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黄台APP免费全部 夜里十大禁用APP软件破解版

更亲时间:2021-11-25 14:21:34 

     王凯豁出去了,自己又不是真要刚枪硬拼,反正丁诗媚下达的战术是拖住他们,吸引魔爪主力,自己不需要和他们真正交战,方才开枪已经起到了作用,现在就是把他们引到副楼,自己赶紧跑就是了。

    只要活着,他就没有输不是么,还有未来。

    感觉被所有人抛弃的王凯挣扎求存,硬是在魔爪战队的突入副楼进攻中,好几次逃出生天,表现出了顽强的生命力。

    魔爪战队攻入副楼,分出人展开拉锯阵型防止腹背受敌,以“螺丝糊”孙兴城,“一枪飙血”王亚楠两大战将为首的魔爪最精锐主力,在前方小心翼翼谨慎探索,也因此不敢冒进,以至于让王凯数次滑脱,倒是猎杀了他的队友周成。

    超影战队“无名”的存在,给了他们极大的心理压力,否则以他们的风格,绝不会这么小心谨慎,因为对方一个高手而导致他们整个战队从凶猛的打法,变得这么小心,这也是相当不体面了。

    魔爪网城这边,围观群众们呼吸都紧张起来,他们虽然只能看到魔爪战队的画面,但通过在超影天空之城网咖那边的“卧底”,他们也能同步知道此时超影的情况。

    当然,因为比赛区和观众区分开,所以哪怕观众们是知道了超影战队此时正以丁诗媚带队,主力开始向魔爪战队进入的副楼潜入,他们也是无法告知魔爪战队的。

    当陈一闻操控“无名”绕到副楼前方射击,成功吸引魔爪战队留守后门的队员目光,丁诗媚的主力用这个时机突入副楼,成功解决掉魔爪后卫人员之时,她觉得陈一闻简直是一个宝藏男孩。

    回顾今天的交手,他们在战术优势的情况下,魔爪战队还和他们保持了很高的交换比,如果魔爪的人没有被陈一闻消耗那么多,很难想象后续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王凯一听到底层传来的密集枪声,就是一阵狂喜,丁妹打进来了,魔爪肯定也措手不及,自己暂时安全了!

    看到左边屏幕魔爪队员接连被淘汰的信息,他心中一阵激动,自己这是经历了什么啊,和突然人品爆发干掉了“Killone”杀神小队的陈一闻打赌谁先存活,紧接着又被全队放在主力安全的角度抛出来当诱饵,然后一路跑一路挨打,回想不停躲藏找着空子就换身上被打穿的防弹衣,给自己打绷带苟延残喘的样子,都为自己心疼!

    好在就要赢了!丁妹战术得当,一旦魔爪被全歼在这个副楼之中,他们就赢得了比赛,而他和陈一闻的打赌,因为都没有输,能拿回三千块不说,还能得到出线的奖金!简直是神来之笔!

    就在王凯心怦怦剧烈跳动之时,右边又传来刷屏,““老子明天不上课”被“螺丝糊”淘汰!”,““天空星辰”被“一枪飙血”淘汰!”一连好几条信息。

    “老子明天不上课”是王东华,“天空星辰”是刘昱,还有一些个超影的队员,都双手离开了键盘。

    无论是魔爪网城,还是天空之城网咖这边,双方的观众们都一片轰然。

    丁妹攻入副楼,将魔爪主力清除,但没想到魔爪最后的两个战将,队长孙兴城和王亚楠,都是不弱于“Kill one”的高手,两个人依托地形周旋反打,竟然把超影的主力也来了个重大减员。

    比赛打到这种白热化,转折之下又转折,当然在在场众人都为之热血沸腾,直呼“经典!”。

    陈一闻也发现了,对方两个配合相当厉害,孙兴城和王亚楠近战打得又稳又准,动辄爆头。这是反复无数次的练习后形成的机械记忆,往往狭路相逢,纯粹就看双方反应。

    脚步声响起,王凯在频道问,“是你们吗,丁妹……”

    “你在?”

