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好紧是不是欠C 在厨房就等不及了

更新时间:2021-12-07 13:25:19


  徐之洲第二次进入兵器库,看着昏暗的洞口,有了几分熟悉。

  上一次路过这里,他大部分心思都在朝歌身上,所有景象什么都像是蒙了一层薄纱,看不真切。

  如今蛊虫药效解除了,再看这一切忍不住生出几分唏嘘。

  “请公子恕罪!”竹子突然双腿一折,跪在林初墨面前,重重叩了一个头。

  这一次要不是公子及时赶到,他死不足惜,只是兵器库的秘密就再也守不住了。

  竹子想到这件事就是一阵后怕,他已经弄丢了拓版,要是再让兵器库失守,便是万死都难以赎罪了。

  林初墨长身玉立,方才那场战斗并未影响他芝兰玉树气质,一身衣衫依旧是平整干净,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染。

  漆黑如墨的眼底划过一丝寒意,审视一般盯着竹子。

  “属下自知有罪,恳请公子允许属下最后护送公子一程。”竹子说着又重重叩了两个响头,额间渗出血迹打湿青石地面。

  徐之洲暗自一惊,兵器库果然是藏着别的出口吗?

  林初墨并不急着回答竹子的话,眸光转动,凌厉的目光一一划过在上侍卫。

  青玉阁所有的暗卫必须佩戴面具,不死便不得离身,如今倒是增添了几分辨认的难度。

  林初墨一一看过他们面上的面具,目光划过徐之洲身上的时候,停顿了片刻。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

  徐之洲面色不变,他早就习惯了被人审视,如今也只是学着周围暗卫的神情,眼观鼻鼻观心,不动不说话。

  林初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心思沉稳,像是他选在此处的侍卫,不过为何看着总有些陌生?

  徐之洲盯着审视的目光,全神贯注,所有感官放到了最大,随时应变最坏的结果。

  他特意给惜若留了多半截麻绳,如今借着人多挡住林初墨视线,应该能多争取一段时间。

  “公子?”竹子看到眼前衣摆挪动,下意识抬头去看林初墨,“此地不宜久留,公子还是快些离开吧。”

  惜若派重兵守在出口,如今唯一的脱身之法就是冒险从入口离开。

  兵器库中的机关环环相扣,从进入入口每一步都在触发机关,一步接一步,一旦逆行便会触发隐藏机关,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万箭穿心的下场。

  但也并非全然没有破解之法,只要有足够的人在前面抵挡机关,后面的人便能抓住机关触发的空挡躲过一劫。

  只是比起从惜若和数百士兵中突围,从入口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竹子早就做好了为林初墨牺牲的准备,毫不避讳直言道:“属下愿不惜代价护送公子离开。”

  林初墨目光一转,盯着竹子看了片刻,“姜卿羽命人封了入口。”

  早知道姜卿羽不会如此好心,竹子听到这样的结果也谈不上什么意外,甚至连失望都没有了。

  姜卿羽这个少主和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无妨,属下命人准备好了炸药,只需把入口炸开就是。”竹子回答得坦然,目光灼灼地看向林初墨,“那些人拖不了平阳郡主太久。”

  话音落下,惜若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动作麻利些,本郡主就不相信这些人能真的跑得了!”

  “嗷呜呜呜!”连绵的狼叫声传来,仿佛号令一般传开。

  竹子心中多了几分慌乱,他见识过这些黑狼的实力,就算如今只剩下几只黑狼,他也不敢小觑。

  要说谁能在这山中找到一丝出路,怕是只有这些黑狼了。

  林初墨看了一眼洞外沉沉夜色,心中多了几分凝重,“想清楚了?”

  竹子明白林初墨其中深意,不由得心神一荡,咬了咬牙齿,倒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愧疚。

  他犯下这么多错事,公子还愿意出手救他,如此情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属下的职责本就是护卫公子。”竹子感受着心中暖意,诚恳地说:“只要公子能平安离开,竹子万死不辞。”

  万死不辞吗?

