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美艺术-专业艺术图片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唯美艺术赏析

高H禁伦餐桌上的肉伦 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PO

更亲时间:2021-12-07 10:33:02 

     孟绍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精力恢复了一些。

    一睁眼,就看到虚弱的李之峰也醒了,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自己。

    “你、你他妈的没死啊。”孟绍原一张嘴便这么说道。

    “长官没让职部死,职部只能活着。”李之峰说这几个字,都是气喘吁吁的。

    可是,看他的样子,高烧应该退了。

    这条小命,算是暂时捡回来了。

    “有吃的没有?”

    孟绍原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没了。”

    “放屁,咱们在眉苗准备的那么多吃的呢?”

    “给兄弟们分发了不少,突围的时候,全都没了。”

    “败家玩意,败家玩意。”孟绍原恨恨的骂着。

    肚子里饿得不行了。

    现在,李之峰最需要的是补充食物。

    孟绍原守财奴一般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块饼。

    一直在身上藏着,又是雨水又是汗水,早就烂了。

    那是他舍不得吃省下来的。

    他恼火的瞪了李之峰一眼:“拿去,吃了。”

    “长官,你吃吧,我没事。”

    “赶紧吃了,这是命令。”

    李之峰这才接过了饼,掰下一点,小心的放到了嘴里咀嚼。

    孟绍原看得馋极了,他的肚子不断的在那抗议也极度需要进食了,他叹了口气:“就这么块破饼有什么好吃的?我在路上猎了一头野猪,好家伙,老大的一头野猪了。拿火一烤,那肉香的,油滋滋的往下滴,我一个人吃了差不多有半头。可惜了,也就是不方便带着……”

    他在那里大吹法螺,忽然,一颗泪珠,从李之峰的眼中流出。

    “做什么,做什么?”孟绍原怪叫一声:“你他妈的不必了,不就是没带野猪肉给你吃,大男人居然为了一口吃的哭了啊。”

    李之峰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哭了。

    不是因为野猪。

    哪有什么野猪?

    长官又在那里吹牛了。

    眼泪,是为了那份情!

    谁都知道,在这种地方,一口吃的,就能让一个人活下来。

    他是长官,这点饼,是他最后的口粮了。

    饼早就已经变得糊烂了,可长官还像宝贝一样藏着。

    他把这最后一点吃的,也都给了自己。

    长官平时就是个无赖,可这个无赖,当自己兄弟需要的时候,他会把自己的一切都给兄弟!

    哪怕,是生的希望!

    “长官,你答应我的,我是你的厕所专员。”李之峰擦了一下眼泪:“我这位置是终身的啊,你可不带换人的。”

    “他妈的,那得看你的表现。”孟绍原又骂了一声:“帮本长官清理厕所,哪有那么简单的。”

    还剩下一点饼,李之峰实在舍不得吃了:“长官,你吃。”

    “我说了我不饿,吃的野猪肉到现在还没有消化呢。”

    “你吃,一定得吃!”李之峰却异常固执地说道:“你吃了,有力气了,我们一起走出去!长官,你是我的兄弟,我们死活都在一起!”

    “他妈的,没大没小,和长官称兄道弟的。”

    孟绍原的鼻子也酸了,他生怕被看出来,从李之峰的手里接过了饼,扭过头一口吃了,然后转过头说道:“走,咱们,走出去!”

    走出去!

    再难,也要走出去!

    还有家人、兄弟,在那等着自己呢!

    两个大男人,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如果光光是一个人,或许他们永远都走不出这里了。

    但他们现在是两个人,他们,是兄弟!

    他们必须要让自己活着,才好照顾对方。

    他们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否则,另一个也坚持不下去的。

    现在,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更是为了对方活着。

    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

    此时,有一个人却已经坚持不住了。

    缅甸气候炎热,加之雨季来临,天气十分湿热,戴安澜将军的伤口很快发炎恶化。

    5月26日,200师残部到达了毛邦的克钦山寨,这里距离中国只有几十公里了。

    极度虚弱的戴安澜将军终于挺不住了,他让卫兵给他换好一身干净整齐的军装,然后示意参谋长打开地图,用手指着毛邦附近的瑞丽江一段。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用眼睛看着参谋长周之再,周之再会意,含泪说道:“我明白了,师长,我一定把部队顺利的带回国!”

