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朱璃的那番话,还有脸上的表情,那坚定的眼神,终是让陈阔改变了主意。

    因为他有种预感,如果他拒绝小秘书的话,小秘书倒未必会生他气,但很有可能会自己悄咪咪地跟去,或者做出什么大胆的、出乎他预料的事来。

    毕竟唯之、伏冲的机票都是她帮订的,她很清楚目的地在哪。

    陈阔想了想,朱璃就算跟着去,不带她去危险地方就是了,让她和唯之师徒俩、幺妹在一块待着,危险性应该也不是很大。

    于是陈阔点头:“那就一起去吧,我先载你回家拿衣服。”

    “嗯嗯!”小秘书高兴地连连点头,跟他一块向车子走去的时候,都差点蹦着走路。

    干饭妞也是高举双手欢呼:“小朱一起!”

    小石头:“呜啦啦哟!”

    陈阔载着小朱到了她家楼下,本来想着他也回趟家拿了东西再过来,让小朱多收拾一会,但没想到的是,朱璃却是表示她很快,然后十分钟就背了个大背包、穿着牛仔裤、运动鞋跑下来。

    “我也回家去拿点东西。”

    陈阔一边打方向盘调头,一边说道。

    朱璃却马上提出了请求:“老板,我能跟你一块去你家看看不?”

    “啊?”开车的陈阔有些奇怪。

    “就是一起上楼,进到你家里面。”朱璃解释道:“上次谢阿姨和小梅过来的时候,小梅曾经说过,老板你家一般是不让人去的,连谢阿姨、你堂哥他们都没去过,小梅也只去过一次……”

    陈阔苦笑道:“确实是这样,不过这是因为我家里布了很多法阵,普通人进去的话,可能多少会受些影响,产生不适感,甚至有幻觉也说不定。小梅当初能进去,也不是我主动让她进的……是她强闯,骗进来的。”

    坐在副驾驶的朱璃抱着背包,脑袋放在背包上,侧着脑袋,眼睛亮亮地看着陈阔:“那老板能让我也进一次么?我现在是灵修了,还是能炼气的气修,应该可以抵抗那些负面影响吧?”

    陈阔愣了下,有点想回头看看朱璃,但又有些不太好意思,只能用眼角余光偷偷瞥一眼,然后装作看右边的后视镜快速扫一眼。

    小秘书这样把脑袋搁在背包上的模样,看起来憨憨的,特别可爱,让陈阔有种盛夏午后的中学校园中,在嘈杂的操场角落,靠着一棵大树,仰头观察着斑驳阳光洒落的感觉。

    “万年单身汉的屋子有什么好看的,就很普通的房子,装修也都很老了……”陈阔笑着说道。

    “我就是挺想看的。”朱璃话语坚定、声音却软软地说道。

    “那就……看呗。”陈阔只好说道。

    于是到了陈阔家楼下,朱璃就欢快地跟着他一起上楼。

    他们这楼没有电梯,上楼的时候还遇到一对六七十岁的夫妇一块下楼。

    “阿阔,这么晚才回来啊?”走在前面牵着老伴老婆婆看到陈阔,笑着招呼道,然后一下就看到了陈阔身后的朱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多看了两眼,才笑道:“这是……带女朋友回家啦?”

    陈阔带着朱璃在楼梯转角处停下,等两位老人先下去。

    “周奶奶,这是我同事小朱。”陈阔笑着说道。

    “好好,长得真俊,呵呵。”老婆婆有些欣慰地说道。

    朱璃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跟着陈阔一起打招呼。

    被老婆婆牵着的大爷却是在转角处停下,对陈阔说道:“阿阔,跟你师傅说,我想到怎么破他那三板斧了,让他明天早上早点下楼摆好棋盘等我,我必杀得他丢盔卸甲……”

    “走啦走啦,别影响人家小年轻谈恋爱。”走在前面的老婆婆拉了拉老伴的手催道。

    大爷一边继续向下走,一边嘀咕道:“才上初中谈什么恋爱,好好学习才是正理,别到时候高中都考不上……”

    “你话怎么这么多,小心点脚下。”

    陈阔带着旁边瞪大眼睛看两位老人下楼的朱璃继续爬楼梯,一边爬楼一边说道:“周爷爷患有阿尔茨海默病,记忆有些乱。”

    “噢。”朱璃恍然,然后忍不住问道:“那老板你中学的时候有谈恋爱吗?”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么惨呀!”

    “你去,你回车上等我!”

    “哎哎,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老板你要大度点呀!”朱璃笑道。

    不过在陈阔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朱璃还是忍不住又问道:“老板,你说如果你老了以后有阿茨海默症的话,会停留在哪个时期的记忆里?你会希望自己停在哪段记忆里?”

