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草莓榴莲向日葵18岁注意免费 不用付费就可以看亏亏的APP

更亲时间:2021-11-25 14:10:18 

     枪声响起后,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已经抱摔在一起的高磊和‘简装许文强’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统统蹲下!说你呢,把手里的棍子放下!”

    几个冲上来的公安上前将两伙人围了起来,命令他们放下棍棒搬砖蹲在地上。

    尽管高磊和那‘简装许文强’被控制住了,但依旧有很多机灵的青工接着夜色四散逃跑了。

    其实刚才段云也想跑的,但倒霉的是这帮公安正好从他的正后方过来的,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逃跑了。

    转头再看向程清妍的方向,段云却发现她和于淑兰已经离开了,

    看到两个女的离开,段云不禁松了一口气。

    接着,段云和其他参与打架的青工被带往了派出所。

    齿轮厂本地的派出所其实也是工厂提供的地点,报案的地方就在工厂传达室,平时有几个民警在那里值班。

    在工厂传达室的旁边的一排平房中,就是齿轮厂小区派出所的办公地点,段云等人很快就被代入了一间偌大的审讯室中。

    粉刷一新的雪白墙壁前,正前方放着一个桌子,后面刷着一排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段云等人被安排抱头蹲下,开始挨个接受笔录。

    这是段云第二次进入派出所,上一次进派出所的时候,还是在前世,当时自己电动车的电瓶被人偷了,他跑去报案。

    由于蹲在墙角的最外边,所以段云是最后一个接受笔录的。

    “姓名。”

    “段云。”

    “年龄?”

    “二十一。”

    “哪个单位的?”

    “我就是……”段云瘪瘪嘴,说道:“警察同志,我真不是打架……”

    “我问你哪个单位的!?”负责审讯的年轻民警用笔敲了敲桌子。

    “我就是这红星齿轮厂的……民警同志,我真的是……”

    “到那边蹲着!”

    这年轻民警示意段云站到墙边。

    “把他们几个都带下去吧,这两个我亲自审理。”此时那个派出所的老所长走了过来,用手指了指蹲在门口头上简单缠着纱布的高磊和‘简装许文强’说道。

    其他人都是蹲在墙边,只有高磊和这光头两人是被铐在窗户边的暖气管子上的,待遇有点特殊。

    “金所长,今天这是误会,我们两个没打架,就是一起练练摔跤,这不厂里马上就要开工人运动会了么?”高磊显然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满脸堆笑着对这老警察说道。

    “就是就是,我们是练摔跤练着玩呢。”一旁的‘简装许文强’闻言后,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连声说道。

    “都给我闭嘴!两个小兔崽子,在这儿给我说相声呢?赶紧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谁先动得手?”金所长显然不止一次和这两人打交道了,语气更像是一种长辈的训斥。

    说起来高磊一伙虽然经常打架闹事,但也绝对不是那个大恶之人,双方顶多也就是受点皮外伤,属于治安案件,还远不到刑事案件的门槛。

    “我!”

    “我!”

    到了这一刻,高磊和这‘简装许文强’似乎有些惺惺相惜起来……

    “不见棺材不落泪!”金所长板着脸,转头对旁边的民警有提醒道:“赶紧把其他人都送到亭子去,明天通知他们单位!”

    对于这种打群架的治安案件,如果没有发生重伤人命的恶性后果,也就关上一个晚上然后通知单位和家属后就放了,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好的。”那民警话说,将段云等几十号笔录完的青工带出了房间。

    审讯室旁边就是临时拘留室,总共四间房子,段云被带到了最里面的一间。

    “砰!”铁门关上的瞬间,又把外面的世界与拘留室给隔了起来,透过窗台上稀疏的栏杆,黯淡的光线更加显得拘留间里的阴森,走廊里开始亮起了五十瓦灯泡特有的昏昏沉沉的光线。

