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伊墨沈清轩人蛇肉车第二次 男主病娇黑化肉超多的快穿

更亲时间:2021-11-23 15:13:35 

   外科艺术家正文卷第328章最轻松的任务赵培儒、毕慧文两人,探讨起了“外科介入”的必要性和优势益处。

    “您说的早期外科介入,应该能有效阻止出血坏死性胰腺炎恶化,降低病死概率。”

    毕慧文目光灼灼。

    赵培儒所说观点,以及里面的每一个思路,都太合他的胃口了。

    尤其是近两年,他脑海里,愈发的涌现出了“外科介入”胰腺炎的念头。

    但,传统的“内科手段治疗惯例”,太深入人心了!即便是他自己,也有些怀疑自己这种新的理念是否正确。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迟疑这种“外科介入”的方法,是否值得专门耗费时间、精力、人力去尝试。

    而现在,赵培儒的一番话,简直是给他吃了个定心丸!

    这套“外科介入”理论,一下把他脑海里,许多模模糊糊的东西,给点醒了!点透了!点明确了!点确切了!

    他心里,一下把赵培儒引为了人生知己。

    “赵主任,您刚才提到的理论中,还有一点是说……减轻腹膜压力?”

    毕慧文目光灼灼,眼睛里全是光,一副想要和赵培儒深入探讨研究的样子。

    旁边的港口总院的高主任等人,已经完全傻眼了。

    竟然连西京医院,毕慧文教授这种胰腺大能,都赞叹这种外科介入方式?

    而后面的院领导、省领导,联席组委会领导们,则默默看着这一幕,脑海里念头急转。

    看样子,是赵培儒主任用了一种先进的理念,把西京医院这位顶尖的胰腺专家,给折服了?

    虽然他们听不懂那些专业术语,但从两人脸上的表情,也能明显看的出些迹象。

    所有人此刻,保持了沉默,安静的看着两位尖端专家交流。

    这种尖端人才”互相碰撞火花“的一刻,没人会去刻意打扰的。

    说不定,这一下就能碰撞出一种新的理念呢?

    说不定,就能对将来的胰腺治疗格局,产生一些新的变化和影响呢?

    众人便默默的看着,等着这两位顶尖专家的探讨结束。

    赵培儒看毕慧文如此上道,也对这位西京教授多了几分欣赏。

    估计毕慧文在这条路上,理念走的已经很靠前了,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这毕慧文教授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能帮他打破“老旧桎梏”,能助推他下定决心迈出“外科介入”这一步的动力。

    “你说的没错。“

    赵培儒道:“早期外科介入,可以减轻腹腔和腹膜后压力。同时经腹腔的灌洗和引流,也能减轻脏器功能损害。”

    “在手术方案中,考虑上胆囊造口,胆总管探查,也可使胆道压力下降……”

    赵培儒的这一番话,顿时让毕慧文如梦初醒!

    对啊!

    外科介入,对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有这么巨大的好处,为什么我不坚持

    那旧有的“内科治疗为主”桎梏,明明各方面都不如“外科介入”,为什么自己就没有破除的信心?

    如今随着赵培儒给他一一解答迷津,他一下子惊醒过来。

    不仅是他有了感悟。

    旁边的一众肝胆胰医生,听着这两位“高手过招”,也是受益匪浅!

    两位高手所说的,对他们而言,理念极其先进!技术极其取巧!随便听上一点,都感觉在医学应用上,新打开了一扇门。

    旁边,组委会领导、省领导、院领导们,看到现场的专业人员们,除了赵培儒之外,全都是一副学习受教的表情。

    领导们不禁也有些动容。

    他们对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这赵培儒主任,专业技术确实是过硬啊,能把在场的这些专家,全给说服了。”

    “关键,还是把西京的毕教授给说服了。”

    毕慧文教授身份特殊,是西南地区交换过来交流的尖端人员。

    说是“交流”,实际上,就是人家水平过高,过来指点落后的江南省的。

    没想到,过来指点的反而被赵培儒给指点了。

    这种感觉……

    有些暗爽。

    众领导,心里都憋着笑。

    这明我们东南地区,在胰腺十二指肠领域,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啊。

    正这时,毕慧文好像突然想明白了。

    “有启发!”

