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沈榴榴小朋友告状,罗子康说了她没有妈妈,但她没有哭,谁让她是坚强的小石榴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理直气壮响当当。

    张叹瞄她,小朋友你是不是头很铁?你这话要是让来接你回家的妈妈听到,一定海扁你一顿吧,竟敢说自己没有妈妈。

    张叹委婉地提醒她:“你妈妈等会儿就会来接你回家。”

    “咦?”沈榴榴闻言发愣,惊疑不定,最后尴尬地笑了笑,一边学青蛙蹦开溜,一边嚷嚷,我有妈妈啦我原来有妈妈呢我好开心鸭。

    小白嘀咕了一句瓜娃子憨憨儿。

    她站在楼下,朝二楼的小米呼喊,告诉她,她帮她报仇了,烦人的罗子康被她骂哭了,现在正躲在小满老师的怀里哭啼啼。

    只是,任凭小白怎么喊,小米都没有回应。

    小白嗓子都要冒烟了。

    沈榴榴不知道啥时候又冒了出来,连张叹都没发现,明明蹦跶走了的。

    作为小跟班,她当然要表现表现,帮着喊了两声,说她吃不消,她快要累瘫了。

    “小米”小白再次呼喊,做事还是要靠自己,榴榴完全靠不住,“小米噻开灰机~”

    沈榴榴在一旁好奇地问:“小白,为啥子开灰机?小米会开灰机?”

    小白没好气地说:“我咋子晓得咧。”

    张叹告诉她:“你别喊了,小米不是不理你,而是没听到,要说上去说。”

    小白立刻跑进大楼,无视小柳老师的禁令,和沈榴榴上了二楼,来到宿舍,没找到小米。她不在这里。

    有工作人员说,小米在园长的办公室。

    小白带着沈榴榴找去,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小米。小米在流眼泪,园长阿姨把她抱在怀里安慰。

    “小米你,你别哭了噻,罗子康那个瓜娃子被我骂哭了,嚯嚯,你要去看看吗?”小白说。

    沈榴榴也说:“罗子康那个瓜娃子也被我骂哭了。”

    她说的不准确,罗子康没有被她骂哭,而是被她气的不轻。

    三个小朋友凑在一起说悄悄话。有同龄人的安慰,小米终于好多了,止住了眼泪。

    小白带着小米走了,说要去玩,沈榴榴跟在后头,当小尾巴。

    黄姨目送三人离开,心想小白真坚强,其实罗子康用相同的话也说了小白,但是小白没有哭,小米哭的稀里哗啦。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育罗子康,怎么能嘲笑小朋友没有妈妈呢,这是很不礼貌的事,必须知道错误,立即改正。

    因为性质的原因,在小红马幼儿园里,单亲家庭的小孩比例很高,远超普通幼儿园。

    黄姨希望在这里,能给小朋友们一个相对自由欢乐的环境,而不能让他们继续受到伤害。

    她起身离开办公室,去看看罗子康怎么样了,要和这个小胖子聊一聊,学园里最能闹事的就是他和小白,沈榴榴?那是个煽风点火的,如果没有火,她就扇不起来。

    当找到罗子康时,这个最闹腾的小男孩正在抹眼泪,窝在小满老师怀里,嘴里嘀嘀咕咕为什么,为什么?黄姨不知道他为什么哭,旋即想起刚刚小白说的话,她把罗子康骂哭了,为小米报了仇,接着又想起榴榴的话,她也把罗子康骂哭了,为小米报了仇。

    好啊,两个小朋友骂哭了罗子康,难怪他到现在还没止住眼泪,比小米哭的还久。

    唉,真是让人头痛啊,这两孩子什么时候能和好?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这回没打架,老师们有预防。

    小白那边,三个小朋友来到张叹家。

    张叹开门,说:“来了啊~进来吧。”

    他从鞋架上拿出了三双小拖鞋。

    “咦?咋子有介么多呢?”小白惊奇地问。

    张叹:“给你们买的啊,你们有三个人。”

    他买了5双,专门给小朋友们准备的。

    “我们不是有4个人吗?还有你呢,大叔,你是人鸭。”沈榴榴说。

    张叹盯着这个小石榴,是不是骂我?别被我看出来,否则你完蛋。

    可惜,沈榴榴很天真的模样,不像是在骂人,而是真的傻。

    “进来坐吧,我买了水煮糖心蛋,给你们尝尝。”