    陈阔笑道:“我如果得了阿茨海默症,估计很快就死掉了。”

    “为什么?”朱璃诧异。

    “我吃完饭,干饭妞肯定会骗我:‘阿阔阿阔我们还没吃饭快做饭吃’,于是我又做一次饭又吃一次,干饭妞继续骗我:‘阿阔阿阔我们还没吃饭快做饭吃’,周而复始,直到我把自己撑死……”

    陈阔和朱璃一起哈哈大笑的时候,灵视界下的干饭妞大声抗议:“我没有!”

    “呜呀啦哟!”

    “你呢?小朱你最想把记忆留在哪段时期?”走进屋后陈阔随口问道。

    “应该是童年吧。”朱璃笑眯眯地说道。

    如果她得了阿茨海默症,脑子里肯定不会忘的,应该就是和狗哥的那段时光了。

    “那看来你有一段很幸福的童年哪?”陈阔说着,打开玄关处的灯,给朱璃介绍道:“这就是我家了,怎么样,就很普通吧?”

    看到朱璃准备脱鞋,陈阔阻止道:“没事,不用脱。”

    朱璃依然脱了鞋,然后套上陈阔的大拖鞋,在屋里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

    “你随便逛,我先去收拾几件衣服,拿点东西。冰箱有喝的,你自己哪。有什么需要直接问干饭妞,她都知道。”

    “嗯嗯。”朱璃连连点头,视线在客厅里慢慢扫过,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把头靠着沙发上,想象着和狗哥一起吃完饭坐在这里看电视的景象。

    灵视界下,干饭妞歪着脑袋靠着朱璃,一脸傻乎乎的笑容。

    “老板,这房子只有两个房间,可是你师傅、你师兄、师姐,一共有四个人呀,怎么分房呢?”朱璃仰着脑袋大声问道。

    房间里收拾东西装袋的陈阔随口道:“我师兄、师姐一般不住这,他们大都在各地降妖除灵,或者待在宗门里。小时候只有我师傅有事单独出去的时候,师兄或师姐其中一人才会来带我,主要是防止我出什么意外,或者在学校里闯祸老师要找家长……

    “如果三人或四人同时在的话,有师姐就师姐自己一间,师兄睡沙发,师傅和我睡。师姐不在,就师兄和我睡。”

    陈阔收拾东西也很快,主要其实还是施法要用到的东西,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

    他提着包走出房间,看到小秘书站在那香火柜前,看着那个小盒子发呆,便说道:

    “那是我师傅。”Vg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我给你师傅上个香吧。”朱璃说道。

    “嗯。”陈阔点头。

    然后他便熟稔地抽出三根香递给小秘书,看着小秘书认真地点上,举香齐眉,口中无声地念着什么。

    待小秘书把香插上香炉后,陈阔才忍不住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朱璃笑了笑:“这个能说出来的吗?我就是请师傅他老人家保佑我们此行顺利,保佑老板长命百岁、无病无灾。”

    陈阔笑道:“你这是把我师傅当神了啊?”

    朱璃说道:“说不定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已经是神明了呢?”

    陈阔一怔,点头:“嗯,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挺好……”

    说着,他抬头看看天:“师傅,你要是成神了的话,记得多照顾着我们啊,回头你忌日的时候给你买点爱吃的!”

    灵视界下,干饭妞也仰头喊:“回头给你买点我爱吃的!”

    拿着东西下楼,重新上车后,朱璃说道:“老板,要不我先开一段,你先睡会,等半路再换你开?”

    陈阔想了想,现在还早,让朱璃来开确实比较合适,他熬夜能力比朱璃要强得多,下半夜他再来开,能够保持更好的身体状态,于是便点头同意。

    看到朱璃坐上驾驶座,两手合十,一本正经地跟大车打招呼,陈阔笑道:“你放心好了,你开车大车肯定很高兴的,他们‘阿阔门’对你都超级欢迎,因为他们‘大长老’是你的小迷妹。”

    “对!大车超高兴!”坐在后座的“阿阔门大长老”干饭妞大声说道。

    朱璃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我还是第一次开诞生了妖灵的车,有点小激动呢!”

    “和普通车也没啥区别,一样是那么开。不过它要是电动车的话,有智能驾驶模块,估计它能自己开,真正地自动驾驶,那样我们就能省心点。”陈阔把座椅靠背调后了点,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半躺姿势。

    朱璃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眯眯地说道:“开着还是不一样的,有种玩RPG游戏的时候,你知道控制的那个角色是个活人,有真实的思想那种感觉。”

    “没事,你要喜欢开,以后你就多开,秘书、助理,再加个司机也是可以的嘛!”陈阔笑道。

    “哇!老板你这是越来越有资本家风范了,开一份工资居然要人家干三份活!小心以后你被人挂路灯,我不去救你哦!”

