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下台后,陈厚坤亲自送患儿去重症监护室。

    手术成功,患者一切平稳,生命体征和呼吸机的各种数值都在无声的告诉陈厚坤手术顺利。

    他没有大意,半夜给超声心动室主任打了一个电话,把人从家里拎过来给患儿做了超声心动。

    超声心动显示肺动脉瓣流出道通畅,没有返流。

    手术做的堪称完美!陈厚坤自己有自己的判断。

    和超声心动的李素梅主任一起走出iu,陈教授没忘记告诉iu的医生自己不回家,就在值班室窝一会,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打电话。

    “陈教授,你的心脏手术做的越来越厉害了。”李主任称赞道。

    “还行,还行,手风顺。”陈厚坤脸上的笑容真切和浓郁,甚至有些得意。

    这台手术展现出来的技术水平堪称国内一流,尤其是想到张友张主任那时候懵逼要哭的模样,陈厚坤心里有些小小的满足。

    换衣服出了iu,他愕然看见周从文站在门口。

    “小周医生,你没去休息?”

    话刚出口,陈厚坤拍了一下头,“你看我,对不起对不起啊,你这人生地不熟的,我来安排。”

    “陈教授,这是手术记录,你看一眼。”周从文把手里的纸递过去。

    陈厚坤有些不解,手术记录着什么急呢。再说自己记得很清楚,还用……

    眼睛扫了一下,陈厚坤就挪不动步了,直勾勾的看着周从文递过来的纸。

    手术台上,陈厚坤还腹诽周从文写病历细致就是针对王成发,其实他为人一点都不稳如老狗。

    可是这份手术记录却颠覆了陈厚坤旧有的认知。

    术中见心包部分缺如,主动脉骑跨 50%……

    房间隔缺损(中央型)约 1.2 m,室间隔缺损(流出道型)约 2.0 m……

    右室流出道狭窄(隔壁束肥厚),主肺动脉内径约 1.2 m、右肺动脉内径约 1.2 m、左肺动脉内径约 1.5 m……

    肺动脉瓣环约 1.2 m,肺动脉瓣二叶式、开放受限,三尖瓣增厚卷曲、三尖瓣返流(中度)……

    体外循环时间 196分钟,主动脉阻断时间 146 分钟……

    所有术中相关数据记载详实,有些数字陈厚坤记得都不是很清晰,直到他看见手术记录之后才隐约想起来。

    真是越看越喜欢,陈教授把周从文写的手术记录收好。

    “小周医生,我给你安排个地儿住。上次我邀请你来医大二院,的确有些唐突。现在,我很正式的向你提出邀请。”

    李素梅吓了一跳,陈教授这是怎么了?!眼前这位小医生是从哪来的?什么邀请不邀请的。

    周从文见陈教授一脸春风得意,他微微一笑,“陈教授,谢谢。”

    “哈哈哈。”陈厚坤笑道,“你回去先别张扬,我这面和院里面把关系走通。”

    “陈教授,我不想来。”周从文见陈教授会错了意,马上斩钉截铁的说到,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留。

    “……”陈厚坤怔了一下,仔细的看周从文。

    “我没在客气,陈教授。”

    “小周医生,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么?”陈教授有些恼怒的说道,“手术,作为一名外科医生不做手术怎么行!在江海市三院,都不说患者量,你连最基本的做手术的机会都没有,我了解王主任的脾气。”

    周从文微微一笑。

    “来我这里,保证你一年之内开胸切肺叶。”陈厚坤大手一挥,很确定的说道。

    春风得意马蹄急,周从文笑呵呵的看着陈厚坤,从他的身上周从文看到了一株小草冲破泥土、瓦砾压制后的喜悦。

    但问题也正在这里。

    陈教授为人老实憨厚,属于技术型人才,上一世被张友压的喘不过气来,一直到自己来,他才渐渐占据上风。

    只一台手术就能翻盘?可能性不大。

    陈教授不知道周从文在想什么,他有些惋惜的看着小周医生,“别着急做选择,回去好好想想。”

    周从文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陈教授,要是没事,我先找地儿休息。”

    “行,你静下来好好想想。”陈厚坤拉着周从文的手,一脸关爱的说道,“小周医生,一定要好好想啊。”

    周从文点了点头,他忽然听到“叮咚”一声响,视野右上角的系统面板里任务已经完成。

    完成了?周从文完全不知道系统颁布了什么任务,又是以什么角度来判断自己是不是完成任务的。

    如果说用治病救人的话,手术完成的一瞬间就应该提示任务已完成。

    可这个时候提示完成任务,有什么含义呢?

    古怪,难道系统这个小家伙回到2002年之后变得不稳定了么?

