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张合欢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样,不然我会将你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你的家人,告诉你的公司。”

    刘赫石道:“我发誓,我跟她们失踪的事情无关,我根本不知道车洪范会这么做。”

    裴秀智气喘吁吁地从身后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还以为张合欢要向刘赫石不利,尖叫道:“张先生,不要!”

    张合欢转身看了她一眼,刘赫石趁着这个机会一拳向张合欢的咽喉攻去,没想到张合欢根本没有放弃警惕,单手格开他的攻击,一巴掌拍在他面门上,啪!的一巴掌打得刘赫石满脸开花。

    裴秀智看到刘赫石飞溅的鼻血,吓得尖叫一声捂住了嘴唇。

    张合欢抓住刘赫石的头发往地面上狠狠一怼,刘赫石遭受这次重击,眼前一黑差点没昏过去,双手抱着脑袋:“我……我不敢了……”

    张合欢冷冷道:“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混账,秀智,报警!”

    刘赫石捂着鼻子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张合欢的面前,哀求道:“不要,千万不要,我妻子不知道这件事,我孩子还小,我不想他们知道我赌博借高利贷的事情,拜托了,拜托了!”

    堂堂七尺男儿竟然给张合欢连连磕头。

    张合欢心说这棒子的膝盖可真不值钱。

    裴秀智道:“张先生,秀英姐和这件无关的。”

    张合欢道:“宝儿她们也是无辜的。”

    刘赫石道:“我这就带你去找车洪范,我这就带你去,你千万不要把我借贷的事情说出去,拜托了,拜托了。”梆梆又是两个响头。

    张合欢感觉这货够傻逼的,你借高利贷跟我没关系,我现在只想赶紧找到我的人,不过刘赫石担心家人知道他的事情也是好事,如果心中没有任何忌惮,他也不会乖乖听话了

    此时裴秀智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姜秀英打电话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到,裴秀智看了刘赫石一眼,刘赫石一脸哀求的神情,裴秀智心中不忍,告诉姜秀英自己有要紧事去办,今天估计过不去了,非常抱歉。

    张合欢向刘赫石身上踹了一脚道:“走吧,现在就带我去找人。”

    刘赫石不敢再玩花样,张合欢让裴秀智把她的车开过来,本来没想她暴露,可她自己跑了出来,这下刘赫石肯定知道是她带自己找到这里的,张合欢心中暗叹,给裴秀智添麻烦了。

    张合欢跟刘赫石挤在空间狭窄的后座,按照他的指引,裴秀智重新将车驶向江南区永登浦。

    张合欢途中给乔胜男发了条消息,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一些线索,带走秦虹她们的司机是车洪范,应该是个放高利贷的,现在他们就去永登浦找人。

    乔胜男关心张合欢的安全,提醒他千万不要冲动,她现在就赶往永登浦,韓国警方的办事效率低下,虽然口头上非常配合,但是在具体办事上拖拖拉拉,乔胜男也非常头疼。

    连张合欢都查到了司机的名字,到现在韓国警方拿着那张照片还没有查到司机的身份,金载元那边的调查也很不顺利,他对此事表示一无所知。

    张合欢让乔胜男不用担心,他会见机行事,让乔胜男还是催促韓国警方调查车洪范的资料,锁定他现在的位置。

    永登浦在江南是一个比较奇特的存在,距离地铁站不远有一条街道,街道两旁布满了玻璃屋,因为是白天,全都房门紧闭,到了晚上,这里会是另外一番景象,灯光全开,宛如橱窗的玻璃屋内站着搔首弄姿的性感女郎,以她们自认为撩人的姿势招揽着过路的客人。

    在街头巷尾还会有几家老太婆开得夜市,表面上看是深夜食堂,可实际上负责望风,毕竟这种产业在韓国并不合法,如果不是特殊情况,警方也很少清理。

    身为本地人的裴智秀从没有来过这里,找地方把车停好,张合欢让她不用跟着一起过去了,他们要找得人应当是黑社会分子,张合欢担心有危险。

    乔胜男已经出发向这边赶来,张合欢将裴秀智的车牌号发给了她,如果乔胜男赶到可以先跟裴秀智接应。

    他压着刘赫石先去找车洪范。

    两人一前一后走入小街,刘赫石道:“我真不知道车洪范要对练习生不利,我跟她们失踪的事情没有关系。”

