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冉梦整个人吓懵了,有风声在耳边划过,突然想打霍光玺踹章宴的动作,又狠又吓人,霍光玺要打她?好在霍光玺停了下来,一时间吓的发抖,

  “霍···霍同学?我跟章宴是说尹初眠买进一中的,并不是针对你的意思,你的成绩差,呸,我的意思你不是成绩差,你只是懒得学习而已,大家都知道,”

  霍光玺捻灭了烟,手指微弹,丢进了垃圾桶,面色冷淡道,

  “别动我的人,我原则上不是不打女人。”

  冉梦突然明白了什么,又惊又慌的心,胸口像是挖了一个洞,一瞬间眼睛红了起来,竭嘶底里道,

  “你的人?你喜欢尹初眠?她根本配上不你,你别被她骗了,她不光学习成绩差,身体差,大家都不喜欢她,她什么都不会·······”

  冉梦开始语无伦次了,但是她竭尽全力想要让霍光玺讨厌尹初眠,越说越离谱。

  霍光玺突然截断了她的话,

  “那么你呢?”

  冉梦大喜过望,像是看到了曙光,缓了缓自己的情绪,

  “我···我···霍同学,我从高一就关注你了,我······”

  “打住,所以说这么多,你喜欢我?呵,别喜欢我,我看不上你。”

  霍光玺轻轻的嗤笑了一声,表情轻蔑又鄙夷,拒绝的利落干脆,毫不留情,看着她就像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冉梦突然像是被扒光一样无地自容。

  霍光玺站直了身姿,俯视着冉梦,

  “再警告你一次,别动尹初眠!别动那些小心思,别把别人当蠢蛋,你,明白?。”

  冉梦站在原地咬着唇不说话,

  霍光玺眼神锐利的盯着她,

  “我的原则说没有不打女人,嗯?”

  冉梦手在抖,霍光玺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她咬着牙答,

  “明···白”

  “明白就好。”

  说完霍光玺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早晨的旭光倾泻而下,给少年镶嵌上了层层光晕,干净修长的背影让人恍惚,冉梦却顾及不了霍光玺多帅,整个人都空了,果然她的感觉没错,霍光玺跟尹初眠搞到一起了,

  她发了疯的踹墙,

  “尹初眠,尹初眠,都是尹初眠,”

  冉梦整个人都快疯掉了,她抹了一把眼泪,突然有人拽住了她的手,冉梦只感觉手腕上湿漉漉的一片,

  看到是尹初眠后,冉梦整个人都要魔怔了,

  “你都听到了?”

  冉梦没想到尹初眠看起来软绵绵的人,没想到手上的力气这么大,她甩不开,脸色有些愠怒,

  “是不是看够了笑话,现在你高兴了,你赢了,尹初眠我现在看到你就恶心,你不是说喜欢许弈舟,为什么要勾引霍光玺,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烂女人·······”

  冉梦骂的话不堪入耳,尹初眠其实刚刚已经看到冉梦在厕所,等她从厕所隔间出来的时候,冉梦已经离开了,她站在洗手盆旁边,刚打开水龙头,就听到了霍光玺的声音,

  霍光玺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尹初眠突然心底放空的感觉突然越来越剧烈,霍光玺用他的方式,让尹初眠从未有过的感觉,

  冉梦发疯的时候,尹初眠才慢条斯理的洗手后,走了出来,

  “骂完了没有?”

  “没有,”

  冉梦龇牙列齿的想甩开尹初眠的手,但是力气出奇的大,手腕一阵发紧,冉梦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干什么?”

  尹初眠静静的拽着冉梦的手,看着冉梦生气的表情,突然心生了邪恶,她是个不喜欢生气的人,她的性格非常温和,上次跟冉梦动手是第一次,这一次堵人是第二次,她轻缓的开口,

  “别再招惹我,”

  冉梦脸色不好,

  “我没有招惹你,”

  尹初眠嗤笑了一声,

  “你三岁父母离婚,妈妈死后你就寄住在舅舅家,你舅舅住在农村,靠着司机这份工资养活你,还有你的表弟,你表弟辍后学嗜赌成性,欠下了上百万的赌债,冉梦,如果不想家破人亡,就别招惹我。”

  尹初眠的口气不善,与以往的温和截然不同,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圆圆的大眼睛漆黑一片,冉梦跟尹初眠从小到大,从来没见她这幅模样,

