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帝君太大了九儿很痛小说下载 两个师傅一前一后上

更亲时间:2021-11-23 15:14:57 

   清晨七点,敲门声轻轻响起,打破了403宿舍中静谧的氛围,刚醒不久的陈理看着旁边空空荡荡的床位,还有卫生间中传来的流水声,想来应该是楚子航在里面,转头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路明非后,他翻身下床,走到了宿舍门口。

  “早上好,陈理同学,没打扰到你们吧?”

  房门打开,外面站着一席休闲装束的富山雅史,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歉意的笑容,手中拿着两个像是装着衣物的牛皮纸袋。

  “那倒是没有,雅史教员,有什么事吗?”

  陈理看着门外的富山雅史,挠了挠头,这学校怎么回事啊?真就拿这位心理辅导员当工具人使唤了呗,大事小情全是他来做,估计又是昂热那个老家伙安排的。

  “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来送趟东西,校长特意交代的。”

  富山雅史将纸袋拿起,掂了掂后,交到了陈理手中。

  “这是?”

  陈理接过纸袋,瞄了一眼里面装着的东西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特意为路明非同学和楚子航同学准备的,也算是个小纪念品吧。”

  富山雅史笑了笑,轻声说道。

  “行,我知道了,辛苦了,雅史教员。”

  “要不要进来坐一会,我们应该很快就可以出门了。”

  “一起吃个早饭?”

  陈理会意的点了点头后,笑着对富山雅史说道,侧过身,示意他进屋等会。

  “不了,我还有点事需要处理,多谢陈理同学的好意。”

  富山雅史瞄了一眼宿舍中还在呼呼大睡的路明非,随后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陈理的提议。

  “行,那您忙着先,谢谢啦。”

  话毕,富山雅史微微点头致意后,便转身离开了403宿舍。

  陈理见富山雅史背影消失在视野中,走回了宿舍中,关上了大门,刚好楚子航也已经洗漱结束了,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陈理问道。

  “怎么了?小陈哥。”

  “我刚听见有人敲门了。”

  陈理看着手里的纸袋,上面还贴心的分别粘着字条,一张写着路明非,一张写着楚子航,他把那个归属与楚子航的纸袋递给了他,边说道。

  “没什么事,就是雅史教员来送个东西,好像是校长特意给你和小路准备的。”

  楚子航有些迷茫的接过了纸袋,打开一看,是一套崭新的卡塞尔校服后,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看着陈理。

  “我估计,他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别想那么多啦,快换上吧。”

  陈理挥了挥手,昂热那个老家伙的心思简直就是路人皆知,要不是楚子航和路明非确实年龄还小,各自家庭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他早就想把这两个孩子拐到学院里来了。

  楚子航听到这话后,也没再多说什么,朝着陈理轻轻点头,随后拿着那套崭新的校服,走进了卫生间中。

  “你们起的好早啊。”

  楚子航进入卫生间后,没一会,呼呼大睡的路明非就醒了过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后,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转头看着陈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是你起的晚。”

  陈理看着好像还没睡够的路明非同学,调侃着说道,走到他的床前,将他的那件校服放到了桌上,继续说道。

  “一会换上。”

  路明非从床上坐了起来,打开纸袋,从里面拿出了那一套略小的崭新校服,满脸惊喜的说道。

  “这是给我准备的吗!”

  陈理看着路明非一脸高兴的样子,脸上也多了一抹笑容,轻轻点头,把刚才和楚子航说的那番话,又跟他说了一遍。

  “这件校服,好像跟我见过的都不一样诶。”

  路明非是打从心眼里,喜欢卡塞尔学院的校服风格,此刻有了一件属于自己的校服后,爱不释手的来回打量着,不过一会,眼尖的他,便发现了这套校服的不同之处,他指了指墨绿色外套胸口处空空荡荡的地方,疑惑的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陈理也发现了,他的校服外套胸口处是绣着卡塞尔学院,世界树校徽的,但是路明非这件却没有,想来楚子航那件也是如此,大概是因为俩人都还没正式入学,这套校服只不过是昂热为他们准备的一件小礼物罢了,正式校服还是等他们入学了再说吧。

  “不过也很好啦!”

  路明非好像并没有太过在意这点,虽然没了校徽确实少了点味道,但总体来说还是没有瑕疵的,他依然很喜欢。

  就在这时,楚子航也从卫生间走出,此刻的他穿上了那身崭新的卡塞尔校服,墨绿色的外套披在身上,里面干净熨帖的白衬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他那精致的锁骨,搭配上楚大少那张棱角分明的冷峻脸庞,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禁欲系花美男。

  “师兄,真帅!”

  路明非看着眼前的楚子航,眼神一亮,脸上满满的笑容,朝他眨了眨眼后,竖起大拇指。

  “不错,有我七分风采了。”

  陈理挑了挑眉头,上下打量着楚子航笔挺的身姿,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先去洗漱了!”

  见到楚子航这幅样子,路明非一把拿起校服,急忙跑进卫生间中,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换上这套他心心念念的衣装了。

  陈理和楚子航看着急不可耐的路明非,相视一笑。

  “小陈哥,什么时候开始?”

  楚子航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对面看着陈理,轻声询问着。

  “晚上七点。”

  陈理不假思索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楚子航轻轻点头,随后又拿起了那把村雨,轻轻拔刀出鞘,透亮的刀身反射出了一道光芒照在了他的脸上,认真的神色中,隐隐藏着一丝火热,似乎已经快要压抑不住心中奔涌的情绪了。

  陈理见到楚子航如此神态,嘴角勾勒出一抹莫名的笑容,心中暗道。

  “让他们见识见识真正的天才,该是什么样子的吧!”