    王凯探出头来,就看到兔耳朵萌妹子的人物,还有那无比显眼的白体恤顶着个“无名”昵称的陈一闻,以及游戏id叫“sine”的苏洋。

    三人进入房间,再加上躲在柜子后面的王凯,就是超影最后剩下的人了。

    但魔爪那边还有孙兴城和王亚楠,两个都是好手,而且现在有个重大的问题,他们现在是在较为封闭的屋子里,对方两人在外面,这个屋子问题就在于很狭窄,对方要是摸过来,几颗手雷轮流招呼,就会把他们全部放倒。

    和王凯一碰面,他们就知道,得赶紧走!这个地方不能久待。

    “sine”苏洋刚打开门出去,顿时就和下方楼梯口的“螺丝糊”孙兴城打了个照面,“螺丝糊”抬起机枪就是一通攒射,“sine”只来得及稍微僵直,下一刻就被密集的弹雨打成趴地,还没来得及往回爬寻求救援,就直接被淘汰!

    “我勒个去,火力好猛!”苏洋只来得及喊一声,画面上自己的角色就倒了,随即成了补给箱子。

    魔爪队长“螺丝糊”装备的是一把M249机枪,一个弹鼓100发子弹,威力巨大,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爆一辆车或者射杀一支小队,在这种巷战之中,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而关键是对方已经架好了枪,他们出门就要挨打,等于是封死了他们的出口。

    “怎么办!?”

    丁诗媚擅长指挥和战术,但在这种情况下,纯粹就是硬仗,难道让陈一闻出去和对方刚枪?这是唯一的对赌。

    王凯立即开口,“陈一闻,你人品不是大爆发吗,赶紧出去把孙兴城干掉啊,你不想赢吗?”他心里打了个好算盘,陈一闻目前表现出来状态最好,这种时候当然是该他去上,自己往后缩是自然而然的,想必整个队伍也并不会对此有什么异议。

    陈一闻只要出去一死,这场赌局他就赢了。而且以陈一闻的枪法,即便打不死对方,也能把对方打个残血什么的,到时候他和丁诗媚双双冲出去,两人双宿双飞,解决魔爪战队,留下一段传奇,想着简直美极了!

    所以快点吧,陈一闻你快去死!同归于尽最好!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这个时候最强的陈一闻去拔对方的据点,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但陈一闻突然开了口,“丁丁……你出去,我随后补枪。”

    丁诗媚:“……”

    王凯:“???”

    王凯摁动通讯,“你是不是男人……让女人先去?”

    丁诗媚立即反应过来,这是陈一闻要她来挡枪,吸引孙兴城的火力,而他再出去反击对方,这是目前很可行的办法,但……

    丁丁是什么鬼?

    家里人叫自己“诗诗”,再不济朋友和学校师兄打趣的称呼自己为“师妹”,江湖上叫我“丁妹儿”,你作为我的队员,难道不该和他们一样用尊敬且不失景仰的语气称呼自己一声“丁妹”?

    丁丁!?锤子敲钉叮叮叮的丁丁吗?

    “我不叫丁丁!”丁诗媚越过机位,冲她斜对角那边坐着的陈一闻白了一眼,又道,“我倒了记得第一时间拉我!”

    同时控制自己的“丁妹南波丸”,大义凛然跳出了房门,对着楼道那边架枪的位置射击。

    果不其然,出门就遭遇孙兴城的以逸待劳一通金属风暴封锁,丁诗媚角色的三级头加防弹衣迅速从黄转红,人物血量唰唰唰往下掉,孙兴城的机枪不是盖的。而就在孙兴城对着丁诗媚的角色一通狂打之时,陈一闻操控的“无名”一个助跑飞跃出来,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丁妹南波丸”的左侧方位,成一个单膝跪地的射击姿态,手上突击步枪平举连续开火,几道血光在孙兴城身上不断迸溅。

    丁诗媚和孙兴城两人同时倒地。

    “哇!厉害厉害!”频道里传来丁诗媚激动的声音。

    王凯这个时候也冲了出去,跟着陈一闻一起对孙兴城补枪。

    可怜孙兴城爬回转角,立即被王凯追上,一通赶尽杀绝。

    ““螺丝糊”被“王的凯甲”淘汰!”

