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韩总我是这么想的,你听听看?”

    突然陈静吉开口,韩为愣住。

    看着陈静吉的目光,韩为点头:“你还算是个人物,这时候还能有招想。”

    陈静吉开口:“是这样。这一次我们的确让韩总生气了,包括秦总和孙导演也不高兴。僵在这了,我是说我们。娱乐圈就这么现实,现在我们是砧板上的肉……”

    “你们不配。”

    韩为开口:“真不是看不起你们。”

    希林娜伊脸颊微热低头,这么直接的吗?她虽然被经纪人骂,但终归也是这个公司的。

    然而她今天见识了,平时在自己面前都很高高在上的陈总,或者总是教训她的经纪人,此刻居然面对这样直接的“羞辱”也都不当回事。甚至还附和点头,心情有些复杂。

    只因为平时的韩为导师在节目里不说平易近人但至少开开玩笑还很幽默挺逗的,就联想不到私下其实这么霸道甚至冷漠的。

    “我们明白。”

    陈静吉开口:“不说星空视频这样的大平台,韩总的天秀传媒比我们开的晚多了,但如今却后来居上。加上正东影业的支持还有那么多人脉以及和绮丽传媒的战略合作……”

    “你知道的还不少?”

    秦升不耐烦:“你到底要说什么?”

    陈静吉沉默,随即开口:“其实这一行也不好混,尤其国内综艺领域都比音乐界赚钱有发展,我有点累。不如公司卖给韩总怎么样?”

    “哈?!”

    韩为愣住,秦升也惊讶。至于孙导演看看周围,目光落在希林娜伊身上。希林娜伊也错愕,下意识抬头看着陈静吉。

    果然,韩为笑了:“我要教训你,你要跟我做生意?还是把公司卖给我?”

    “谈什么教训?”

    陈静吉开口:“你看中希林娜伊是她的荣幸,也是我们的。不过弄巧成拙我们没把握住,想轻易用误会解开也已经不行了,毕竟你们都是大人物。”

    秦升目光变幻,笑着开口:“挺聪明啊。”

    希林娜伊更是不解了,干脆没听明白。就是在韩为导师发脾气的时候有点吓到。她实际上从小走南闯北,考入伯克利之前,在新加坡也上过学。其实不是那么容易哭也不是那么没见识的。

    只是终归年轻而且咖位低,有很多局限性。

    “你懂了?”

    韩为看着秦升,秦升示意:“正在拍摄的综艺里,你看中练习生。然后你还是偶像协会会长……”

    “代理。”

    韩为更正。

    秦升开口:“是,代理。你不好公开从谁公司挖走你看好的练习生,那太玩赖了。所以釜底抽薪,你干脆如果把她所在公司收购的话就不算挖人了,但她也是你旗下艺人。谁也说不出来什么。”

    韩为思索片刻,看着希林娜伊:“为了你,我把你公司买下来……”

    仔细打量她:“你值得我这么做吗?”

    希林娜伊咬着嘴唇,低头没回应。

    “抬头让我看。”

    韩为示意:“不看清楚点怎么决定?”

    希林娜伊脸颊微热,却目光沉着:“再看也看不出花来,我不是靠颜值征服你,而是靠我的歌声和才华。”

    “哎呀?!”

    韩为惊讶:“你无耻的样子导师很符合我们天秀传媒的企业文化。”

    “呵呵~”

    孙导演和秦升都笑,希林娜伊低头,掩饰自己砰砰乱跳的心。

    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自己去做他旗下艺人。可是居然就真的……

    在他们几个人好像玩笑一般谈话的情况下就这么谈起来了吗?

    “但是!”

    韩为指着陈静吉:“我就说你玩我。所以最后没教训到你,反而还让我倒搭钱?你咋想得那么美呢?”

    陈静吉摇头:“您可以入股,我们也不是上市公司。你入股一定金额就是大股东,可以收回经营权也可以继续交给我。这些评估有专业人来做,骗你也逃不掉。过后不更惨?”

    韩为开口:“没必要。”

    陈静吉没说话,看看胡兴。

    胡兴无奈:“韩总。我们真想无偿把希林送给你,但是秦总您说句公道话。鉴于您现在偶像市场的地位,我们怕会给你制造麻烦。”

    秦升点头:“至少吃相不太好看。”

    “你给我少来!”

    韩为不高兴:“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吃了?!”

    看着胡兴:“不还是套路吗?你们因为在乎她怕我挖走才过去敲打她,现在我一施压你们就双手奉上?前后矛盾吧?”