    张叹把打包回来的两份水煮糖心蛋倒进碗里,分成三份,用小花碗盛了,招呼小白小米和沈榴榴来吃。

    “这不好叭~”小白迟疑道。

    小米跟着点头,也觉得不好。

    只有沈榴榴不见外,她循着气味,狗子似的,眼巴巴地走到桌子边。

    小白拉住她,她很认真地告诉小白:“我不吃,我就闻闻。”

    张叹万恶地用勺子搅拌水煮糖心蛋,沈榴榴眼睛都直了,舔舌头,咽口水,烦躁不已。

    “好香,来尝一尝。”张叹再次邀请道。

    “这不好叭”小白说。

    “这不好。”小米也说。

    “好不好鸭??”沈榴榴问,她是很想说好的,但是她年纪最小,没有话语权,所以只能跟在后面扇点小风,放点小火。

    三个人很明显意见不统一,有的小朋友超想吃,有的小朋友不坚定,张叹采取分化策略,很快就把她们拆散了。

    榴榴一个恍惚,就发现自己的小脚不听使唤,她已经站在了椅子上。

    再一个恍惚,又发现自己的小手也不听使唤,拿着勺子了。

    紧接着一个恍惚,她的小手把糖心蛋喂到了她的小嘴边。

    最后一个恍惚,她的小嘴巴已经把糖心蛋吞到小肚肚里!

    好吓人。

    她疾呼:“为啥子鸭?这是为啥子鸭?我为啥子这个样子鸭?”

    “你看你都已经这个样子了,鲁迅先生说,来都来了,多尝一口再走也没什么吧,对不对,尝一尝,很甜的。”张叹诱惑道。

    尝了一口的沈榴榴直呼我的天鸭也太好吃了叭,吼吼

    她完全沦陷了,救不出了,但是至少表面上还要喊两声救命,结果把小白和小米也搭进去了。

    张叹笑呵呵地看着三个小朋友吃水煮糖心蛋,心想你们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吃完了的小白执意要感谢张叹,跳支舞给他看。

    张叹表示热烈欢迎,吃饱了运动一下很好。

    小米小声说,她可以唱歌。

    张叹同样热烈欢迎。

    榴榴看看两个小姐姐,都有所表示,她决定在她们表演的时候,专门捧场,鼓掌叫好。

    三个小朋友在张叹这里吃喝玩乐,乐不思蜀,完全忘了和罗子康的不愉快。

    直到晚上10点,小柳老师上门来要人。

    “拜~”小白和张叹告别。

    “再见~”

    张叹把她们送到门口,三人换上小鞋子,要走了,小白招手让张叹蹲下来,她有话对他说。

    “怎么呢?”张叹蹲下来,附耳过去。

    小白凑过来,身上传来一股奶香,小嘴巴凑到张叹右耳边,小声说:“张老板,我有点喜欢你啦。嘻~拜”

    说完就跑了,洒下一串串笑声。

    天啊,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表白的竟然是个4岁半的小女生!

    堂堂一代海王,竟然落魄到了这种地步,张叹决定好好反省自己!

    堕落的太彻底了!

    小白回到二楼寝室,招呼小米去睡觉,又押着沈榴榴上了小床,然后自己转身要去一楼。

    “小白”一个抱着小熊布偶的小女孩从小床上支起小身子,柔声喊道。

    小白停下脚步,来到她的小床边:“怎么了?程程。”

    “小白,你去哪里了?我都找不到你呢。”孟程程嘟着小嘴,可怜兮兮的。

    “啊,我忘了带你去玩呢,呵呵,对不起吖,我去了大叔那里噻。”

    “哦,小白,你要听故事吗?”

    “要吖。”

    “我讲给你听。”

    “你要睡告告了。”

    孟程程执意要给小白讲个故事才肯睡觉,在经过老师的同意后,两个小朋友凑在一起,一个讲一个听。

    别看孟程程说话都不利索的样子,那是在人多的时候,或者有陌生人的时候,在熟人,比如小白面前,她讲的还很不错,是学院里讲故事顶好的几个小朋友之一,而且,和别人相比,她最大的优点是,她可以不看绘本就讲完一个故事。

    她只要看过或者听过的故事,都能记住。

    这是一个记忆力非常好的小朋友,学园里没人能比。

    照顾程程躺下闭眼睛后,小白离开了二楼寝室,小柳老师问她:“小白,你不睡吗?”