    本来顺利完成一台手术,还是难度比较高的 Goldenhar 综合征并发法洛氏四联症,应该如释重负才对。

    可是周从文心里却没有多开心,一直想着系统飘忽不定的事儿。

    走出iu的走廊,患者家属感激涕零的出现在陈厚坤的面前。

    和之前的蛮横霸道不同,耿浩然拉着陈厚坤的手一个劲儿的表达感激。他全身都洋溢着喜悦,连脖颈位置的纹身都鲜活了许多。

    周从文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人群后,是柳小别,她手里还拎着一个傻大黑粗的笔记本电脑包。

    他们认识?周从文有些诧异。

    周从文惊讶,可柳小别在看见周从文的一瞬间更加惊讶,她没想到周从文竟然能出现在这里。

    “耿先生,这位是我找来的助手,今天的手术里发挥了特别大的作用。”陈厚坤还是很厚道的介绍了一下周从文。

    “知道知道,大半夜去接人,我还以为是一个老医生,没想到竟然是个年轻人。以后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耿浩然满面红光拍着周从文的肩膀说道。

    周从文不为人注意的闪躲了一下,面带微笑看向柳小别。

    “小兄弟,她是你女朋友吧,真贴心,你们是一起来的么。”耿浩然心情很好,回头顺着周从文的目光看见柳小别,很爽朗的说道。

    天知道柳小别在这里干什么,周从文和耿皓然客气了两句,走向柳小别。Tz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周从文和柳小别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来做手术。”

    “我来卖信息。”

    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周从文看了一眼柳小别,笑了笑,“不容易吧。”

    “还行,试试看,反正也没什么成本。顺便去旧物市场淘了点东西,算是有收获,找时间跟你说。”柳小别抬手当胸锤了周从文一拳,“你不是说不认识有钱人么?”

    “我在家值班,半夜被拉来做的手术。”周从文也很无奈。

    “呦?大手啊,竟然还半夜找你来救台。”

    “你也知道救台?”周从文有些奇怪。

    “知道,很简单的常识么。”

    周从文微微低头,和柳小别耳语,他没意识到什么,陈厚坤笑吟吟的看着。

    小周的女朋友长的不错,两人看起来很般配。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还用小拳拳打他……咳咳。

    “陈教授,谢谢,赏个光吃顿饭。海天酒楼,大厨一直等着呢。熬了一天的佛跳墙,味儿都进去了。”耿皓然虽然是邀请,但霸道、不容拒绝。

    陈厚坤虽然很累,做了一天手术,早已经筋疲力尽,但这事儿不是他能说“不”的,只好跟着耿皓然去吃宵夜,接受强加给自己的感激之情。

    周从文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看见柳小别辛辛苦苦拿着笨重的笔记本电脑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和耿皓然接触,心一软便带着她一起去赴宴。

    “周从文,我感觉我能谈下来。”

    车上,柳小别小声和周从文说道。

    “恭喜。”周从文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不咸不淡的恭喜柳小别。

    “一会我不否认是你女朋友,你会介意么?”柳小别轻声问道。

    “不介意。”周从文很随意的回答道。

    “你帮了我大忙,想要什么?现金还是别的?”

    “我不要……”周从文刚一拒绝,马上想到什么,转口说道,“你能给我多少钱?”

    “出息。”柳小别鄙夷的看了一眼周从文,“穷嗖嗖的还假装大方,要多少钱直接说呗,你凭本事挣的。”

    “五十万?”

    “……”柳小别微微皱眉。

    “不要现金,你帮我买一台奥利达的磨钻。”

    “磨钻?”

    “神经外科的设备。”

    “你不是胸外科的医生么,要神经外科的设备干什么?”柳小别沉吟,随即醒悟,“是不是你们主任欺负你欺负的太过了,你没机会上手术准备转科?”

    “要说你一个老爷们怎么这么完蛋,跟他干啊!他一老帮菜还能赢得了你?熬也熬死他!”

    周从文听柳小别这么说,忽然有些恍惚。

    这些话好像都是自己说过的,难道自己是和柳小别说的?不能啊,自己好像没和柳小别说过有关于王成发的事儿。而她与王成发也只见过一面,怎么像是两人有深仇大恨一样呢。

    “别怂,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柳小别怂恿道。

    “和王成发没关系,是我要练习手术技巧需要的设备。”

    “什么?”

    “磨钻,磨鸡蛋皮,外面的蛋壳都磨掉,只剩下里面的内膜。厉害吧!”周从文笑眯眯的说道。

    “真行?”

    “那是,你别小看一名外科医生,我们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好!只要事成,五十万以内我给你买一台。”柳小别说完,又慎重的补充一句,“超过五十万可不行!”

