。”

    “嗯,别客气,随便坐。”

    苏远山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依旧随手拉了一根椅子,坐下后,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这几位学生甘小雨和他相处时间最久,知道他的脾气和喜好,示意表现得很轻松。另外二人则正襟危坐,异常的严肃。

    毕竟嘛……苏远山向来喜欢放养,这二人被他放了半年,算上第一次,今天才是第三次正式见面。

    “半年过去了,你们对实验室熟悉得怎么样了?课程安排的书看得如何了?”

    姜超和文莱顿对视一眼,前者马上认真回答道:“我们这半年一直都在实验室协助师姐,课程差不多走完了。”

    苏远山微微点头:“嗯,不错。论文呢?看了多少?”

    二人再次偷偷对视一眼都说小苏教授是天才,是,他们承认,但这是不是要求有点太高了?他们才“拜师”,苏远山就安排了一大堆专业书不说,平时还要在实验室帮忙打一下下手,同时还要思考自己要走什么方向……还要抽出时间看论文……

    这才半年呐。

    苏远山见二人的表情,知道看得怕是不够,但一转念这才半年,自己又没有特意安排,便点了点头道:“嗯,没事,毕竟石墨烯到现在为止,本质上还是没有逃出不断尝试的路子,就算论文也多半是发现类,没啥好看的……还不如你们跟着师姐跑一下课题。”

    “但是我们也要意识到,如果没有相关paper给予我们启发,作为我们普通人来说,是很难开创性地发现一个新的领域的从本质上,现目前体系已经相对稳定的科研,其实就是为已有的成果和思想添砖加瓦,突围那么一点点。”

    “所以,坚持阅读,从最新的成果和思想中获得启发,那就可以是你们的方向。”

    三人同时点头。

    “我看过你们的硕士阶段的学业,这样,我最近有个想法,你们两个看看,看如何涉及一下实验来进行验证。”

    听到这,姜超和文莱顿先是一怔,随即整个人便激动起来,眼巴巴地看着苏远山。

    甘小雨则要好一点,但她还是一脸兴奋地看着苏远山她虽然是老吕的博士,可她目前的实验方向都是苏远山指点的。截至目前,她已经斩获了一篇siene主刊。在国内越来越看重国外顶刊权重的当下,她的未来一片光明。

    而且苏远山也说了,无论是她想继续负责远山实验室也好,还是留校任教也好,还是进国外牛逼院校的博后站,或者当交流学者什么的都好,反正任由她挑……

    即便现在她手中仍然有课题在,但能听到苏远山的新想法,那可是光听一听就“值了”的。

    “有时候,在一门学科的研究走向普遍撒网的大范围基础性质研究时,研究便会不可避免地诞生很多水分……我不是说水论文就一点价值没有毕竟有改变的重复本身就是一种重复嘛。但我们如果想要在科研中斩获更大的收益,有时候就需要跳出来学科本身来看……”

    苏远山抿了抿嘴,轻声道:“石墨烯的发现是个巧合,它现在被热捧,主要还是因为大家都认为它是下一代半导体材料,或者说是方向之一……是,这符合科技对未来的预期,但从某种意义上,如果光盯着它本身的特性,路子还是有点走窄了。”

    “碳是一个很奇妙的元素,富勒烯,碳纳米管,石墨烯……它们都是碳原子的不同结构形式。那么,我们能否从结构上来考虑呢?”

    “当然,我不是说让你们去找另外一种结构的某某稀……毕竟现在没有任何理论支撑它拥有其他可以稳定存在的结构。但石墨烯的性质,是会通过它层数的不同而改变的。譬如,小雨,你现在就在做多层石墨烯结构的实验对吧?”

    “是的。”

    “嗯,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将两层石墨烯重叠但又不完全重叠,譬如加一个角度是不是就改变了石墨烯的结构,最起码是双层石墨烯的结构了?”

    “在这种情况下,它会不会诞生新的特性呢?如果常温不行,低温呢?”

    姜超和文莱顿二人默默地听着,片刻后,文莱顿眼睛一亮:“教授,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设计双层石墨烯在不同角度下的性质试验吗?”

    “嗯,多种条件下的多种电磁性质。”苏远山说着耸了耸肩,笑道:“我有一个想法,还需要你们帮忙验证一下。”

    *

    *

    姜超和文莱顿兴冲冲地离开了,但甘小雨被苏远山留了下来。

    在经过最初的兴奋后,甘小雨开始有点担心这个试验的难度来一般而言,搞物理的人嘴里的低温那可不是什么零下几度之类的,你不接近绝对零度那也好意思说低温?