  林初墨看着竹子,在这一刻终于意识到,他来这里或许不是只为了一个兵器库,还有眼前这个人。

  他这一生所得的关心不多,顾清是一个,现在好像多了一个人。

  顾清教他读书习字,亦师亦父,他死了,林初墨便是穷尽心思也要为他复仇;竹子跟随他左右,忠心耿耿,若是在此处死了,有些可惜了。

  林初墨心思转动,随手指了徐之洲,“往前带路。”

  徐之洲不敢迟疑,转身走向前,凭借着记忆往前走去。

  幸亏是走过一遍,他观察的足够仔细,不至于在此时露馅。

  只是林初墨让他向前引路,只怕是对他生了怀疑,想让他送死啊。

  徐之洲每一步都极为谨慎,生怕踏错一步,穿过狭长的甬道,眼前景象愈发熟悉。

  半圆的穹顶镶嵌着无数夜明珠,幽幽光芒落地板上,多了几分鬼魅。

  徐之洲一脚踏了上去,并未察觉到机关触发,不敢掉以轻心,再次踏了一步,依旧平安无事。

  难道是他猜错了?

  徐之洲神经愈发紧绷,又踏了两三步,正在怀疑自己的猜测的时候,突然听到石板移动,无数淬毒利箭从左右墙壁中射出。

  他早就有所准备,身形转动,一边躲避着暗箭一边往前移动。

  那些来不及躲避的侍卫发出几声惨叫,纷纷倒在地上。

  竹子目不斜视,踏着他们的尸体往前走去,“公子,请。”

  林初墨衣摆轻动,始终与徐之洲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如此轻易就躲开了第一轮机关,定然不会是个普通侍卫。

  林初墨盯着徐之洲的背影,愈发觉得眼熟,暗自留心他的一举一动。

  “公子?”竹子也跟着多看了两眼徐之洲,这一看吓了一跳,这背影太过熟悉,像极了那个令人厌恶的徐之洲!

  竟然想要跟上来,那就刚好为他们公子探路送死好了!

  徐之洲本就没准备能瞒太久,感受到背后尖锐的目光,依旧四平八稳的往前走。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他就再次触发了机关。

  右侧突然转开三个石门,三个一米高的巨石滚滚而来,声势浩大,地面都在颤动。yCp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青玉阁的人几时轮到旁人决定生死了?”林初墨身形飘忽,手中剑招凌厉,剑光闪烁间引起血光一片。

  他漆黑如墨的眼底杀意翻腾,露出几分狰狞慑人的光芒。

  惜若没有被林初墨凶狠的模样吓到,一双杏眼闪过起疑的神色,手中银刀耍的虎虎生风,“本郡主还以为你不敢露面了!”

  她早就不想继续忍受青玉阁为非作歹了,林初墨也来了才好一网打尽。

  “众将士听令,列阵!”惜若口中发出一声暴喝,锐利的目光落到林初墨身上,如同在看入网的猎物。

  她身后烈烈火光燃烧起,一直隐匿身形的庭王府府兵显露出来。

  身着铠甲的府兵手持长弓,惜若一声令下,他们便立刻弯弓搭箭,锐利的箭矢在火光下折射出迫人的寒芒,带来强迫的压迫感。

  林初墨眸中寒意不减,就连一声轻笑都显得锐利万分,“平阳郡主是在玩过家家吗?”

  还真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以为就凭这些酒囊饭袋就能拦住他?

  “只可惜我注定是不能奉陪了。”林初墨别有深意斜睨着竹子。

  竹子顿时明白了林初墨的意思,摸出了怀中的竹哨送到唇边,内力灌入竹哨之中,发出悠长的哨声。

  哨声庄严而肃穆,犹如大战前的号角。

  惜若眉头一拧,有了不好的预感。

  林初墨定然是孤身而来,不然绝不可能瞒过定北军的监视,现在整个人李家村能让他催动的兵力,怕是只要那群村民了。

  “那些人都打昏了吗?”惜若小声询问就近的定北将士。

  定北将士轻轻颔首,“早就打昏了绑好。”

  林初墨再厉害还能把昏过去的人弄醒不成?

  定北将士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绝对万无一失。

  然而惜若紧蹙的眉头还是没有松开,明烨护在她身侧,耳朵突然动了动,对着林中一侧发出愤怒地吼声,“吼!”

  发生了什么?

  不会打脸打得这么快吧?