    陈静吉摇头:“我们不舍得,所以我觉得我的办法一举两得。虽然我不是大股东了,但至少还是股东。或者您愿意继续用我,那也是我继续做高层管理。不过这样一来公司艺人还是我旗下艺人。只不过老板变成你,同时又平息韩总的怒气,对我们公司未来发展还更好。”

    秦升看着孙导演:“能做一家公司老板的,都有点东西。”

    看韩为还是不为所动,陈静吉开口:“这样。韩总不用拿现钱,外界盛传都是公认的,您从不给外人写歌。所以您的歌有价无市。我公司的歌手您看不上就算了。希林您看得上,那就给她写几首。我们私下具体算钱算股份。”

    秦升摇头:“我还是觉得便宜你们了。是不是讹人?”

    “这样。”

    韩为目光变态,突然开口:“干脆点吧。我提个建议虽然有点狠,但我能保证可以考虑。”

    秦升惊讶:“你不会真要收吧?”

    希林娜伊也疑惑抬头。

    韩为没理会,对着陈静吉:“第一,你们公司别扯淡,我也不是外行,别搞个什么文化又传媒的就叫价。说不定里面就是个空壳,没几个知名艺人也不值多少钱。”

    陈静吉开口:“可以并入,这就不算收购了。而且有专业人士盯着,更合理。”

    韩为恩了一声:“第二!”

    示意秦升:“秦总来一趟不能白来,到底谁告诉你的你得供出来,毕竟之后不管你是不是还继续做,这个公司我考虑收了。你给我打工的,第一个命令不会就不听吧?”

    秦升虽然不懂,但也没马上问,只是顺着韩为的话开口:“别说什么借题发挥,我们视频平台有我们自己的立场。最多是练习生说的,就让她第一次公演舞台结束后淘汰。如果是我们工作人员说的,内部劝退。这也算重拿轻放了。”

    指着陈静吉:“这还是看在韩总的份上。”

    “感谢。”

    陈静吉起身对着韩为和秦升:“感谢韩总和秦总。”

    秦升对着希林娜伊:“你也先回去吧。”

    希林娜伊面色复杂起身就要走,不过秦升半开玩笑对着陈静吉:“你也是一家公司老板,也阅历丰富。这次回去知道重点在哪了吧?韩总只对女孩客气,你得吸取教训。”

    “那是。”

    陈静吉对着希林娜伊语气和蔼:“希林,对你一直不错的,说话重了点你也知道大家的意思。别往心里去。”

    说完推着胡兴,胡兴无奈看着希林娜伊:“这样反而见外了。”

    希林娜伊低头笑:“我也没想到闹这么大……”

    “好了好了。”

    秦升挥手:“出去说吧。”

    胡兴走了几步犹豫,看着孙导演:“可以说,不过咱们想个办法好吗?”

    这个大家都懂,轻易给谁卖出去那以后谁告诉你事?

    “你们自己商量别亏待人家。”

    韩为看着秦升:“不对啊!搞得我发通脾气就为了图谋人家公司似的?”

    秦升平静开口:“公司不值钱,但你可能是图谋人家旗下艺人还用说吗?”

    韩为回头看看希林娜伊,希林娜伊也咬着嘴唇和他对视。

    韩为询问:“图谋?就这?”

    希林娜伊瞬间表情凝固,死死瞪着他。

    “没有。”

    韩为笑着:“歌声有魅力,歌好遮百丑。”

    说完挥手示意陈静吉带着别扭的希林娜伊出去,孙导演跟着一起,其他的交给他们自己处理。

    “你怎么想的?”

    果然,等人都走之后,秦升不解:“想要公司以你的财力背景人脉自己开都行。还自己吐槽好像突然图谋人家公司似的。这看着就是像。”

    “确实临时起意。”

    韩为看着秦升,只剩下两人:“不过我有我的道理。”

    看着秦升:“《独活》爆款了吧?”

    说到这,秦升笑了:“说到《独活》我当然要感谢你。你知道吗?估计这个综艺结束,我基本就要提正总裁了。”

    韩为不意外:“恭喜。怎么提的?”

    秦升开口:“你们公司的《独活》在卫视台先播,我们星空视频买下网络版权不是独播,但我给了独播的钱。上面有点不高兴,但是最后毫无意外的又爆款了。那我自然就等于是力排众议获得实绩。”

    韩为嗤笑:“不高兴?”

    秦升无奈:“应该的。就算你再红也不能破坏规矩。”

    韩为撇嘴,秦升知道他也没在意,只是又皮了。不过也不说这个:“而且其实另一个竞争者资历和成绩比我深,不过因为我和你的关系近,加上这次的《独活》长脸,我也在集团找了找人,最后落在我身上了。总裁要退,另一个竞争者调到其他平台。所以以后这里我说了算了。”

    “这就对了。”

    韩为开口。

    “所以呢?”

