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泥炉燃碳煮着茶。

    蒲扇轻轻挥,茶汤煮沸,兰味飘香。

    白藕纤指拿着万历年间的西施茶壶,让褐色茶汤缓缓倒入酒器造型的成化年间的鸡缸杯中,玉唇轻拂,缓解烫意,这才端到躺椅上吹着小电风扇的男人嘴边。

    大白背心大裤衩趿拉着人字拖的‘老爷’呷了口茶,看也不看就往旁边一放。

    高丽姬的手早就适时正好接稳茶杯,然后奉上烟缸和抽了几口的雪茄。

    高丽姬奉好茶和雪茄后,半蹲下,用光滑的小手轻轻顺着大裤衩慢爬腿根轻轻按压,压枪的技法都显得格外专业。

    见到自己的成化鸡缸杯安稳放好。

    随身别着大口径枪支的吴老板这才回过味来。

    吴孝祖叼着雪茄,半眯着眼,好似某个魔都老阿飞一般,挑着牙啐了一口,张口就骂,“我顶你个肺,这配乐是个什么瘠薄玩意?”

    高丽姬李英爱一边用手安抚鸡动,一边也扭过头,俏脸上配合老板鼓出一个很凶的表情,看向前面几个后期制作人员。

    “艹,天地孤寂,白雪茫茫,风,雪,水,火,在电影里都应该是有用地角色,要有所表达。

    算了,这个回头再说。

    这画面在这里丢桢了吧?

    不要特意去模仿我以往镜头剪辑的风格,我如果还要循规蹈矩,我干嘛非要让你们全权负责?”

    吴孝祖脸色不满的朝着后期制作负责人邝志莨、陈志玮、陈祺合三人看去。

    “你们太……在意我的感受,反而让这部电影整体上十分别扭。不要用以往经验来剪这部戏。

    那不是我想要的…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嚒?”

    三个人被吴孝祖训的大气不敢喘。

    前两者算是元老,还算好。

    陈祺合这位后来的H.K.S.E还是第一次参与吴孝祖的电影项目,看到吴孝祖如此恼怒,整个人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

    没办法。

    人的名树的影,面前人的成就让他自然也是忐忑。倒是邝志莨和陈志玮对视一眼,祖哥脏口就来,反而让他们松了一口气,说明祖哥没有把他们当做外人。

    圈内人都知道,祖哥对于外人非常客气,只有对真正的自己人才会破口大骂。他们也是经历过吴孝祖多部电影的嫡系了……

    拍电影的时候,别说他们。在剧组,那金枝玉叶娇滴滴的女明星们又点样?

    “配乐你们不用管,我正好约了人研究。不过剪辑上你们几个要动动心思。

    尝试一下,别特意运用那么多技巧。”

    吴孝祖就像是甲方爸爸一样,沉思提意见:“注重人与自然的关系,然后投入感情。”

    三人就像刘关张结拜,两人相觑,一个懵逼独立在二人之外。

    “听冇听过王小姐的现场?就那种感觉……”吴孝祖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噢!!!

    三人立马就明白了。

    王小姐嘛。

    没有技巧,全是感情的喔。

    瞬间就明白吴导想要的画面剪辑感觉了!特别直观!

    “放心吧祖哥,我们重新剪辑试一试。”邝志莨说。

    “OK,放心大胆的去做。”

    吴孝祖也给予鼓励,笑了笑,看向邝志莨,“阿良,听说你订了婚?

    前段时间没时间参加,我从阿东哪里搞了台车,当做补给你的礼物。”

    许多关系,光凭着感情维持并不够。

    团队的维持不能全凭人格魅力。

    那不是在打工,那是在打飞机。

    感情+利益才是稳固团队的正确方式,不能你一个人吃肉,手底下人全领着死工资。

    尽管他们没有电影分红,但是吴孝祖每次都会在自己的分红或者片酬中拿出一部分给团队进行‘分红激励’。

    所以他们才会觉得骂人的吴孝祖更有魅力。

    不信的老板可以试试。

    “谢谢祖哥。”邝志莨瞬间感动不已,“您都已经封了红包……”

