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新泽西州。

    博根郡重点高中。

    咚咚。

    “莱纳德·霍夫斯塔特?”

    亚当眼神古怪的敲了敲教室走廊上的一间窄小的储物柜。

    他早上退了房间,就开车往新泽西州赶,一连跑了几个公立高中,都没有收获,直到来到这所高中,在走廊荣誉墙上看到了熟悉的胖脸,上面还有对方的名字:吉米·斯贝克曼。

    风云人物果然是风云人物,亚当随便找个人,就问到了吉米的所在,询问对方后,对方哈哈大笑。

    “南希啊,他在,哦,今天把他塞在哪里来着?算了,你去垃圾桶、储物柜或者女生更衣室看看吧。”

    亚当先找了垃圾桶,然后才开始敲储物柜。

    “我在,我在。”

    紧锁的储物柜里传来一道欣喜的回应。

    “你妈妈是神经学家,你父亲是社会学家?”

    亚当确认道。

    “是的,是的。”

    储物柜里传来的声音有些急促:“能不能先把我放出来,这里面好挤。”

    “钥匙在哪?”

    亚当问道。

    “在,在吉米那。”

    储物柜里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他说等他打完球才放我出来。”

    “真是个混蛋!”

    亚当‘义愤填膺’的骂道:“莱纳德,你等着,我亚当·邓肯现在就去帮你把钥匙要来,放你出来,听说你有哮喘,怎么能锁在这么狭窄的空间内呢。”

    “亚当·邓肯?我们认识吗?”

    储物柜里的声音带着感动:“吉米很凶的,你千万别为了我被他打,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

    “我看过你母亲贝芙莉·霍夫斯塔特博士写的书,感觉她完全低估了你,所以过来认识一下你。”

    亚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至于那个什么吉米,我不怕他!为了朋友,和他打上一架又怎么样?”

    “……”

    储物柜里的声音消失好一会,不知道在消化亚当看过他母亲写的有关他的书这个令人羞耻的消息,还是震惊于他怎么就成了这个亚当·邓肯的朋友了。

    朋友?

    多么熟悉又陌生的词语啊!

    他一直想要一个朋友,可是第一个愿意把他当朋友的人,却是看过了那本《扶不起的阿斗》,这让他内心五味杂陈。

    欣喜、期待、羞耻、担心……

    “不好弄啊。”

    亚当一直在等待系统给出提示,他又没有超能力,根本不想跟那帮玩暴力的橄榄球队员打架,可系统却一直没有动静,这让他有些头疼。

    谁说莱纳德好糊弄的?

    天才没一个是傻子啊!

    看来想光靠嘴炮就快速赢得莱纳德友谊,是行不通了,必须破釜沉舟!

    “吉米·斯贝克曼!”

    亚当一咬牙,决定去找这个校霸。

    不一会,校霸笑嘻嘻的跟着亚当来到锁着莱纳德的储物柜前。

    “你想让我把南希放出来?”

    “是的。”

    亚当看着又胖又壮的吉米,硬着头皮道:“另外他叫莱纳德,不叫南希!”

    “你TM谁啊?”

    这张和小谢尔顿爸爸一模一样的胖脸,突然翻脸,伸手一推将亚当推撞在储物柜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吓得里面的莱纳德瑟瑟发抖。

    “亚当,你,没事吧?”

    “咦,好像也没什么。”

    亚当猝不及防被这一推撞,撞的有些疼痛,可疼痛感瞬间就消散了大半,如果不是还有轻微的不适感,他都要怀疑刚才的推撞到底有没有发生过。

    难道是高达400的耐力在起作用?

    应该就是了。

    他之前就推测过,耐力和精力、恢复力、持久力等有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随着耐力的暴增,他睡眠时间变短了。

    年轻人嗜睡,晚上没有八个小时的睡眠就容易犯困,而他不管那天再怎么操劳,只需要六个小时,明天又是生龙活虎的一天。

    不就打架嘛,打打更聪明!

    拼了!

    想到这里,亚当豪气顿生,戏精的叫道:“莱纳德,我没事!”

    随后朝着校霸吉米喝道:“快点交出钥匙,莱纳德是我的好朋友,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以生命起誓!”

    “……”

    吉米张大了嘴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亚当。

    亚当老脸一红,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中二,可是一切为了智慧点嘛,不中二不热血,怎么唤起莱纳德的中二热血之魂,让对方迅速接纳他?

