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晚上刘晚照留在何四海这边。

    刘中牟夫妇已经习惯了,自然不会说什么。

    不过第二天一早,正在熟睡中的何四海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翻身从床上下来。

    径直出了房门,来到阳台。

    只见大灰耗子已经等在那里了。

    看他满身露珠,精神萎颓的模样,看来这一晚并不轻松。

    而小白此时缩在自己的窝里如同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找到了?”何四海问道。

    “吱吱吱……”

    大灰耗子连蹦带跳,可是何四海一句也没听懂。

    不过这没关系。

    何四海伸出指头在大灰耗子脑袋一侧轻轻一点,然后拽出一缕缕极为纤细的灰色气息。

    大灰耗子身体忍不住发出颤栗,原本精神不好的大灰耗子显得更加萎颓。

    不过它却连叫都不敢叫一声,乖乖蹲在旁边。

    而这缕灰色气息,正是大灰耗子最近的记忆。

    大灰耗子的记忆很简单,不停地在奔跑,钻洞。

    因为速度太快,周围的景象几乎都没怎么留存下来,所以显得一片模糊。

    不过大灰耗子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眼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山峦,山峰起伏,极为壮观。

    可是何四海隐隐觉得这座山峦有点熟悉之感。

    接着大灰耗子急速地在地上穿行。

    大耗子的天赋神通的确厉害,无惧山石,都能直接一穿而过。

    终于来到一处山坡的位置,大灰耗子钻了出来。

    然后就见山坡上有数百巨石矗立,空中有无数的鸟儿盘旋飞翔,地上满是荆棘,蛇蚁穿行其中,一股股腥风恶臭随风四处飘荡。

    从大灰耗子的记忆中可以得知,它还能感觉到这些巨石向着四周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力量。

    而空中的鸟儿、地上的植物、蛇蚁等等,全都受到这股力量的污染。

    大灰耗子生性谨慎,自然不会涉险,看到这里,就悄悄地原路退了回去。

    不过,何四海隐隐觉得这条山峦有些眼熟。

    思索的同时,伸指一弹,一大团灰色气息落到大灰耗子身上。

    原本精神萎颓的大灰耗子如同磕了药一样,立刻变得精神抖擞,就连身上的皮毛,仿佛都散发着水润光泽。

    “吱吱吱……”

    大灰耗子大喜,如人一般,向何四海连连作揖。

    “你先去吧。”何四海挥挥手道。

    大灰耗子再次拱拱手,然后跳到窗台上,顺着阳台外墙迅速溜走。

    而此时躲在窝里一动也不敢动的小白,终于动了动嘴角上的胡须,然后喵喵两声,很委屈地从猫窝里钻了出来。

    然后走到何四海脚边,在他腿上蹭了蹭,想要寻求安慰。

    可是何四海根本没在意,直接转身走回屋内,因为他现在正在思索那条山脉是在哪看过。

    小白:???

    回到屋内,在桌前坐下,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何四海十九岁以前,就没去过多少地方,能见到的山都不多,何况山脉。

    所以他觉得眼熟,那一定是在成为接引人之后。

    而成为接应人之后,所见的山峦,能有如此雄伟壮观的,几乎呼之欲出。

    太行山,也就是何四海获得凤凰集的地方。

    难道跟凤九有关。

    何四海仔细回忆当初见凤九所有的一切。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凤九说凤凰集是她相公迎娶她的聘礼之一。

    那么是她的相公,太行山山神?

    据凤九说,太行山山神是先天神祇,天生强大。

    可是祂也说在那场大劫中早已陨落。

    所以是太行山山神的可能性不大。

    倒不是何四海完全相信凤九所说。

    而是因为天道清算,越是强大的神力,越是逃脱不了天道之网。

    难道是凤九的其他亲人,何四海心中猜测。

    毕竟祂名字中有个九,又是飞禽成神,谁知道祂前面有没有一到八的兄弟姐妹,这种可能性非常大的,毕竟卵生一生是一窝。

    何四海越想越觉得自己猜测有道理。

    可是凤九的兄弟姐妹,又是什么样的神灵呢?

    又有什么样强大神通呢?