    魔爪战队的队长都死在自己手上,这一刻王凯很想高举拳头!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我杀的!

    “快拉我……”就在丁诗媚冲身边陈一闻招呼的时候,忽然看到陈一闻操控的人物迅速后退,压根就没有要拉起她的意思,任由得丁诗媚控制的兔耳妹两条大白腿在地上爬呀爬。而陈一闻后退靠抵着墙角,在那里左右挪移。

    士可忍熟不可忍啊!王凯当即就冲了过来,“丁妹,他不拉你……我来救你!”然后跪地给丁诗媚打绷带。语气充满指责和悲愤,想来自己这个行为相当加分。

    突然旁边的窗户外一个铁架平台噔!得一声,魔爪方仅剩的“一枪飙血”从天而降,落在平台上,正对着地上丁诗媚的王凯两人,短暂的对峙后,“一枪飙血”抬枪就是娴熟的腰射。

    但“一枪飙血”王亚楠已经心知不妙!就在刚才他已经通过孙兴城知道丁诗媚已经被打倒了,所以他跳下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在搜索那个叫“无名”的家伙,结果跳下天台只看到看到救治丁诗媚的王凯,这两个人已经不是他最优先射杀的目标,而且威胁目前不大,但无奈王凯偏偏看到了在他跳下后,立即放弃救治丁诗媚,转身就要去摸枪。所以王亚楠没有办法,只能立即选择开枪。

    也就在王亚楠射杀了丁诗媚,补枪了王凯之后,窗台旁边的死角,“无名”一个闪身出来,王亚楠当即心如死灰,然后就看到他朝着自己的突击步枪爆发出一连串致命的火舌。

    “‘丁妹南波丸’被‘一枪飙血’用突击步枪淘汰!”

    “‘王的铠甲’被‘一枪飙血’用突击步枪淘汰!”

    “‘一枪飙血’被‘无名’用突击步枪淘汰!”

    而后“大吉大利”,“WIN!”的画面直接在超影战队众人的面前跳出。

    超影获胜!7k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直至天空之城网咖战队区之外传来热烈的沸腾声,超影战队众人才仿佛从胜利中回过神来,而后众人竞相以各自的方式表达兴奋。

    丁诗媚从座位上旋转侧身过来,目似秋水面若春花,目光游弋,落在了陈一闻的身上,带着几分打量,像是重新认识他。

    陈一闻则毫不避讳和她对视,反正美女不看白不看。

    这回倒不是丁诗媚把他瞪回去的小得意了,反倒是有人过来找她庆贺,她才略微不自然的挪开目光,和旁人打趣交谈,便再没看向他。

    刘昱趁热打铁,千万不能让王凯走脱,当即道,“陈一闻打赌已经赢了,王凯你那边还不快点确认?”

    众目睽睽,光天化日,王凯脸红一阵白一阵,道,“我又不是不给!”

    但当他把钱划拨给了陈一闻的时候,听到对方“哗啦”的收账声,还是心痛欲裂,充满怀疑人生的愤懑。而内心愤懑对于王凯这种人来说嘴上不说些什么,当然是过不去的,就道,“你也就是这回瞎猫撞上死耗子,运气和状态双好了而已,下回就不一定了!”

    “那要不下回还赌,我碰运气的而已。”陈一闻冲他笑笑,对于财神爷,实在是厌恶不起来,现在王凯就是衣食父母,得供着哄着,否则下次哪还有机会?

    结果王凯也不是傻子,“呵!”了一声装死,不接他的茬。不搞清楚陈一闻的情况之前,看来不会再轻易上套。

    到账三千块,稍微踏实了。不过让陈一闻更关注的是官方的奖金什么时候发放,毕竟他现在迫切需要钱,原本他想着刘昱会去问一嘴,结果刘昱丝毫没有察觉到陈一闻的暗示在旁边跟几个人一通兴奋聊天。

    倒是丁诗媚过了一会径直去往联赛官方人员那边交涉,之后双手抄进两条宽松运动裤裤兜,闲适的走回,就差哼个小调了,对众人道,“奖金随后就会发放,会需要大家拍个集体照,用作宣传。另外,‘无名’你一会儿会多拍两张,毕竟是今天的MVP!”