    “赵主任,你这番话,对我太有启发了!”

    毕慧文兴致高涨道:“等我回去,得让我们西南地区的所有省份,逐步从‘内科治疗为主’,改变为‘外科早期介入为主’。”

    赵培儒微微点头。

    这毕慧文,太上道了。

    和这种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给他引个开头,他就把后面的戏份,全都自己给领悟出来。

    此刻,港口总院的高主任,和责任医师等人,看两位大佬已经达成共识,明显这外科介入方法,确实是有益处,确实对病人更好。

    也只得问道:“那赵主任、毕教授,那请问该怎么做这台外科手术?”

    毕慧文下意识就看向赵培儒。

    他脑子里虽然也有了一些思路的初步雏形,但赵培儒主任明显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思考的更深。在刚才的思路阐述中,就涉及到了很多具体操作,说不定人赵培儒主任已经有完整思路了呢?

    赵培儒笑道:“这简单。”

    “打开腹腔后,先用将积液吸除干净,切开胃结肠韧带,暴露游离胰腺,切断脾结肠韧带,把胰腺后面和腹膜后的积液吸除干净……”

    “手术的主要目的还是吸取积液,根除炎症……“

    赵培儒把整个手术流程和需要达到的手术目标,大致给众人串了一下。

    这台手术,说实话确实不难。

    操作难度很低。

    即便是刚才的责任医师,也完全能拿下这台手术。

    等赵培儒说完,众人纷纷点头:“明白了,明白了!”

    “那高主任,这例病人,我们就着手安排外科手术?去和家属说清楚?”

    高主任稍稍迟疑了一下,看看赵培儒,再看看港口总院的大外科主任等领导。

    众人交换了一下意见。

    赵培儒笑道:“我还有节理论课要讲。大概,还需要两个小时。”

    “这台手术如果要做的话,也就需要四十分钟。”

    “如果手术决定要做……在我走之前,请把手术结果和数据告诉我。”

    事实上,不论港口总院是否决定手术,此刻赵培儒已经达到任务完成条件了。

    只需要介入胰腺领域,获得地区级以上优秀医生的认可即可。

    眼下的条件,都已经满足了。

    他之所以想要看到手术数据,也就是想拿到第一手资料。回去让四院也在“外科介入胰腺炎”上走上正轨。

    毕慧文也点点头道:“我也还得在贵医院呆一会儿,手术结果也请告知我。“

    两位大佬的意思,明显都是同意手术的。

    等两位大佬各自去忙之后。

    现场,高主任、责任医师等人讨论了一下。

    很快就决定了外科手术的具体方案。

    这台手术,难度确实不高,其中最需要突破的,还是“内科治疗惯性“这种根深蒂固的思维惯性。

    一旦突破思维惯性,接受起新东西来,还是挺快的。

    这台手术比较小,术前准备工作也很容易,病人的查体和术前准备工作也相对简单。

    和病人及其家属,交代清楚两种治疗方案所需要的时间,以及预期治疗结果后,家属还是愿意相信和配合医院的,既然医院建议手术治疗,而且只是个小手术,那就做吧!只要能尽快病好就行。

    很快,手术开始。

    四十分钟后,这台相对简单的手术做完。

    术后现场数据,术后10分钟数据,30分钟数据,也全部都汇总起来。

    “目前看来,手术效果确实不错。”

    “炎症反应得以有效降低,腹腔和腹膜后的压力,胆道的压力也都减轻了。“

    “病人的各项术前病症消失了,各项体征指征,也在逐步恢复。”

    “关键是,我们也放心了!”

    如果病人一直以内科手段治疗,那他们每天都得观察病情,都会担心病情是否会进一步恶化,是否会出现“爆发性胰腺炎”。

    而一旦发生那种情况,病人几乎是抢救都很难抢救过来。

    而现在做了外科手术,病根直接就没了,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只需要做好术后护理和术后康复就行。

    责任医师感叹道:“这种外科介入,能让咱医生省心,也能让患者省时间、省精力、省操心。”

    “复发几率也比内科治疗,要低得多。”

    “综合考虑下来,这种治疗方式,确实不错!”

