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离婚以后(高干) 爱如潮水小说免费阅读全集

更亲时间:2021-11-23 15:22:57 

  “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留在锦城,也不可以留在锦城。”

  顾南舒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束缚。

  “为什么不会?!为什么不可以?!”

  陆景琛倏地凑近,额头与她紧紧抵在一起,一双瞳仁里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血丝,“如果是因为那个早夭的孩子……”

  提到那个孩子,顾南舒心神一震。

  “我可以原谅!”陆景琛扶在围栏上的左手握紧成拳,指节甚至都捏出了声响,“我原谅你!算我的错!是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逼迫你怀上了那个孩子……你有权力决定它的去留!我对不起你!”

  顾南舒并没有因为他的道歉而感到轻松,她眼底的伤痛一点点加深。

  如果当初那个孩子能保住,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我已经道歉了!这样还不可以吗?”陆景琛的声音微微打颤,不知道是被这夜风吹的,还是什么其他缘故导致的。

  长甲刺进了掌心,顾南舒咬牙迎上那人的视线:“陆总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顾南舒,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只要你愿意回到我的身边,臻臻和惜惜都可以陪着你,过往的一切,我都不计较,我们可以从头再来!”

  他捧住她的脸,与她鼻尖相对、肌肤相切,“哪怕你一年前抛下过我,我都可以不计较!回来吧……好不好?”

  离开的这一年,顾南舒无数次幻想眼前的场景,眼下真的出现了,她却没有勇气答应他。

  掌心又在出虚汗了。

  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吃药,顾南舒明显感觉到体力不支。

  就这样一副虚弱不堪的身体,即便她留在了他的身边,又能怎么样呢?

  熬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总有一天她会倒下的,像之前的无数个病友那样,瘫痪在床、意识模糊。

  她猛地一个甩开,奋力推开了那人。

  陆景琛显然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有栽倒!

  “你原谅了?”

  顾南舒冷笑一声,“你不计较了?”

  迎着瑟瑟冷风,她的眼神里寒意迸射,“可我不可能原谅!也不可能不计较!一年前,我留给陆总的信,你应该收到了呀……就像信上写的那样,我恨毒了你!即便你为了救我差点儿死掉,我也无法原谅你!”

  陆景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一颗原本不属于他的心,也仿佛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剧烈的起起伏伏。

  “陆总知道我为什么不会也不能留在锦城吗?”

  顾南舒心如刀绞,却故作平静地看着对方。

  “为什么……”

  他的声音很淡,像是有了预判似的,不敢问出声。

  “因为锦城有你。”

  “有你的地方让我不自在。”

  “有你的空气闻着都让我难受。”

  “在锦城多待一刻,我都会觉得恶心!”

  顾南舒捏了捏指节,当着陆景琛的面,发出肆意的耀武扬威的声响,“陆总,我的人生,要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该有多好啊!”ub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陆景琛脸色一沉,“顾南舒,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比你更加不负责任的母亲了吧?!”

  他侧开身,双手撑在围栏上,指节紧握到泛白,竭力地克制着。

  婚礼之前,这怕是他们最后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尽管他一腔怨愤,却也不想就这么贸然发泄出来,毁了眼下的“良辰美景”。

  “嗯。”顾南舒又点了点头,“我是不负责任。所以阿琛,你这个当爸爸的,一定要坚持住。要让惜惜快快乐乐的长大。”

  “不只是惜惜……”

  陆景琛转过身,深邃的瞳仁里映着一弯明月,神情莫测。

  “什么意思?”顾南舒本来就是很敏感的人,在面对陆景琛的时候,更是把他每一句话都奉为金科玉律,仔仔细细地琢磨,“你想……”

  “我跟老爷子已经商量过了。”陆景琛的眼底带了三分笑意七分威胁,“臻臻毕竟是陆家的嫡长孙,他不从军可以,不从政也行,但将来陆氏总归是要交到他手上的。让他一直漂泊在北城,我不放心。不如早点接回来。”

  “臻臻跟在我身边,一切都好……”

  “真的是一切都好吗?”陆景琛目光盯着水波不放,“我怎么听说他这么点大,就已经得过两次肺炎了呢?北城的医疗条件不好,这么小的孩子愣是在医院里打了十多天点滴。这事儿如果搁在锦城,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如果你觉得北城不行,我可以带他去别的城市……”

  “别的城市?”陆景琛轻哼了一声,“国内有哪个城市的医疗和教育条件能比得上锦城?苏小姐铁了心要跟我分居两地,就是在拿臻臻的未来跟我置气!”

  “我没有……”

  顾南舒下意识地反驳。

  从来都不是置气。

  她不过是想离他远远的,等将来自己的病治无可治的时候,他也不用伤心。她可以悄悄地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他也可以携手新人迎接新的人生。

  “没有吗?”

  陆景琛扯了扯嘴角,“臻臻如果留在锦城,人生会顺风顺水,如果跟着你远走异地,那他的人生要经历什么样的坎坷,你应该比我清楚。”

  陆景琛这一番话,看上去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可对顾南舒而言,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了。

  “爷爷已经同意,让臻臻认罪归宗。”陆景琛笑了笑,“下个礼拜,我和小容的婚礼上,我会向媒体宣布臻臻的存在。从今往后,臻臻会和惜惜一样,跟在我身边,享受他与生俱来就该享受的‘荣华富贵’,而不是跟着你这个连工作都不算稳定的单亲妈妈四处奔波。”

  “所以……”

  顾南舒捂着胸口,难受到喘不过气来,“所以从回锦城那一刻开始,你就在算计我了,是么?从你见到臻臻的那个刹那开始!你就已经想好了!你要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她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随时都会摔倒似的。

  陆景琛下意识地出手,一把就拽住了她的胳膊:“我没有!只要你留在锦城!你就可以和臻臻待在一起!”ubM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