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关于媒体投放和贴牌的事情,周铭和亨特他们是分开来进行的。

    首先是媒体投放,这当然是交给亨特和威斯丁这些地头蛇了,而他们的行动也很快,当天就联系了上百家NGO团体和基金会,甚至还联系了76人队,邀请他们的篮球明星发表声明助阵。

    当然起初这些团体和76人经理接到亨特的邀约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都是推辞,毕竟现在全美上下舆论涛涛,他们尽管想赚钱,但也要考虑自身情况。

    “对于美隆家族的遭遇我非常同情和惋惜,我很明白你们是被人针对的,但请相信我,现在肯定不是一个好时候,如果到了以后有机会,我肯定会帮助美隆家族冲在最前面,毕竟美隆也是我们宾州的骄傲!”

    76人经理的这番话基本可以代表了这些团体的态度,其他但凡知名的大团体,都会婉拒邀约,而那些不在乎名誉只想赚钱的小团体,则开出了高价。

    这也是亨特和威斯丁在周铭之前一直没有任何进展的原因所在,他们都不愿意。

    要是放在一个礼拜前,他们只怕就放弃了,但今天亨特却没有,他满怀信心的告诉他们:“我并不是要让你们在媒体上发稿洗地,而是让你们继续批判!”

    亨特告诉他们是要他们借着现在的舆论形势,继续在媒体上发稿指责美隆外迁制造业,引进国外商品的事,并且还要求他们将范围继续扩大,不仅是制造业,就连国外的商品也一样,都是在夺走自由人民的工作机会。

    这下不管是76人的经理,还是其他人,他们听后全懵了,谁也没想到亨特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亨特先生,确定你是姓美隆,不是姓摩根或者洛克菲勒的对吗?

    他们很想问这么一句话,因为在他们看来,亨特的这个命令完全是不可理喻的,哪有人掏钱请NGO团体和研究学会这些组织来骂自己的?这不特么的有毛病吗?除非你是摩根和洛克菲勒家族的人。

    亨特可并不会给他们解答这个问题,只是问他们能不能做。

    面对这个问题,不管76人的经理还是其他NGO组织负责人,他们都很痛快的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能做,必须能啊!

    虽然他们不知道亨特这是抽的什么风,但这明显是顺着舆论潮流来的,不仅不会对自身造成任何负面影响,还能赚钱,傻子才不做。

    至于亨特要求的将舆论继续引导扩大到反夏,扩大到所有进口华夏的外贸商品这点,那对他们来说都根本不是问题,开玩笑,只要甲方的钱给到位,就是他们父母的祭日都可以随意更改的,更别说其他了。

    于是这些人一个个都将胸脯拍的邦邦响,向亨特保证他们一定会按照要求把影响力闹起来。

    ……

    当亨特的单子下出去的同时,周铭也先后拨通了苏涵和杜鹏的电话。

    首先是苏涵的,周铭先问了一下国内经过合作的情况,随后周铭了解到苏涵

    目前涉足行业主要还是在食品和饮料这一块,市场也主要在国内,并没有太多外贸单以后,就没说什么了。

    主要是杜鹏这边,由于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现在是由杜鹏主要负责,因此他在外贸这一块的话语权还是比较大的,是全国五大之一。

    “这样就太好了,那杜鹏你马上想办法召开整个外贸行业的会议,要求从现在开始,所有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全都更换贴牌,不要再用华夏,可以换成PRC或者其他名字,比如精chu这样的拼音什么的,因为美国这边马上会掀起一波声势浩大的反夏浪潮,所有外贸商品必然首当其冲。”

    杜鹏倒吸一口凉气,他当然百分百信任周铭,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周铭给他解释这也是上次合作留下的后遗症,由于国内的企业主要找了美隆,这引发了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豪门的极大不满,因此他们展开了舆论攻势。

    周铭只是简单的解释,并没有说自己也准备进去掺和一脚,且也是自己准备将整个舆论继续放大的事,因为并不需要解释这么细。

    杜鹏那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向周铭保证自己一定会给所有自己的关联企业通知到位。

    周铭听出了这个弦外之音,马上问他什么情况。

    杜鹏叹口气告诉周铭外贸行业自己可不是独霸天下的,自己只是五大外贸企业之一,并且还是最年轻的一个。

    “所以我在整个外贸协会里并没多少话语权,那四家本来就不怎么待见我,更不可能听我的什么建议,毕竟重新贴牌这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杜鹏解释。

    周铭沉默片刻,这才想起国内很多行业的山头情况非常严重,一如制造行业那样,那些吃改革红利先做起来的一批企业,会把持着行业的话语权,形成自己的山头,拼命打压不听自己话的企业。

    正是这种极度自私和以自我为中心的想法,就会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匹茨堡李万东他们受骗就是如此。

    “不管怎么样,尽力而为吧,希望他们能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而不是他们自己。”周铭只能这么说,“如果他们坚持那样……我们也不妨顺势整顿一下整个行业!”