    “亚当~”

    储物柜里,莱纳德很感动,声音都带着几分颤音。

    “莱纳德~”

    亚当也‘感动的想哭’,因为系统依旧没有任何提示。

    Mmp!

    看来必须见血了!

    “该死的!你竟敢动手!”

    吉米被亚当中二举动震在那里之时,亚当一拳砸在吉米的大肚子上,180接近200强壮级的力量,将吉米直接砸弯了腰。

    亚当这时也反应过来,吉米虽然是橄榄球校霸,可毕竟才十四五岁,身子还没有完全长开,力量顶多和他差不多罢了。

    “交不交?”

    亚当又是一拳。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吉米双手抱着要害,怒吼一声,整个人好似一个圆球撞开亚当,随后就是橄榄球队员的经典动作,伸手就抱住亚当,然后往地上一摔。

    砰!

    亚当感觉身子都快散架了,心中发狠,挥拳不断狠砸吉米。

    然后就是你一拳,我一拳,毫无章法的打架了。

    打着打着,吉米眼中的红色不断消退,因为他震惊的发现眼前这个‘消瘦’的家伙是个狠人,被打成这样,拳头的力量一点都没有减弱,砸的他浑身剧痛,而且对方还笑的出来。

    “我可以像这样打上一整天!”

    亚当笑眯眯的说出这句名言后,吉米彻底怂了,因为他感觉亚当一点都不像强撑开玩笑。

    “算了,算了,懒得理你们。”

    吉米爬起来,从口袋中掏出钥匙扔给亚当,想说几句狠话,却又说不出,一瘸一拐的走了。

    “以后不许欺负莱纳德,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亚当浮夸的叫道。

    说完,将拳头上的血迹往脸上摸了摸,对着储物柜反射的模糊影子,理了理发型和衣服,尽可能的突出他浴血奋战的悲壮,然后才拿钥匙打开了储物柜,给出了一个疲惫却温暖的笑容。

    “莱纳德~”

    “亚当~”

    叮!

    智慧+3!

    叮!

    力量+20!uQ3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新泽西州。

    博根郡重点高中。

    叮!

    听到系统提示音的亚当,脸上的笑容灿烂到极致。

    从前朱诺、小谢尔顿、佩吉也提供了智慧点,可却只有莱纳德提供力量点。

    显而易见,莱纳德才是个厚道人啊。

    智慧点顺利突破140,晋升真正的天才。

    这一刻,亚当感觉灵魂都得到了升华,一股前所未有的快乐充斥身心,每过一年便模糊几分的记忆有如被一张抹布将凝结于上的水雾抹去,清晰如镜子一般展现在他的脑海中。

    时光开始倒退。

    1992年,1991年,1990年,1989年,1988年。

    是穿越的五年。

    1987年,1986年……一直到1974年。

    这是原身PJ的前半生。

    就在亚当以为结束之时,画面一转。

    素娥:嫦娥是官职,你竟然想全都要,太恶心了。

    二师兄:我年少的时候,曾学了个熬战之法,管情一个个服侍的使她欢喜,看我霸漏舞姿。

    这分明是前世2020年的记忆。

    当亚当期盼更多清晰记忆回溯之时,抹布消失,2020前的记忆依旧是云遮雾罩,模模糊糊,晋升天才的那种灵魂升华感也渐渐消退。

    “嘶。”

    这些记忆如光似电一般在亚当脑海中闪现,正在亚当可惜这种快乐停止的时候,一张悲惨的脸映入眼帘,让亚当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凉气。

    狭窄的储物柜中,一个人团缩在里面,巴巴的望着他。

    额头红肿,似乎撞在什么东西上面,咧开的嘴角还残留着几缕黑色的毛发,呼吸间,一股夹杂着腥气的饮料味传出,让亚当忍不住闭住了呼吸。

    “快出来。”

    亚当皱眉,伸手去扶莱纳德,可是因为塞得太紧,根本不好出来。

    “你还是拽吧。”

    莱纳德苦笑道:“这样方便,吉米每次都是这样。”

    “那你忍忍。”

    亚当无奈,也只好用拽的,费了老大劲,终于将莱纳德放了出来。

    只见他穿着中性色的运动夹克,棕色裤子和物理学主题的T恤,戴着厚厚的眼镜,身子以一种极为不自然的姿势站立着。

    “没事吧?”