    拘留间地方不大,里面只有一张硬板床,上面连被褥都没有。

    和段云关在一起的还有六七个电建那边的青工,这几人也都个个鼻青脸肿,彼此窃窃私语,没有搭理段云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段云不禁松了一口气。

    好在他今天晚上是上夜班,否则的话,让家里知道自己进了局子,母亲和妹妹肯定会心急如焚。

    只要明天能放出来,那就一切都还好说,况且段云这次也有点冤,严格说起来,他吧那于淑兰从人群中拉出来,也算是一种见义勇为。

    当现在扯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于淑兰和程清妍看到警察到来后就离开了,段云没有证人,况且估计自己明天估计就会被放出去,所以也就没有必要找程清妍和于淑兰作证的,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而且眼下不用上夜班,段云正好可以在这里睡上一会儿……

    ……

    与此同时,程清妍骑着自行车带着于淑兰,把她送到了家门口。

    “好点了么?还疼么?”将车子停下后,程清妍转头一脸关切的对于淑兰问道。

    “好多了……”于淑兰轻声说道,脸上依旧还带着几分委屈和惊魂未定。

    “回去好好休息吧,以后舞厅那种地方少去,小流氓太多了,今天幸亏那个段云把你救出来了,不然真的很危险。”程清妍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说起段云了,他今天是为了救你才被警察带走的,等明天你身体好点了,要尽快去派出所说明下情况,不然的话,厂子里会给他处分的。”

    “嗯。”于淑兰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你自己上楼吧。”程清妍说着,就要离开。

    “等一下清妍……”

    “还有什么事情?”程清妍问道。

    “清妍,今晚的事情不要和别人说行么?”于淑兰瘪瘪小嘴,接着说道:“我爸要是知道我今天晚上惹了事情,肯定会骂我的……而且他这人很要面子,不喜欢让你在背后说三道四,如果我去派出所帮段云作证的话,这事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候我工作有可能都保不住的……”

    “没这么严重吧?你爸好歹是副厂长,谁会开除你啊?”程清妍顿了顿,接着说道:“可你要是不给段云作证,他就要被厂子处分了,你觉得自己良心过的去么?”2f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反正他们这些打架的一天就放出来了,以前常有的事情……到时候我会亲自找段云道歉的,给他点钱作为补偿,求求你千万别说啊……”于淑兰连声央求道。

    “可是……”

    “没事的,他不就是刚来的徒工么,工资也没多少,我手里还有点钱,如果他被工厂扣钱的话,我双倍赔给他就行了。”于淑兰说道。

    “那……好吧。”程清妍眉头微皱,轻轻的点了点头。

    尽管程清妍感觉这种让段云背锅的做法不妥,但于淑兰毕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她不能不帮她。

    而且在程清妍看来,厂子以前处理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多数情况下只要没有重伤或者住院,最多也就给个警告处分,扣发当月奖金而已,问题不大。

    况且于淑兰家里有钱,能双倍给段云一些经济补偿的话,对段云而言也不算吃亏的事情。

    “记住替我保密啊。”于淑兰说完,转身回家了。

    看到于淑兰离开,程清妍轻轻摇了摇头,骑着自行车也离开了……

    ……

    第二天一早,当秦刚干刚进入办公室没多久,外边就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秦刚话声一落,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小赵,什么事情?”

    看到来人正是厂里的保卫科科长赵丰年,秦刚问道。

    “秦厂长,昨天人防舞厅外出了点事情,咱们厂职工和电建那边的人打了起来,有多人受伤,这是刚才派出所那里送来的通告,让咱们去领人。”赵丰年对秦刚说道。

    “额,这样啊。”秦刚闻言点点头,说道:“先把人领出来,具体处理办法就按厂里的规定来,扣发当月奖金,另外给予他们警告处分,然后到宣传栏公开处理结果!”