    小白摇摇头,没说话,一个人下了楼梯,来到一楼的阅读区,从一排排书架上,熟练地找到了《饥饿的唆老二》,走到角落里,继续啃这本费劲的绘本。kR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谁!谁偷袭我!”季末啪叽一下坐在地上,转过头一脸懵逼的看向了身后。

    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偷袭……

    “媳妇儿啊,那没事了。”季末看着穿着一身紫色性感小衣服的穆瑶,咽了一口唾沫。

    艾玛我媳妇儿可真好看。

    “起来。”穆姐姐看着眼神不规矩的小男人,抬起玉足,再次踢了踢小男人的屁股。

    别说这又软又弹踢着还挺舒服的,穆姐姐表示有点儿小上瘾。

    于是又轻轻踢了两脚。

    季末:“……”

    “你再踢我一下试试!”季末仰着头看着穆瑶,一脸愤怒的说到。

    这还没完没了了。

    随着啪啪两声,穆姐姐非常痛快的满足了小男人的愿望。

    季末:“……”

    “媳妇儿你可真听话。”

    没错了,这是他家的宝。

    “起来干活。”穆姐姐抬起玉足,对着小男人的屁股又是轻轻两脚。

    莫得办法,脚感实在是太好了,穆姐姐忍不住。

    季末:“……”

    “媳妇儿咱们商量一下,你能不能不踢我了。”季末看着穆瑶,一本正经的说到。

    虽然伤害性基本不大,但侮辱性……也不咋大。

    但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

    “不能。”穆姐姐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小男人的要求,然后挑衅似的又轻轻踢了一脚。

    季末:“……”

    “男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踢的。”

    “疼不疼?”穆姐姐抬起玉足,轻轻踢了下小男人的屁股,一脸关心的问到。

    季末:“……”

    “媳妇儿你是来帮我给来福洗澡的吗。”道理讲不通,小男人只好转移话题。

    讲道理是不可能讲道理的,这辈子都不能指望母老虎讲道理。

    人家这么好看,凭什么要跟你讲道理。

    不过有一说一,来福这个小猫崽子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听话,洗个澡就跟要它猫命似的,不是在反抗,那就是在反抗的路上。

    所以小男人现在急需一个长相漂亮,身材完美,性格又好,最好是穿的还非常清凉的仙子姐姐对他伸出援助之手。

    “不是,我是过来监工的。”穆姐姐看了一眼眼中充满渴望的小男人,一本正经的说着。

    然后走到一旁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动作优雅的翘起了二郎腿,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家的小男人……

    自己惹得烂摊子,必须要自己收拾干净。

    季末:“……”

    无情哈拉少。

    不过嘴上说着不要,但穆姐姐的身体还是十分诚实的。

    没出两分钟,穆姐姐就主动跑过来加入了洗猫大军的步伐。

    要是再晚一秒钟,穆姐姐觉得这一人一猫就得当着她的面儿打起来,实在是没眼看了。

    小的小的不听话,大的大的也跟着作妖。

    就得打!

    二十分钟后,小来福被清理干净,然后被它的季爸爸啪叽一下丢出了洗手间。

    “喵喵!”小来福对着季末来了两声猛虎咆哮,然后转过小脑袋头也不回的向着自己的窝窝狂奔了过去。

    猫猫再也不会回来了!

    “媳妇儿咱们也洗个澡吧?”季末回到浴室,对正在拿着花洒清洗浴室地面的穆瑶建议到。

    身子都被淋湿了,不洗个热水澡会着凉的,小男人的心思非常单纯,绝对没有任何其它非分的想法。

    让媳妇儿给他生个可爱又聪明的小宝宝,这应该不是什么非分的想法吧?