  这些家事,冉梦不知道尹初眠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

  前世冉梦表弟钟鑫三番四次找冉梦要钱,开始的时候尹初眠会帮冉梦贴补点,后来越来越过分,利滚利,钟鑫被放贷的盯上了,

  钟鑫为了拜托高利贷,差点把冉梦给卖了,是梁媛帮忙报了警,才把这事给摆平了,

  “如果你聪明点,就应该捧着我,而不是处处给我相比较,钱是个好东西,嫉妒会害死你的,辍学、还债、表弟的不要脸,你统统承受不起,”

  冉梦脸色僵硬,有种被人看透了的感觉,

  “谁说我是嫉妒了,你本来就是买进来的,”

  尹初眠笑了,

  “我既然能买进来,当然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不过是成绩,我得到的你永远得不到,你拥有的东西,我能轻而易举的拿到,包括前十名,也包括霍光玺,他现在是我的,懂?”

  尹初眠这说的是大话,她成绩一直都不好,前十名是夸下海口了,但是冉梦在她死前说的那话,太深入人心了,冉梦嫉妒她天有个好家庭,要什么有什么,还莫名其妙说了一大堆,大抵是误会她跟霍光玺有关系,

  现在她干脆气死她,她不要霍光玺跟她有关联,她偏要告诉她,他们在一起了,虽然是被胁迫,突然觉得挺开心的。

  尹初眠就是要膈应她,看她暗自不爽,

  撇开冉梦,尹初眠终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跟霍光玺相处久了,耳濡目染,这才发现耍狠,以牙还牙,以暴制暴,比一声不吭的快乐多了。

  尹初眠走出转角的地方,霍光玺已经安静的站在了校门口,只是动作闲散,已经开始不安分的玩起了手机,

  很快尹初眠微信传来了他的消息,

  【我好可怜,早餐都没得吃了,哭泣】

  霍光玺发来的表情包特别憨,跟之前发狠的霍光玺,简直不像是一个人,尹初眠收起手机抬头看了一眼教室门口,

  等不到她回信,霍光玺百无聊赖的刷起了短视频,柔软的栗发加上精致的五官和冷峻的容颜像定格住了时光,

  尹初眠轻吁了一口气,向相反的方向走下楼去。CA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尹初眠手中捏着英语词典,默默地看了一眼冉梦,冉梦背影僵直着,还没缓过来,宋焱没有提及她,大概是如释重负,这才松了一口气,

  尹初眠嘴唇抿了抿,她不会再纵容冉梦使幺蛾子了,她的一再退让是因为前世她把冉梦当成了唯一的朋友,而不是冉梦得寸进尺的理由,人啊,果然不能太软。

  宋焱在讲台上坐下,黎昀回头看了看尹初眠,

  “你别放在心上,章宴这鳖孙子是欠打,对了,那个冉梦怎么回事?不是你发小吗?你们窝里斗啊?上次你们还打起来了,”

  尹初眠翻开词典,毫不在意的道,

  “亲兄弟还有闹掰的时候,更何况似乎塑料闺蜜花,”

  黎韵被尹初眠的淡然逗笑了,

  “哇,那也不至于用阴招,不过倒是挺聪明,不正面刚,知道拿章宴当枪使,这女人可不简单,你还是小心点,”

  尹初眠没说话,苏木棠转身掐着黎昀的脖子,

  “女人之间的战争少指手画脚的,懂不懂,你管那叫聪明?那明明是阴毒,”

  黎昀被掐的脖子一缩一缩的,

  “现在的女生真恐怖,个个都是蛇蝎美人,不行,我得躲远点。”

  “你是想一杆子打翻一船人??”

  “棠姐我绝对没有要说你的意思,”

  “你倒是敢啊!”

  “……”

  尹初眠对着英语词典发呆,好像什么都记不进去了,

  早自习下课铃声响起,苏木棠看了一眼尹初眠,怕她心情不好,语气缓和道,

  “早餐吃什么?我知道二食堂的阳春面不错,要不今天咱们去吃面啊,”

  “嗯,好”

  苏木棠以为尹初眠还在难过,欲言又止的最后还是啥也没说,心想也许冷静冷静就好了。

  走过来的徐青青拍了拍巴掌,

  “一直听说二食堂的面食很出名,今天要多吃点,”

  “吃货,”

  苏木棠娇嗔的点了点徐青青的额头,三人挽着手准备一起去二食堂。

  尹初眠刚收拾好东西,突然下腹一阵坠痛,一下子有不好的预感,大姨妈的第一天,很容易侧漏,

  尹初眠脸色不自然的一僵,

  “棠棠你跟青青等我一下,我去下厕所”