    亚当忍不住问道。

    和谢尔顿类似,莱纳德也算是他的‘老朋友’了,而且相比于谢尔顿,莱纳德的为人处世,更符合正常人的三观。

    “没事。”

    莱纳德咧着嘴道:“谢谢你。”

    “别客气。”

    亚当笑道:“我都说了,我们是朋友,你说呢?”

    “是的,我们是朋友。”

    莱纳德用力点头:“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我怕吉米找人来打你。”

    “也好。”

    亚当点头。

    虽然他貌似真的能打上一整天,吉米捶打的位置也在快速恢复,但是如今他已经实现他的目的,那就没有必要再和吉米这种人渣起冲突。

    “这边。”

    莱纳德领着亚当向出口处走去。

    “你腿怎么了?”

    看着莱纳德一瘸一拐,好似忍受极大痛苦模样,亚当问道。

    “呃。”

    莱纳德‘长得太急的老脸’一红,但在亚当关切的目光下,还是不好意思说谎,尴尬的说道。

    “是吉米,他,他,猛提我的内裤,让我那里错位了,说想看看我那里,能不能和纽约时代广场新年夜的保留节目一起,在零点倒数时,同时掉落一个球。”

    “……”

    亚当目瞪口呆,吐槽道:“这你也能忍?”

    “这还不算什么。”

    莱纳德自嘲道:“昨天他还用订书机订那剩下的一个,那才是真疼呢。”

    “WTF?!”

    亚当再次震惊。

    “其实这还不是最难受的。”

    莱纳德也有些放开了,补充道:“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吉米往我嘴里灌泻药,然后他们一群橄榄球队员围住我,不让我去上厕所……”

    亚当嘴角直抽,吸气连连。

    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

    如果他是莱纳德,受了这么恐怖的霸凌,又有这么高的智商,妥妥的黑化,然后把他们一个个折磨至死方休啊。

    可是这样活下来的莱纳德,竟然成长为一个宅系暖男,简直不可思议啊。

    “你额头的伤口,还有你嘴角的毛发,也是他弄的?”

    亚当怜悯的看着他。

    “哦,这个不是。”

    莱纳德赶紧伸手把毛发给清理了,揉了揉额头的伤口:“这是另外一个人,他想吃核桃,又一时找不到东西砸。”

    “所有人都霸凌你?”

    亚当无语道。

    “也不是。”

    莱纳德又不好意思说了。

    有些霸凌行为,他也实在说不出口。

    比如他喝的夏威夷潘趣饮料被人加了尿。

    衣服被扒光,然后被扔进女更衣室。

    甚至他的内裤里还住进过一只鹦鹉。

    这样奇奇怪怪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为什么不告诉你父母,或者干脆转学?”

    亚当忍不住道。

    “说了也没用,只要我还要上学,到哪都一样。”

    莱纳德用一种极为成熟的语气说道:“至于告诉父母,呵!你不是看过我妈妈写的书吗?你觉得她在乎我吗?”

    “呃。”

    亚当语塞:“那你父亲呢?”

    “他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莱纳德苦笑道:“你以为我现在这个样子是遗传谁的?我妈妈一直对我以及我父亲非常严苛,我连母爱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我甚至制造了一台‘拥抱机’来代替妈妈拥抱我,可却常常被我父亲借去用。”

    “唉。”

    亚当无言以对,只能拍了拍莱纳德的肩膀,心道:“可怜的娃,如果你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谢尔顿,不知道你会不会现在就冲到得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去干掉小谢尔顿,避免后半生的苦难呢。”

    莱纳德的妈妈堪称‘女版谢尔顿’,从莱纳德出生就开始拿莱纳德做实验,让莱纳德适应这种常人无法忍受的生活,在精神层面彻底改造了莱纳德的三观。

    吉米这样的校园恶霸,则是从肉体层面彻底改造了莱纳德,让莱纳德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境界又进了一步。

    而吉米是谁?

    谢尔顿爸爸同款脸啊!

    可以说,在莱纳德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已经和谢尔顿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前半生就‘毁在’谢尔顿手中,而当他因为前半生的经历造就的三观和忍耐力,让他顺利成为谢尔顿的室友后,后半生也落入谢尔顿的手中。

    以至于谢尔顿和艾米因为同居搬出他们的公寓,稍稍对他好一点后,他抓狂般的不适应了。

    在谢尔顿故态萌发肆意指使他做事时,他竟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试问,谁敢比他惨?uQ3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