    戴安澜将军听罢,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喃喃说道:“那小子,做得漂亮,咱们的两个团,早就已经脱线了吧。”

    他说的那小子,周之再知道说的是谁。

    然后,戴将军永远的闭上了双眼,时年38岁。

    戴将军的遗愿是希望遗体回国内安葬,官兵们遵从他的遗愿,砍伐树木做成一个简易棺材,抬着遗体行军。

    没想到天气太热,遗体很快开始腐烂,无法继续抬着走。

    200师官兵无奈,只得将遗体火化,把骨灰用带回国内。

    卫兵们在瑞丽江的江心滩上堆放好木材,将棺木放在上面。

    为防止日军突袭,重机枪连在两侧山头警戒。点火后,两岸的官兵举手敬礼,三军痛哭!

    收拾好戴安澜将军的骨灰后,悲愤的200师官兵突破了八莫到南坎的公路,于6月17日到达了云南腾冲。

    戴将军和他的兄弟们,终于回到了祖国的土地!

    7月31日,在广西全州,上万人为壮烈殉国的抗日英雄戴安澜举行隆重的安葬悼念仪式。

    1942年10月16日,国民政府追赠戴安澜为陆军中将,并批准戴安澜的英名入祀南京忠烈祠。

    29日,美国国会授权罗斯福总统追授戴安澜一枚懋绩勋章。

    戴安澜将军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反发西斯斗争中第一位获得美国勋章的中国军人。

    周公言:

    “戴将军乃为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战役以失败告终,10万大军最终只有4万多人退回了印度和中国,有5万多人死在了异国他乡。

    最为悲剧的是,这5万多只有2万多人战死沙场,其余的3万人都死在了撤退的路上。

    第一次缅甸战役的失败的原因有两个,概括起来为史迪威无知,英国佬无耻。

    无知无耻终究造成了中国远征军的失败。

    无数的英烈,永远的长眠在了异国他乡!

    英雄浩气,万古长存。

    这是一片被鲜血染红的土地!fC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重庆,孟公馆。

    “毛主任,有消息了吗?”

    一看到毛人凤,蔡雪菲和祝燕妮立刻问道。

    “两位夫人。”毛人凤迟疑着:“自从进入了野人山,孟处长便音讯全无。目前,从我们在腾冲、印度等地传回来的消息看,都没有找到他。我们已经暂时把他放到了失踪人员名单上。我担心,我担心恐怕凶多吉少了。”

    蔡雪菲的面色惨白。

    中国远征军牵动着全国民众的心。

    孟公馆里一样也不例外。

    毕竟,她们的男人,就在远征军里。

    “他还活着。”

    祝燕妮忽然说道:“我知道,他还活着。”

    “夫人。”毛人凤接口说道:“我们当然希望孟处长还活着。他失踪后,戴局长已经急疯了,不断的派人去查探消息,戴局长的脾气也一天比一天大,底下人的一点小事,都会让他破口大骂。我的意思是,我们都要做好万一的准备。”

    “没有万一,没有。”祝燕妮微笑着:“我心里,能够感觉到,他还活着。”

    ……

    腾冲。

    两个当地人,刚刚忙完农活。

    “你看,那是什么?”

    忽然,一个人指着对面说道。

    朝那看去。

    对面的原始森林里,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出来了。

    “远征军,一定是远征军!”

    当地人立刻反应过来。

    这段时间,从山里,从原始森林里走出来的全是中国远征军的将士!

    “快,快!”

    两个人急忙扔下了手里的农具,朝着那里飞奔而去。

    “天啊,是个女娃子,快去通知人。”

    两个人怎么也都没有想到,从原始森林里走出来的,居然会是一个女人!

    贺雨整个人都虚脱了,她的眼神迷离涣散:“这,这是哪里?”

    “腾冲,娃子,这是腾冲!”