    “我有种预感……”

    “如果大规模采用这种外科介入的方式,急性坏死性胰腺炎的整体治愈率肯定会大幅度提升!“

    高主任听了责任医师的分析,也点点头。

    “一旦大规模使用,这种疾病的整体治愈率提升,死亡率降低。到时候,想要说服病人和家属,就更容易了。”

    ……

    很快,这份数据,也被汇报到了港口总院的大外科主任,以及医务科长,院委会成员等人手中。

    毕竟是被两位大佬密切关注的事情,所以领导们也都关注着。

    “这数据不错!“

    大外科主任一看,眼前不由得一亮!

    “难怪,赵主任和毕教授,都觉得外科介入更好。”

    从这份术后数据上,已经能反应出很多东西来了。

    专业人员,一眼就能比较出孰优孰劣。

    没多久,这份数据,也到了赵培儒和毕慧文的手中。

    赵培儒看了眼,微微点头。

    和他预期中的,相差无几,是这个层次级别的医生,能做出来的平均水平了。

    他把这份数据报告,给了身后的魏晓斌。

    “魏主任,你在咱们科,将来负责胰腺十二指肠领域。”

    “把这个细分领域,也给做起来。”

    魏晓斌心头猛然一跳!

    马林和柴宝荣等人,也对视一眼,心里一惊!

    他们肝胆胰外科,虽说之前把“胆管胆囊、胰腺十二指肠”的业务都收拢回来了,但实际上,依然只是在肝脏领域和单管胆囊领域发力。

    在胰腺领域上,涉及的极少。

    可现在赵培儒的这句话,明显是要大力发展“胰腺十二指肠”领域了!

    魏晓斌接过来,心情也非常激动!

    他在之前的医院时,最擅长的,其实就是胰腺!

    而现在,机会再次来了。如果他能把胰腺领域做起来,那他将来在科里的地位,肯定不像想在这样“不上不下”的尴尬了,肯定能再上一个台阶。

    而且……

    赵培儒就就送了他这么一份大礼。

    这种技术,属于最常用的,最能提高科室常规业务能力的技术。

    这意味着,胰腺病床使用率,治愈率等等,都会显著提高,也会为医院创收更多,同样也会收获更多好的老百姓口碑。对他提振胰腺领域,有着最明显的促进作用。

    ……

    在回四院的路上。

    赵培儒脑海里,想起了提示音。

    恭喜您,完成了任务一:介入胰腺十二指肠学科,得到该领域地区级以上优秀医生的认可。

    获得奖励:大师级水平卡2张,经验值卡2万点。

    “这次的奖励,挣得真轻松啊。”

    赵培儒微微一笑。

    他这次,连手术都没做。

    全程下来,也就动了动嘴。

    就拿到了相当于十二万点的经验值。

    而所付出的,也就是一张空白手术技能卡,以及一张高级水平卡。

    赚大了。

    “下一条任务,应该也简单。”

    赵培儒看向任务二。

    展现改进“胰腺十二指肠”领域技术的实力。

    “这条任务,找个合适的机会即可。”

    ……

    随着马林、魏晓斌、柴宝荣回到四院。

    这事件也在四院逐渐传播,发酵开来。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赵培儒竟然在胰腺领域都有造诣,而且还得到了西南地区,数一数二的胰腺专家,毕慧文教授的认可。

    据说,毕慧文在回到西南地区后,就尝试在整个西南地区,推动这种“外科介入”的方式。这也从侧面佐证了,赵培儒提出的这种“外科介入”方式,非常先进和优秀!

    所有人对赵培儒的印象,又多了一条:

    在胰腺领域,也同样有所造诣!

    ……

    与此同时。

    济仁医院的几名专家,来到四院。

    带队的是济仁医院的秦华春主任。

    这几名专家一来,向谭连忙带着人,到门口去迎接。fVb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TBBT4B公寓。

    “晚安。”

    “晚安。”

    佩妮眼神飘忽,尴尬的气息都要爆炸了,才开始互道晚安。

    一躺下,佩妮就侧身背对着莱纳德,表情震惊又无语。

    这还是她第一次遭遇事后说爱她的情况。

    太煞风景了。

    次日。

    医院。

    “莱纳德,你不上班吗?”