    这姑娘的确挺大方,周从文笑了。现在是2002年,五十万能在帝都买一套百平米的房子,还是三环附近。

    虽然柳小别不知道,但周从文不忍心占这个便宜。但自己需要提高手术技巧,算了,以后找机会给她介绍几个活就好。

    挣钱么,其实并不难,周从文也从来没放在心上。实在不行,等彩票兑奖还给她就是。

    一顿饭宾主言欢,耿皓然也不全然不近人情,见陈厚坤累了,只吃了不到一个小时酒席便散去,派人送陈教授回家,并且安排周从文住下。

    柳小别抓住机会,和耿皓然介绍项目,周从文对此兴趣聊聊,根本没听柳小别说了什么。

    ……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柳小别说事情没办完留在省城,周从文直接去了医院,毕竟每天都有病程记录要写。

    王成发虎视眈眈,周从文可不想阴沟翻船。最后报仇不成反倒被王成发一顿蹂躏,自己白活了一遍。

    查房、看患者、写病历,除了最后一样,早都镌刻在周从文的心里。每天不看两遍自己做过手术的患者,他回家都睡不好觉。

    后来这一点被其他人嘲笑,说有强迫症。

    王强在写病历,认真的把每一个化验指标都记录下来。

    前几天他收了一个食管癌的患者,是王成发老家来的,特意找他做手术。

    除了急诊之外,王成发相当在意每一个择期手术的患者。

    毕竟一名医生水平高低,和择期手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家医院的水平高低,也和择期手术有密切联系。

    患者明天要手术,术前准备已经完成,王成发和王强反复校对,避免任何失误。

    周从文的印象里王成发的水平很糙,各种手术他都能做,甚至包括神经外科钻孔引流这种“简单”的处置。但真说什么手术做到登堂入室,那就很扯了。

    明天自己是三助,想都不用想,上去看一台糟心的手术……周从文微微摇头笑了笑,的确很无趣,但这是2002年的一部分。

    已经重生了十多天,口袋里竟然只有出账没有进账,自己还真是一个不靠谱的重生者,简直给重生的家族丢脸。

    沈从文一笔一划的写病历,严谨认真,仿佛在做科研。

    科室的工作其实并不多,除了急诊比较头疼之外,其他活对周从文来讲只是小菜一碟。

    这些年大下岗的余波还在,农村人口也逐渐往城市涌,治安比较差,抢劫行凶很常见。再加上对酒驾管理不严格,虽然车少,但重大车祸极多。

    少值一个班就意味着少收一个班的急诊,能轻松点。周从文下班之前干完所有的活,准点下班。

    先去市场买了一块带皮的新鲜肉,拎着肉,周从文像极了已经退休、每天无所事事的老头子,背着手回家。

    路过彩票站的时候他甚至懒得去把一张2块钱的彩票兑奖,几十年后2块钱连一根全是冰的冰棍都买不了,在周从文的脑海里约等于无。

    “小伙子!”

    老板正急匆匆的往里走,忽然看见周从文,他热情的打了一个招呼。

    “忙呢,老板。”

    “爱尔兰的比赛踢完了,还有乌拉圭对丹麦的比赛,不来买一手?晚一点还有德国对沙特,这可是送钱!”

    “不了,没兴趣。”周从文挥了挥手,转身回家。

    看着周从文背手、腰有些佝偻的背影,一个光头汉子问道,“老板,你穷疯了,2块钱还要下这么大的力气。”

    “你懂啥。”春晓体彩的老板鄙夷的说道,“我一直怀疑他和澳门有联系。”

    “别扯淡,他是对面三院的医生,怎么可能和澳门有联系。”

    “法国对塞内加尔,赛前你们重注压法国赢,输的脸都绿了。可是他在赛前买了一张彩票,压塞内加尔赢。”

    “蒙的呗。”光头壮汉脸色很不好看,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一地烟头、痰渍,彩票站门口脏的不像样子。

    老板也没在意他的态度,这里输了钱的男人都一样,笑呵呵说道,“我也觉得是蒙的,要是再有几次能看看胜率就好了,可惜他对球不感兴趣。”

    “每天都有走运的人,怎么没见你对他们感兴趣?”

    “你不懂,这是直觉。”春晓体彩的老板王春晓笑眯眯的说道,“我第一眼就觉得这人不简单。”

    ……

    周从文回到家,便开始用新鲜的肉练习、恢复手感。

    从头再来,远远要比上一世简单轻松。

    虽然现在没有达芬奇机器人、也没有手术胶囊,展示不出来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术技法,但是碾压同时代的所有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戴着无菌手套的手落在肉皮上,手术刀切下,周从文感受着肌肉纤维传递来的质感,寻找记忆里的相关资料,一步步恢复自己的操作水平。

    太阳渐渐落下,天上的火烧云漂亮的让人沉醉,小区里殷红一片。但这些和周从文都没有关系,几个小时弹指而过,一整块带皮肉变成了无数纤细的碎渣。

    水平在逐步恢复,只是对细致而微的操作还力有未逮,这要用神经外科的设备磨鸡蛋才能做到。

    一直练到夜幕降临,十点多周从文洗了个澡,胡乱睡去。

    ……

    第二天上班,交班、查房、送患者,周从文早早去了手术室。

    他对食管癌的患者并不感兴趣,肿瘤位于贲门上方5m,不用三切口经颈部做,难度不大。即便是王成发操刀,手术比较糙,估计有4-5个小时也能做下来。

    周从文想看一眼其他科室的手术,对于他来讲,这相当于“考古”。

    一个术间一个术间的看,忽然4手传来一阵嚎哭声。

    “爸,我错了!”TzX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