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梅塔娜·雅克竟然是一位非凡者!

    看起来,似乎还与‘赤’有关!

    亚伦惊讶过后,心中浮现出终于钓到‘鱼’的喜悦。

    他伸手入怀,捏碎了一枚铁黑色的、布满复杂扭曲花纹的金属片。

    这是他用奥克莱尔的力量制作的‘冥’之符咒。

    ‘教授’学派的平衡学说,在某些方面还是比较可取的。

    比如,用死寂、冰冷的‘冥’,可以抵消‘赤’高涨的热情与渴望!

    霎时间,一阵寒风吹过大厅。

    远处的水杯上凝结了一层白霜。

    而那些信徒则是纷纷感觉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咯咯!

    咯咯!

    相比于其它信徒,梅塔娜所受到的冲击更加强烈。

    她牙关发颤,有着一种‘玩脱了’的不妙感觉。

    ‘这个‘摩罗门教’的教主,竟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冥’之非凡者……并且……比我强大太多了。’

    梅塔娜感受到僵直的身躯,心中渐渐被绝望充满……

    “赞美‘摩罗门神’,祂为我们抵消了魔鬼的考验!”

    亚伦双手高举,满脸虔诚地宣布。

    与此同时,他一指梅塔娜:“这个女人的罪孽太过浓重,将她带到后面的房间内,我要亲自净化她!”

    斯塔斯太太带着几乎不能动弹的梅塔娜来到后面的房间,特别是看到那一张大床,双腿略微有些发软。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的金色面具人开口了:“梅塔娜·雅克……你是否认罪?”

    “我……不……”

    被摘下面具的梅塔娜小姐艰难地昂起脖颈,宛若骄傲的天鹅。

    这一幕,让斯塔斯太太看得更加牙痒痒。

    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对方雪白羽毛沾惹淤泥的场面,凭什么……她就可以那样高傲?

    “让我们一起念诵‘摩罗门神’的尊名,念诵那个名字,驱逐你身上的恶魔!”

    亚伦以咏叹的声音,以灵界语念诵:“徘徊于未知的虚妄之灵、绝对中立之存在、沉默观测者……”

    斯塔斯太太的表情则有些呆滞。

    她根本听不懂灵界语,只是听到圣徒大人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念诵出了几句短语。

    然后,她看到梅塔娜的表情又一次惨变。

    “你信仰的……是真正的隐秘存在?”

    梅塔娜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那位从来不回应信徒的虚妄之灵?”

    但她发现,对面的那位神秘人已经坐在床上,并未回答。

    如果靠近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亚伦身躯僵硬,瞳孔中没有了焦距。

    他已经灵体出窍,以‘虚妄之灵’的视角观察着面前的俘虏。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梅塔娜的血肉之躯,直接看到了她的灵体,以及缠绕在灵体上面,一道道‘言灵’形成的锁链。

    “很强大的誓约……比守秘仪式高出很多……‘律’的力量?”

    亚伦伸出手,钻入梅塔娜的身躯中。谷

    梅塔娜惊叫一声,她感觉有一只莫可名状的手掌,直接攥住了她的灵魂!

    那是无比浩瀚、无比伟大的一尊存在!

    比她记忆中最强的伪神还要恐怖的庞然大物!

    不!

    将伪神与这位存在相比,简直就是耻辱!

    伪神只是蝼蚁,根本无法与此种存在相提并论!

    下一刻,亚伦的手抓在了血红色的咒印锁链之上,猛地一扯。

    秘源之力涌动,那一道道束缚瞬间烟消云散。

    白光!

    代表着救赎的光芒,瞬间洗涤过梅塔娜的身心。

    “神!”

    梅塔娜双目流泪,浑身颤抖,发自内心地跪了下去:“吾主……您是一,也是万……您救赎了我,将获得我的身、我的心、我的一切……”

    旁边,斯塔斯太太望着这一幕,面容略微呆滞。

    ‘怎么回事?原来梅塔娜是这么容易就改信的人吗?这个小荡妇怎么突然变得比圣女还要虔诚?这不科学!’

    亚伦缓缓睁开双眼,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梅塔娜……你已经感受到了吾主的伟大!”