    杜鹏听后沉默良久,最后才无奈道:“希望不要到这一步吧。”

    周铭又何尝不知道呢?

    因为如果真到了这一步,那之前一定是大量的外贸公司赴美销售失败,大量的外贸公司破产倒闭,大量的工人被迫下岗,那都是血与泪的。

    虽然周铭很清楚自己即将掀起的这股反夏浪潮会给国内带来多大的影响,周铭会愧疚,但不会陷入“给同胞添麻烦了”的无聊情绪中。

    作为重生者,周铭很清楚有些事情迟早会发生,美国的反夏情绪也从来没少过,这一次自己只是推波助澜了一手罢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与其陷入那种无聊的自责情绪,还不如想办法解决问题,将影响降到最低要来得好。

    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在挂断电话以后,周铭又分别给韩振大使和周司长打去了电话,这就是周铭在做好最坏打算的。

    可这时候的周铭并没有想到,自己这通热心的电话,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局面。

    韩振和周司长在接到电话以后,他们都惊讶到不行,可这种事情并不是他们能负责的,于是他们只能告诉周铭,他们会尽力将这件事情上报。

    事实两位干部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他们在挂断电话以后,也马上各自打电话回国,通过自己在国内的关系人脉,将美国这边的消息传回去,尽可能的减小未来反夏潮流可能带来的影响。

    当然他们这时候也同样不知道,自己这么积极的活动,会将局势引导向何方。

    而再回到周铭这边,虽然有了韩振和周司长的保险,但周铭仍然不可能就此放心,他还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思前想后,周铭又拿起电话给旧金山打过去了,周铭首先就将自己接下来准备操纵反夏潮流的事情告诉她,然后也告诉她让她想办法去找一些可以贴牌的工厂。

    “然然你这边是最后一道保险,如果还有国内的商品到了这边,可以在加州或者运往隔壁邻国进行重新贴牌销售。”周铭说。

    唐然听后表示找重新贴牌的工厂没问题,甚至唐家就有一些类似的工厂,但问题在于如何瞒过舆论对这些商品进行重新贴牌。

    “旧金山也是港口城市,但港口吞吐量毕竟还是不行,洛杉矶才是最大的港口,国内运来的绝大多数商品,也都将在洛杉矶卸货,从洛杉矶到旧金山也实在太远了,同时洛杉矶本身又是媒体行业发达。”唐然说。

    这些问题例举出来也着实很让周铭头疼,因为周铭也清楚一旦让那些媒体抓到空子,马上就会将贴牌的事情曝光出来,到时候更难收场。

    思前想后周铭最后说道:“那就等!”

    周铭的想法很简单,他知道以现在国内的企业实力,很少有能进行跨国贸易的,绝大多数都是在美国这边有代理商。

    而这种远洋国际贸易,只要不傻,都很少有货到付款的,都是要么先支付了定金,要么只剩下尾款了的。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一旦美国掀起反夏的狂潮,首先着急的必然是这些美国的代理商合作商之流,只要他们着急就好办了。

    唐然明白了周铭的打算:“所以周铭哥哥你是让我先放出消息,等待这些代理商找上门来,利用这些美国代理商和合作商的影响力向媒体行业施压,将贴牌的消息压住,让他们能释放货款。”

    周铭满意的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而且不仅是媒体行业,甚至如果这些代理商合作商的数量多了,就连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些豪门也都得掂量掂量了。”

    挂断和唐然的电话,周铭才长出一口气的站起来,又仔细想了好一会,觉得没什么纰漏,这才最终放了心。

    接下来,就等着好戏正式开场了!YF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最先拉开的帷幕在华夏国内,杜鹏是个很有干劲的人,在接到周铭电话以后他马上就行动了起来,开始联系其他四大外贸公司。