    亚当看见莱纳德上班时间过来,惊讶道:“哪里不舒服?”

    “心里。”

    莱纳德抱怨着将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亚当,什么叫谢谢?那种时候应该回答的是谢谢吗?”

    “不然呢?”

    亚当调侃道:“回以我爱你?你忘了佩妮和你恋爱的第一条,那就是她随时有换人的权利?”

    “……”

    莱纳德嘴角一抽:“就因为这个就不能回以我爱你了?我看她对其他东西,说这种话非常随意啊!”

    “噢,莱纳德~”

    亚当同情的望着莱纳德,欲言又止。

    “怎么了?”

    莱纳德不解,眼神忐忑的看着亚当。

    “你还是太稚嫩了啊。”

    亚当笑道:“我问你,佩妮的感情生活丰富吗?”

    “……还行吧。”

    莱纳德苦笑。

    “据谢尔顿的计算,可不是这么说的。”

    亚当玩味道:“他和佩妮认识的这三年来,佩妮有两年单身,在那两年里,她和17名追求者约会过。

    往前倒推的话,佩妮是十四岁就开始约会。

    以钟形曲线的左半部分在现在到达峰值,那就是总数193,正负8个,约等于200个。

    莱纳德,你只是这200个中的一个,而且从生理学角度来说,还不是最优秀的那个,你觉得呢?”

    “这算法不对!”

    莱纳德急了:“约会又不等于就关系密切,更不等于我们这种感情!”

    “别急啊。”

    亚当调侃道:“你不就说是更亲密的关系嘛,谢尔顿对此也有计算。

    基于谢尔顿在她公寓门口尴尬遭遇过夜男士的数量和遇到她穿着昨天的衣服早上回家的次数,频率是0.18。

    193减去真正有亲密关系前的21个左右约会对象,其实这里要我对佩妮的认识,你永远可以相信佩妮的早熟。

    其实估计只需要减去3个就行了。

    即190*0.18=34.2人,因此估算是35人,恭喜你,你的排位从200上升到35!”

    “……”

    莱纳德心中就像和金毛有了别样的经历一样,表情扭曲。

    数学不会骗人。

    天啊,不提约会过的对象,佩妮有过亲密关系的人数,他只比得上一个零头。

    “就算这些是真的,那又怎么样?”

    莱纳德强迫自己忘记这个计算过程和计算结果,黑着脸道:“这和她不回应我的爱有什么关系?”

    “不会吧?你还不明白?”

    亚当惊诧的望着莱纳德。

    “你说吧。”

    莱纳德垮着脸道。

    “哦,是了,个人的文化认知是非常主观的东西。”

    亚当恍然:“莱纳德,在你看来,佩妮是荡妇吗?”

    “不!”

    莱纳德听到这个提问,立刻大叫否定,随后在亚当的注视下,越来越不确定:“不,不……”

    “其实这没什么的。”

    亚当安慰道:“你没看我们影视剧中的女主大多是这样的人嘛。”

    “可里面的男主角从来都不是我这样的。”

    莱纳德苦笑。

    “可以从你开始嘛。”

    亚当笑道。

    “是啊。”

    莱纳德精神一震:“虽然以前没有,但为什么就不能从我开始?”

    “你可以的。”

    亚当鼓励。

    “嗯。”

    莱纳德又高兴起来,随后还是疑惑不解道:“你还是没说这和佩妮为什么不回应我的原因。”

    “你真想知道?”

    亚当本以为已经将这茬给岔过去了,没有想到莱纳德还挺执着,看得出来这贤者状态下的示爱对他来说还真的挺重要的。

    “我必须知道!”

    莱纳德态度坚定道。

    “刚才说了,即便以你的个人主观感觉,佩妮这样的大女主行为,也可以称得上嬴荡了吧。”

    亚当提醒:“可是我们的影视剧难道全是这样的女主,这是在干嘛?传播负面思想,教坏好女孩吗?”

    “这……”

    莱纳德迟疑:“难道不是这样的,里面有什么转折点?”

    “没有!”

    亚当肯定的说道:“我们的影视剧的确在毒害好女孩,但这不是重点,现在我们的重点是来了解佩妮为什么不回应你的爱。”

    “……好吧。”

    莱纳德嘴角一抽。

    “女主形象已经如此偏向负面了,该怎么样给她遮掩包装一下呢?”