    她以游戏ID称呼陈一闻,似乎显得更自然。在游戏中,大家可以互相支援,配合,然而抛去游戏中的身份,回到现实里,好像又是陌生的,生活轨迹并不相交,所以以游戏ID来称呼彼此,更合适。

    “哇,‘无名’你发财了!”

    “请客请客,一会请客啊!”

    “我们一个队这么多人,人家哪请的过来,你们又不是不拿奖金,大家今天AA!”王东华出来主持公道。

    众人一阵应和。

    陈一闻则看向同样兴致情绪很高的丁诗媚,其实方才大家赢了比赛都在想什么时候能拿到主办方承诺的奖金,只是碍于情面没有人说出来,她则去主办方那边帮大家询问了最想知道的奖金事宜,急人之所急,情商挺高,而且确实有一股子身为众人队长的气场。

    接下来就是和联赛官方那边的接洽,众人在网咖一个宣传的墙面上合影,丁诗媚站在中间,除了官方拍照的,网咖里的围观群众中不少男同胞都掏出手机,假装帮战队拍照留念,实际上天知道私存了多少她的照片。

    而后颁布奖金,大约是考虑到战队的分配问题,官方的奖金直接从箱子里提的现金,陈一闻这边则是通过信用点转账,一个主理人很江湖义气的直接给他个人钱包里转了一万块,签个字就行了。

    这个叫做宋义的微胖经理加了陈一闻的微聊号,道,“打得很好,下周比赛我还等着看!”

    ……

    魔爪网城这边,魔爪战队虽然被淘汰,但也是区第二名,有部分奖金,聊胜于无,但战队整体还是比较沮丧。

    孙兴城看着尤东来,“接下来怎么说?”

    尤东来道,“我倒是想见见那个‘无名’。”

    他平时在大学城这边玩,自诩顶尖高手,本地天梯也是常客,最初遇到“无名”,还以为对方只是运气好打死了他一个小队,但随后这个“无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委实十分好奇。看对方长什么个样子,倒是有些兴趣。而他们和天空之城网咖相距两公里,但要说过去打一头,碰了面又能说些什么?更何况那是人家超影战队目前的地盘,他们败军之将,而且在此之前还把要让丁妹唱征服的话放出去,现在过去,岂不是自取其辱?所以还是算了。

    就在众人于网城兀自低落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径直到了他们战队区,问,“谁是孙兴城?”

    战队人这边抬头一看,来的三个人好像见过,为首的那个好像叫做郑子琪,他们理工大很风云的一号人物,所谓的风云不是指如何翻波,而是远离普通人圈子高高在上,好像家里都很有钱,很有些来头,看到过对方开着价值不菲的豪车,但在学校里基本没什么存在感,教学楼没去过几次,却往往能看到理工大路上停着车下来给某个系主任散烟,系主任笑脸相迎,俨然关系很好很熟稔的态势。废话,能不熟稔吗,估摸着三人的父辈和系主任,都是一个桌子饭局上吃过饭称兄道弟的。

    这些人一般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惹不得”的印象。

    此时对方气势汹汹径直而来,顿时让战队这边有些紧张,战队中的王亚楠起身,上前来,对三人中最右侧的人一脸笑容小心问,“刘哥,什么事……?”

    王亚楠是战队副队长,孙兴城之下他最有威望,无他,人长得高大帅气,为人开朗仗义,在学校也是任个一官半职,久而久之就在战队成员中形成带领作用,战队本身看对方三人来者不善,心头还咯噔一声,结果一看王亚楠认识,就松了口气。

    被王亚楠叫做刘哥的人叫刘伟,其实众人想茬了,王亚楠也不是和刘伟一个圈子的,只是经常在球场遇上,久而久之算是认识了,而刘伟是球场名人,倒不是球技如何,而是当季那些价格能让一般大学生望而却步的限量版球鞋球衣,在刘伟这里总是能第一时间穿上身,每每都成球场最抢眼的存在。