  苏木棠是人精一眼看出尹初眠脸色不自然,

  “那我跟青青在楼下等你?快点啊,不然排队要等太久。”

  “好,”

  说完尹初眠连忙从后门奔去厕所。

  刚走踏出教室后门,尹初眠就看到霍光玺依靠在墙头,一副恹恹的模样,她想了想还是想不打搅霍光玺了。

  宋焱临走前看到霍光玺懒洋洋的模样,忍不住又开始训斥他,

  “霍光玺要你罚站,你当是睡觉呢,腰挺直,手背后,脚对齐,眼睛直视前方,章宴没回来你要敢跑,就叫你爸妈过来见我。”

  “yes,”

  霍光玺低着脑袋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围观的群众看到霍光玺这个样子,也不敢上去搭话,纷纷瞥了一眼就跑开了。

  幸灾乐祸的黎韵吹了下口哨,单手撑着顾珩的肩膀挥了挥手,

  “霍哥,你慢慢站,咱们去食堂了,要吃点什么,带给你,”

  霍光玺眉目稍稍向上扬起,凉薄的的嘴唇,重重的吐出了一个字

  “滚,”

  宋焱见到黎韵起哄,双手背在身后,沉着脸,

  “去,去,去,凑什么热闹,黎韵你是不是也想跟霍光玺一起罚站?”

  开什么玩笑,他只是来落井下石的,可不想站在这边喝西北风,黎韵连忙摆了摆手,

  “不了,不了,老师您辛苦了,”

  看到黎韵这怂样,顾珩这才拍了下黎韵的后脑勺,

  “没点眼力劲,他现在哪有心情吃早餐,走了,别耽误别人罚站,”

  “现在知道了,走吧,走吧,”

  陆巷跟袁珂嘻嘻哈哈押着黎韵就去了是食堂。

  门口挤了不少人,黎韵跟顾珩他们一走,这才空荡了不少,二楼的廊道并不宽,冉梦在门口徘徊了许久,欲言又止的,看到班主任在,只好忍住。

  宋焱说了两句,见霍光玺根本就听不进去,意味深长道,

  “霍同学,你是个好苗子,不能随心所欲把自己耽误了,认真读书,不然以后年长了有你后悔的是······”

  霍光玺掏了掏耳朵,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冉梦抿了抿唇,决定还是等班主任离开后再跟霍光玺解释,她默不作声的从霍光玺身边走过,

  霍光玺本来漫不经心的,看着冉梦一副心事重重的从面前经过,他舔舐了下嘴唇,蓦然站直,

  宋焱还以为自己的教导起到了作用,正在欣慰孺子可教,没想到霍光玺头也不回的向左边走了,

  宋焱脸都黑了,火气蹭蹭的上涨,吼道

  “霍光玺!我在教导你,你去哪里?你到底听进去没有?”

  霍光玺回头瞥了一眼宋焱,眼睛眨了眨,

  “班导,去厕所不可以吗?总不至于让我尿裤子吧,等上完厕所再回来听您教导”

  宋焱气得手指都在发颤,

  “你……你……烂泥扶不上墙,算了,算了,早去早回,”

  霍光玺手指着太阳穴,行了个军礼,

  “收到。”

  厕所在二楼的转角处的楼梯口,有一堵墙挡着,男女厕所都是在楼梯对立的,平常时候厕所的人比较多,这时候是早餐时间,同学们都去了食堂,

  霍光玺靠在墙根上点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缓缓放到嘴边,浅浅吸一口,却闷了好久才轻轻吐出来,终于女厕所那边传来了响动,

  冉梦从厕所走了出了,她刚洗完手,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刚经过那堵墙,霍光玺叫住了她,

  “喂,”

  听到霍光玺的声音,冉梦一惊,连忙回头,就看到霍光玺依靠在墙头,嘴里还叼着一根明明灭灭的烟,他的脸在烟雾中忽隐忽现,甚至有点深遂,有点慵懒,又有点迷人,

  冉梦心跳慢了半截,有些惊喜,软着声音道,

  “霍同学,你···你在等我?”

  霍光玺没有说话,嘴角咧了咧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对,找你有点事。”

  冉梦心跳到嗓子眼了,霍光玺主动找她,是不是证明两个人有戏啊,

  “什···什么事?你说。”

  话音落下,霍光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挥起手正准备向冉梦挥去,手掌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本以为肯定会重重的打在她白皙的脸上,可是,霍光玺在她耳边停了下来,CA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