    这个年代由于信息不对称和经济方面等原因,国内绝大多数做外贸出口的企业,都没办法直接和国外客户对接,都是通过这些外贸公司中转,由他们代为销往国外,回笼的资金才会和国内企业分账。

    正是这样的原因,这些外贸公司对国内的企业就有很相当强的话语权,而在这些外贸公司里,又以杜鹏的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和其他四大外贸公司为最。

    可以说只要搞定了其中两家,基本就可以对国内几乎所有的出口企业定规则了。

    做法听起来简单,可杜鹏做起来却是心中忐忑,因为他可是知道这些家伙有多难搞。

    要知道由于过去的国际形势,哪怕国家想要在政府层面和外国做生意,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别说民间商业了,那真是出了国就是两眼一抹黑。你不管国内是什么成分,出了国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再加上国外各种骗子和不懂规则等问题,可以说能在外贸这一块杀出一条血路来的,无一不是狠角色。

    这些家伙都信奉实力至上,他们在国内虽然不至于作奸犯科,但狂是个顶个的狂,脾气也是个顶个的臭。

    尤其对杜鹏这个外贸新人,在这些老牌外贸人眼里,杜鹏就是个承了家里恩荫的小子,跟他们就不是一路人。

    正是这样的原因,这些老牌外贸人虽然不敢明着排挤杜鹏,但每次见到杜鹏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让杜鹏就很不爽,如果不是必要,杜鹏是真不想跟这些家伙打交道。

    也因此杜鹏原本担心他来做这个通知会很麻烦,甚至搞不好还会被这几个家伙讥讽,说他这个小太子什么时候有资格攒这种高端局了。

    可结果却让杜鹏喜出望外,不管是他挑出的最好说话的那个,还是脾气最差也最狂的那个,都出人意料的好说话,几乎是杜鹏才提出来,他们马上就答应了,一点也不带犹豫的,就好像这么理所应当一样。

    难道是周铭那边做了什么?

    杜鹏首先冒出这个想法,但紧接着他又摇了头,别说周铭他老大都不认识这些家伙,就算认识,他在美国恐怕也鞭长莫及。

    杜鹏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既然想不明白他就不想了,反正现在的局面是好的。

    这个局杜鹏同样安排在了十月园,这天杜鹏早早的到了地方,然后几个外贸大佬也基本很准时到场,杜鹏给他们送了早准备好的礼物。

    刘时钟就是最后一个到的外贸大佬,也是全国最早一批出海做外贸,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外贸老板,他不像其他几个老板,都有自己专注的外贸区域,他的外贸渠道遍布全世界,是最广的,他也是最狂的一个。

    “刘叔您来啦,我们刚刚还说起您,我这里有一点心意……”

    杜鹏马上拿着礼物起身迎接,可刘时钟却看也没看他一眼,直接从杜鹏身旁过去,抬起一脚就给杜

    鹏的椅子给踹翻了,然后皮笑肉不笑的来了一句:“啊,真是不好意思,刘叔脚滑了,不小心踢到了椅子。”

    杜鹏整张脸都黑了,因为刘时钟这怎么看都是一副故意下马威的架势。

    其他三人似乎早有准备一般,对刘时钟这副做派充耳不闻,仿佛只是掉了个茶杯一样,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自己淡定喝茶了。

    呵!这不才是正常的节奏吗?杜鹏啊杜鹏,他们能答应来就很不容易了,难不成你还指望自己能真的像武林盟主一样号令他们吗?

    无奈摇摇头,杜鹏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回头平静的将礼物放在刘时钟旁边。

    人都到齐了,局自然就开始了,一位戏剧院的名角在屏风后面唱着戏,杜鹏在这边给刘时钟他们倒酒。

    由于杜鹏是小辈,因此流程不能照平常饭局那么走,杜鹏只是先向几人问了好,然后就说出自己攒这个局的目的:“我收到消息,美国那边未来一段时间将掀起大规模的反夏活动,所以我希望咱们联合起来给下面做出口的企业提个醒,让他们现在还没出的货,都重新贴下牌,更改一下产地。”

    杜鹏说完了,然后满怀期待的看着刘时钟和其他人,可让他失望了,因为不管刘时钟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是该吃菜的吃菜,该喝茶的喝茶,还有一位连听戏的拍子都没断过,杜鹏这完全说了个寂寞。

    他们故意这么晾着杜鹏,让杜鹏有些尴尬,杜鹏没办法只得主动询问他们的看法。

    可杜鹏这么问了,这几个人还是我行我素,没有理他的想法,就在气氛尴尬得杜鹏准备硬着头皮再问一遍的时候,刘时钟才突然重重的放下茶杯。

    “我们的想法?小太子少爷可是抬举我们了,你直接下命令不就好了吗?”刘时钟阴阳怪气的说。

    杜鹏有些茫然的表示不明白刘时钟在说什么。

    “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小太子可是装的一手好糊涂呀,在攒这个局以前,不是让外贸委、商务部和工商业联合会给我们都打了电话吗?看来这豪门就是豪门呀,老爷子留下的关系就是硬朗!”