  惜若心中不好的预感更重,脚下地面开始传来震动,仿佛有什么狂然大物狂奔而来。

  徐之洲眸子一暗,下意识想要去保护惜若,然而明烨已经揽住惜若的腰,稳稳落在了黑狼身上。

  “吼!”黑狼前掌重重踏在地上,露出森森獠牙,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发出威胁的吼声。

  她已经不需要他保护了啊。

  徐之洲眼睛里光芒暗了暗,默默握紧手中长剑,严阵以待地看着林初墨,“你做了什么?”

  不过是转眼的功夫,竹子已经拉住绳索,整个人飞快往兵器库洞口掠去。

  林初墨并不准备回答徐之洲的话,反而好整以暇看着看向一片黑暗的林中。

  那里嘶吼声不断,痛苦的,绝望的,无论是男声还是女声都已经扭曲。

  随着吼声靠近,惜若总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这面目。

  说人其实已经不准确了,这些村民体型都膨胀了一倍,身上的衣服被撑破,面色是接近死亡的灰白之色。

  他们双眼往上翻,露出大量的眼白,张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地逼近惜若。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

  “点火,放箭!”惜若当机立断,让明烨带着操控黑狼飞快往后退去。

  羽箭如织,密密麻麻落到那群怪物身上,火焰瞬间烧的有一丈高,一个接一个连接成片,形成一片火海。

  空气中皮肉烧焦的味道弥漫开来。

  怪物们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依旧张牙舞爪地扑向惜若,一旦有将士落到他们手中,身上便会燃起大火,随即被怪物们分食殆尽。

  惜若他们被逼着一步步靠近绝壁,心中难得有了一丝慌乱,这群人早就死了,现在不过是依靠着蛊虫行事,外力攻击根本不起作用。

  “惜若,药粉!”明烨低吼一声,躲在一旁的幼狼叼着一大袋子扔到惜若手中。

  惜若眸子一亮,对了,皇嫂留下来的药粉一定有用!

  她打开布包,抓起一把药粉,手中内力激荡而出,飘落到那群怪物身上,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

  药粉落在怪物身上,对方身上的皮肉开始溃烂,紧接着开始化脓,最后化为一滩血水。

  见到药粉奏效,惜若命令所有将士收起兵器开始撒药粉,这一波猛烈攻击下,怪物们的数量在总算是减少了大半。

  惜若也可以松了一口气,回头时发现他们已经被逼着推到了绝壁下面。

  “林初墨呢!”惜若惊呼一声,头顶落下一截被砍断的麻绳,环顾四周再没有青玉阁一人的身影。

  竟然让林初墨和竹子跑了?

  惜若气得不轻,一掌拍到绝壁之上,引得山石震动。

  “惜若,不气。”明烨抬眸看向绝壁,山崖高耸,石壁光滑,根本无法看清上面的洞口,没有任何攀登的机会。

  “狼窝封了,他们跑不了。”明烨说着顿了顿,不太愿意提起和徐之洲相关的事情,只是看着惜若气呼呼的面色,犹豫片刻如实说:“他也跟上去了。”

  “谁?”惜若环顾一圈,这才发现少了一个徐之洲,“他跟上去了?”

  要不是明烨提醒,她都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

  只是徐之洲一身伤都没好利索,现在跟着进入兵器库不是找死吗?

  惜若是在担心徐之洲吗?

  明烨眉眼耷拉下来,把下巴枕到惜若的肩膀上,低声说:“怪我,没有早说。”

  “怪你做什么?”惜若收起了腰间的长刀,拿过一个火把照亮石壁,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

  果不其然发现了一截垂下的麻绳,距离他们还有两人的距离,但是凭借她的伸手纵身一跃抓住并不困难。

  这下就好办多了!

  惜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听明烨又说:“惜若在意他,是我不好。”

  这话怎么听着阴阳怪气的?

  “谁说本郡主在意他了?”惜若一巴掌拍到明烨脑门上,“本郡主是担心他抢了本郡主的功劳。”

  破获青玉阁兵器库这么大事情,怎么能依靠着徐之洲一个人呢?

  惜若牛皮都吹出去了,最后什么也没做成,怎么和皇嫂交代?

  她倒是要看看青玉阁兵器库里面是个什么样子。yCp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