    秦刚根本就没把打架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况且红星齿轮厂和电建发生冲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要没有重大伤亡就不值得小题大做。

    “好的,那厂长您在这份通告名单上签个字。”赵丰年将那份名单递到了秦刚的面前。

    “嗯。”秦刚应了一声,拿起钢笔甩了两下,准备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字之前,秦刚只是瞟了一眼那张名单,随即就愣住了。

    原来,他看到名单中赫然写着段云的名字。

    “这段云也一车间的那个段云么?”秦刚抬头问道。

    “应该是的,这次参与打架的咱们厂职工大部分都是一车间夜班的那几个刺头,都已经是派出所的常客了。”赵丰年点头说道。

    “人先不着急领出来,你先去金所长那里了解下昨晚打架的具体情况,然后把具体情况让派出所出具一份案情通告,然后马上送到我这里来。”秦刚对赵丰年说道。

    “好的,那我马上再去金所长那里了解下情况。”赵丰年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小兔崽子,你总算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看到兆丰年离开,秦刚冷哼了一声说道。

    ……

    此时段云依旧在派出所的拘留室中。

    眼见号子里另外几个电建的职工接二连三的被带了出去,都有有些着急。

    修理摊子那边还好说,毕竟曹东他们知道自己昨晚被带走了,有可能没放出来,但如果段云中午都没有回家的话,妹妹和母亲肯定会担心,或者单位通知她们自己被关起来的话,那么情况会更糟,毕竟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丁。

    “有烟么?”此时号子里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个穿着绿色军装,肤色黝黑的青年,歪着脑袋对段云问道。

    “有个屁!”段云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说话还挺横啊。”那黝黑青年冷笑着说道。

    “怎么,你还想在这儿和我练两下子?”段云眉头一挑说道。

    通常段云也不这么和人说话,但他此时心情非常郁闷,所以自然不会对这帮子小混混有什么好脸色。

    而且段云也知道,通常地面上的这些混混虽然也有一些语言不和就开干的猛人,但大多数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你要是对他客气,他就会把你当成软柿子来捏。

    “昨晚都打成那样了,你还没打够啊?”黝黑青年看到段云敞开衣领露出的壮实胸肌,咽了口唾沫说道:“其实咱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就是有时候被人多灌了几杯上头了,这就天老大我老二了……”

    “哈哈,这话倒是真的。”段云闻言哈哈笑了两声。

    “哎,不过说实话,你们厂的女工都挺漂亮的,啥时候也帮我介绍几个啊?”黝黑汉子往段云这边凑了凑,显然想和段云套套近乎。

    “你快拉倒吧,我屁股还拿瓦盖呢,我都没对象,你还让我帮着找?”段云撇撇嘴,随即似乎有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对黝黑汉子问道:“对了,电建这帮子人不是已经被单位领走了么?怎么你还留在这儿?”

    “我没在电建上班……”

    “你不是电建的?”段云闻言一愣,随即好奇的问道:“那你怎么也被抓进来的,而且我看你昨天和那几个人聊的挺欢啊?”

    “我跟他们都是朋友。”黝黑汉子顿了顿,接着说道:“对了,我叫钱德强,你怎么称呼?”

    “我叫段云。”

    “啊,段云兄弟,你在齿轮厂是干什么工作的?”钱德强问道。

    “车工。”段云回了一句,随即对钱德强问道:“你说你不是电建的,那你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没工作,再说了上班能赚几个钱……”钱德强不以为然的说道。

    “嗯?”段云听出钱德强这话里有话,连忙又问道:“那你……难道是搞投机倒把的?”

    “投机倒把这话太难听了,我就是做点生意而已。”钱德强面色轻松的说道。

    “那你做什么生意的,能说来听听么?”此时段云也来了精神,他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一个‘同行’。

    “掏根烟!”

    “你疯了!拘留所能抽烟么?”段云闻言白了他一眼。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进来,我跟你说,屁事没有!进咱们这个号子里的都没事,管的没那么严,最多一两天就放出去了,最里面两间才是关押够判刑档子的犯人的,那里管的才叫严呢,咱们这种都是小杂鱼,人家才懒得管呢……钱德强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2fn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