    这次说话的是一直在听戏的那位,也是一直在杜鹏看来相对好说话的那个,可他现在的语气却比刘时钟更冲。

    而且更重要的,是杜鹏更茫然了,他可以发誓自己没这么干。

    可刘时钟他们哪会相信,其中刘时钟就对杜鹏直言,他们过来这个局就只是为了完成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至于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要说了。

    “可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

    杜鹏脱口而出说:“我不管你们对我有什么样的偏见,但现在你们得听我说,美国真的要爆发一场很大规模的反夏活动,我们必须要做出相应对策,否则就会让我们的外贸生意损失惨重!”

    杜鹏的语气非常郑重认真,可不管刘时钟还是其他人,却仍然没有拿他当回事的意思,仍然自己都在做自己的事,一点也没停下。

    杜鹏有些生气了,他重重的敲着桌子再提

    醒了他们一遍。

    这一次他们才有了反应,刘时钟掏掏耳朵很不耐烦的表示知道了,不就是反夏活动吗?老美哪年不搞点这样的活动,只有杜鹏这种小年轻才大惊小怪。

    也有人说外贸生意损失就损失了,反正自己正好这几年赚的太多,有亏损也让自己好好警醒一下,也是好事。

    这种敷衍的态度让杜鹏相当恼火,他很着重的强调自己是非常认真的,得到的消息来源也很准确,甚至杜鹏还告诉他们这个事情是由此前梁天这些制造企业去美国跟美隆家族合作造成的。

    但不管杜鹏怎么说,刘时钟他们都一副随便你怎么说,他们就是不听的态度。

    直到一个小时后,刘时钟他们吃完了饭,直接一起起身离开,连招呼都懒得和杜鹏打,大有一副完成任务的架势。

    说了一个小时,嘴巴都要说干的杜鹏,现在也没办法了。

    其实杜鹏这说了一个小时,刘时钟他们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听进去,相反他们一直都在听。

    在十月园门口,当他们准备各自上车之前,有人突然问他们对杜鹏说的事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不过就是小孩子的危言耸听罢了,就是想拿我们的渠道!”

    说话的人是刘时钟,他给其他人分析,从杜鹏取名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就可以看出他的野心是很大的,而现在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局,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帮他打电话,现在这么多电话,就说明他可能打通了上面的关系,现在就是借着这什么美国反夏的由头,来想办法控制他们的渠道。

    “要不然你们说,那些老美跟我们合作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反夏,我们的东西可是最好最便宜的。”

    刘时钟还说杜鹏那个国际商务中心,一般也就搞点玩具衣服什么的,他们出口的可是稀土矿石,还有电子产品这些大头,他恐怕早就馋得不行了。

    “所以我们根本不用理他,难道他一个做外贸才几年的小家伙,还比我们这些在国际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老家伙还厉害吗?我们在美国的合作伙伴都没消息,他凭什么知道,扯淡!”

    “什么狗屁的反夏,他就是在逼我们,可就他这点东西,以为就逼得了我们吗?”

    刘时钟的话得到了其他三人的一致赞同,他们打从一开始就不愿意相信杜鹏,现在刘时钟的分析让他们更确信了这一点。

    在这次十月园饭局后,杜鹏当天下午就通知了自己的所有合作企业,告诉了他们关于美国即将爆发反夏活动,让他们接下来出口的商品都更换标签的重要事情。

    “我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大家未来的生意都能持续做下去,只是更换一个标签,改成PRC或者其他地方,只要符合法律都行!”

    相比杜鹏给自己客户们的反复强调,刘时钟那边则一点反应没有。

    其实这个情况让国内很多做出口的企业迷惑,不知道该听谁的,直到私底下传来刘时钟认为杜鹏只是耍了一个拙劣手段的批评……YF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