    何四海心中满是担忧。

    主要是因为太行山实在太特殊了。

    据典籍记载,“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神农尝百草”等神话故事均起源太行山。

    所以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等等。

    这些个名头实在太大了,在神话传说中都是一方大佬。

    所以何四海有点担心他们的跟脚。

    当然,也只是有一点点担心,毕竟要是太强,不是被天收,就是躲藏在小天地中不敢出来。

    “四海,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呀。”这个时候刘晚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何四海转身,见她穿着睡衣站在房门口正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副可爱的模样。

    “有点事情,时间还早,你继续睡吧。”

    何四海抬头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四十。

    “不要,你跟我一起。”刘晚照走过来拽着何四海的胳膊娇嗔道。

    她并没有具体问何四海什么事。

    因为她知道自己问了也帮不上忙,默默给他温暖就行。

    “好了,别拽,别拽,我回去睡还不行吗?”何四海无奈地站起身来。

    …………

    早上吃过早饭。

    何四海把桃子和萱萱送到幼儿园。

    然后对一起来的刘晚照道:“我有点事外出,如果晚上我没回来,你就带她先睡。”

    刘晚照怔怔地看着何四海,她猜到些什么。

    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然后道:“我等你回来。”

    何四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哼,我又不是小孩。”

    刘晚照脸上露出一副娇嗔的模样,故作开心,好似一点也不担心。

    “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帮我照顾好桃子。”

    何四海说着准备抽回手掌。

    刘晚照却一把捉住他的手,把其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放心吧,我会的。”

    何四海没再说着什么,再次抽回手掌,拉着旁边一脸懵懂的婉婉向前走去。

    “老板,我们去哪里呀?”婉婉有些好奇地问道。

    “凤姑的凤凰庙,还记得吗?”何四海低头问道。

    婉婉闻言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等你回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刘晚照的大喊声。

    何四海没有回头,背对着她挥了挥手掌,然后和婉婉一起消失在了她的眼前。A8e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因为婉婉的原因,他们眨眼之间,就从合州的金花湖出现在了飞凤岭的凤凰庙前。

    婉婉站在凤凰庙前,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神庙。

    相比于过去,凤凰庙感觉更加破旧一些,庙中供奉的身着华丽羽衣的凤姑神像竟然已经坍塌。

    这一点有点出乎何四海意料之外,他记得离开的时候,神像还是好好的。

    “对,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吗?”何四海低头向小家伙问道。

    他从来没有问过小家伙这个问题。

    婉婉抬头看向何四海。

    何四海明显感觉拉着他手的小手掌力度稍微大了一些。

    “没关系,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用说的。”何四海伸手把她抱起来说道。

    婉婉闻言忽然把自己的额头贴在了何四海的额头上。

    …………

    “爸爸,妈妈……”

    “呜呜呜……”

    “我好疼……我好疼……”

    “奶奶你快来……”

    “婉婉怕黑,你们快点来找我,来陪陪我……”

    …………

    黑暗中的婉婉,在心中哭泣,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因为她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她被黑暗给吞噬。

    婉婉小声抽泣着,因为她害怕太大声,吵到大坏蛋,大坏蛋又来教训她。

    就在这时,婉婉忽然感觉眼前亮了起来。

    她小声抽泣着,她好奇地看向四周。

    她的确能看得见了,不过一切都是黑白的。

    而且奇怪的是,整个世界的一切仿佛都是由线条组成。

    纵横二线布满整个世界,密密麻麻。

    “爸爸,妈妈……”婉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惊恐地喊道。

    自然没有人回应她。

    她抱着膝,紧紧缩着身体,仿佛想要把自己蜷缩消失在这个世界。

    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鼓足了勇气,伸手轻轻拨动了一下身体附近的线条。

    线条随着她的手指一瞬间产生扭曲,但却什么也没发生,并且几息之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见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婉婉又用小手指轻轻地试探了一下。

    一连几次的试探,她终于确定没有危险。

    然后她伸手用力地扯了一下,想要把自己面前的这些线条扯开,不要挡住自己的路。

    接着,她看到线条背后陌生的景色。

    …………

    “爸爸,妈妈?你们在不在这里呀?”