    “那我先洗,你去外面等我一会儿。”穆姐姐抬起头看了一眼心怀不轨的小男人,随意的说到。

    季末看了穆瑶一眼,没有说话,向一旁挪了一步,来到穆瑶身后,将穆瑶抱进了怀里。

    然后下巴轻轻放在穆瑶的香肩上,在穆瑶耳边温声说道:“一起呗姐姐,既节省了时间,又节约了水资源,何乐而不为呢。”

    小男人说着脸上带着淡淡的得意,这个办法简直两全其美,一箭双雕,一石二鸟……

    普天同庆!

    “滚。”穆姐姐红唇轻启,轻飘飘的吐出了一个字。

    想都不用想,和小男人一起洗澡那肯定是又费水又费时间……

    还费身子。

    季末:“……”

    “就不滚,你能拿我怎地吧!”小男人挺了挺胸膛,脸上写满了嚣张两个字。

    半分钟后,小男人被穆姐姐抓着把柄,无情的撵出了洗手间。

    紧接着只听啪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重重的关上。

    “你个母老虎,玩儿不起,搞偷袭,你没有实力……”小男人靠坐在房门前,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充满怨念的控诉着……

    下一秒,洗手间的门被突然打开,季末一个后仰,直接躺在了地上。

    然后……

    哇,这是什么世界奇观啊!

    穆瑶低下头看了看一脸痴相躺在地上的小男人,嘴角轻轻抽搐了两下,额头上瞬间浮现出几根黑线……

    “去给我拿套干净衣服过来。”穆姐姐说着看了小男人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转身向着浴室走了过去。

    两秒钟后,小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向着衣柜走了过去……

    这一波,小赚不亏。

    “尊敬的穆瑶女士,您的外卖已经送达,请问需要给您放在哪里?”季末拿着一套黑色的小衣服来到浴室,敲了敲浴室的玻璃门,对正在里面沐浴的穆姐姐出声问到。

    “候着。”穆姐姐仰起头捋了捋被水淋湿的乌黑秀发,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浴室门口的小男人,淡淡的说到。

    季末:“……”

    真拿自己当老佛爷了。

    “哎。”季末点了点头,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正大光明的欣赏起了美人沐浴。

    不看白不看,总比出去唱母老虎你玩儿不起你没有实力强吧。

    于是季末搬过一个小板凳,拿着衣服坐在了浴室门口,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这不比博人传燃多了?

    十分钟后,就在小男人燃的快要受不了想要冲进去大展身手的时候,穆姐姐终于优雅的擦干净了身上的最后一滴水滴,抬起长腿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更衣。”穆姐姐走出浴室,看着坐在小板凳上,仰着脑袋一脸色咪咪看着她的小男人,施施然的说到。

    季末:“……”

    这是太过相信他呢,还是直接就没有把他当成男人。

    他都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想着让他更衣?

    “自己更去吧。”季末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将手中的衣服往穆瑶身上一扔,推开浴室门,潇洒帅气的走了进去。

    穆姐姐下意识的抬起手接住了衣服,然后转过头看向了已经跑到花洒下面的小男人。

    “略略略!”小男人抬起手扯起嘴角对着穆瑶做了一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更衣,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穆姐姐定定的看着,眼角轻轻抽搐了两下,然后突然展颜一笑,转过身子,慢慢的穿起了衣服。

    动作优雅而又撩人,妩媚而又性感……

    季末:“……”

    你个母老虎,你玩儿不起,你没有实力……

    季末定定的看了两眼,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果断的闭上了双眼……

    又赶紧睁开了眼睛。

    脑子:我不想。

    眼睛:不,你想。

    两分钟后,穆姐姐在小男人冲出来的前一刻,对着小男人优雅的摆了摆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然后转过身子,抬起长腿,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洗手间。

    季末停下脚步,看了看自己熊熊燃烧的火焰和身上的水滴,拿起一旁雪白的浴巾蒙在了自己的头上。

    “啊!好香啊!”季末深呼吸一口气,一脸陶醉的说着,然后掀开浴巾,动作麻利的擦起了身子。

    趁其不备,用她的浴巾擦屁股。

    美滋滋。

    一分钟后,小男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洗手间,然后下意识的抬起头向着沙发看了过去……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这么快就把衣服穿上了吧?

    这是防贼呢吗?