  十五分钟后,穿戴齐整,手中各自拿着武器的三名少年,迎着朝阳,大踏步的朝着诺顿馆方向走去。Bv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卡塞尔学院,学生会驻地。

  偌大的安珀馆中,一盏奢华的水晶灯散发着暖黄色的灯光,灯下是一张镶着金边的大理石长桌,长桌主位坐着一名面容阴沉的清瘦男子,正是现任学生会主席,温斯顿.洛朗,在他两旁坐着的学生会成员们,皆是正襟危坐,用着敬畏的眼神注视着他。

  “主席,我们这边的出战人选已经确定了。”

  坐在温斯顿右手旁的男子,恭敬的开口说道。

  说完话后,指着在场的另外三名男子,最后把手指落到了自己身上。

  “嗯。”

  温斯顿阴沉的眼神随意扫过那三人,眼底不着痕迹的略过一抹不屑,虽然这三人已经是学生会中的佼佼者了,可在他看来,就凭这几个货色去碰狮心会的那帮战斗疯子,完全就是以卵击石,虽然他很讨厌这个社团,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一直被称为卡塞尔最强社团是有原因的,就冲他们的成员几乎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完全就不是学生会这帮滥竽充数的材料可以碰瓷的。

  可他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何还敢和狮心会叫阵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得到了家族的助力,凭着那东西他们应该就可以和狮心会的那帮疯子掰掰手腕子了,况且这些总归都是添头,能赢最好,赢不了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和陈理的那一战。

  只要他赢下,那陈理如日中天的名望和呼声,就会彻底一扫而空,并且还能狠狠的打击到狮心会在学生们心中的地位。

  所以这一战,他必须赢下!

  哪怕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也要赢下!

  更何况,他到现在也仍然觉得,他不会不如那个虚有其表的陈理。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狮心会那边,除了陈理之外的上场人选分别是。”

  “狮心会副会长,A级混血种,叶胜。”

  “狮心会骨干成员,A级混血种,酒德亚纪。”

  “还有....”

  说到这里,那男子似乎有些张不开口了,欲言又止的说道。

  “说!”

  温斯顿扫了一眼脸色纠结的男子,阴沉似水的说道,前两个出战的人选,几乎和他心中猜测的别无二致,毕竟在他眼中狮心会的最强者,无非就是这二人了,尤其是那个叶胜,至今他都还没看透对方的深浅,着实是个厉害人物。

  “还有两个不知来历的高中生。”

  “听说是陈理的朋友,这次跟他过来旅游的。”

  那男子一咬牙,也顾不得这个消息会不会刺激到本就易怒的主席,硬着头皮说道,毕竟在他看来,陈理让这两个孩子上场,完完全全就是藐视学生会,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温斯顿脸色一沉,双手撑着下巴,一句话也没说,可没过片刻,他就发出了几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脸上也尽是危险的笑容,眼瞳中满是怜悯,似乎想到了那两个孩子的悲惨下场,低声狠狠的说道。

  “是你自找死路,陈理!”

  话毕,他从身旁拿起一个已经准备多时的银色保险箱,打开它后,露出了里面整齐摆放着的五只试管,里面装着血红色未知液体,他给了明天出战选手一人一只,留到自己手中一只,脸色毫无波澜,冰冷的说道。

  “明天上场前,喝了它。”

  拿到药剂的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抹犹豫,是啊,谁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可刚想发问,就看到了温斯顿那双微眯起的双眼,一股寒意流转周身,硬生生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这是我们家族研发出的新型药剂,可以临时激发使用者血统,时效大概在7-10分钟之间,副作用很小,不过是虚弱一阵子而已。”

  温斯顿自然看出了四人眼中的迟疑,于是他脸上露出一抹阴森的笑意,缓缓说道,可这番说辞似乎并没有打消他们心中的疑虑,不过温斯顿也懒得再和他们废话了,选择权在他们自己手中,如果到时候输了,他们的下场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

  深知温斯顿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性格,他们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将药剂收起,装出了一副听话的样子,可他们心里怎么想的,却没人知道。

  “好了,我累了,都散了吧。”

  做完这些后,温斯顿似乎无心和这帮他眼里的废物多说一句废话,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遣散了众人,只留下他一人坐在原位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理!”

  “我要你身败名裂!”

  ...

  403宿舍中。

  吃完晚饭后,刘易斯将陈理三人送回了宿舍,回到宿舍后,楚子航就拿起了那把御神刀.村雨,反复擦拭着那清凉如水的崭新刀身。

  陈理有些无语的盯着旁若无人的楚子航,非常想吐槽一句,楚大少,你知不知道你这把刀自带清洁效果啊,真是老和尚买洗发水,多此一举。

  但见楚子航如此认真的神态,他也没好意思说出这种话,转头将眼神投向了好像魔怔了,正抱着那把大黑伞念念有词的路明非。

  看到这一幕,陈理忍不了了,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你俩怎么了?”

  “一个一回来就在那擦刀。”

  “一个就在那给雨伞念咒语。”

  “干嘛呢?都入魔了?”

  陈理这话,直接让俩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楚子航收刀入鞘,把村雨放到一旁,静静的看着陈理。

  路明非也有些尴尬的把伞收好,挠了挠头,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不明天就要去打擂台了嘛。”

  “我就给自己打打气!”

  “大壮哥对我们那么有信心,我一定不能掉链子!”

  路明非说完后,楚子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同样的想法。

  “好好好!”

  “那你们继续!”

  陈理就知道是因为这档子事,不过能让这俩孩子这么认真对待,也是好事,便也没再多说什么,也不管这俩魔怔人了,拿起换洗衣物,准备洗漱。

  就在踏进卫生间的前一秒,他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信心十足的对两个少年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

  “我们一定会赢的!”Bv5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