    “是的。”

    梅塔娜此时似乎恨不得去亲吻亚伦的靴子:“教宗大人……您是神在地上的代言人,您轻易请动神降,赐予我救赎!”

    她眼上泪痕未干,神态极尽虔诚:“我请求您将救赎的荣光赐予我的家人,他们正在被邪恶所蛊惑……为此,我不惜献上一切!”

    斯塔斯太太小嘴开合,久久无法闭上。

    ‘怎么回事?梅塔娜还想将全家都带入‘摩罗门会’?这效果……也太好了一点吧?’

    不知道为什么,望着这一幕,斯塔斯太太忽然生出一抹紧迫与害怕,仿佛自己即将被取代。

    而事实证明,她猜想得没有错。

    “你先出去。”

    亚伦看向斯塔斯太太,下了命令。

    “我……”

    斯塔斯太太看着这一切,宛若一条被抛弃的小狗,忽然有些委屈想哭。

    “这是神的旨意!”

    亚伦加重了语调。

    斯塔斯太太浑身一颤,只能走了出去,还贴心地为两人关上了房门。

    “好了,梅塔娜小姐……”

    亚伦坐在床上,平静问道:“你身上有伪神的束缚,这是怎么回事?”

    “它来自一家邪恶结社,那家结社用某种手段腐蚀了我的父亲、母亲、以及其它家人……然后逼迫我也饮下那血,与它订立契约,只要喝下那血,就永远无法说出它的秘密!”

    “他们逼迫我父亲为他们效劳,刺探王宫中的消息……我很害怕……一旦出事,我们家族都会被毁灭。”

    梅塔娜惊惶说道:“直至我遇到了您,这一定是命运的指引!”

    “那家邪恶结社,是‘欲灵教派’么?”亚伦眸中光芒一闪,开口问道。

    梅塔娜回答:“不,是‘血衣俱乐部’,我的父亲喜好美食,等到他经人介绍,进入那家俱乐部,就渐渐变得越来越不对劲。”

    ‘不对啊,这种让人饮用鲜血,订立严苛契约的手段,跟威廉描述的教堂案中的邪信徒能力十分类似……应该是‘受难之神’的能力,结果竟然是‘血衣俱乐部’?’KQW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亚伦心中略微有些疑惑,但旋即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某个猜想是正确的。

    ‘血衣俱乐部’、‘衰亡之血’以及‘欲灵教派’之间有很深的联系,这次恐怕在联手推进某个阴谋!

    此时,在他耳边,依旧传来了梅塔娜的声音:

    “我发现不对时已经太晚,在喝下我父亲的血,订立契约之后,我就没有办法向外界透露一丝消息了。”

    “我试过很多办法,尝试危险的仪式,向其它非凡者求助,但都没有用……甚至,我的思维都在渐渐变化,变得不想求助,不想解决这件事,潜意识在渐渐接受它……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直到今日,获得吾主的救赎之后,我终于找回了精神上的自由!”

    梅塔娜流着眼泪,神情变得无比虔诚,如果是原来的所罗门,恐怕几句话就可以哄她上床了。

    “你说,是你父亲给了你血?”

    亚伦问道。

    “我的父亲已经完全沉溺于‘血衣俱乐部’的堕落享乐之中,但偶尔我看他的眼睛,还是可以确认,他在挣扎、在向我求助……只是这种时刻越来越少……他正在变得越来越不像他。”梅塔娜惨然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饮下你父亲的血,就订立了契约?”亚伦询问道。

    在获得肯定答复之后,心里顿时一惊。

    ‘这就是‘受难之神’的‘律’么?通过血液,签订契约,无法违背,或许可以命名为‘血契律’……难怪被抓了那么多牧师,没一个开口的。’

    ‘律’的位格很高,以此订立的契约,怕是‘长生者’都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能摆脱。

    ‘并且……不论是之前的教堂还是现在的雅克男爵,显然契约他们的并非‘受难之神’,而只是一个外围信徒,这说明‘律’的力量可以赐予信徒,辐射他人,并且无限感染、无限增殖……甚至无远弗届么?’