    秦升疑惑:“没太明白和我买个新公司有什么关系?”

    韩为示意:“我告诉过你的,做了总裁就等于所有影视剧综艺还有节目等等都是和你有关。那你的视角不能只放在综艺和偶像这一块。那么反过来说,我也是。”

    “我没有啊!”

    秦升不解:“我还是不懂你突然接受人家公司什么意思?”

    “不是……”

    韩为哭笑不得:“我怎么跟你说呢?”

    组织一下语言,韩为给秦升重新讲述里面的状况。X4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从医院回来过后,丁羽就没有继续理会付晓宇的意思,一个是没有精力,另外一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而且对自己的两个学生而言,也算是有了相当的交代!

    至于后续的情况,自然有医院方面跟进,丁羽已经跟医院方面联系过了!给付晓宇一些压力!

    他要是能够扛得住这个压力的话,自然会有所兑变,如果说扛不住这个压力的话,对不起!丁羽才不会表露出来任何的兴趣!

    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位置!看付晓宇做什么样子的选择了!

    是不是有些过于的残酷和冷漠?只能说现实就是如此!

    不过很显然丁羽这边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这边刚刚的坐下来,自己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甚至都没有太多的寒暄,直接的就表明了其中的意思!

    “老大!再过两天就要放暑假了!”

    “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丁羽知晓母亲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提及这件事情!“我这边的事情稍微有些忙!这段时间没有太多的关注!”

    听着自己大儿子略显生硬的口吻,苏元就知晓,肯定是儿子那边有点不太满意!至于他为什么火气会如此之大,这一点自己多少还是知晓一些的!

    憋在家里面这么长的时间,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恐怕心情都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这是一定的!所以自己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跟他做太多的计较!

    “家里面的孩子就要放假了!你这个当父亲和师傅的,就没有其他的安排?”

    这个话说的,就是在试探!

    “没有!他们的事情我现在基本上不会去插手!随便他们自己了!”

    很显然,丁羽已经明白了母亲打这个电话过来,目的何在?“我倒是给他们打过了电话,好像没有太多的安排!有一段时间都没有见他们了!”

    这个就是在故意的映射,先前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去看望孩子的这件事情,苏元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的话,那么肯定会有相当的意见和想法,所以现在也是生生的怼了一下丁羽!

    对此丁羽也不好去提及什么,没有什么必要!

    不过自己的母亲咄咄逼人,倒是让自己有点没有想到!为什么会如此,丁羽也没有什么兴趣,至少现在这个时候丁羽不会表露什么兴趣,您老人家既然愿意的话,那么随便你好了!至少在这一点上面,我是不会去做任何的干涉!

    更何况我现在的事情不是一般的纷乱!农场和财团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自己都快要喘息不过来了!那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理会这些?这个就是丁羽现在的态度!

    苏元貌似也是听出来了自己儿子的焦躁情绪,所以也是换了一副口气!“听说,你那边的事情闹腾的比较大!”

    “还好吧!”丁羽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相当的事情还是在推进的过程当中!”

    对于这一点?丁羽没有做其他方面的提及!甚至有点不想去做这个方面的提及!因为就调查的情况而言,丁家这边没有任何操心的地方,倒是王家和苏家这边牵扯到的问题比较的多!

    丁羽只不过是现在没有太多的回应罢了!甚至不想去做其他方面的回应!那棵树上面没有几个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自己也不能够就是指责自己的父母,说是他们的问题!这个同样是推卸责任的一种表现!

    而且相对而言,自己的父母想法是不是就是错的?也是需要分开的来看!不能够做所谓的一刀切,这是极其不合适,也是极其不妥当的一件事情!

    至于现在为什么表现的比较生硬!这里面有相当的原因,就是不希望自己的父母掺和到农场和财团的事情当中来,真的要是掺和其中的话,到时候就算是甩都甩不了,异常的麻烦!

    不过丁羽也不好直接的就当着母亲的面,直接的就通开这一层的窗户纸,有些事情明白的话更好,要是不明白的话,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办法!都已经是现在这个时候,水面之上看似风平浪静,但是水面之下?早就已经是波涛汹涌了!

    现在但凡沾染一下水面,就有可能会被卷进去!

    如果真的出现了这个方面的问题和状况,到时候丁羽究竟是理会还是不理会呢?不理会的话!从情理上面有点说不过去,但是理会的话,又会造成多大的问题和状况?谁敢去做这个保证!