    “红包是红包,礼物是礼物。收下吧。”

    吴孝祖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过可不能光顾着和阿东去下赛道,好好把这部戏给我搞好。

    阿伟和阿合也是,不过你们要搞快点女朋友…不然可没有礼物。”

    陈志玮和陈祺合也忍不住露出笑意,连忙感谢。

    事实证明,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相结合是很有必要的…

    吴孝祖又如同‘政委’一般的关心了关心手底下这些‘兵’的生活状况,给予了关怀。

    几个人瞬间也又恢复了干劲。

    “音乐那边怎么样了?”吴孝祖转头问了一句李英爱。

    “老板,蒋sir和李sir正接待音乐团队。不过……”李英爱低声提醒,“好像音乐团队那边也有点麻烦……”

    “那这边就先到这,去见见东瀛的音乐团队。”吴孝祖朝着几个人点点头。

    他对于《无人区》这部戏非常在意,所以在拍摄《无人区》之前,吴孝祖就联系了东瀛的音乐团队。

    港岛音乐看东瀛嘛。

    自己要大气磅礴还要能够搭配无人区那绝望后的一种升华的韵意,可能并不是简单的几段编曲能够解决的…

    他对于音乐要求是‘悲怆激昂’。

    所以,吴孝祖让人联系了小久。

    他叫小久。

    许多人称呼他为久石让。

    正好《那个男人的夏天》的配乐也可以一手操办。虽然钢琴谱他照葫芦画瓢有所‘文抄’,但整体编曲上还需要有人来负责。

    当然,还有《大佬》的配乐问题。

    ……

    日式茶室。

    长相约如东京*****中秃顶社长一样的男人跪坐在榻榻米上,小口小口抿着茶水。

    满脸的苦大仇深,幽怨委屈。

    “蒋桑、李桑,这个活我滴实在是干不了的噶活~我这次特意从东瀛赶过来,实在是因为没法做……”

    秃头男久石让把烟头按在烟灰缸掐灭,直接翻出公文包里的简谱和稿图,并且让助手把一些黑胶唱片拿出来,哭笑不得的道:“吴桑说想要和这些音乐差不多意思的新作品,并且还要符合电影的情节和镜头。”

    “吴导的要求一向挑剔一些。”李莉成笑着给对方添茶。

    “这不是挑剔的问题呀。”

    久石让愤慨委屈的把黑胶唱片推给对方,点着上边的名字,“你看看这唱片是谁?这是《安魂曲》呀!”

    “穆扎?”

    蒋二少抿了口烟,正看到胶片上贴着作曲者的名字,拿起来左右翻转。

    久石让这位入行8、9年,在东瀛音乐界崭露头角的作曲大咖此刻委屈的差点哭出来,“我发了几个曲子小样,全都被吴sir给驳回了。

    吴桑给我回电报,说让我做的曲子比莫扎特的好一些……我……我……还是不要做得好。”

    蒋志强听不太懂日语,只能看向肥成,后者摊摊手,没有解释。

    这时候,门被拉开。

    帅气逼人的吴导演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

    “久石让老师吧?”

    一见到久石让,吴孝祖就露出笑容,同时看到桌子上的黑胶唱片,笑容更灿烂,“我就说我的要求不高,《无人区》的配乐强过穆扎的水准就行。

    看来久石让老师这是有备而来呀。”

    身后的高丽秘书笑着接过仕女端过来的茶点,自己亲自送进来。

    “吴桑!”

    久石让委屈的站起身,“你给我的音乐小样可是莫扎特的呀。

    我何德何能可以做出比莫扎特更好的音乐啊!”

    “?”

    吴孝祖看着略显激动的久石让,转头看了眼肥成。

    肥成给翻译了一遍,然后无奈的道:“大佬,你这多少有点难为人。”

    “不是,我好奇问一句,这个穆扎是边个?”蒋二少好奇的拿起黑胶唱片,朝着两人询问。

    “这个?”

    吴孝祖拿起唱片,云淡风轻的解释了一句:“他们管他叫穆扎,咱们这里叫……莫扎特。

    我就是想让他做出比莫扎特好一些的配乐而已,要求也还算不高吧?”