    但要在极低温下完成双层石墨烯的“错层”试验,这试验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刺激……她很担心这二位师弟怕是连实验设计都做不出来反正她现在脑子里完全没有概念。

    “教授,会不会难了点?”

    “有点,但应该能行。我们不缺经费,也不缺设备,而且他们还可以根据需求自己设计需要的实验设备和器材。现在他们缺的是思考方向和能力……嗯,不说这个,先给他们两年时间,搞不出来再说。”

    苏远山之所以现在就让自己这二位学生开始搞“魔角”,自然是因为时机到了石墨烯比历史上早诞生了十年,而这些年,为了研究石墨烯,纳米级的试验设备设备也跟着升级了一番。他粗略算了算,发现可以搞之后,这才安排了下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电科要携远芯成立一个国家级的凝聚态物理实验室。

    “电科要成立国家级凝聚态实验室的事你听说了吧?”苏远山含笑望向甘小雨。

    “嗯,听说了。”甘小雨点头,忍了一下,还是笑道:“不过我觉得……还不如把您的实验室直接挂个牌呢……”

    “那怎么行,国家面子还是要的。”苏远山哈哈一笑,又摇头道:“不过啊,巧取豪夺这种事儿,国家还是愿意干的。我们实验室大概会被合并过去……”

    “啊?”甘小雨瞪大眼。

    “国家现在虽然富了不少,电科更是今非昔比的有钱。但要支撑起一个世界级的国家实验室,还是有点吃力的……所以你们苏校长就把主意打到了我头上了。”苏远山一边笑着一边摇头:“我觉得啊,他应该是一开始就打在了我的头上。”

    甘小雨立刻抿嘴笑了起来。

    “不过有一说一,我也想并过去。毕竟钱再多也要省着花,程序设计上讲究不重复造轮子,在实验室架构上,咱们也要节约嘛……”

    “是。”

    “所以,合并的事,我会让电科和你联系,到时候可能会稍稍耽搁一下你的课题进度。”

    “噢,没关系!”甘小雨豪爽地点头:“不过怎么合……我现在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呢。”

    “嗯,大概方式是我们的牌子保留,但设备这些要全部统一拿过去搭架子其实这些没关系。主要的是……”

    苏远山说着眨了眨眼:“实验室的主任是我。”

    甘小雨一愣,随即开心地鼓起掌来:“恭喜教授!”

    “哈哈,但你也知道,我肯定没时间我爸他贼精着呢,但他忘记了,我既然是主任,那规则就应该我来定。所以,这个实验室的管理制度,照搬远芯的。”

    说着苏远山正色道:“小雨,一个科研机构,或者去掉科研二字也行制度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最重要,你一定要记住。”

    “嗯!”

    “好,你回去准备整理一下制度规范,然后也可以请教一下席总,到时候把整理好的条文给我看一眼,我好签字……这事儿就麻烦你了。”

    ……

    目送甘小雨离开,苏远山笑着叹了一下后回到座位。

    甘小雨这姑娘……怎么说呢,执行能力确实不错。但迄今为止,他确实没有看到她在科研上的“天赋”。

    就是那种可以灵光一闪,可以直接把某个领域直接推一步的天赋。

    但她也不是没有优点,她的优点在于细心,稳重,甘于寂寞,享受科研的乐趣最起码现在的表现是这样的。

    坦白说,就这样,其实她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科研人员了。

    所以苏远山打算带着甘小雨把这个国家级的凝聚态实验室给拉起来,也算是给她量身定做地安排一个未来的岗位吧只要她愿意。

    至于说姜超和文莱顿,从之前二人的论文和成果来看,这二人是有天份的。特别是文莱顿,从一开始就是苏远山的“粉丝”,对石墨烯领域涉及得很早。

    嗯……如果他二人真的可以,那苏远山不介意推他俩一把。

    毕竟,超导领域,已经有太久没有新的发现,就更别说这种新思路的发现了。

    ……

    十九号,WCG正式开始。

    苏远山当然没有时间去现场观看比赛。但他还是抽出了时间从网站上,从电视上了瞄了一眼,关注了一下。

    很显然,相比后世成熟的赛制,这开天辟地的第一次WCG,无论从比赛的镜头,参赛的选手,还是主办方的主持,解说,等各方面都略显青涩。

    但这丝毫不妨碍它,从第二天开始,便正式席卷了整个互联网。

    ……

    “三天过去,国内一次冠军都没拿到啊……”

    巨人酒店的咖啡厅,刘翔和史大柱二人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感慨。

    苏远山没空亲临现场,他俩可是有兴趣得很这和他们的游戏公司老总身份无关,本质上,这二人都是游戏的热爱者。
Vmr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