    所以还不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的表露自己的态度!而且就算是自己的母亲不能够理解,相信自己的父亲那边也应该有相当的领悟!

    “那行,我知道了!多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操劳了!”

    “嗯!我知道了!你和父亲也多注意身体!我这边一起都还好!”

    放下来电话的苏元还真的就若有所思,自家的这个大儿子,刚开始通话的时候,口气冷冰冰的,甚至有些拒之千里之外的感觉!一直到了最后,才有些许的破防!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自己跟他提及的事情吗?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说就是因为自己提及的事情,他绝无可能是这样的态度,所以苏元觉得应该是跟农场和财团方面有相当的关系!

    不过有关这个方面的事情,家里面知晓的情况并不算是特别的多!甚至就算是知晓的,也是某些人胡作非为!甚至还有脸找上门,对此苏元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是好了!王家的有,苏家的也有!对此,自己和丈夫两个人可以说是不耐其烦!

    如果说一个两个可能还会理解,但是现在都已经不是一个两个,甚至都快要成串了!就算是不要脸,你也应该有一个限度,是不是?而且这个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怎么着?每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都让家里面给擦屁股,想要干什么?

    所以等王长林回来的时候,苏元也是给他提及了相当的事情!

    王长林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稀疏!“老大那边的事情,我倒是知晓一些!现在外面倒是有所提及!只不过提及更多的是农场的事情!其他的方面到还好,至于财团方面的事情,毕竟是属于外面的!提及的倒也不是那么的多!”

    “我想呀!老大是不太想让家里面跟着掺和这里面的事情!不然的话跟我说话,也不会用那样的口吻!现在方方面面的压力都直奔他而去,你说他也是的!折腾一下农场不够,非要把财团的事情也给翻弄出来,就显得他能耐?”

    苏元表达了老大的不情愿!不过这种不情愿,更多的是一种担心和关心!

    “哎!”王长林摇摇头,“也不能够这么的说!事情肯定是有着相当的变故,这是一定的!他难道就不知晓其中的问题所在?先是农场,财团紧随其后!这一步步走来,我们也就是看到了表面之上的文章而已!他可是站在了风暴中心的位置,加上一直都受困在家里面了!这个压力究竟有多大!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了!”

    “家里面也不是说就真的帮不上忙!更何况就算是帮不了大忙,难不成连点所谓的小忙都帮不上?”苏元微微的哼了一声,表述了自己些许的不满!

    倒是王长林对自家儿子的事情,表示了相当的理解,也明白自己的妻子就是为了发泄一下,其实她心里面对大儿子还是很关心的!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如此!

    “农场的事情本来就是一团糟!现在又出现了财团这样的事情!他呀!心情绝对不会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好!现在家里面不给他添麻烦,就已经很是不错了!”

    “有些事情不是说他不知道,而是不便去处理!家里面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情,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动手是动手了!但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其中的分寸拿捏呀!嗨!”王长林也是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只有在这个位置上面,才知晓其中的压力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而财团和农场的事情,只能是比这个更为的繁琐,绝对不会比家里面更为的轻松!这是一定的!自己需要理解儿子的难处和苦衷!

    “他没有其他的意思?”

    苏元嗯了一声,很显然也是明白丈夫的意思!“我提及了两句,他好像有点无所谓!家里面的孩子放暑假,肯定是有着相当的安排,他们到时候肯定还是会回来的!我要提前的打好这个预防针,省的到时候准备不足!他现在有点过于放任家里面的孩子了!”

    王长林抿着自己的嘴,想了一阵,随后摇摇头!“他未见得会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但是家里面的这些孩子可以说是非常的有主见!未见得就会听你的!”

    一听王长林这么的说,苏元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甚至是有点黑!情绪方面也有点不受控!

    “他可别太过分了!怎么着?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算是想要欺负人,也应该有一个限度!他们家别觉得我们不出声,就真的害怕了!凭什么?”

    越说,这个声音也就越高!

    事情有这么讲道理的吗?更何况把事情归咎于丁林和赵淑英两个人的身上面,也是有着诸多的不妥当!毕竟丁叮的孩子根本就没有要送回家的意思!

    至于丁羽那边为什么先前把孩子送回家,后来又出去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不是说没有在京城这边逗留过,甚至还逗留了相当的一段时间!不过这样的道理,王长林能够直白的说出来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要是说出来的话,绝对就是拱火!本来就气不顺,自己说完了!更麻烦!

    “老大在这个问题上面呀!哼!”王长林试探性的说到,“他肯定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这是一定的!问题是家里面的这些孩子!他们能够听话?未见得的事情,一个个野的有些厉害!丁蕴这个丫头还打架了!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教育的!”