    张合欢道:“少废话,找人要紧。”他心中暗忖,如果秦虹她们没事最好,如果遭遇不测,包括刘赫石在内的所有人,他都不会放过,一定要让这帮黑心棒子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刘赫石带张合欢去得地方是一座电玩城,这电玩城实际上是一个地下赌场,刘赫石过去经常来玩,他签下的巨额债务也是在这里,车洪范是地下赌场的股东之一,刘赫石把钱输光之后,他借钱给刘赫石翻本,然后刘赫石再输光再借,如此恶性循环,刘赫石目前连本带利已经欠了上千万韩元。

    进入电玩城,刘赫石按照张合欢的吩咐就说他是来找车洪范还钱的。

    两人等了十分钟左右,方才有人过来带他们去里面。

    经过嘈杂纷乱的游戏厅,推开一扇铁门,铁门关上后,顿时将喧嚣隔绝在身后,前方的走道阴暗狭长,走了近二十米,又推开另外一道铁门。

    里面是一个空旷的大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台球桌,有六个人在房间内,其中一张台球桌旁,有两人正在打球,其中一人身高体壮,身穿牛仔马甲,内衬黑色T恤,露出两条粗壮得有些夸张的胳膊,胳膊上纹满刺青,他就是车洪范。

    车洪范瞄准了底袋,一杆击向红球,红球被撞击后高速向底洞奔行,即将落袋的刹那,一只手伸了过去,在红球落袋之前阻止了它。

    车洪范抬起双眼,暴戾的目光望着对面的那个不速之客。

    张合欢握住红球,冷笑望着车洪范。

    车洪范的目光转向刘赫石,人是他带过来的,张合欢带给他的感觉来者不善。

    刘赫石颤声道:“他……他要见你……”

    车洪范拿着桌球杆走向刘赫石:“钱呢?”

    刘赫石有些为难道:“我……我……”

    车洪范扬起桌球杆狠狠抽打在刘赫石的身上,刘赫石抱住脑袋,不敢反抗,任凭车洪范手中的球杆暴风骤雨般落在他的身上。

    直到桌球杆被打断,车洪范方才停手。

    张合欢冷眼旁观着,仿佛一切都跟自己无关,室内的几位壮汉已经向他围拢过来。

    张合欢不慌不忙道:“今天清晨,你开着一辆套牌车带走了三个女人,现在她们在什么地方?”

    车洪范呵呵笑了起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张合欢向他走了过去,两名大汉试图阻止他,车洪范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他身高体重都胜过张合欢,对自身的战斗力充满信心。

    张合欢掏出手机,找出那张车洪范的照片:“照片上的这个人是你吧?”

    车洪范凑过去看了看,他笑道:“中国人,你是中国人!”

    张合欢点了点头:“怕了吧?怕了就把我的人交出来,只要她们没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车洪范看了看同伴,这群人同时大笑了起来,车洪范挥动着手中半截断杆道:“不知道应该夸你胆大呢还是说你愚蠢,看看你的周围,你以为来到这里还能活着回去吗?”他啧啧摇了摇头道:“也不是没有机会,如果你跪下来求我,从我的裤裆下转出去,我就放你一马。”

    张合欢道:“是你吗?”

    车洪范道:“有些像,可不是我,这个世界上长得像得人实在是太多了。”

    张合欢道:“那你跟我去一趟警局,咱们把这件事说清楚,让警方来判断你跟这张照片的关系。”

    车洪范道:“我要是不去呢?”

    张合欢将手中的红色台球抛起又接住:“你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谁,也不清楚这件事的后果。”

    车洪范道:“那我倒要看看这件事有什么后果。”

    张合欢点了点头道:“现在告诉我你有没有见过她们三个?”

    车洪范道:“见过又怎样?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他向手下道:“我改主意了,我要将这个中国人扔到汉江里喂鱼。”

    张合欢笑道:“很有创意的想法,希望你有这样的本事。”他的话音刚落,手中的台球就扔了出去。

    车洪范认为自己完全可以躲避开对方的攻击,他从头到位也没有放松过对张合欢的警惕,但是当他看到红球扔出的速度,顿时意识到,自己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红球瞬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门处,车洪范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没能做出来,意识比动作领先太多,红球梆!的一声重击在他的脑门上,车洪范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在他的那群手下形成围攻之前,张合欢冲向车洪范,暗藏在手中的水果刀抵在了他的颈部,冷冷道:“谁敢过来,我先给他放血!”X5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车洪范也是一个彪悍的狠角色,咬牙切齿道:“有种你杀了我,今天只要你杀不死我,我就保证你离不开江南……”

    张合欢一刀已经戳在他的花臂上,车洪范剧痛,染血的刀尖再度指着他的颈动脉,张合欢道:“你们的这条江有点窄也有点短,换成在我们那边,就算我放你走,你都得迷路,站起来,跟我出去。”

    车洪范在张合欢的威逼下,不得不站起身来,张合欢向皮青脸肿的刘赫石道:“走啊,难道留在这里等死吗?”

