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5 父母儿女换着来做

更新时间:2021-11-24 10:56:41


   “年轻人,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联合俱乐部的房间里面,索罗斯笑吟吟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夏景行,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

    “我们是同一类人,都很享受赚钱的游戏过程。

    外界对于我们的诋毁、评价,不会动摇我们的内心。

    相反,我们更擅长站在其他角度,多维的观察自己,审视自己的缺点,然后弥补自身的不足。”

    夏景行微笑不语,老头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听着就是了。

    “这两天外界有很多批评你……”

    索罗斯看了旁边保尔森一眼,“还有你的声音。

    这些空洞的道德标准只能约束那些平庸之辈,要想成就一番伟大事业,就必须从这些别人划定的框架跳出来。

    如果按部就班发展,保尔森基金和远景资本别说跻身全球十大对冲基金了,可能到现在都还只有几亿美元的资管规模。”

    保尔森轻轻点头,对于投机大师索罗斯的观点,他还是很肯定的。

    对方虽然名声不好,但在他看来,这些都无所谓、不重要,因为他现在也是毁誉参半。

    索罗斯又看向夏景行,话锋一转道:“当然了,戴伦你的投资风格挺独特的,似乎还受到了巴菲特的不少影响。

    我相信即使没有这场次贷危机,远景资本也能在华尔街崛起,只是时间可能要晚个五年、十年,或许更长。”

    夏景行笑道:“立夏一号基金的成功具备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光投资股票就做到数百亿美元资管规模,太难太难,而且中途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索罗斯哈哈大笑,“我就说你懂得自我审视,没说错吧?”

    夏景行微笑道:“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吾日三省吾身,我挂在办公室里的,时刻提醒着自己。”

    索罗斯笑了笑,没再讲述自己的投资哲学,终于开始进入了正题:“全球经济下行几乎已成定局,个股、股指期货、货币都能做空。

    我们三家合力,汇聚上千亿美元资金,全球各国金融市场都能自由纵横,没人能阻挡我们的脚步。”

    保尔森轻轻点头,“我这边没有问题,保尔森基金会全力配合量子基金的行动。”

    见夏景行久久未表态,索罗斯耸拉着眼袋,一双浑浊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桌面,在心中细细思考。

    索罗斯正要开口的时候,被夏景行抢先道:“包不包括香港市场?”

    索罗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轻轻摇头,“戴伦,你还是放不下心里那些虚无的道德标准。”

    保尔森没吭声,但他内心对夏景行的迟疑也有些不满,美国还不是他的祖国,他照样做空不误。

    身为一方金融大鳄的戴伦·夏竟然有这种顾虑,着实可笑,拉低了在他心目中的评价。

    “中国自有国情在,去做空……”

    夏景行瞟了索罗斯一眼,很想说你老小子碰的头破血流,但还是给这老头留了点面子,改口道:“一场无用功!”

    索罗斯敛去了脸上的笑容,淡淡道:“98年那次只是意外,而且是他们破坏了市场规则。”

    夏景行没接话,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勾结索罗斯去做空港岛啊,那影响太恶劣了。

    “中国内地近几年的经济全是外向型经济在驱动,次贷风暴刮起来以后,同样会受到波及。

    外资虽然不方便进入内地,但是聚集大量内地上市公司的港岛,且作为全球知名的贸易和金融自由港,一定会吸引国际资金的目光。”

    索罗斯没再往下说,他的意思表达的已经很明确了,即使他们不去做空,也会有别的机构去做空。

    “我跟你们俩不一样,我在内地有大量的实体产业。”

    夏景行耸耸肩,“如果你们非要把目标对准香港,那很遗憾,我只能退出这次行动。”

    索罗斯目光直直的盯着夏景行,看了足足有半分钟,突然笑了。

    “好吧,戴伦,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那就把香港划出狩猎的名单,美国、欧洲、曰本这些市场总没问题吧?”

    “没问题!”夏景行答应的很爽快。

    索罗斯轻轻点头,对方不想搞香港市场,那他也不会勉强。

    不过他是不会放弃对香港市场关注的,对于当年那一败,他至今还放不下。

    接着,三个人又聊了聊对其他金融市场的联合做空行动。

    联盟是很松散的,三人都没互相打听做空的细节,只是约定遇到难啃的骨头时,大家可以一起使力,争取斩获更多盈利。

    假如做空某只个股,大家还是各做各,互不干涉。

    对于这样的联合,夏景行大体能接受,不过他也会对索罗斯和保尔森有所保留。

    因为金融市场波谲诡异,前一刻还是队友,后一刻就很有可能从背后给你来一枪,没有谁值得信任,有的只是相互利用。

    谈妥了合作,房间内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不少,聊起了其他话题。

    “听说你母亲被记者包围在家门口,强行追着采访,不让老太太回家,差点把老太太吓晕倒?”