    “我要是被挂路灯,你肯定也跑不了啊,你怎么着也得是灯饰。”

    “老板,人家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这是一人挂路灯全公司变灯饰啊!”

    “没有没有,全公司不至于,应该只有你。”

    “为什么有我,我只是个打工的……”

    “对啊,你只是个打工的,为什么还要冒险跟着我一起去救人?”

    “说不定我是妖族打入老板身边的卧底呢!”

    “这么能干的卧底请妖族的领导再多给我派一打!”

    “一个秘书你还嫌不够?”

    “一个当秘书,一个当助理,一个当司机嘛!噢,再来个会做饭的当厨师!哎,如果个个都是你这种天赋的气修的话,那我连降妖除灵都不用自己出手了,美滋滋。”

    “老板,你选个你喜欢的路灯……”

    后座的干饭妞眼神又变得失焦和迷茫起来,阿阔和小秘书又开始说她听不懂的话了。

    朱璃轿车驶上高速,副驾的陈阔两手插在胸前,闭上眼睛准备休息前,还是忍不住问道:

    “小朱,你为什么愿意跟我一起去冒险?”

    “嘘,听歌。”朱璃视线没有离开前方,似乎觉得陈阔的问题影响她听歌一般。

    陈阔愣了一下,然后注意到现在车厢在放的歌:

    “……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前世的姻缘也好……”

    陈阔有些哭笑不得,鬼迷心窍?好嘛,这回答太扎铁了。

    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陈阔醒过来,让朱璃拐进了服务站,换他来开。

    坐在副驾驶,像刚刚陈阔一样半躺着看车窗外向后飞逝的漆黑夜景,朱璃的身体慢慢地放松。

    车厢内在放着一首女声唱的《暗里着迷》,陈阔似乎担心吵到她睡觉,声音调得很小,不过以她的强悍听觉,却依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灵视界下,后座的干饭妞和她脑袋上的小石头依然不时地就冒出几句她听不懂的对话。

    这辆老款的花冠隔音静谧性很一般,胎躁风噪都颇大,还有些不知道是中控还是扶手箱的嘎吱异响,车窗似乎也因为胶条的老化而有一些微微的抖动。

    音乐声调小后,各种各样的杂音反而更明显了起来。

    可在这各种各样的嘈杂中,朱璃却有种莫名的安宁感。

    甚至生出一种“和狗哥就这么一直开车开下去,开到天荒地老,开遍整个地球”的想法。

    于是她转了个身,靠在座椅上的身体面对着驾驶座的方向。

    开车的陈阔本来以为小秘书这是睡着了在翻身,于是装作很自然地扫了一眼,想偷看下她睡着的模样。

    结果视线一瞥,黑暗中,一对宝石般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盯着他,两人视线短暂地一交。

    陈阔吓了一跳,收回视线,干咳一声,状似随意道:“睡不着?是不是音乐太大声?还是干饭妞太吵了?”

    朱璃笑道:“我又不是猪,能想睡就睡,一下就睡着的。”

    陈阔笑道:“猪也不行啊。”

    朱璃笑道:“老板刚刚好像一下就睡着了。”

    “你这是拐着弯骂我呀?”

    “哪有……”

    过了几秒钟,陈阔又忍不住问道:“小朱,你干嘛老看着我。”

    朱璃笑道:“老板,我看的是座椅呀。”

    “别看了,赶紧睡吧,明天估计会很忙,到时候想睡可能都没得睡了。”

    坐在后座一直好奇听他们交谈的干饭妞忽然说道:“小朱是肚子饿了,睡不着!阿阔,我们到前面服务区买好吃的喂小朱吧!”

    陈阔笑骂道:“笨蛋妞!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就知道吃么?”

    干饭妞:“笨蛋阔!”

    小石头:“啦呜啦!”

    “妞,我也加入你们阿阔门吧?”朱璃忽然转头对后座的干饭妞说道。

    “好呀好呀!小朱可以当大师姐,我当二师姐!小朱是大长老,我是二长老!”

    陈阔颇为诧异地看了眼副驾的小秘书:“干饭妞对你还真是区别对待呢,居然把最宝贝的‘大长老’之位都让出来了。要知道,这阿阔门里都没阿阔的,她都不让我加入的。”

    “老婆饼里没老婆,阿阔门里没阿阔,很合理嘛。”朱璃笑道,“不过我觉得,干饭妞这个‘阿阔门’,其实可以叫‘阿阔后援会’,我们都是老板你的应援团!”Vg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