    ‘果然是部分违反规则与认知的恐怖力量……比如之前的‘扩散律’伤口诅咒,一旦蔓延开来,只要时间足够,让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人流血而亡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当然,这只是理论模型。

    而实际过程当中,最多污染一座城市的时候,就会惊动王国最高层,然后利用各种手段扼制。

    ‘律’虽然强大,但有比它更高的位格,自然便可以压制。

    比如司岁与隐秘存在们、比如‘不可知级’的诡物。

    但亚伦依旧感到十分震撼:‘第六原质获得的‘律’或许还不够完整,但等到晋升‘长生者’之后……拥有更大范围响应,以及无远弗届、更加完整的‘律’之力量……这样的非凡者跟一个小号的隐秘存在又有什么区别?’

    能大范围回应祈祷,能降临不可思议的力量……

    可以说,除了绝对力量之上望尘莫及之外,在尘世中,‘长生者’的表现甚至与司岁都没有什么不同!

    ‘如今高高在上的司岁们,真的会允许不受控制的‘长生者’诞生么?’

    亚伦心底产生出一个巨大的疑惑。

    不过此时,他将这些发散的思绪暂且压下,对梅塔娜问道:“血衣俱乐部控制了你父亲,刺探密特拉宫,究竟想要什么?”

    这是他潜入斯塔斯家调查最主要的目标!

    雅克男爵究竟有什么值得那些隐秘结社如此大费周章谋划的东西!

    “是一些文献,‘血衣俱乐部’利用我父亲职位的便利,让他带出一些英维斯开国之时历史的文献,特别是关于‘太阳王亚瑟’中年变化与晚年疯狂的那一部分!与此同时,他们还要求我父亲试探国王陛下与王室成员,记录他们关于‘太阳王’的观点与其它一切信息……”

    梅塔娜说出这些之后,就跟大病了一场一样,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

    “太阳王?”

    亚伦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太惊讶:“那你父亲发现了什么?”

    “主要是神秘方面,英维斯最初建国,是获得了司岁‘破晓’的支持,祂将工业的荣光赐予英维斯,但后来‘太阳王’违背了约定,利用手中长矛刺向司岁,沾惹司岁之血……自从那次之后,伟大的亚瑟一世就从英明变得昏聩荒淫……晚年之时甚至与自己的侄女跟孙女传出绯闻,而在王室秘史中,那些绯闻都是真的!”

    梅塔娜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白皙的喉咙滚动了一下:“根据我父亲的说法……有一次亚瑟六世国王提到,‘太阳王’可能改换了非凡途径……但这怎么可能?”

    ‘不……这很有可能!’

    ‘你不相信,仅仅只是因为你知晓得不够多。’

    准备晋升‘熔炉’的亚伦当然知晓,因为‘曜’直接源自那位【猩红造物主】,可以说是一切神秘的源头,因此‘曜’之灵性可以转化为任何灵性。

    而其它灵性也可以转化为‘曜’!

    ‘如果说‘太阳王’一开始获得‘破晓’支持,那他可能是个纯粹的‘工匠’……然后,他背弃了誓言,用‘太阳王之矛’刺向‘破晓’这个过程中,必然得到了其它司岁的支持,否则一个凡人如何能令司岁出血?这是巨大的笑话!’

    ‘但最终结果是……在那一矛之后,破晓之子死亡,‘破晓’更深层次干涉尘世的谋划失败?’

    ‘而在这一过程中,‘太阳王’亚瑟的本身途径也发生了转变,从‘曜’变成了‘赤’……‘赤’是繁衍、活力、渴慕的象征……他性格改变、欲望增强一点也不值得惊讶。’

    ‘从‘曜’变成了‘赤’?’

    亚伦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莫非当初支持或者说蛊惑‘太阳王’背叛‘破晓’的,是【血肉母树】,不,应该说是‘夜之母’么?’

    ‘而现在,几个与‘夜之母’有关的结社又在统一行动,目标是太阳王的生平事迹……’

    亚伦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自从来到普尔茅斯经历的一幕幕飞快闪过。

    欲灵教派、受难之神、神迹与传教、魔术师、铁王冠!

    血衣俱乐部、衰亡之血、雅克男爵、‘太阳王’生平事迹!

    ‘然后,‘欲灵教派’还突袭了‘古蒙之眼’教派,夺走了他们的圣物!’

    他眼睛豁然亮起:“果然……是准备这么做么?”KQW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