    王亚楠开口就叫了声“刘哥”,是把自己放在一个低姿态之下,待对方卖个面子。结果刘伟认出了他,点头道,“哦,亚楠,今天这事郑哥说了算,让姓孙的出来一下,放心,一般不会把他怎么着。”

    王亚楠尴尬定在那里,一整个战队,二三十人,愣是在三人面前不敢多吭声一句,那是不同的气场。

    网城内人多眼杂,孙兴城跟着他们到了这层楼的安全出口这边稍微偏僻的地方,战队区那边的队员们看似在原处一副无措的样子,都竖起耳朵,注意力放在这边。

    王亚楠陪着孙兴城,心想有什么事自己可以斡旋一下,眼前这三人是惹不起的,就是不知道孙兴城怎么招惹到了这几个祖宗,人家走人家的阳关道,过他们潇洒的游戏人间的生活,而他们自个也就打打游戏正常大学日子,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啊。

    而魔爪战队这边,就听到了安全通道那边郑子琪真个训孙子一样的训孙兴城,“好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说话不经过大脑……玩游戏,玩游戏就能这样说?人一个女生,什么叫给你唱征服?你口无遮拦也要有个度,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前半辈子的饭白吃了吗?”

    看着孙兴城青一阵白一阵的脸,一旁脸话都插不进,也不敢多言的王亚楠才醍醐灌顶,原来今天比赛战队前那番跑人家超影战队频道一通放话拉仇恨的事情,传了出去,拿给这三个祖宗听到了。

    可为什么三人会因为丁诗媚来找首当其冲的孙兴城麻烦?这三人风云得很,女朋友都不知换了多少个,难不成是看上人青大的丁诗媚了?这才来直接出头?

    王亚楠赶紧通过和认识的刘伟眼神交流,打圆场缓和气氛,“原来是这回事,是是是,早知道丁妹是郑哥你们看中的……今天这话真不该说……”

    结果面前郑子琪三个人的氛围突然暗沉了一下,一股低气压的沉默。王亚楠顿时都有种心慌的感觉,下意识就反应过来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果不其然,停顿了片刻,郑子琪低头后又抬起来,斜着眼看王亚楠,对旁边的刘伟说,“刘伟,告诉你这个兄弟,饭可以多吃,话不要乱说……给你们多嘴一句,我来找你们,是看在我们都是理工大学生的份上,这话不要给我传出去了,我郑子琪,绝不会对丁诗媚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我劝你们也是……收敛点,不要乱开玩笑,否则下次来找你们的,可能就不是我们了。”

    好半晌之后,战队这边的人看到郑子琪三人又离开了。

    而王亚楠和垂头丧气的孙兴城从安全通道那边走了回来,孙兴城左边脸上有些异样的微肿,众人都有些沉默,不敢多说,也不敢多问。

    只有王亚楠还在心头消化郑子琪三人所透露出的消息。

    郑子琪并不是视丁诗媚为禁脔,不容自己的女人受到侮辱,从而过来找他们麻烦。

    从郑子琪刘伟三人的字里行间,显示出他们是自发的行为,并不是和丁诗媚有什么私交,或者受丁诗媚委托。

    丁诗媚的来头很大。让他们只是因为听到了对方被口头占了便宜,就主动过来维护。但他们和丁诗媚没有私交,关系并不熟,为什么会因为这样出头?

    而有一点细节,王亚楠反应过来,他们方才说,“看在都是理工大学生的份上”,是了!理工大这个身份,才是关键。

    他们不是来为丁诗媚出头的,而是泄愤的!

    因为他们都是理工大的学生。如果传出理工大的学生占了丁诗媚的口头便宜调戏了他,那么很可能在观感上同样影响到是理工大的他们。

    就像是某种连带的效应,别人不会说是什么魔爪战队,孙兴城怎么怎么,评价这件事,也只会是一群理工大的学生在那里口花花别人女生,这是直接对理工大学生的评价。而这样一来,郑子琪三人也就无端躺枪!

    所以郑子琪三人是过来发泄这种牵连了他们的不满的。

    王亚楠想象不出,能让郑子琪刘伟三人这样仅仅是因为牵连到了自己,就过来向他们兴师问罪……那个丁妹,究竟又是什么来头?7kF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