    “莫…扎…特????”

    蒋二少差点一口烟呛嗓子憋死。

    看着面前委屈又悲愤的秃头久石让,心里莫名有一种同情。

    怪不得这个秃头东瀛鬼子来到港岛之后天天挠头。

    “我有点心疼这个鬼子了。”蒋二少主动给久石让敬了杯茶。

    “久石让先生还有耐心来港岛,我觉得素养和脾气就真的让我敬佩了。”

    吴孝祖也无奈呀。

    他虽然会做点曲子,但是整部电影的配曲需要强大的专业知识,尤其是符合意境的作品。

    《无人区》需要那种大气磅礴的曲子来映衬才行。

    没办法。

    曾经姜小军做得缺德事,自己只能学习一遍才行。

    相信逼一逼,久石让应该是能做出《太阳照常升起》那样的曲子……

    这倒不是吴孝祖矫情。

    《无人区》这部戏本身就带着一种绝望感,如果音乐上无法进行调和,很容易让影片失衡。

    他拍的的是绝望。

    但是,这种绝望并不是影片的核心。

    人性中肯定不是全都拥有绝望,所以就需要优秀的配乐来客串另一个维度上的融合才行。

    他想了半天,还是久石让的团队有这个本事。

    当然,其实内地也有顶级的配乐大师,但风格上,还是久石让更符合他的心意。

    毕竟,

    自己要求确实也不高……

    何况,这部戏是要送到威尼斯电影节的呀。rdv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东京不凉电影中长得很像摸下属丝袜模样的光头老社长久石让,委屈又傲娇的领着自己地社畜团队入驻了沙田摄制厂。 

    誓要做出配乐。 

    他不是要证明他久石让作曲有多了不起,他就是要作曲比莫扎特强一些……个屁啊! 

    三天时间,老社长萎靡不振了。 

    “他没事吧?” 

    摄制厂后期制作主楼的天台铁门处,依靠着大铁门的蒋sir扥了扥自己的网眼风衣,满脸关注的看着不远处,单脚踩着天台边,伸胳膊如树哥一样抽烟的‘光头久’。 

    “三天被大佬退稿十几次,我感觉应该快撑不住了。”邝志莨失笑。 

    “师父不是说了么,不疯魔不成活。”邱立涛道。 

    “也对……” 

    看着长毛邱立涛和邝志莨两人离开,蒋二少挖了挖煤,弹飞,顺手在门把手上蹭了蹭,转了转眼睛,觉得对又好似有哪里不对。 

    “感情疯的别人,成自己的活?” 

    可怜的看了一眼还在天台凹造型的久石让,临离开前,对着身边的助理,吩咐道:“你们几个注意一点久石让老师的心理波动。” 

    老emo了!

    不提久石让在为了《无人区》、《大佬》和《那个男人的夏天》的配乐苦思冥想。 

    筹备已久的独立运行经纪公司在港岛悄无声息的氛围中成立了。 

    新成立的经纪公司全称为『时代创新管理有限公司』英文名‘Times Creative Management, Inc.’,简称TCM机构。 

    CEO定为了张家振。 

    合伙人包括AB姐、陈家瑛、邱嚟宽这些手底下握着大量艺人资源的经理人。 

    总部设在了中环。 

    “AB姐——” 

    “AB姐!” 

    美艳打扮气场强大的AB姐踩着细高跟走过办公区域,不断有人起身问候。 

    许多工作人员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吐了吐舌头。 

    “估计又要火星撞地球了。” 

    “小声点……” 

    经纪公司成立,最重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艺人资源。 

    相比而言,陈家瑛算是比较佛系,手下的团队并没有大肆‘搜刮’艺人的合约。 

    但‘宽姐’和‘AB姐’可谓是针尖对麦芒,上演了争分夺秒的艺人抢夺战。 

    今天你拿到了李茄欣的部分艺人约,明天我就甩出章敏的商业合约,总之是锱铢必较,分庭抗礼。 

    导致的后果就是公司刚成立,就冒出明显的山头主义。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她们这些手握大权的‘女人’。 

    “AB早。” 