    车洪范哆哆嗦嗦爬起身来,他也不知道今天的局面应该如何收拾。

    鲜血已经将车洪范的胳膊染红,他被张合欢押着走向出口,仍然嚣张道:“这里是首尔,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谁?”

    张合欢懒得跟他废话,朝刘赫石递了个眼色,刘赫石推开铁门却见门外十几名壮汉手拿铁棍砍刀堵住了他们的去路,刘赫石吓得脸都白了。

    张合欢向车洪范道:“让他们滚开。”

    车洪范道:“兄弟们,砍了他,不用管我!”

    张合欢怒吼道:“我看谁敢过来!”

    一群壮汉竟然没被他吓退,一步步向前逼近。

    车洪范疯狂大笑起来:“有种你就杀了我,你不敢哈哈哈。”

    刘赫石颤声道:“他们过来了,他们过来了。”

    张合欢伸手抓起台球桌上的台球,他虽然不会动辄杀人,但是有加速卡和百发百中的加持,未必不能杀出重围,车洪范比起他想象中要强悍的多。

    近身肉搏一触即发之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怒喝声:“全都给我住手!”

    却是乔胜男及时赶到了,她手中举着一把枪,厉声喝道:“把武器丢下,转过身去,双手扶墙!”她不懂韩语,说得是英文。

    张合欢暗自松了口气,乔胜男的到来真是及时,张合欢用韩语道:“看看是你们的刀快,还是枪快!”

    刘赫石指着乔胜男道:“她是国际刑警,她是国际刑警……”面对眼前凶险的处境,他不得已选择和张合欢站在一起,已经管不了这么多,先脱身再说。

    乔胜男手中的那把枪极大震慑了现场的歹徒,他们一个个将手中的凶器扔掉,张合欢使了个眼色,刘赫石赶紧向外逃去,张合欢押着车洪范从人群的夹缝中经过。

    乔胜男示意他先走,她负责断后。

    刘赫石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从后门出去,沿着小巷绕行到裴秀智停车的地方,裴秀智居然还没有走,张合欢将车洪范塞了进去,乔胜男随后赶到。

    刘赫石看了他们一眼,选择另外一条道路快步逃了,他显然意识到跟他们在一起会更加危险。

    几十名歹徒从后门追了出来,乔胜男上了汽车,向裴智秀道:“开车,离开这里。”

    裴秀智赶紧倒车,那些歹徒发足狂追,有人扬起手中的棍棒,有人捡起地上的砖块向汽车砸去。

    有几块砖块落在了车上,其中一块砸在挡风玻璃上。

    裴秀智因为惶恐发出一声尖叫,不过她还是成功将车倒出了这条路,一个漂移转向,驱车驶向大路。

    乔胜男递给张合欢一副手铐,张合欢将车洪范反手铐了起来。

    车洪范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还未中断,张合欢照着他面门就是一记重拳,将这货可恶的笑声给砸了回去。

    乔胜男抽出一支烟,想起了一旁的裴秀智,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可以吗?”

    裴秀智点了点头:“你可以开窗吗?”

    张合欢为她解释:“人家让你把车窗打开。”

    乔胜男摇了摇头,落下车窗,调转枪口扣动扳机,原来她的手枪只不过是一个打火机。

    车洪范一脸懵逼地望着那把枪,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

    张合欢怒视他道:“看什么看?就你们这种智商,看得懂吗?”

    车洪范用力向张合欢身上啐了口带血的唾沫,他的这一举动又把张合欢给激怒了,冲上去一顿爆锤。

    裴秀智听着后面乒乒乓乓的拳击声有点害怕了,乔胜男抽了口烟指了指前方的汉江。

    裴秀智本以为他们会去警局,可事情到了现在,也只能听从他们的指挥,她将车停在一片无人的江滩。乔胜男先下车,张合欢薅着车洪范的耳朵将他从车上拽了下来。

    车洪范都没来得及说话,张合欢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乔胜男阻止了他,来到车洪范面前蹲下,掏出手机将照片在他眼前晃了晃:“告诉我人在什么地方?”