    亚当提醒道:“那当然是用不轻易说‘我爱你’来包装遮掩。

    想想看,一个不轻易说‘我爱你’的人,之前的浪荡都可以说成是恋爱自由。

    等到她玩累了想结婚了,然后才对那个真命天子说出‘我爱你’,立刻就给人一种她是认真的,她好爱他的感觉,是不是一下子就让人感觉不一样了?

    莱纳德,你去哪?”

    还没有说完,就见莱纳德扭头就走。

    “我不想听了!”

    莱纳德捂着耳朵往外跑。

    本来一件美好的事情,被亚当这么一说全给毁了!

    他可不敢再听了。

    亚当看着莱纳德离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

    佩妮不是没有说过‘我爱你’,她第一次和莱纳德见面,就对莱纳德说,哪怕她前男友出轨,她依旧爱着她的前男友。

    莱纳德一时想不起来,亚当也就没有提醒。

    说这是佩妮们的总体问题,总比说只是因为你是莱纳德,不够好,所以才得不到回应来的好吧。

    下午时分。

    朱诺的电话打了过来。

    “早点回去?”

    亚当接通后,惊讶道:“行,有什么事情吗?”

    “你回来就知道了。”

    朱诺笑眯眯的说道。

    挂断电话后,亚当交代好工作,立刻驱车回家。

    “什么好日子?”

    亚当一回去,就见庄园明显被布置过了,不由笑道。

    “你猜。”

    朱诺笑道。

    “算了,我猜不到。”

    亚当摇头。

    女人的心思,本来就很难猜,猜来猜去猜出麻烦来。

    更别说朱诺的心思了。

    “快上去看看佩吉吧。”

    朱诺推了他一把。

    “……不会吧?”

    亚当一呆,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瞠目结舌的叫道:“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你说呢!”

    朱诺笑道:“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亚当恍恍惚惚的被朱诺推着上了楼,看着和平时一模一样,坐在那里恬静的做着演算的佩吉,手被朱诺拿着,摸向了佩吉的肚子。

    “别闹!”

    佩吉不满的看了过来。

    “你有了?”

    亚当初为人父,充满了震惊。

    “这有什么好震惊的?”

    佩吉蹙眉道:“简单的数学问题,从18岁开始,到如今已经12个年头。

    我们一共亲密度过3072个日夜,平均3.5次,总共进行了10752次高质量灵感获取活动。

    安全期占比2/3怀孕概率5%,有358.4次机会怀上。

    杜蕾斯效率95%,有179.2次机会怀上。

    12年来总共537.6次机会,只碰到这一次,很奇怪吗?”

    “不奇怪,不奇怪……”

    亚当讪讪道。

    “这是一件大喜事,别用冷冰冰的数字来描述了!”

    朱诺笑道打断:“亚当,佩吉,你们要当父母了!”

    “是啊。”

    亚当经过这一会,也冷静下来,一手摸着佩吉的肚子,一手给佩吉把脉,感受到新的脉搏,完全不同的体验充斥着全身。

    “来的真不是时候,我的研究正在关键时候。”

    佩吉低头看着亚当的手。

    “你要这么想。”

    朱诺笑道:“你和亚当已经这么厉害了,继承了你们血脉的这个孩子,该有多么厉害的潜力啊。”

    “潜力只是潜力。”

    佩吉摇头:“我不觉得这个孩子会超越我们,更大的可能只是一个平庸的孩子罢了。”

    旁边。

    如今已经很自然以甜美笑容对人的佩吉小妹艾玛,面无表情。

    “亚当?”

    朱诺看向亚当,示意亚当表态。

    “生,肯定要生!”

    亚当将佩吉的椅子搬过来,蹲下身子,看着佩吉:“耽误了你多少时间多少灵感,到时候我负责赔……”

    “好!”