    “腾冲?我,我走出来了?”贺雨似乎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

    “走出来,娃子,走出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当地人抹着眼泪:“你一个女娃子,是怎么走出来的哟。”

    走出来了,真的走出来了。

    贺雨笑了笑,然后,一头晕死在了地上。

    ……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洁白的被子,散发着医院特殊的味道。

    可贺雨却觉得这味道好闻极了。

    多少时候,没有躺在床上了?

    多少时候,没有这样安静的环境了?

    再也不用担心下雨,再也不用担心会忽然出现的野兽。

    一张恬静的女人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醒了?”那女人微笑着说道:“我是远征军安置处临时野战医院的护士长宁素娥。当地人发现你后,立刻联系了我们。你全身多处受伤,但没有致命伤,主要是疲劳饥饿导致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活下来了?

    自己真的活下来了?

    贺雨到现在还以为是在做梦。

    她一度绝望了,以为自己再也走不出那片可怕的大森林了。

    可每次她想放弃,总想到了孙月霞拜托她的事。

    活下去,把她看到的听到的所有事,都带回去!

    就是靠着这股信念,贺雨竟然神奇的走出了野人山!

    “你知道吗。”宁素娥的神色忽然变得悲伤起来:“到现在为止,你是唯一一个走出野人山的女兵!”

    贺雨的眼眶又红了。

    她亲眼看到那么多的同伴,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个女兵呢?”

    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一会,200师参谋长周之再便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贺雨,一怔:“你是,联络处的那个?”

    “是我,贺雨,参谋长。”

    看到贺雨想要挣扎着起来,周之再急忙阻止了她:“奇迹啊,奇迹,你一个女孩子,竟然走出来了。”

    “是,参谋长,我走出来了。”贺雨随即问道:“我们孟处长呢?他在哪?”

    孟绍原?

    周之再的一颗心沉了下去。

    贺雨是孟绍原的人,本来,他是想问贺雨孟绍原下落的。

    “他,他很好。”周之再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他早就脱险了,受了点伤,现在正在养伤。”

    贺雨开心的笑了。

    她就知道,孟大哥一定能够安全走出来的。

    没什么都难得住孟大哥。

    “护士长,好好的照顾她。”

    周之再嘱咐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外面,站着一个独眼龙。

    那是后卫营营长丁文瑞!

    他的左眼已经瞎了,右手少了三根手指。

    可他,也活着!

    周之再看了他一眼:“是协调处的贺雨!”

    “什么?贺雨?”丁文瑞大喜过望:“那孟团附呢?”

    周之再摇了摇头。

    刚刚燃烧起来的希望,一下子又破灭了。

    丁文瑞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没了,没了,都没了。我和石永福一起走的,他走着走着,就不成了。他告诉我,他想长官,想长官啊。我也想,我也想。那么多的兄弟都没了,我也成了一个废人了。这打的什么鸟仗,我憋屈啊,憋屈啊!”

    周之再的嘴唇哆嗦着,他想大声命令自己的部下起来可是这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

    天色已经接近傍晚。

    搜索队忙了一天,又找到了一个远征军士兵。

    他们也都累了。

    越往后拖,从那片原始森林里,活着走出来的希望就越渺茫。

    之前,还能接到大批的兄弟。

    可是最近两天,有的时候一天都未必能够接到一个。

    “可怜啊。”

    一个排长叹息一声:“听说他们在缅甸打得非常好,可怎么就打输了呢?”

    “听说,是英国人的表现……”

    士兵才说到这,忽然怔怔的看着前方,然后手一指大声叫道:

    “排长,你看!”

    他们都看到了,两个人,互相搀扶着,步履蹒跚的朝着这里走来。

    两个人都已经精疲力竭,眼看着就要倒下了。

    “快,救人!”

    排长大吼一声。

    当他们冲到面前,看到的是怎样的两个人啊。

    面色灰败,衣衫褴褛,早就已经分不清颜色了。

    两个人脚上的鞋子都没了,两只脚又肿又胀。

    嘴唇上一片诡异的绿色,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

    眼眶深陷,双目无神。

    左面的那个人只问了一句话:

    “我们,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排长连连点头。

    那人松了一口气,勉强说道:

    “中国远征军,200师599团团附,孟绍原!”fCq喻美艺术-美女艺术图片网

精彩导读

无标题文档