    “你觉得也行?”

    “我们觉得行,不代表着家里面的孩子也同样觉得行,老大那边谁知道究竟是怎么考虑的!更何况王安还有童童,包括刚刚去了他那里的孟西,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

    苏元本来还有那么一些情绪这一点,这么一说,这股气一下子就泄了!自家大儿子带出来的孩子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可是现在家里面能够决定的!能够有几个?

    丁蕴和丁畅只不过是名义之上的会听话,但表述已经很明白了!给他们这个当爷爷和奶奶的面子,相当的事情都过得去,仅此而已!真的要说彼此之间的感情深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纯粹就是在糊弄人!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王晓刚更不能够被算在内!这里面的原因很是简单,王晓刚代表着整个派系的未来!不是开玩笑的,不是说想动就能动的,现在回来的话,学业怎么样?这个问题倒也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大环境方面也不需要有什么担心!

    但是他大伯没有把他给放出来,就代表着相当的问题!而丁羽为什么要把家里面其他的四个孩子都给放出去,这一点其实不管是王长林还是苏元都非常的清楚和明白,因为这样的历练对孩子是有益的!

    但是从来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太狠了!甚至是有点无情!现在就童童一个孩子留在京城,相当的情况大家也都是看在了眼睛里面,所以苏元觉得最好还是能够让丁蕴或者是丁畅回来一个,两个都回来,自然也是好的!

    王长林这边仔细的分析了一二,苏元心里面有点堵!虽然自己发了相当的脾气,但是事情绝对不会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这是一定的!也就代表着自己的这个想法,一定程度上面就只是空想而已!

    “凭什么他们就能够享福,我们只能是两眼巴巴的看着?这不公平!”

    “公平还是不公平的?不能够会这么的说!家里面占据了太多的东西了!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去严格区分的,真的要说过分的话,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我们是亏欠人家的!这个是不能够否认的事实!”

    王长林也不愿意承认,但这个就是现实,家里面能够有现在的发展,丁羽在其中究竟付出了多少,自己是最为清楚的!也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所以自己就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

    至少相对于妻子的感性,自己更为的理性一些!

    和着所有的便宜全部都自家占据了!凭什么呀!丁羽长了这么大,而且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长,完全就是丁家的功劳,这个是不可以被抹杀的,甚至于在他被找回来之后,王家这边还闹出来了不少的笑话!甚至这些个笑话都没有办法去提及!

    还想怎么样?任何的事情都需要考虑过犹不及!不能够想一出是一出!当年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有些过于的想当然了!所以也是造就了局面差一点就没有办法挽回!这样的事情需要引以为戒才是!不能够说吃了一百个豆子,还不知晓豆腥味!

    “所以呢?你现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我当然希望丁蕴或者是丁畅能够回来!要是他们都能够回来的话,更好!这个问题?老大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意见表露,但是谁知道两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还有就是老大虽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这个背后的关系如何的协调,也是难事!”

    其实王长林也明白,自己说的其实完全就是废话!甚至就算是这一次能够说通自己的妻子,但起到的效果只能是一时的!毕竟自家的这个大儿子,都已经快要称谓妻子心魔一样的存在!时不时的都会出来翻腾两下!

    而且真的以为丁蕴和丁畅两个孩子,就无依无靠?怎么可能的事情,他们的母亲,他们背后的势力,就会放任着?只不过不太愿意去理会罢了!当然也有相当的原因,是因为丁羽在压着,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别看这些孩子的年纪不大,但是一个个背后的势力,却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显露!

    王长林很是确信这一点!里面更多应该是大儿子的考验!站的位置越高!的确能够看得更远,但也会招致更多的目光!甚至相当的时候,这些目光并不是欣赏,还有很多是敌视,甚至是仇恨的!

    就好像是自己的那个大儿子,他站的位置倒是绝对的高,但是明枪暗箭,前赴后继的!就好像是潮水一样的向他涌去!

    虽然大儿子很好的缓解了这一切,但要说他皮毛无伤!这样的话就算是王长林自己都不会相信!怎么可能的事情!遍体鳞伤这个都是轻的,小命没有丢了!这就应该是非常大的幸事了!

    这个都已经是大儿子尽力藏匿的结果,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儿子很是清楚,把家里面的孩子给放出去,才是最好的!这样的话能够最大程度的缓解他们身上面的压力!

    只是可惜自己的妻子在这个方面并不是那么的明白,但是这样的道理,自己怎么跟她提及!特别是她现在如此感性的情况之下?X4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