    车洪范狞笑望着乔胜男:“我会杀了你……”

    乔胜男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抽得车洪范眼冒金星,一旁观望的裴秀智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这个欧巴有点狠啊。

    张合欢道:“你无非是收钱办事,把她们的下落告诉我,我保证给你双倍的价钱。”对这种人要软硬兼施,先让他把秦虹几人的下落说出来,等把人救出来在跟他算总账。

    乔胜男走向那辆汽车,坐进了驾驶室,裴秀智有些诧异地瞪大了双眼,不知道她为何要动自己的车。

    乔胜男向张合欢道:“放开他!”她启动汽车向前缓缓驶去。

    张合欢放开了车洪范,车洪范看到那辆车正朝自己缓缓驶来,这女人疯了,难道她想撞死自己?

    车洪范虽然彪悍,可是他并不是不怕死,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向前方就跑,身后汽车已经追逐上来,莫大的惶恐让车洪范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看到汽车仍然不减速向自己飞驰而来,车洪范双腿拼命蹬地,屁股在地上往后腾挪着,莫大的恐惧让他脊背发凉,他哀嚎起来:“她们就在江南……我说……”

    乔胜男踩下了刹车,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啸,一股橡胶烧糊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

    汽车完全停下距离车洪范只有半米不到,车洪范紧闭着双眼,张大了嘴巴,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哀嚎,同时一旁也想起了裴秀智的尖叫,她以为乔胜男真要用她的车撞死车洪范,如果车洪范死了,她也就成了帮凶。

    张合欢走过去,趁着车洪范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厉声问道:“人在什么地方?”

    车洪范被吓得魂飞魄散,将秦虹她们被关的地方说了一遍,他只是受人委托,并没有对秦虹三人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

    乔胜男问明地点,马上联系大使馆通过大使馆施压韓国警方,让他们即刻采取行动营救被困人质。韓国警方办事效率实在低下,必须通过这种途径才能让他们重视起来。

    张合欢将车洪范拖上车,由裴秀智驱车前往他提供的地点救人。

    三人来到地方,警方已经先他们一步抵达,负责看守秦虹她们的歹徒发现情况不对已经逃走,警方破门进入现场,成功将秦虹三人解救出来,还好三人除了受到惊吓并没有受到其他伤害。

    现场收集到了两份SES娱乐公司的合同,这些合同是强迫韩宝儿和任纯两人签署的。

    乔胜男将车洪范交给警方让他们带走审问,大使馆也来人了,专门陪同三位受害者前往警局去做笔录。

    乔胜男让张合欢最好置身事外,不用提起具体的细节,这样刚好也能够帮助裴秀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目送警车远去,张合欢暗自松了口气,裴秀智悄悄来到他身边道:“张先生,您去什么地方,我送您。”

    张合欢向她笑了笑:“谢谢,今天的事情麻烦你了。”

    裴秀智道:“不用客气,我和韩宝儿也是很好的朋友,再说这件事本来就是发生在我们公司的事情,我帮忙找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张合欢看了看她的那辆车,车身上有多处破损,歉然道:“让秀智小姐蒙受损失了,修车的钱我来付。”

    裴秀智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我有保险的,您住什么地方?我送您?”

    从入境到现在,张合欢一直都在忙着找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办理入住,他笑道:“我还没有住下呢,秀智小姐可以为我推荐一家酒店吗?”

    裴秀智点了点头,思索着合适的酒店。

    张合欢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郭凯旋打来了电话,郭凯旋时刻关注着他这边的动向,听说张合欢已经成功找到人了,而且所有人都没事,郭凯旋也由衷为他感到高兴,郭凯旋下榻在景福宫附近的四季酒店,他让张合欢也过来,大家住在一起有个照应,喝酒也方便些。

    张合欢想了想,既然找到了秦虹她们,心中的石头已经落地,这件事不能这么简单算了,他必须要查清事情的起因,至于这次的培训肯定要结束了,估计秦虹她们也不会愿意继续留在这里。

    张合欢让裴秀智送自己前往四季酒店,倒不是故意想麻烦她,而是因为她非常真诚,人家诚心相送总不好拒绝。

    途中张合欢给乔胜男发了消息,告诉她自己会在四季酒店为她们订好房间,警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让她带着秦虹几人直接过来办理入住手续。X5z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相关图片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