    季末来到还保持矗立状态的大床前,将床放了下来,又把被子从沙发上取回来铺好。

    然后自己爬上床,钻进被子里,转过身子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穆瑶招了招手:“过来媳妇儿,我带你觉觉。”

    “我不困,你自己睡吧。”穆姐姐转过头看了一眼没安好心的小男人,拒绝了小男人的好意。

    “那你陪我睡一会儿呗媳妇儿,我一个人睡不着。”小男人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让来福陪你。”穆姐姐随意说到。

    季末:“……”

    “我想要一个热乎乎的人,而不是一只毛绒绒的猫。”

    “想想得了。”穆姐姐扫了小男人一眼,淡淡的说到。

    季末:“……”

    为什么不是洗洗睡吧。

    “媳妇儿我睡觉了,你一个人在沙发上不无聊吗。”季末看着穆瑶,一本正经的说到。

    没有小男人的陪伴你难道不感觉寂寞吗。

    “我有来福。”穆姐姐说着,转过头对着趴在窝窝里的小来福招了招手:“过来,宝贝。”

    小来福转过头闻声看去,然后站起身子,跳出猫窝,屁颠儿屁颠儿的向着穆瑶跑了过去,完全莫得一点儿记仇的样子。

    妥妥傻猫。

    穆瑶弯下腰,一把将来福抱了起来,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小男人。

    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跟猫过吧!”季末愤愤的说着,然后怒气冲冲的转过身子,留给了穆姐姐一个黑黑的后脑勺。

    穆瑶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小男人,伸出手摸了摸来福毛绒绒的小脑袋,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不急。

    时间缓缓流逝……

    季末: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这婆娘还不过来哄他,是不是不爱他了?

    季末背对着穆瑶,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陷入了有些不安的沉思……

    时间缓缓流逝……

    季末:又过去好几分钟了,这婆娘还不过来哄他,要不他下去哄哄她?

    不行,小男人不可以这么没出息。

    时间缓缓流逝,再次过去了几分钟……

    “喂!你到底过不过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季末转过头看向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撸猫看电视的穆瑶,没好气的说到。

    “你求我啊。”穆姐姐转过头看向了凶巴巴的小男人,眸子里荡漾着浓浓的笑意。

    季末:“……”

    “哼!”小男人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过脑袋,向上拽了拽被子。

    小男人永不低头!

    两分钟后……

    “求你了!”季末转过头,语气不善的说到。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小男人。”穆姐姐轻揉着来福的小脑袋,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家的小男人。

    季末:“……”

    迪迦!

    下一秒,小男人刷的一下掀开被子,怒气冲冲的下了床,来到穆瑶面前,看了眼笑吟吟看着自己的穆瑶,弯下腰一把连人带猫一起抱了起来,然后向着床边走去。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

    “强扭的瓜不甜,小男人。”穆姐姐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季末的脸颊,笑眯眯的说到。

    “解渴就行!”季末低下头看了穆瑶一眼,面无表情的说到。

    穆姐姐笑了笑,没有说话,然后伸出手揽住了小男人的脖颈。

    解渴归解渴,就怕小男人贪杯喝多了。

    几秒钟后,季末来到了床边,将穆瑶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然后低下头看了眼安安静静趴在穆瑶小腹上的来福:“诶?你个小崽子怎么跟着过来了。”

    蹭吃蹭喝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蹭抱。

    季末说着,伸出手,一把抱起小同志,毫不犹豫的丢到了一旁的地上。

    来福:???

    抱我过来的是你,丢我在地上的也是你。

    呵,忒,渣狗!

    季末处理完小电灯泡后,踢掉脱鞋,爬上床,轱辘到穆瑶身边,然后掀起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转身将穆瑶柔软的娇躯搂进了怀里。

    “媳妇儿我们睡午觉吧。”季末紧了紧搂着穆瑶的手臂,低下头在穆瑶的耳后轻轻亲吻了一下。

    “嗯。”穆姐姐背对着小男人,轻轻回应了一声。

    十几分钟后……

    “你就是这么睡午觉的?”穆姐姐感受到小男人的小动作,突然出声说到。

    季末:“……”

    “你……没睡着啊。”小男人手上的动作一僵,讪讪的说到。

    草率了,早知道再多等几分钟好了。

    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啊。kR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