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耳朵灵敏也有不好的地方,只要稍微集中精神就能听到很多的声音。

  不知道哪家两口子打架了吵得也太凶悍了,这么一通的乱砸日子不过了?怎么好像不止一个男人的声音?

  田心没过度关心声音是从哪传来的,对这些声音是怎么产生的没好奇到想去现场看看,而是继续往前骑车。

  快到刘一手炕饼门口的时候,田心确定声音是从刘一手店铺里传出来的。

  路过刘一手店铺门口时,飞来一个东西直直地砸在田心太阳穴上。

  田心连人带车歪向一边倒在地上。

  一向都是她拿东西砸别人的脑袋,这回反过来了。

  被东西砸到脑袋的感觉真是不好受,田心这回亲自体验了什么是眼冒金星。

  好在有空间,田心恢复得非常快,很快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扶起自行车停好,看向刘一手炕饼店铺里面。

  刘一手店铺里面被砸得乱七八糟,地上有很多被摔烂的碗,碟子,盘子,还有筷子,锅,桶,炕饼……一帮穿着黑色西服套装的男人正拿着棒子打砸屋子里的东西,砸得那个爽。

  刘一手儿媳妇缩在拐角抱着头全身瑟瑟发抖因为惊吓过度歇斯底里叫着。

  刘一手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一动不动,一副“我就在这坐着,等着被你们砸死”的模样。

  田心摸摸太阳穴上的残渣,发现手上有黑乎乎的碎渣子。

  田心仔细瞧瞧确定是煤渣子,说明刚刚砸中她脑袋的是蜂窝煤。肯定不是煤球,因为煤球个小没这么大的劲,而且地上有很多的煤渣子。

  刘一手家门口有门灯,虽然灯泡瓦数不高照出来的光昏黄昏黄的,但能瞧见门口的地面。

  砸她的肯定不是刘一手和刘一手儿媳妇,一定是这帮黑涩会狗腿子。

  她吸收功德光的机会又来了!

  田心在地上找到蜂窝煤的残渣子拿起来揉碎在脸上抹抹,把自己的脸抹黑做个伪装让这些人瞧不清自己的五官,然后从空间里摸出镰刀冲进店面指着这帮正砸得起劲的狗腿子们:“你们谁扔得蜂窝煤?站出来!”

  所有狗腿子停止打砸看向田心,刘一手和刘一手儿媳也看向田心,这些人都吓一跳。

  这孩子从哪冒出来的?是不是从灶洞里爬出来的?

  谁砸的蜂窝煤?把这孩子的脸全砸黑了,极了传闻中的包青天。

  田心用镰刀指着其中一个狗腿子问:“是你砸我的?”

  “是谁砸的重要吗?我们就砸你了!小丫头,不要耍横,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识相的赶紧滚!”那个狗腿子嘴角冷笑,右手拿着棒子一下一下敲着左手心同时抖着腿一副二流子的模样:“我们不屑与女人动手,何况你还不是个女人吧?是个雏。”

  这个狗腿子说完,其余狗腿子都哈哈大笑起来,个个都是一副猥琐欠揍样。

  “哈哈,哈哈个毛啊!”田心抡起镰刀一镰刀背砸在那人脑袋上。那人身子一挺眼皮翻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其余狗腿子呆了,因为他们没想到小丫头会一声不吭突然下手且下手狠,准。

  这帮狗腿子很快反应过来一起举着棒子冲向田心。

  “空间大人,我学习武功的机会来了,帮我!”田心在心里说一句空间立马执行任务,带动田心巧妙避开狗腿子们的棒子,同时驱动田心手里的镰刀,带着她迎接这些狗腿子的围攻,破解他们的招术。

  蹲下躲开棒子,跳起来躲开棒子,一挥手镰刀挡住右边棒子的袭击,转个方向挡住左边棒子的袭击,往上一举挡住上面棒子的袭击,九十度弯腰避开棒子的袭击,往后弯腰避开棒子……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那个躺在地上的狗腿子爬起来了,加入战队。