    说完,夏景行扫了保尔森一眼,后者一脸的阴沉。

    “我已经在安排律师起诉那些无良的媒体记者了,一个我都不打算放过。”

    保尔森脸上闪过一丝狠意,去年他赚了三十多亿美元,就算只拿百分之一出来陪这些记者玩,也能把这些狗娘养的玩死。

    夏景行点点头:“这些记者是挺招人烦的,彼得·泰尔还有我,这些天都没少被他们骚扰。

    我感觉不单单是记者在追逐新闻,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故意把我们架在火上烤。”

    保尔森扫了夏景行一眼,他也有类似发现。

    夏景行叹了口气,“某些家伙把我们推出来吸引民众的怒火了,方便他们逃避责任与压力。”

    保尔森心中一动,笑眯眯说道:“戴伦,在这件事上面,我们是同一阵线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说出来。”

    “我们辛辛苦苦替LP打工,他们平时躲在后面数钱就算了,如今遇上事了,总得帮帮忙吧?”

    夏景行笑着摊摊手:“LP几乎都是纽约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有老钱家族,有国会议员,他们相互之间还有姻亲关系,关系网遍布全美。

    只要他们愿意帮忙,我想困扰你的这些问题根本不算事。”

    索罗斯在一旁大笑,“这个办法好,钱是替他们LP挣的,他们理应出力。

    一个安心稳定赚钱的基金,显然比一个破事不断业绩平平的基金更符合他们的利益。”

    保尔森笑道:“你也是我们的LP,你打算怎么帮我呢?”

    “我这不是给你指了一条明路吗?”

    保尔森笑着点头,“也对,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远景资本和克莱瑞资本的LP也会帮忙奔走的,大家一起使力,尽快把事件平息下去,祸乱金融市场的这顶大帽子,我们可不戴。”

    夏景行一脸淡笑:“我们几家其实可以开个LP的答谢派对,把第二波行动稍微给LP透露一点。

    不需要讲太多,只需向LP申明一点,如果耽误了我们的行动,赚的比第一波行动少,那可别怨我们GP。”

    保尔森笑呵呵的点头,觉得戴伦·夏虽然年纪轻轻,但蛊惑人心、借力打力却很有一套,怪不得能在这个年纪把事业做这么大。

    他相信,三大基金管理的几百亿美元资金所涉及的LP一起在背后使力,绝对是一股可以撼动媒体界的力量,想要谁闭嘴就让谁闭嘴。

    而且,最近犹太势力也在联系他,想让他加入团体,许诺会给他解决一些麻烦。

    保尔森的母亲是拉脱维亚的犹太人,索罗斯也是犹太人,美国的犹太势力庞大的惊人。

    索罗斯似笑非笑的看着夏景行:“在美国,耽误了赚钱可是大事,大统领都可以暗杀好几个,更别提这种小事了。

    戴伦,你的方法很不错,相信那些烦人的噪音很快就能安静下来。”

    夏景行笑笑,“希望如此吧!”

    保尔森提议道:“一起喝一杯吧,庆祝即将开启的全球狩猎行动。”

    “不错的建议!”索罗斯点头应允。

    接着,保尔森笑呵呵的喊来了侍应生,让后者开了一瓶香槟。

    三个人端着香槟,碰了一下杯,宣告游戏正式开始。MKi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通过《阿尔法》杂志公布的基金收益排行榜及基金经理收入排行榜等几个榜单,我们可以看出。

    保尔森基金和克莱瑞资本是此次做空次贷的最大获利者,所获收益甚至能抵得上一些小国的全年GDP。

    但大家都把目光放在这两条大鱼身上去了,却忽略了远景资本这条体量稍小一点的鱼。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远景资本旗下的两只做空基金获得了惊人的收益50.8亿美元。

    基金收益率与保尔森基金、克莱瑞资本相差无几,只是回报绝对值只有他们的三分之一。

    按照远景资本与LP签订的35%的超额收益分成协议,这家公司可从中获得超过17亿美元的分成收入。

    戴伦·夏于2002年从中国来到美国留学,入学当年即在斯坦福校园内创办了脸书,如今脸书已成长为估值数百亿美元的巨型企业,戴伦·夏究竟持有多少脸书股权,由于脸书从未公开该数据,我们无从得知。

    作为脸书三大创始人之一,即使他只持有10%脸书股权,价值也达到了数十亿美元之多。

    脸书和远景资本,在美国源源不断的为戴伦·夏赚取着暴利,还助对方登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

    请注意,戴伦·夏至今还是中国国籍,并不是大家认为的美国国籍,而且中国也不承认双国籍。

    此外,戴伦·夏还利用在美国源源不断赚取到的金钱,在中国成立了互联网公司海内控股集团,包含手机和芯片等硬科技公司的复兴工业控股集团,还投资了大量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

    他的这种行为,是否是在做空美国?做多中国?

    大量的资本外流到中国,是否证明戴伦·夏准备跑路回中国老家了?