    “奶奶,你在哪里?”

    “婉婉来找你们了呢?”

    “呜呜,婉婉是笨蛋,婉婉找不到你们了,你们哪里去了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呜呜……”

    ……

    婉婉开始四处游荡,寻找她的爸爸妈妈,寻找回家的路。

    她走啊走,走过很多的路,去过很多的地方,见到过很多的人,但是都没有她的爸爸妈妈。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个老奶奶。

    从婉婉的记忆里,何四海看得出,并不是当初那个杨喜妹。

    而是一位杵着龙头拐,不认识的老人。

    她衣着古朴而又华丽,像是古时候那种大家族的老太太。

    她姿态优雅,面目慈祥,让婉婉想起自己的奶奶。

    “找不到回家的路吗?那你跟我走吧。”老太太说道。

    “你能……你能帮我找到我的爸爸妈妈吗?”婉婉怯生生地问道。

    “我也不行,不过我想九夫人应该能帮你找到你想要找的人。”老太太说着,伸手拉住婉婉的手。

    小家伙人小胆也小,根本就不知道反抗。

    加上又听老太太说能帮她找到爸爸妈妈,于是就直接跟着她来到了凤凰集。

    可进了凤凰集,她仿佛就被彻底遗忘。

    带她进来的老奶奶也不见了,变成另外一位很凶的老奶奶,也就是之前何四海所见的杨喜妹。

    而且婉婉发现,进了凤凰集,她再也离不开这里,无论她怎么拨动空中的线条,依旧只能在凤凰集内。

    …………

    何四海伸手把婉婉紧紧搂在了怀里。

    “好了,都过去了。”何四海轻轻拍了拍她柔嫩的小脊背。

    婉婉紧紧搂着何四海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老板”的时候。

    黑白色世界仿佛被染上了一抹艳丽的色彩。

    她想要亲近,却又胆怯而害怕。

    因为她失望太多太多次了。

    然后他们之间建立了契约,让她心中有了巨大的安全感。

    老板的肩膀很宽,怀里也很温暖,让她想起了爸爸抱着她的时候。

    她已经好久好久,都快忘记爸爸抱她的感觉了。

    老板带她去玩,给她买好吃的,还帮她找到了爸爸妈妈和奶奶。

    老板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有老板在,她什么也不害怕了。

    婉婉松开何四海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见婉婉笑了,何四海也放心下来。

    不过心中却有些疑惑。

    当初在凤凰集里,并没有见到把婉婉带进凤凰集的那位老太太。

    而且她称呼凤九为九夫人,只是因为单纯的名字中带九,还是说那太行山山神有多位夫人。

    凤九因为排行第九,因此得名?

    这样一想,又觉得很有可能,一时间何四海也是思绪万千,完全没有头绪。

    想不出来就不想。

    何四海抱着婉婉冲天而起,向着从大灰耗子得知的记忆方向而去。

    御风而行,瞬息千里虽然夸张,但是百里绝对没问题。

    所以很快就来到目的地。

    站在山坡上面,看着坡下那无比巨大的石阵,心中也觉得无比震撼。

    石阵四周,全是参天巨木,人迹罕至,而且巨石阵不停地向四周辐射着一股不明力量,难怪这么多年也没被人发现。

    抬头看了眼天空聚集的飞鸟。

    此处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一般,让它们在空中盘旋。

    不但如此,很多鸟儿力歇从空中坠落,然后被荆棘之中的蛇蚁吞噬。

    而那石阵之上更是落满了鸟儿。

    腐烂、粪便、腥臭之味夹杂在一起,仿佛形成了一股瘴气,随着风儿四处飘散。

    好在何四海他们站在山顶,要不然真的不一定受得了。

    何四海从来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只是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普通人而已。

    所以自然也没什么慈悲之心。

    何况这些鸟儿,蛇蚁全都受到了巨石阵力量的污染。

    于是把怀中的婉婉放了下来,毫不留情地道:“婉婉,摇鼓,使劲摇。”

    婉婉伸手从兜里掏出她的拨浪鼓。

    她最是听话,何况还是老板的话。A8e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