    佩吉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

    亚当嘴角一抽。

    “等下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

    朱诺提醒道。

    “还是先别了。”

    亚当想了想摇头:“我们的孩子肯定是健康的,不用担心。”

    以他和佩吉如今的身体属性,孕育的孩子,肯定是远超常人的。

    而且现在还早,没必要做那么多检查。

    “行吧,毕竟你可是邓肯医生。”

    朱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凯伦听到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朱诺。

    一番热闹之后。

    深夜。

    亚当一劝再劝,让佩吉早点休息后,起身来到庄园外散步。

    “要当爸爸了,太激动了睡不着?”

    朱诺不出意外的走了过来,和亚当并肩散步。

    “有点。”

    亚当苦笑道。

    前世今生,这都是第一次。

    “不用担心。”

    朱诺笑道:“有我们呢,孩子只会带来快乐,不会带来烦恼的。”

    “怎么可能。”

    亚当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庄园的一间房间。

    “你在担心艾玛?”

    朱诺了然。

    “不该担心吗?”

    亚当反问。

    从前没有孩子,这座庄园里,不管是谁,都有绝对的能力来碾压艾玛,所以根本不怕艾玛搞出什么事情来。

    但现在有了孩子,亚当的想法立刻变了。

    他看到了艾玛对孩子的潜在威胁。

    “不用担心。”

    朱诺笑道:“我是相信艾玛的,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艾玛和未来的孩子身上,这样一来,我们一起,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也只有这样了。”

    亚当叹息道:“看来我真的要收收心放在家庭上了。”

    总不能因为有潜在威胁,就将艾玛突然赶走吧。

    那样艾玛肯定往他们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可能未来带来的危害还更大。

    “这是必然的。”

    朱诺玩味道:“总不能你以为你和佩吉她们永远都这么年轻下去吧?”

    亚当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不敢和朱诺对视。

    “时候不早了,回吧。”

    朱诺看了他一会,幽幽一叹,转身离去。

    亚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独立于月光之下,许久许久。

    次日。

    TBBT4A公寓。

    “什么?”

    佩妮震惊道:“亚当要当爸爸了?谁的?”

    “阿德勒博士的。”

    莱纳德咧着嘴道。

    “真的假的?”

    佩妮也顾不得昨晚的尴尬了,追问道。

    “千真万确。”

    莱纳德笑道:“你没看谢尔顿的样子嘛。”

    众人这时才看向谢尔顿,只见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嘴里嘀咕着什么,仔细一听,分明是:“糟了,糟了,恐怖大魔王要降世了。”

    “你漫画看多了吧!”

    霍华德吐槽道:“亚当是我们的好朋友,他和阿德勒博士的孩子,应该是最厉害的超级英雄,比如神奇先生和隐形女侠的儿子。”

    “不可能,我有预感。”

    谢尔顿连连摇头。

    “别理他。”

    莱纳德吐槽道:“换成他的孩子,肯定就是什么仁慈的毒菜君主,别人的就是恐怖大魔王了!

    他是被亚当和阿德勒博士给打击惯了,害怕未来再次被他们的孩子给深深打击。”

    “我才不怕!”

    谢尔顿不服气道:“他们这是作弊!”

    “你也可以学学他们啊。”

    佩妮调侃道:“找一个最聪明的女人,生下一个最聪明的孩子,看看到底谁更聪明?”

    “你想的简单。”

    谢尔顿嗤笑道:“没有一个女人能比佩吉还聪明了。”

    “那就没办法了。”

    佩妮耸肩道:“你注定要独自面对这个未来的恐怖大魔王了。”

    “那也不一定。”

    谢尔顿眼神一亮:“虽然没有一个女人能比佩吉更聪明了,但不代表没有一个女人的潜力比的上佩吉。”

    说道这里,他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米茜,我有一个提议,你快去找亚当……”

    “他真是从来不吸取教训,是不是?”

    佩妮吐槽道。

    “最起码他敢想敢说。”

    莱纳德渡过一开始对亚当和佩吉有孩子的强烈八卦之心,如今又回想起了自己示爱被佩妮那样对待的现实,忍不住话里有话的说道。

    “eon!”

    佩妮一听就翻了一个白眼:“我们真的还要再说这个?”

    “我的确想说这个,所以能不能请你给我说说,谢谢~”

    莱纳德引用了佩妮昨晚的话。

    “行,那我就直说,我不想那么早说这个。”

    佩妮说了一声,起身离开:“不用客气。”fVb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