  一时间,场面呈现乱七八糟的混战模式,犹如古惑仔在街头混战。

  刘一手儿媳妇哭着喊着连滚带爬的像蜥蜴似的顺着墙边爬了出去。

  刘一手跟着也跑了,但没跑远缩在门口观望。小丫头从哪冒出来的?太厉害了,越战越勇,那十个狗腿子快招架不住了。

  事实上,田心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毕竟是第一次和有武功底子的人打仗,何况对手不是一个人,是十个人,她内心多多少少有些发怵,加上本身又不会武功对武功的招术非常陌生,脑子的反应能力跟不上手和身体的动作。

  这样的场面多经历几次或许她就适应了,久而久之她一定能学到武功。

  打到最后,这些狗腿子感觉实在打不过田心了想跑路,于是纷纷往门口撤退。

  田心没给他们机会一镰刀一个,最后把十个狗腿子全部砍倒在地,晕过去的,胳膊受伤的,腿受伤的,后背受伤的,还有个后脖子受伤的。

  后脖子受伤的这个狗腿子吓坏了,比刘一手儿媳妇刚刚叫的声音还要大还要撕心裂肺,捂着汩汩冒血的后脖子脸上的表情狰狞扭曲啊啊不停叫着,眼睛里充满恐惧。

  脖子差点被切了能不害怕吗?

  从重生到现在,只有今天的打仗有点技术含量能学到点点功夫,因为这帮狗腿子都会点武功。

  田心用镰刀指着这帮人狗腿子说:“从现在开始,刘一手店面我罩着,你们谁敢再来打砸的,我把你们的脑袋一个一个的割下来当球踢!滚!”

  这帮狗腿子没想到田心会让他们滚,担心田心使诈等他们一转身从背后袭击他们,杵在那不敢动但不忘防备着田心,随时备战迎接田心手里的镰刀。

  突然,十道浅浅的弱弱的金光自十个狗腿子脑门上窜出冲向田心的脑门。

  这些狗腿子整天不务正业做尽坏事早就没什么功德了,身上的黑光多过金光,所以金光非常非常弱。

  “不想滚,还想吃镰刀是吧?”田心挥动镰刀劈向离她最近的一个狗腿子,吓得十个狗腿子什么都不顾了逃命要紧连滚带爬的相互搀扶着跑出刘一手店面。

  其中一个狗腿子看到自行车了,双手扶着自行车车头就想跑路。

  田心手一扔,镰刀冲着那个狗腿子的脑袋就去了。

  那个狗腿子感觉到有股风冲着他来了,转头一瞧吓得急忙蹲下四肢着地爬着跑了。

  田心看看乱七八糟的店面然后喊道:“刘老板,出来吧。”Ud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好,我知道了,现在天色已晚,你不要回家了就在大哥家里呆着,睡觉的时候把门插好,我忙完就去接你。”

  “你赶紧忙你的我能照顾好自己,拜拜!”这人关心她干什么?她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照顾好自己。田心担心情况有变化,因为田大胜太精明了弄不好现在已经跑了,否则田大胜不会深得上面人的保护在社会上横行二十多年。

  睡觉的时候把门插好?靳钰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田心有些懵。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高大花伸手拿起话筒放在耳朵上听一会,一边听一边点头嗯着,然后微笑着把话筒递给田心。

  “找我的?”田心接了话筒放在耳边,话筒里传来陆明的声音:“心心,你不要急着回家留下吃晚饭,我马上到家。”

  “好。”田心没客气答应了然后放下话筒,这才有心思瞧陆明家里的摆设。

  “田心姑娘,你看会电视,我去厨房做饭。”高大花把电视机打开给田心倒了杯水,然后去了厨房。

  进入厨房,高大花擦擦额头上的细密汗珠子自言自语道:“唉呀妈呀,整错了,田心姑娘不是大少爷的对象,是二少爷的对象,瞧我想的都是什么,竟然想着田心姑娘是不是被大少爷整大了肚子找上门来了。”

  这时候的电视机是黑白电视机屏幕非常小,但也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

  虽然电视机很小,但因为客厅里的合理摆设和布局一点也不显得电视机小。

  客厅非常大,真皮沙发非常大摆在客厅中央,中间的是三人座沙发,两边是独立座沙发,中间有个大理石茶几,前面是个非常大又长的书案,上面放着电视机。

  家里的其他家具都是红木家具,颜色黑黝黝的,瞧着有些年头了。

  陆明家这套房子是不是一九零零以前有的,也太老了吧?