    会议室中,大马金刀横坐犹如混世太保的邱嚟宽笑着与走进门的AB打了个招呼。 

    “宽姐,你好早。”AB姐也是笑容洋溢。 

    她们两人当面,反倒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矛盾,当然,公司成立不止三位合伙人,自然还有其他人,所以总体来说,这种矛盾体现在竞争方面,倒也不算坏事。 

    “古德猫宁先生小姐们。” 

    戴着眼镜儒雅斯文的张家振笑着也走进房间,“闲话短说,我一会还要去总部对董事会进行述职报告,公司初立,大家最近也都辛苦了。 

    董事局和苏总对于我们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 

    我简单说几件事……” 

    张家振对于公司里出现的‘竞争’自然不会不知道。但是这种矛盾和竞争在他看来是良性的……至于说山头主义? 

    还是那句话,既然想要做事,难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现在他们主要是一致对外。 

    经纪公司的独立运营,最大的‘敌人’还是现在的电影公司。 

    他们需要为手底下艺人争取到更加丰富及体现价值的收益,这才是他们存在的初衷。 

    是的。 

    经纪公司的首要目的就是根据艺人等级及市场综合考量,提高他们的片酬、广告费用及各种费用。 

    这是他们能够笼络人心的手段。 

    这么说吧。 

    现场唯有张家振知道经纪公司成立的原因是什么——真当走之前不买雷嘛? 

    至于说明星们片酬疯涨,那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何况现在港片这么繁花似锦,涨一涨片酬不是很合理的事情嚒? 

    毒丸计划? 

    没错。 

    这个就是仿造毒丸计划进行的一向措施,而且还是阳谋。 

    商业和资本本来就是冷血且冰冷的,吴孝祖也没道理真的给他们留下一摊子现成的收益吧? 

    至于说片酬长上去,会不会就降不下来?

    为乜要降下来? 

    如果真当天崩地裂,你不降价也可以呀。 

    冇片拍咯。 

    市场是很现实的,它们抛弃你的时候甚至一声招呼都不会和你打。 

    当然了,经纪公司的出现也是为了范亚洲化的发展,其它地区的艺人的经纪约会全都交给TCM来处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整合资源。 

    毕竟在名义上‘TCM’只是一家经纪公司,不会是文化制裁的主要目标。 

    潜移默化的正确引导下,‘华流’为何就不能披上不同的外衣内? 

    …… 

    新界,马尾下岭咀。 

    五月底的阳光异常毒辣,为即将到来的夏日铺垫好了自己的火热。 

    躁动的风裹挟着炙烤的气息,卷走了每个人的精神。 

    大美女李茄欣脸色潮红未退,翻过身,两条腿如夹子一样…… 

    直到驱车离开。 

    吴孝祖这才松了一口气…… 

    最近陪着邱马达和女儿的他昨晚不小心喝了几杯虎鞭酒,无奈之下只能搵来一些公共资源来进行释放。 

    一晚应对了三四位女星。 

    这才让血液里的躁动驱散。 

    不得不说,这特么虎鞭酒真是犀利啊! 

    其实吴孝祖原本也不想与李小姐再有瓜葛,但架不住她确实足够润,而且敢玩……花样还多,再加上主动送上门求种子……资源。 

    吴孝祖也就顺其自然的给予了一点鼓…掌…励。 

    他之所以尽快搵这些公共资源来释放,主要是因为抗造,还不需要保养。 

    花样繁多,各种排水渠过弯。 

    而且, 

    北美那边,贺胖胖预产期也到了时间,大概在六月初。 

    他这时间管理学都不够他忙的…… 

    过去之后,可能又将是大半个月素斋生活……纯吃素…这吃素的段位可比张某初强多了。 

    “老板,演艺学院的学生代表和剧组的人到了。”李英爱走进来汇报。 

    不好意思,这两天确实没有状态。 

    公司的人与合作已久的一家甲方公司对接出现点问题,我这几天一直在擦屁股。可能也是影响了写作状态。心累……有的时候你会发现,TMD有的人是真的狗肉上不了席,小聪明有的是,一办正事就给你拉跨。rdv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