    享受了美国提供的创业便利,如今却拍拍屁股走人了,戴伦·夏的行为值得美国人民集体反思,我们是否太大度了?”

    ……

    文章洋洋洒洒数千字,以远景资本做空次贷的基金为开端,详细介绍了夏景行在美国的产业以及这些年赚到的钱,同时又披露了夏景行在中国打造的产业王国,最后得出结论:准备搬家跑路!

    看完了文章,夏景行没有生气,虽然这口大锅又黑又沉,但总体来说,破绽百出,也就供底层人民乐呵乐呵。

    果不其然,评论里又是喊打喊杀!

    有说把戴伦·夏驱逐出境的,还有提议没收戴伦·夏所有美国产业的,更有甚者,建议派航母去把戴伦·夏的中国产业也查封了……

    不等夏景行有所反应,克里斯汀娜先打来了电话。

    “你的脸书和推特账号评论功能已经关闭了,全是攻击和谩骂你的反智言论。”

    见夏景行半天没有吭声,克里斯汀娜问道:“你没事吧?那些垃圾人的言论,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没有,我就是感觉美国人太排外了,对我误解太深。”

    “你又不是第一天到美国!”

    说完,克里斯汀娜觉得自己语气重了点,又柔声安慰道:“脸书这边你不需要担心,当务之急是尽快把其他地方的舆论给平息下去。

    底层人民的不满,主要是冲着华尔街去的,你不过是分担了一些怒火。

    同时因为中国人的身份,被有心人再利用了一下。

    你要谨慎应对,千万不要把火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去了,那样保尔森和彼得·泰尔可能会开心死。”

    夏景行笑了一下,“我明白,我还没蠢到下场去与那些烂人对喷。”

    “你知道就好,你越是辩解和回应,那些人就越来劲,就越有新闻热点。”

    “嗯,不用担心,我有办法的。”

    又问了问儿子的情况,夏景行挂断了电话。

    …………

    …………

    “这舆论愈演愈烈啊!我感觉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办公室里,刘海十分笃定的说道。

    他扫了坐在对面的夏景行以及坐在身旁的江平一眼,继续道:“我们赚了有多少钱,同行就亏了多少钱。

    那些人面对无数的诘难,干脆把责任推在我们头上,说我们祸乱市场,这样他们的压力就可以减轻许多了,同时还可以出一口亏钱的恶气。”

    夏景行轻轻点头,“是的,这帮家伙赚钱不行,甩锅倒是第一名。”

    江平知道老板此刻承受着多大的压力,试探性问道:“现在外面闹得这么厉害,要不要把行动推迟?”

    夏景行摆手道:“不管!正常行动!美利坚自有国情在,底层闹腾的再厉害,也无法动摇上层的想法。

    这件事你们不用管,做好你们手里头的工作就行了,交给我来应付。”

    刘海和江平对视了一眼,皆没说什么,他们相信老板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晚些时候,夏景行去华尔街85号大厦串门了。

    贝兰克梵正埋头工作,亮堂堂的头顶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

    看见应约而至的夏景行,贝兰克梵起身招呼他坐下,问道:“喝点什么?”

    “威士忌吧!”

    贝兰克梵笑着去办公室的酒柜里面拿出了一瓶威士忌,他先给夏景行倒了一杯递了过去,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两人并肩站在落地窗边,眺望着灯火辉煌的华尔街。

    “貌似外面那些烦躁的声音没对你造成一点影响?”

    贝兰克梵轻轻晃动着杯子里琥珀色的酒液,打量了夏景行一眼。

    “你不也一样!”

    夏景行暼了贝老头一眼,仰头把酒一饮而尽。

    贝兰克梵嗤笑,“我们的待遇也没比你好哪里去,现在民众对我们喊打喊杀,同行也嫉妒我们的独善其身,SEC更是要求我们提供更多有关其次级贷款活动的信息。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批的诉讼和调查随后就会赶到。”

    夏景行没吭声,高盛的问题比他们对冲基金还要严重许多。

    高盛一面向投资者推销次债资产,一面又大量做空,有很大隐瞒信息的嫌疑。

    不过这家公司根基深厚,诉讼和调查只能说是走个形式,不会给高盛造成什么伤筋动骨的重大伤害,只是臭名昭著而已。

    贝兰克梵转身拿起酒瓶,给夏景行和自己各续了一杯。

    “还要继续行动吗?”

    “当然要,为什么要停下。”

    看着语气充满了肯定的夏景行,贝兰克梵笑了笑,“你还真是无所畏惧啊!”

    “我只敬畏美元!”

    夏景行端起杯子与贝兰克梵碰了一下,后者反应过来后哈哈大笑。

    “我喜欢与你这样的年轻人打交道。”

    贝兰克梵满脸笑意的看着夏景行,“如果这次的麻烦处理起来没把握,可以找我们帮忙。”

    夏景行笑道:“谢谢!我相信我们能处理好的。”

    贝兰克梵轻轻点头,没再多言。
MKi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MKi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