  因为不是在自己家里,田心没去瞧其它地方而是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陆明是被木槿晨推进家里的。

  田心疑惑:韩靖宇怎么没来?

  如果韩靖宇来了,她会不由分说上去给他两个嘴巴子。

  “田心姑娘,你好。”木槿晨面带微笑问候一声。年长几岁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行为举止说话做事成熟很多。

  田心眉眼弯弯站起来:“你好,木大哥。”

  陆明示意田心不要这么客气坐下说话,然后说:“心心,很是对不起,让你跑了这么多冤枉路耽误这么长的时间。韩靖宇这回太过份了,竟然不让你和我联系耽误了大事情,我已经让他回家了,我不需要公私不分的兄弟。”

  田心本来也非常生气,但听陆明这么一说她心里的那份气瞬间消失,她觉得自己的出现给陆明带来了困扰。

  “因为我,你把苏晚晴开了,现在又因为我,你把韩靖宇开了,这样好像不太好,您还是让韩靖宇回来吧,不能因为我害得你们兄弟之间有隔阂。”田心说着笑了:“好在我联系到靳钰了,就算结果不尽如意那也说明是天意。”天意让田大胜命中不该现在被抓,天意让田大胜祸害人间二十多年。

  木槿晨点点头,更加欣赏田心了。就这气度和涵养,靳家的二少奶奶非田心姑娘莫属。

  吃晚饭时,高大花把今天她从陆明妈妈那里回到南门大院的路上突发低血糖被田心拯救的事情说了。

  “大少爷,如果没有田心姑娘你就见不到我了。”田大花说着眼泪出来了,又对田心说一些感谢不尽的话。

  田心感觉出来了,这个叫高大花的不只是保姆那么简单,听她和陆明说话时的语气就能知道田大花在这个家里非常重要。

  陆明和木槿晨非常讶异,一个对田心感激不已,一个对田心佩服不已。

  “高阿姨,我也是正好路过碰巧救了您,您不用一直挂在心上,这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吃饭吃饭。”田心给不停抹眼泪的田大花夹点菜,然后对陆明说:“大哥,如果不是韩靖宇从中作梗,我和高阿姨不会遇到。”

  三人瞬间愣住:“……”好像是这么回事。

  田心心里明白,韩靖宇和苏晚晴与陆明的关系匪浅,可能父辈还是世交,否则不会一个贴身陪伴陆明,一个担任明月福利院要职,从她出现后这两人在短短一天时间里被开,了解情况的知道是韩靖宇和苏晚晴的问题,不了解情况的会以为是她的问题。

  田心也能看出来,苏晚晴被开陆明不觉得有什么难过的,但韩靖宇离开了陆明非常失落,陆明说了,他不需要公私不分的兄弟。哪怕韩靖宇公私不分在陆明心里还是兄弟。

  哪怕不是她的错,田心也不想做破坏人家兄弟关系的那个无辜之人,所以她才替韩靖宇说了好话,把拯救高大花的功劳放在韩靖宇身上,这样陆明也能有理由把韩靖宇叫回来。

  陆明不是傻子,看出来田心是在为他考虑,心里越发欣赏田心了,越发觉得她就是他们靳家的人,以后谁敢欺负田心那就是欺负他陆明。

  “陆大哥,这是人参种子。”田心从大包包里拿出人参种子:“以后如果还有人参种子我攒着然后再给你。”

  陆明说明天去公司立个种植人参的协议,给田心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无需她操心管理人参种植地,让她等着收钱。

  “妹子,我这样安排,你可有异议?”陆明问。

  田心没有异议,完全听从陆明的安排。给她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不需要她操一份心就等着拿钱,她高兴坏了都,没有异议!

  为了不让爸爸妈妈担心,田心没在陆明家过夜。

  陆明说让人送田心回家,田心没同意而是让陆明给她拿一个手电筒,她想把手电筒绑在自行车车头上当车灯。

  高大花一下子找来两个跟轿车大灯一样的手电筒,说在车头上一边放一个照的范围大更安全。

  因为是晚上为了安全,田心选择全程走大路。

  全程走大路必须经过白河集,必须经过刘一手炕饼门口。

  远远地,田心就听见砸东西,威胁呵斥,哭喊以及骂骂咧咧混合在一起的声音。Ud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